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436 挑釁

比如說魔刃城的城主,若不是通仙商會借錢給他,他拿什么從星盟那里購買護城能量晶石,當然即便是傀儡教的教主也還不清這么巨額的靈石,只能用魔刃城的權力來交換,這也導致傀儡教的排名跌到十七位,還排在天虹城之后,據說李鬼宗主被氣的差點吐血,對他來說真的算是奇恥大辱了。
  但是無論如何,通仙商會都是最后一個機會,至少他保住了魔刃城。
  通仙商會只做生意,并不參與城斗。
  可實際上,誰敢得罪他們?
  張莽作為雪月城的大掌柜自然不能放過,一眼就看到了被凍成冰雕的手下,身邊是被轟的半死的何洞指著王猛,“大掌柜,就是他,就是這小子敢對我們商會不敬,還口出狂言,那女的也有份!”
  被這么多修士包圍,對方還那么鎮定,能成為商會一城的主事張莽也不是沖動之輩,立刻冷靜下來。
  “幾位,我們商會做事向來公平,你們無緣無故打傷我的人,是不是該給交代?”
  張莽淡淡的說道。
  王猛禁不住笑了,“徐大哥,你說這年頭賤人怎么這么說,跟他們講道理的時候他們非要動手,現在卻跑過來跟我們講道理。”
  “他們講的是自己的道理。”徐晃說道,他是不懼任何事兒,既然到了這份上,沒有慫的道理。
  王猛站了起來,望著張莽,“我今天不跟你們講道理,你們是自己滾呢,還是我送你們出去?”
  張莽差點嗆死,“小子,報上名來,省得死了之后做無名鬼!”
  “王猛,兇猛的猛。到了地獄報我的名字!”王猛大馬金刀的指著所有人。
  張莽倒是愣了,王猛?這名字怎么這么耳熟。
  “你是……新晉級的星盟使者圣堂王猛?”身為大掌柜,張莽的情報還是非常靈通的,王猛這名字一般人可能不怎么在意。但是在他這里可是如雷貫耳,一個是明人,圣光魔坍體可是明星人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另外一個就是王猛,雖然名氣沒那么大,確實這一批中和明人同時晉級的。能跟圣光魔坍體一起破格提升,就算不如他,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
  這種年輕的潛力,未來都是核心,是最應該搞好關系的,何洞這個蠢貨,就算是招惹一個大圓滿也沒這么麻煩。
  王猛一看對方的表情,就知道可能打不起來了。“沒錯,我就是圣堂王猛。”
  張莽的表情開始變得凝重,氣氛有點凝固。酒館之中議論紛紛,身為殺戮空間的一員,每個人都很清楚星盟使者意味著什么,這是他們做夢都想要獲得的身份啊,可是除非是大圓滿,基本上等于絕望。
  眼前的年輕人頂多小圓滿,卻已經是星盟使者了。
  徐晃也被驚呆了,這才幾年,就算以王猛的資質進入小圓滿都是很夸張的事兒,竟然還成為星盟使者……星盟使者不是路邊的石頭想進就進的。
  明人的事兒他倒是知道。只是感慨,圣光魔坍體這種事兒碰上了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就算實力差,資質擺在那里,連凈土都敢興趣,那有什么辦法?
  但五行體。卻沒法跟那種圣像比啊。
  只有玲瓏還像是個沒事的人,人類總是為這種沒用的小事兒一驚一乍。
  “咳咳,王使者,誤會,都是誤會,何洞!”張莽一聲厲喝,把何洞嚇了一跳,差點傷勢復發。
  何洞也沒想到,怎么搞著搞著,眼前的人就成了星盟使者呢???
  “大掌柜,事情是這樣的,徐晃欠我們的錢……”何洞委屈的說道。
  張莽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還好這小子不是沒占理,商人是這樣的,表面上很謙和,只是看重整體的利益,并不代表真的怕王猛。
  “王使者,你看這事兒,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啊。”
  張莽為難的說道,“雖然身為大掌柜,規矩不能破壞,要不這債我還了吧,交個朋友,何洞,多少啊。”
  “一千極品靈石。”何洞說道,“大掌柜這可是很大的一筆啊。”
  張莽嘆了口氣,“錢財乃身外之物,交朋友最重要。”
  一頂又一頂的帽子送了出去,一千極品靈石確實不是小數目,但若能搭上王猛也算值了,何況也是挽回商會的面子,否則這事兒傳出去也不好聽。
  “帳要一筆一筆算,這筆錢還有三天的時間,我們會按時還!”王猛冷冷的說道,這種避實就虛的伎倆在他這里行不通。
  玲瓏站了起來,“這些東西值不值一千極品靈石?”
  頓時桌面上出現了一堆光芒閃閃的東西,整個酒館的修士石化了。
  這比任何法術都好用,殺傷力無窮!
  靈魄石!
  一堆……靈魄石,整個酒館都被這堆靈魄石所散發出來純凈溫暖的元力布滿。
  張莽傻眼了,他一直以為眼前的王猛才是尊神,沒想到一旁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子更可怕,隨手就能扔出一把靈魄石的主兒,難道是來自凈土?
  王猛當然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圖牧老哥還是很給力的,知道出門的時候給女兒帶點零用錢。
  王猛從靈魄石里面挑出一個最小的,“這一個就綽綽有余了。”手指一挑扔給了張莽,“玲瓏其他的可以收起來了。”
  玲瓏的手一揮,一桌的靈魄石又消失了,周圍人的眼神里一下子失落起來,任誰看到這么多靈魄石都有被勾去魂魄的感覺。
  張莽拿著手中的靈魄石露出燦爛的笑容,“夠了,當然夠了。”
  王真人笑得也非常燦爛,“夠就好,現在債還清了,我們要算算接下來這比帳了!”
  “帳,還有什么帳?”
  “你們通仙商會的人見色起意,對我朋友無禮,這筆賬你說怎么算?”
  王猛笑道。
  張莽“恍然大悟”,“何洞,還不給三位貴客道歉!”
  何洞一看情勢不對只能低頭,不情不愿的哼了一聲,“對不起。”
  王猛擺擺手,“我要是砍了你的腦袋,再說聲對不起有用嗎?”
  張莽哈哈一笑,“王使者真會說笑,又不是什么大事兒,我看就算了吧。”
  “算,你什么東西,說算就算,星盟的尊嚴是可以隨便冒犯的嗎,誰給你們通仙商會的這么大的權力,區區一個執事就敢為所欲為,你當雪月城是你家開的啊!”
  王猛冷冷的說道,這些家伙欺負人像是欺負慣了,天大的事兒一句話都完了,若不是他們夠強,現在玲瓏還不知道是什么樣的下場。
  何洞一直都忍著一口氣,他在雪月城橫行慣了,向來都是他欺負別人,什么時候被欺負過。
  “什么狗屁的使者,不過就是圣堂的一個小兔崽子,老子弄死你!”
  猛然一斧子看向王猛,距離近發生的又快,何洞可是體修,而且也有小圓滿的水準,當真有石破驚天的氣勢,剛剛被王猛的命器差點點殺就一肚子火,正是報仇的時候。
  突然發難,誰都沒反應過來,而張莽則是默不作聲,似乎料到會有這么一幕。
  噌……
  半空中一個巨大的鎖出現,直接把何洞定在半空,巨大的鎖扣猛然合攏,何洞的臉色大變。
  王猛微微一笑,“第一次算他無知,現在可就是罪上加罪了。”
  何洞從口中落了下來,他防備著王猛的靈犀指,卻沒想到王猛還有其他的命器。
  惑心鎖!
  這可是季萬里師弟的命器,王猛模仿得也有七八分了。
  這種能力型的命器要比靈犀指這種純攻擊的要難復制一些,不過對付何洞這種貨色卻也足夠了。
  “王猛,你想怎樣!”
  “給他一個教訓,還是你覺得我不應該教訓教訓他!”
  王猛盯著張莽,眼神肅殺,對方這才真正意識到他面對的是星盟使者,而不是僅僅是個年輕修士。
  張莽咬了咬牙,“我們走!”
  身后的修士立刻抬起何洞和那個冰雕,一群人灰溜溜的跑了。
  “你應該干掉他們!”玲瓏冷不丁的說道。
  王猛那叫一個汗,這里畢竟是雪月城,這通仙商會也相當了得,給個教訓也就差不多了,真要殺光了肯定出大事。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這酒也沒法喝了,三人結了帳離開,王猛也知道了情況,原來是徐晃的一個戰友重傷,急需一味丹藥,而這材料又價格不菲,無奈之下徐晃才去借,只是通仙商會借得是高利貸,五百靈石不到半年時間翻了一倍。
  若是王猛不來,徐晃本打算賭一下,接了一個九死一生的任務。
  玲瓏一聽立刻要把靈魄石都給徐晃,徐晃說什么也不肯收,離去的身形有點蒼涼。
  在雪月城,徐晃已經有了新的圈子新的朋友,跟在圣堂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可以說,他已經回不去了,圣堂的時光僅在回憶之中。
  回去的路上,玲瓏倒是有點不開心,“他明明很需要,為什么不要,還要生氣?”
  王猛看了一眼玲瓏,表情相當的嚴肅,“謝謝你幫徐晃還了債,這份靈石我會還給你,但請你記住,我們人類也有尊嚴,并不需要施舍!”
  說完王猛也懶得跟玲瓏說話,這龍族公主聰明是聰明,但有的時候太想當然,他的不斷進步已經給了徐晃很大壓力,而玲瓏這樣做等于趕走了徐晃,感情記憶不是用錢能衡量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