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461

看到乾坤逆轉之地,王猛知道,由于神格打破法則,這個世界也誕生了一些奇妙的地方或者東西,說不定對自己有幫助。www.
  何況關系到張白的生死,這事兒若是能幫上忙他也不想袖手旁觀,和太陰教的關系進展到這一步,就不能分彼此了。
  程橙也想去,不過墨辰可沒答應,這次去可不是游玩,說不定還會動手,程橙還是乖乖待在太陰教的好,換個時候程橙的小公主脾氣肯定暴走,不過王猛在,她也只能將就著答應了。
  “三位,這次就有勞你們了,太陰教絕對記得大家的幫忙。”
  墨辰說道。
  “墨長老太客氣了,這點小事兒交給我們了,岳冉天也太不識抬舉了!”
  宋之道說道,傀儡教在星盟排名十七位,也是野心勃勃,跟太陰教搞好關系是很必要的。
  “那我們就出發吧。”于昆侖點頭道。
  “咦,這年輕人也要跟我們去?”鬼斧神工門的魯運忽然問道。
  “呵呵,他跟著去看看。”墨辰沒有多說。
  三人也有點疑惑,太陰教里怎么出了個圣修弟子,還一副大馬金刀的模樣,于昆侖和墨辰竟然毫不在意。
  不過三人也沒有多問,王猛倒是留意了一下傀儡教的人,他和傀儡教可有不小的梁子。聽說傀儡教還想報復他,可是后面就沒了下文。
  第一次于昆侖還是低調的,第二次去低調已經沒有意思,干脆高調一些。
  超級華麗的飛行舟帶著眾人直接降臨在寶器宗的駐地。
  于昆侖和墨辰這次是勢在必得,這就是強取,沒什么好說的。
  再次見到岳冉天,岳宗主的表情可不怎么樣。太陰教太不給面子了,這樣大張旗鼓,生怕別人不知道嗎。還是他寶器宗就這么好欺負。
  岳冉天也不是傻子,相反到了他這位置顯然是很有大局觀,萬靈教覬覦太陰教的位置。只要掌握好尺度,不怕太陰教玩狠的。
  “呵呵,于掌教別來無恙,這么聲勢浩大的來我寶器宗有何貴干啊。”
  岳冉天也是了得,心里不爽,但臉上依然是笑容滿面。
  于昆侖身為魔宗,在這個時候倒也不拐彎抹角,“岳宗主,事關重大,我也不拐彎抹角。我師兄走火入魔,急需你的神識之靈治愈,岳兄若賣個面子給我太陰教,我太陰教必有厚報,若是不肯。就劃下道來!”
  王猛心道這話也說的太直了,寶器宗肯答應才有鬼,于昆侖畢竟執掌太陰教多年,身居高位,早就忘了怎么低聲下氣的說話了,何況太陰教有這個實力。
  但是王猛這次卻料錯了。于昆侖是不會說話,一上來就擺明車馬要硬上,但在修真界卻是最好用的。
  一切憑實力說話,你的話再有藝術,沒實力都是白搭。
  岳冉天很不爽,卻也沒辦法,除非他決定和太陰教開戰,而萬靈教就那么靠譜嗎?
  不盡然,兩敗俱傷對萬靈教才是好結果,除非是特殊的關系,而季萬里和岳珊還沒到那一步。
  “呵呵,于兄的事兒我也略知一二,只不過上次你已經失敗了,做任何事兒都是要講規矩的。”
  岳冉天淡淡的抬出大理,于昆侖也是明白人,第一次讓你試了,給足了你太陰教面子,第二次,你總得拿出點什么來。
  于昆侖淡淡一笑,“自然要給岳兄一個交代,岳兄想要什么,不妨直說,只要我于昆侖能做得了主,絕不推辭。”
  “呵呵,于兄言重了,上次說道太陰輪那是開玩笑了,不過我聽說太陰教有一塊極品秘金……”
  于昆侖知道這是岳冉天開價了,那塊九品秘金是他在一個洪荒遺跡中發現的,足以煉制數件上好的法器,精純無比,可以說是太陰教未來很多年的材料,岳冉天的胃口也不小啊。
  見于昆侖猶豫,岳冉天微微一笑,他這個要求正好擊中于昆侖的底線,痛,卻不至于痛不欲生。
  “呵呵,于兄,這樣吧,你的人若是能驅動神識之靈,這秘金我就不要了,算是交個朋友,我岳冉天也喜歡結交有識之士,不過若是失敗,那就不好意思了,畢竟我寶器宗也不是菜市場!”
  岳冉天有進有退,里外做的相當圓潤,要是太陰教再不答應,就過了,寶器宗站著大禮,真要開戰也不懼,畢竟退無可退時,誰也不是泥捏的。
  于昆侖點點頭,“岳兄客氣,這樣,若是失敗,那秘金雙手奉上,若是成功,我愿意拿出一半算是借用神識之靈的費用。”
  于昆侖也是明白人,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
  “呵呵,既然這樣,那就請吧。”岳冉天說道。
  側殿,季萬里和一身煉金服飾的女孩子正看著這一幕。
  那女孩子根本沒在意什么名動天下的昆侖上人,一直盯著王猛看,一臉的疑惑。
  這窮小子不是個圣修嗎,窮困潦倒不說,還一路被人追殺,怎么跟太陰教的人混到了一起,看樣子還挺有地位的,和墨辰站在一起,昂首挺胸,絲毫沒有底子的范兒。
  怎么會這樣?
  岳珊怎么都想不通,好奇心跟發春的小貓咪一樣,真想把這窮小子一把拉過來問個清楚,
  “岳師妹,看來太陰教來者不善,我們跟著去看看吧。”
  季萬里說道,這幾天接觸到岳珊,感覺完全是個野性未泯的丫頭,對季萬里來說是一道新鮮菜。而且要和寶器宗搞好關系,征服這女人對他的霸業有幫助。
  岳珊點點頭,乖巧的說道,“季師兄,請。”
  季萬里很滿意,以自己的容貌出身和實力,什么樣的女孩子不是手到擒來。何況他又彬彬有禮給足了這些虛榮的女子面子。
  當然等到了手就成了自己的奴隸。
  只不過季萬里并沒有注意到岳珊眼神里的狡黠,他的精力都在太陰教的人身上。
  宋之道三人也是第一次來寶器宗的內殿,不過岳冉天不會給他們一睹藏寶閣的機會。
  傳說寶器宗的藏寶閣是星盟最富有的地方。
  到了內殿止步。岳冉天顯然是在有準備,雙手一揮,一個銅爐緩緩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法陣,岳冉天念動了一段咒語,陣法光芒四射,一個物體緩緩的浮了出來,頓時大殿里的人已經都被這個物體吸引了,而躲在一旁的季萬里也是目光灼灼,好東西誰都想要!
  一旁的岳珊則在觀察著季萬里。
  浮出來的是一個圓形充滿了紅光的水晶球,光球懸浮空中,淡淡的光芒蒙蒙透出,一種異樣的氛圍在四周綿延。
  “這就是神識之靈。當年我無意中發現,把它封印在永恒水晶之中,誰想試試?”
  岳冉天淡淡的望著躍躍欲試的三人。
  “呵呵,岳宗主,宋某不才。愿意先試試。”
  宋之道已經忍不住了,傀儡教擅長制作傀儡,其實也是法器的一種,殊途同歸,這永恒水晶也是一種寶物,專門封印有形無形的東西。宋之道已經被永恒水晶中的那一點紅光迷住了。
  漸漸的靠近,可是在到了神識之靈一米的范圍內,忽然面色大變,頓時身體僵硬不動。
  雙手不斷變換著陣印,宋之道強打精神掏出丹藥服下,一聲低吼,表情稍微好了一點,望向神識之靈,卻依然如遭雷擊,踉踉蹌蹌的退了出來,張口就嘔出一大口血。
  一臉的駭然,緩緩的怕了起來,對著于昆侖拱拱手,頹然離去。
  事兒沒辦成,哪兒還有臉待下去,再說了,岳冉天不敢對于昆侖怎么樣,卻不代表不會對他怎么樣,還是走位上策。
  “呵呵,下一位是誰?”
  岳冉天說道。
  于昆侖的實力足夠強悍,才能頂得住神識之靈的攻擊,卻不代表其他人也行,看來傀儡教的法術并不好用。
  魅魔朱諄一副老神自在,并沒有出手的打算,鬼斧神工門的魯運站了出來,他來這里完全是沖著神識之靈本身。
  有了宋之道的前車之前,魯運也不敢大意,上來就連施展了數個鬼斧神工的護身法術,鬼斧神工門不但擅長制造各類法器,弟子也喜歡到處尋覓遺跡洞府秘境,所以一陣護身的本事也非同小可。
  魯運最后慎重的拿出了一個金色的小人,這才走向神識之靈。
  一接近神識之靈的范圍,立刻一道道沖擊波把魯運的陣法都驅散,金色小人卻發出了一道金光頂住了神識之靈的攻擊。
  魯運雙目中透出癡迷的神色,這神識之靈簡直是煉器至寶,只要在即將出爐的法器中加上這么一點,立刻會有質的提升,神物啊。
  癡迷沒多久,魯運就感覺不妙了,手中的小金人劇烈的晃動著,魯運面色大變,元力連忙涌入小金人,但是還是無法阻止小金人的劇烈顫動。
  轟……
  小金人炸開,魯運也被轟了出去,飛出十多米滾在地上。
  良久魯運才爬了起來,低著頭灰溜溜的離開。
  于昆侖和墨辰的表情都凝重起來,前面兩個可都是法器上的高手,結果還沒靠近都被轟了出去,這還怎么弄?
  魅魔朱諄陰冷一笑,“于掌教,我早說過不要請這么些廢物來浪費時間,這神識之靈說是法器,其實是心神至寶,沒有錘煉過心神的人妄圖靠近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呵呵,那就麻煩朱兄出手了。”于昆侖面不改色的說道,這魅魔自稱一家甚至狂傲,不過也確實有本事。
  朱諄看了一眼岳冉天,“岳宗主,你可不要搗亂,大家都是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