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448 輕視

這個時候等待的大概就是王猛欣喜若狂的答應就行了,其他人還在體會仙凡之路的感覺,也沒注意這邊。
  王猛微微一笑,“多謝前輩看重,我在圣堂挺好。”
  陸塵風很詫異,不是驚訝王猛的拒絕,而是他的淡定,似乎對青云宗一點不感興趣。
  “呵呵,相見就是緣分,青云宗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你不用急著回答,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陸塵風并沒有因為王猛的拒絕而失望,若是他一開口,對方真的欣喜若狂的答應,那這人天賦就算再好,這為人也就一般了。
  “呵呵,王猛,陸宗主可是動了愛才之心,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見他開口,薛終南那邊我可以去說。”范儒說道。
  王猛苦笑,“真的不用了。”
  這叫盛情難卻嗎,他覺得圣堂挺好,很自由,比較適合他的風格,去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青云宗,那是步青云的地盤吧。
  過了一會兒,步青云等人都從運功中清醒過來,看大家的表情看來都是收獲不少,而這時仙凡之門開了,范鴻幾乎一頭踉踉蹌蹌的出來,落地之后立刻盤膝而坐。
  竟然已經到了小圓滿的邊緣。范儒虛空一拍,范鴻的表情好了一些。
  “收攝心神,全力沖關!”
  范儒吼道,同時同源的元力源源不斷的輸給范鴻。
  范鴻盤膝而坐,渾身元力形成一個巨大的場。
  韓云本來正在沾沾自喜,看到范鴻這種廢物竟然要進入小圓滿也是一臉的吃驚,不過轉念又一想,就算進入小圓滿又如何,廢物始終是廢物。
  仙凡之路上,范鴻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一直那么弱了,嫁衣神功,讓他的天賦和能力一直處于混亂當中。有一段時間更是不斷的失憶,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而就在這懵懵懂懂中,他竟然走到了這一步。
  仙凡之路無疑是喚醒靈魂的好地方。要比當年范儒被喚醒的地方還要好,一瞬間范鴻就到了小圓滿的邊緣。
  進入小圓滿不是問題,問題在于到底能領悟到什么,若是范鴻只是要混的好,一般的風光,身為法華門宗主的范儒可以做到,但是他希望的是范儒超越他!
  而這只有圣像才能做到。命器都不夠。
  云破天和穆九靈都看出來了,沒想到平時最隨和的范儒原來野心也這么大,也真是用心良苦了,修士生子不易,對親兒子竟然都這么狠。
  韓云更是吃驚,聽了步青云的解釋,驚疑不定,這貨色竟然是練嫁衣神功的。竟然還妄想沖擊圣像?
  這種人都能有圣像,他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宋一凡聽了確實很好奇,跟王猛打聽范鴻以前的事兒。王猛對宋一凡的感覺很好,給宋一凡說了一些范小鳥以前的糗事兒,宋一凡跟范鴻倒是蠻配的,若是能湊成一段也是一幢沒事兒,所以王猛特別撿著有趣的說的,讓宋一凡時不時的露出會心的笑容。
  而此時的范鴻則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他這一生到了現在當真只能用悲催來形容,作為宗主之子,從小表現就一般,在被人嘲笑中長大,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作為生活中的美好,結果卻只是一個錢袋子,輕易就被拋棄了,加之功法造成的迷糊,朦朦朧朧中過活,一直也不知道活著是為什么。
  直到遇到王猛。從那一刻起,范鴻找到了自我,他不在可有可無。
  什么嫁衣神功,什么宗主之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其實他想要的不多。
  這一次,他一定要爭這口氣!
  神殿上空已經天劫已經開始凝聚,但規模并不是很大,主要還看范鴻是否能夠覺醒出點什么。
  范鴻在挺,在拼,他在熬出點什么,可是這個煎熬的過程很痛苦。
  該有的就一定會有,就像明人那樣,一切都是那么的容易,不費吹灰之力,甚至連天劫都能摧毀。
  但對于絕大多數修士,那完全都是做夢。
  可是范鴻不肯放棄,若是放棄,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他以前所遭遇的一切,那些鄙視那些拋棄,那些無奈,最重要的是,他想要變強,讓自己更有用!
  看著王猛大踏步前進,他不想掉隊,不想成為累贅!!!
  這是他的底限!
  其實已經可以沖關了,而且最好的時機已經來了,但范鴻遲遲不肯沖關,就是因為既沒有器魂出現也沒有圣影。
  在場都是行家,都看出了,范儒心中也嘆了口氣,雖然遠遠不斷的支持著范鴻,但恐怕還是要功虧一簣了。
  在以往,只要能進入大圓滿就可風光無限,但世界已經變了,在現在的競爭力之下,大圓滿是不夠,擁有圣像,至少要有命器的大圓滿才足以在未來爭霸。
  有的人注定是王者,有的人卻必須付出太多太多。
  ……而就算這樣,也不一定能成功。
  范鴻……失敗了。
  但是范鴻還不肯放棄,范儒也源源不斷的支持著兒子,以前的一切都是范儒安排的,但這一刻是范鴻自己的,他怎么走,范儒都會支持到底。
  陸塵風微微搖搖頭,修行一途不能太鉆牛角尖,在這么下去,錯過了時機,別說領悟天道了,小圓滿都不一定能成功。
  天劫似乎都要散去了。
  以范鴻嫁衣神功的積累,就算不形成命器也會得到相當好的提升,洗滌體質,在日后的修行中事半功倍,達到一個很高的高度,但太執著……總會得不償失。
  王猛自己經歷過小圓滿同樣清楚,范鴻是該抓住機會了。
  韓云嘴角泛起一絲放松而又得意的笑容。
  可是范鴻的表情依然很凝重,人的一聲,難得賭一次,他已經糊涂了二十多年,不怕在糊涂一次。
  至少這次是他自己選!
  王猛知道這樣下去根本不行,心神緩緩的鋪開,他要用神識吸引天劫,若是天劫消失。那范鴻就徹底完了。
  這很危險,但王猛必須做!
  對朋友,他從不需考慮后果。
  神識一出,天劫立刻像是打了雞血一樣。陡然轟鳴著出現,而瞬間范鴻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渾身的元力爆射。
  王猛則是連忙把神識隱藏起來,萬一被天劫追蹤,少不得他又要被霹個海枯石爛。
  但是神識的出現卻改變了命運的軌跡。
  面對小圓滿的一刻,無論是誰都有幾率,只不過有的幾率高。有的幾率低,但多多少少都有,范鴻的能力不差,擺在他的面前本來就有幾條路,只是他選錯了。
  眼看就要絕望了,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心神,范鴻知道,是王猛。
  這一刻。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力量從心底涌出。
  又一條路,他真的發現了另外一條路!
  嗡
  范鴻的身后陡然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像。三位宗主面色凝重,步青云的驚訝,宋一凡的驚喜,韓云的癡呆,像是一幅畫。
  王猛狠狠的揮舞了一下拳頭,“范小鳥,你可以!!!”
  王猛不知道范鴻能不能聽到,但實際上范鴻聽到了。
  模糊的圣像眼看快要消散,隨著范鴻的爆吼,元力不斷涌出涌入圣影之中。力量蕩漾,推開了范儒。
  最后的路,他自己走!
  模糊的圣像漸漸清晰起來,一個漆黑的燃燒著幽炎,嘴角卻掛著奇怪的笑容,頭上戴著一個破舊的小氈帽。手里拎著一把巨大的鐮刀,鐮刀的鋒刃像是在嘲笑整個世界。
  ——幽冥暗皇體!
  在圣像形成的時候,天劫也來臨了,一道道天雷轟向范鴻。
  幽冥暗皇圣像立刻迎了上去,天劫轟在身上,圣像的笑容似乎更生動了,這是**裸的嘲諷。
  范鴻的眼睛睜開,雙手猛然揮出,伴隨著圣像一切,一道道幽暗的光芒沖向空中。
  轟隆隆隆……
  洪荒神殿一陣晃動,伴隨著范鴻的吼聲,幽冥暗皇圣像力量全部轟出,無數的光芒沖向天劫。
  轟……
  當暴亂停息,天劫已經消散,范鴻站在那里,身后巨大的幽冥暗皇圣像依然掛著那嘲笑世人的表情。
  這世界,誰是愚人?
  韓云像是吃了一碗蒼蠅一樣,郁悶惡心的吐都吐不出來,這一路被他諷刺了半天的范鴻,竟然修出圣像了???
  韓云死命的揉了揉眼睛,他娘的真是圣像!
  幽冥暗皇圣像,主暗殺的圣像。
  你能信嗎?
  你敢信嗎?
  范鴻,就是那個范鴻,那個一巴掌就能拍死的泥巴貨,現在竟然修成了圣像!
  圣像緩緩消失,范鴻身上的氣勢也消失了,終于他也有這一天了。
  范儒激動的已經說不出話了,幽冥暗皇圣像,法華門的未來一片輝煌!
  但是范鴻第一個走向的卻是王猛。
  王猛露出笑容,兩人重重的對了一拳,范鴻狠狠的把王猛抱起。
  “兄弟!”
  “兄弟!”
  多余的話已經不用多說了,范鴻獲得了新生。
  范儒確實不知該說什么,對王猛,他真的無話可說,在這個修真世界竟然有這樣的怪胎異類,太有人情味了,太逆天了。
  但,那又如何。
  “多謝父親。”
  范鴻沒有忘記范儒,苦盡甘來,范儒確實是用心良苦了。
  “你這臭小子,哈哈,很好,對的起你自己!”
  范儒沒有過多夸獎范鴻,不需要了,未來的日子,范鴻能聽到的更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