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46 放手一搏三連更求寶貴推

(今天晚上有大爆,下周保底三更,開始燃燒了,兄弟姐妹們預約推薦票啊!)
  周楓興奮得手舞足蹈,這就是問題所在啊,他的蛇妖內丹火候是夠的,問題是,他光顧著保持內丹的妖力,去忽略要驅除邪氣,而要驅除邪氣的同時又要保持陰力的最好方法就是補足引力,雪參這種萬用補藥無疑是最好,東西都是常見的,可是方法卻是畫龍點睛!
  周楓一陣狂笑著沖進了丹方,把外面的弟子嚇了一跳,緊跟著里面就是爐火大作。
  別看周長老平時溫和,但煉丹的時候卻是最暴躁的時候,就算是祖師來了也不見,誰要是打擾他,那更是犯傻,又一次趙家有人來找他,不知道規矩,直接就被他轟了出去,放言以后不想見到趙家的人,最后是祖師發話才平息下去。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守著,三天三夜,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灰頭土臉的周楓發出鬼哭狼嚎般的叫聲,差不多把總堂驚醒了大半。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對于胡靜和張小江這個級別,固本培元丹可謂是及時雨。
  修行者一般在三十歲之前是最容易沖刺命痕層次的,一旦過了三十歲,會在相當一段時間內以完善熟練法術為主,命痕突破緩慢,所以很多修行者在剛出道的時候就分出勝負了,在命痕最容易突破的時候,資源優勢的,肯定會突飛猛進,而沒有資源的,就得把時間浪費在其他事情上。
  胡靜和張小江的天賦都不錯,有了固本培元丹的幫助加上兩位長老的指點,每天都有所得。
  而王猛則是按部就班地修行著培元功和爆引訣,王猛的命痕層次也攀升到第七層,力量對于別人來說可能是無限渴求的,但對王猛來說,這個過程,這個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王猛去掃蕩了一些圣堂的各方面功法符箓,一千多的貢獻確實能換不少的低級法術了。
  什么劍修,體修,弓修,各類型的都有,王猛喜歡坐著低頭,靈犀蹲在一旁,一個個地翻看符箓,偶爾也會加一些評書,都是圣修和邪修的區別,時而也會有所得,在新的修行道路上,他也是個菜鳥,一個與眾不同的菜鳥。
  圣修的意境,即便是擁有神格的他也必須一點點積累,坦白說這是完全不同的領域,盡管殊途同歸,但也只有走到終點才會明白,而這個道路上容不得半點虛假。
  “小笨,去給我弄點水。”
  靈犀站了起來,它是天天盯著自己的三畝二分地,靈獸當然知道這里長出來的就是它的口糧。
  “周長老,這里就是王師兄住的地方。”馬甜兒說道。
  周楓望著眼前的茅屋著實愣住了,……有沒有搞錯?
  完成雙頭風雷鳴蟒的任務的弟子竟然住在這種破地方,還要開墾靈田???
  “王師兄。”
  “喲,這不是小甜師妹嗎,什么事兒,是不是獎勵內容下來,師兄最近可是囊中羞澀啊。”
  王猛笑道,他確實很羞澀,中品靈石很不經用,那些貢獻也只夠買些低級的功法,越高級的越昂貴。
  “王師兄,是周長老來了,發布宗堂任務的周長老,這可是好機會!”
  馬甜兒眨眨眼,露出一對小虎牙,那是一個可愛了得。
  “周長老?”王猛想了想,“不認識。”
  馬甜兒有點著急,“就是發布雙頭風雷鳴蟒的周長老,他可是丹修的二號人物,未來周祖師的接班人。”
  “哦,丹修啊,他是來送任務報酬的吧,挺好,人呢?”
  馬甜兒愣了愣,王師兄平時多機靈的一個人,這個時候怎么糊涂了呢,周長老親自來了,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機會啊。
  “在你的屋子處。”
  “啊,挺好,服務真周到嘛。”王猛站了起來,掃掉屁股上的泥土,把滿地的符箓收攏了一下塞回乾坤袋。
  “小笨,好好看著地,別偷懶。”
  五轉靈犀點點頭。
  王猛則扛著鋤頭跟馬甜兒回到住處,打開門,雙方都為彼此的造型一驚。
  在王猛的印象中,但凡圣堂有點身份的,別的不說,裝逼是第一位的,眼前這位周長老穿的卻有點樸素,看起來有那么點不修邊幅。
  而周楓更是吃驚,完成了雙頭風雷鳴蟒任務,而且聽馬甜兒說,那魚鱗草和雪參也是他讓放的,如果說這兩種東西是巧合,那量呢?
  無論是魚鱗草還是雪參,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
  可……這樣一個天才,竟然像個農夫。
  “周長老,久仰大名,蓬蓽生輝。”王猛笑道,相當的熱情。
  馬甜兒笑了笑,“周長老,王師兄,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去吧,有空多回總堂玩。”周楓笑道,這丫頭也有意思,竟然跑這里來。
  “王猛是吧,修行之人沒什么身份之差,達者為先,我來這里是有點疑問想問你。”
  周楓說道。
  王猛放下鋤頭,坐在椅子上,伸出手,勾了勾手指頭,“周長老,是不是先把賬結一下呢,您知道,我們做弟子的很難,為了那蛇妖,差點小命都搭進去。”
  “哦,你看我這腦袋,忘了,忘了,你想要什么?”
  王猛心道,給個百八十塊的靈石哥是不嫌多的,但也不太好獅子大開口。
  “靈石最好,沒靈石,貢獻也成。”
  周楓一摸自己的乾坤袋……全是各種草藥,丹方什么的,還真沒帶靈石,像他在圣堂,向來是要什么,就會有什么,哪兒知道這些俗氣的東西。
  “這個,不好意思,今天沒帶,下次我來一起補上,好像是十五塊中品靈石,一千五百個貢獻。”
  王猛點點頭,“也成。”
  想來以圣修死要面子的人品,是不會賴賬的。
  “你為什么要在內丹中放魚鱗草和雪參呢?”周楓有點迫不及待地問,自從靈虛丹一舉成功之后,周楓已經來不及感受那喜悅,而是陷入了整夜的思索,所有的問題竟然就在這不起眼的改變上,為什么要這么做呢,死活想不明白,所以周楓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離開了從沒離開過的總堂。
  王猛笑了笑,伸出一個指頭。
  周楓摸了摸胡茬,“什么意思?”
  “長老,您知道的,這些都是祖上留下來的不傳之秘,但圣堂對我有傳授之恩,我也不好藏私,但總要有點代價啊,一個問題,一塊中品靈石。”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