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447 醬油黨

“呵呵,我們怎么能讓年輕人比下去,。”
  眾人來到洪荒神殿面前,韓云已經老實了,無論心中有再多的嫉恨此時也要憋著。
  范儒的手放在大殿之門上,無疑,王猛剛才的給力,讓范宗主心生感激,他帶王猛來,一方面是給王猛個機會,更多的是讓想讓王猛照顧范鴻,沒想到王猛這么幫忙,也不能怪范宗主想的多,到了他這個位置,已經看透了人情冷暖,更知道禮尚往來,卻忘了,王猛和范鴻不是他。
  老夫聊發少年狂。
  轟隆……
  洪荒神殿的大門猛然打開,什么洪荒修士,古往今來,大將后浪推前浪!
  范儒一馬當先,他也要表現表現,深得別人以為他是來占便宜的。
  作為唯一的女孩子,宋一凡忽然發現,整個氛圍都因為王猛改變了,她的心中都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一進入就是洪荒神殿的大殿,當得起宏偉二字,古文咒符到處都是,大殿之內也顯得很凌亂,像是遭遇了什么災難一樣。
  眾人倒沒有太在意,心神掃過大殿,看到了唯一的入口,。
  ——仙凡之門。
  陸塵風微微一笑,“何為仙,何為凡?”
  “就算有仙人也不過是更強的人吧。”范儒說道。
  “范兄,仙人豈是我等凡人能揣測的。”云破天說道。
  范鴻不置可否,“成仙不過是延續生命。就算領悟天道,恐怕也會產生新的問題,飛升之上必有問題,否則仙人何在?”
  “呵呵,那要等我們飛升或可知曉,就讓我們走一走這洪荒的仙凡之門吧。”
  洪荒神殿必有一些古法神奇,到了陸塵風他們這個級別。體驗無疑是非常重要的。
  陸塵風的修為最高,“我先來吧。”
  仙凡之門就像一個怪獸的嘴,風天尊一步踏入。消失其中。
  緊跟著是穆九靈、云破天。
  范儒看了一眼王猛和范鴻,“范鴻,從現在開始。每一步你都要好好體會,不要辜負了王猛。”
  “這個,到底是怎么回事?”范鴻現在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都是什么事兒,說話也不說清楚。
  范儒這次來就是沖著這條仙凡之路,洪荒修士要比現在的修士更注重飛升,那時沒現在這么復雜,門派也比較松散,一切都是以飛升為唯一目標,但現在不同了。修士存在的意義可不單純為了飛升,準確的說權勢更重要。
  無論飛升還是權勢,其實都是一種**,依然沒有離開人類的本性。
  而這仙凡之路,就是洪荒修士為了洗滌自己打造的,。這秘法也只有洪荒修士能做。
  發現這洪荒神殿之后,范儒怎么都要帶范鴻來。
  步青云和易凡進去了,韓云看了一眼宋一凡,“一凡,你先來吧。”
  宋一凡點點頭,走了進去。緊跟著韓云看都不看王猛和范鴻就沖了進去。
  范小鳥無疑又緊張了,“猛子,我感覺不行啊,干,萬一……”
  王猛重重的拍了拍范鴻,“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范小鳥,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時我就覺得你很有天賦,很強,你看,以不足小圓滿的實力進入洪荒神殿,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干,哥們被你忽悠暈了,我豁出去了!”
  范鴻閉著眼睛一頭拱了進去。
  王猛苦笑,這年頭不忽悠還真不行,向來范儒這么大動作,肯定是有所準備的。
  仙凡之路嗎,他倒要看看有什么不同。
  王猛一步踏入。
  頓時眼前的景象變了。
  他怎么回到了凡間???
  “老大,丫的,我又被打了!”張小胖哭喪著臉說道。
  “明天我們打回來!”
  “這個我不擔心,可是我心情沮喪,怎么辦?”張小胖確實沒什么士氣。
  “要不……去偷看胡靜洗澡?”王猛說道,。
  頓時張小胖燃燒了,“猛哥,你發光了!”
  王猛瀟灑的擺擺手,“一世人兩兄弟,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
  張小胖忽然疑惑的說道,“猛哥,該不會你也想看吧?”
  “滾,哥這是犧牲小我,搬磚頭去!”
  張小胖立刻墊著屁股去準備了。
  忽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王猛似乎在高空之中,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眼前似乎有一道發光的門,只要一步出去,他就可以飛升,體悟那前所未有的天道。
  可是一回頭,卻發現,張小江、胡靜、楊穎所在的圣堂正遭遇魔修的攻擊,危在旦夕。
  飛升只有一瞬之間,錯過了,就永遠不會再來,能窺探天道就算在無數的修士中絕無僅有。
  區區凡人算什么?
  而且總有一天是要拋棄的,既然注定要離別,何必在意呢?
  天道之門正在逐漸消失,而圣堂也無數的魔修霸占,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張小江他們正在奮力抵擋,每個人的表情都是那么清楚。
  選擇吧,而且時間快沒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也許妄天早就領悟了天意的真諦,所以他順應天意,斬斷情緣,殺人取意,成就自己。
  莫山也領悟了,但是他偏要逆天行事,逆天邪神當之無愧,就算成神之門擺在面前,也棄之如履,這是何等的豪情,。
  王猛呢?
  妄天是妄天,莫山是莫山!
  王猛……是王猛!
  我命由我不由天,憑什么讓我選擇,我卻偏偏不選擇!
  仙凡之路。什么狗屁玩意!
  轟然一聲,王猛的眼前出現了一道白光。
  陸塵風等人都在,從四位宗主的表情上看,都有不少的領悟。
  步青云盤膝而坐,看來青云宗的少宗主受益匪淺,韓云、易凡、宋一凡也是面帶喜色,看得出來。這仙凡之路是罕見的錘煉心神的,讓大家收獲頗豐。
  只有范鴻沒出來,范儒倒顯得很平靜。“王小弟,可有感覺?”
  范儒這稱呼,可是和王猛平輩論交。讓陸塵風等人側目。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看來運氣不怎么樣,沒什么感覺。”
  這仙凡之路是給那些法則之內的人準備的,王猛自身就是逆天的存在,他若做出選擇反而會修為大降,但王猛就是王猛,別那什么條條框框來哄他。
  “老范,范鴻到底怎么了?”
  見范儒主動叫開,王猛也就不客氣了,他也感覺出范儒這次并不是客套。而是真的。
  “呵呵,這跟我傳給范鴻的功法有關,你初見王猛的時候,他不是有點迷糊?”
  范儒微微一笑說道。
  王猛想了一下,“啊,。是啊,他那時每天見到我都會忘記我是誰,過了還一陣子才變清醒,難道……”
  “呵呵,沒錯,這是我法華門的嫁衣神功。當年我煉這功法也是九死一生才成功,范鴻從小就煉,也算這孩子命大,竟然撐了過來,現在是沖關的時候了,但愿這仙凡之路能喚醒他。”
  范儒感慨道,當年他迷迷糊糊的練了,迷茫了好一陣子,心神和命海都處于混亂反復之中,直到機緣巧合的頓悟。
  嫁衣神功要點就在破而后立,先亂后正。
  但到了點上一定要撥亂反正,否則就糊涂一輩子了。
  范鴻也夠牛逼,進了修真學院沒多久竟然逐漸的開始性情,范儒就知道機會到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總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現在就看他的造化了。”范儒說道。
  雖說條件充足,但是否能成功還要看范鴻自己。
  “王猛,我法華門欠你的,以后有什么事兒,盡管開口,別跟我客氣。”
  范儒說道,以他掌門之尊說這話,是相當嚴重的事兒,尤其是還當著其他三位宗主的面,法華門的實力也不弱啊。
  “老范,我做這些是因為范鴻是我的朋友,跟你可沒什么關系。”
  “哈哈,倒是我見外了,是我的錯!”范儒大笑,相當的暢快。
  范鴻這小子可比他幸運的多,好命啊。
  嫁衣神功?
  云破天等人顯然是聽說過,這玩意……真的有人練啊???
  把自己搞成傻子,而且癥狀不同,十練十瘋啊,。
  嫁衣神功,從本質上說是屬于厚積薄發的類型,通過自損得到天地盈補,看來范儒對范鴻的期待可是很大的,至少不是簡簡單單的進入大圓滿就算完的。
  若說期待是什么,以現在的星盟制度,顯然是沖著圣像去的。
  在場的人顯然都意識到這一點,法華門所圖甚大啊。
  只不過就算通過這種方式就一定能沖擊夢痕成功嗎?
  可能性也不大,同樣是火中取栗。
  陸塵風根本不在意范鴻的事兒,反倒是對王猛甚為感興趣,若是把王猛弄到青云宗,跟步青云組成雙子星,青云宗必將邁進一步!
  到了前十,想要更進一步的難度非常大,老牌門派必須要有驚人的突破。
  站在陸塵風的高度上,必須透過現象看本質,彼岸之戰將直接反應各門各派未來的實力,像王猛這樣的人才彼岸之戰之后爭奪肯定無比激烈,先下手為強顯然是好的。
  說起來還要感謝范儒,讓他看到了王猛的實力,而在這里還真沒什么人能跟青云宗競爭,圣修門派中,青云宗絕對是聲名遠播。
  幾位大圓滿等范鴻出現確實算是屈尊降貴了。
  “王猛,有沒興趣來青云宗,以你的資質想要更進一步,不是靠自己修行就可以的。”
  陸塵風開門見山的說道,以他的身份確實沒必要拐彎抹角,而且這也是對王猛極大的贊賞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