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460 禁忌

身為劍修,墨辰望著那些炫目的劍光,墨辰竟然無法做出任何的挑剔,這要付出多少才能練出來?
  忽然之間,墨辰對王猛竟然產生了一絲佩服。
  能癡于劍,方可以極于劍,擁有超人的天賦,穩定的心態,還有著超乎常人的刻苦。
  這世界還有能阻擋王猛的嗎?
  墨辰也燃燒了,墨子送給了王猛,墨辰就隨便弄了一把劍趁手的劍,此時長劍出鞘,劍氣沖天。
  墨辰當真動了一較高下的心意。
  劍氣飛天,無論怎么魔性,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玩耍的程橙這才被劍氣吸引,放棄了追逐蝴蝶。
  王猛和墨辰兩個劍術大家此時已經進入了印證劍法的過程。
  印證劍法,對切磋雙方的要求都極高,這可是劍修切磋相當高的境界了。
  雙方施展的都是自己對劍的理解,不涉及法則,可以互相促進,墨辰作為太陰教有數的高手,成名多年,又是這個歲數,能有這樣的境界,自是正常,可是王猛在和他的交手中劍意完全不落下風。
  甚至還隱隱占據了一點上風頭,明顯在元力控制上墨辰本身就占了極大的便宜。
  程橙看得很專注,她不知道的是,這幾天觀看王猛和墨辰的切磋將對她的人生產生多么巨大的影響。
  本身靈性十足,又直接接觸了劍的本意,少走了很多彎路,一旦見識最高端的,俗雜的東西就無法污染她的心靈了。
  劍氣翻飛,兩人斗劍都了一個時辰,王猛渾身大汗淋漓,這真是太暢快了,跟神格的較勁完全不同的感覺,跟神格那是一劍定勝負,不斷的重復著被摧殘的感覺。也就是王猛是打不死的小強,否則真容易崩潰,而這種切磋可以把自己的能力發揮出來,溫故知新,一場斗劍下來,王猛自己腦子里想法無數,靈性都被激發出來。
  當然這也是取決于以往的積累。
  墨辰也是開懷大笑,仿佛恢復到了那意氣風發指點江山的年代。斗劍要棋逢對手才有意思。否則如同嚼蠟,他都沒想到,王猛的劍法竟然這么精妙。
  別人是由劍法到劍意。王猛的劍法并不出色,可是劍意實在太高明了。
  無法想象,若是王猛出身在十大門派會上升到什么高度。恐怕早就一戰天下驚了。
  不過現在也好,若不是王猛出身,他們又怎么會認識,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化成龍!
  墨辰很渴望親眼目睹那一刻。
  程橙并沒有打瞌睡,這種劍意的比拼她能感覺出來,
  小手拍的直響,“大哥哥和爺爺,你們斗劍太好看了,比那些人的鬼畫符漂亮多了!”
  王猛和墨辰相視大笑。這種劍意的比拼竟然被用漂亮形容,也真是有趣。
  接下來的幾天里,王猛都在和墨辰比劍法,同時也檢驗了乾坤龍吟月神像的威力。
  這個結果,就只有王猛和墨辰才知道了。
  于昆侖找到了三個心神和法器方面的高手,戰斗力不一定是多么的頂級,但對付法器卻相當有一手。
  魔像手宋之道。傀儡教高手,對于各類法器有相當的研究,擅長制作各式傀儡。
  巧奪天工魯運,鬼斧神工門高手,他對寶器宗的神識之靈早就感興趣了。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魑魔朱諄,散修。修的是洪荒心神類法術,大圓滿的高手。
  于昆侖也是動用了力量找到了這三個人。
  此時萬靈教。
  萬靈真母剛剛聽完了匯報,太陰教的動向是無法隱藏的,尤其是這樣找人,不過這三人都是行蹤不定,太陰教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找到確實也費了很大的心血。
  “真母,我們是不是阻擋他們一下,我想寶器宗的岳冉天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寶貝外接,我們擋他一下,太陰教就會損失一員大將!”
  紫衣靈主說道。
  “萬里呢?”
  “太子已經去了寶器宗。”
  “嗯,這事兒就由他全權做主吧。”萬靈真母點點頭,隱入蓮花之中。
  季萬里的性格很開放,跟林靖皓等人都不同,身為第四大宗派的繼承人,有數的高手,卻交游廣泛,基本上有點特點實力的門派幾乎都有他認識的人。
  太陰教的事兒并沒法完全隱藏,消息都已經一滴不露的傳到了季萬里的耳朵,王猛、鄒闖、謝天華同時受傷,這事兒有點意思,以鄒闖的性格肯定會鬧出點事兒來,這說明他們內部已經出了問題。
  只是這王猛能讓鄒闖受傷還真有兩下子。
  傳來的消息,三人似乎已經好了,而王猛卻被墨辰帶到了自己修行的山頭,看樣子,事情并沒處理好。
  一個圣修跑到魔修大宗鬧騰,真虧墨辰想的出來。
  至于找到的那三個人,季萬里自然知道,他不是不想阻止,而是渠道都是差不多的,若這個時候阻止就等于把萬靈教擺在臺面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況這駱駝還沒有走向沒落。
  但雖不去阻礙太陰教找這三人,卻可以直接找寶器宗。
  岳冉天對季萬里的到訪非常高興,也非常歡迎,季萬里自然就是代表萬靈真母。
  相比老態龍鐘的太陰教,萬靈教可是旭日東升,萬靈真母還“年輕”,教中高手正在逐漸走向巔峰,季萬里也比鄒闖有名會做人的多。
  一個走的是陽光大道,一個在殺手圈里搞來搞去,高低立判,換誰也愿意和季萬里打交道。
  “萬里啊,許久不見,又進步不少啊,都讓我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意氣風發,哈哈。”
  “前輩您太夸獎我了,我可是會驕傲的。”季萬里笑道,頗為大氣,不卑不亢卻又給足岳冉天面子。
  “哈哈,你當得起這個夸獎,說吧,這次來有什么事兒。”
  “在您面前,我就不耍花槍了,我聽聞于昆侖來找過您,還想強搶神識之靈,師傅聽了這個消息很是憤怒,我們萬靈教得到您的不少幫助,這事兒萬靈教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所謂幫助,其實就是萬靈教向寶器宗購買一些法器罷了,這是寶器宗的生存之道,在正常不過,可是在讓季萬里一說,就好像真的很熟了。
  岳冉天微微一笑,“就憑于昆侖那兩下還不夠資格!”
  沒有一個宗主是不傲氣的,更不能容忍別人“強奪”,何況還是排名第十的宗派,以法器問鼎十大,擺脫奇門異派的稱號,岳冉天很驕傲。
  寶器宗跟一般的奇門異派不同,雖然輸出法器,但門人的實力確實很強,他們是以法器為資本壯大自己,而不是別人的工匠。
  至于拉關系,站在自己的角度,都會往好的方面想,雖然別人付了錢,還是覺得自己的東西更好,不是錢能衡量的,賣給你就是給你面子,所以當季萬里說出來,還真讓岳冉天有少許得意。
  “呵呵,這個晚輩當然知道,于昆侖鎩羽而歸,不過您也知道太陰教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最近找了三個能人,看來最近還會再來您這里!”
  季萬里說道。
  岳冉天擺擺手,“他找到的三個人我知道,就憑這些蝦米也想動我的神識之靈真是異想天開!”
  “這個是自然,不過,太陰教太無禮了,把您這當商鋪了,隨便來隨便走,第一次也就罷了,是您大度,可是他們倒是變本加厲,這要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您這里可以隨便來的。”
  季萬里說道,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這事兒岳冉天心里有數,他挺好面子,也很在意這個事兒,但太陰教的情況他也知道,狗急跳墻他也不想,可是被季萬里這么一說,恐怕外邊人還不知道怎么看他,若是說寶器宗怕了太陰教,他辛苦建立起來的威信將蕩然無存。
  日后寶器的買賣肯定也要受制,畢竟在寶器宗頭頂上還有九家。
  “第一次我是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給他一次機會,這次來就沒那么好相與了。”
  岳冉天冷笑道。
  “前輩胸有成竹,倒是我多嘴了。”
  “萬里,什么時候這么見外了,你提醒的對,你那不成器的師妹也回來了,沒什么事兒的話就留下住幾天,順便看看熱鬧。”
  “前輩有命,晚輩自然遵從。”
  岳冉天大笑,不得不說,看到萬靈教的傳人,年輕一代最有才能的弟子在自己面前如此恭敬,讓岳冉天很愉悅。
  自己寶器宗什么都好,各方面人才也都不缺,可是自己那女兒太驕縱了,動不動就玩失蹤,好不容易被抓回來,有天份,可惜沉醉于雕蟲小技,煉器雖然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修行!
  沒有力量什么都是空談,寶器宗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實力。
  當初奇門異派都沉醉于自己的獨門絕活,享受著大門派吹捧的時候,岳冉天就有很大的危機感,事實證明,他的決斷是多么的英明。
  當然岳冉天確實也是有數的高手。
  若是季萬里和珊兒湊成一對,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太陰大殿。
  宋之道、魯運、朱諄三人正在高談闊論,都是信心滿滿。
  王猛和墨辰才到了,路上,王猛也想去趟寶器宗,主要是他對神識之靈有點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