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462 小蘿莉的大智慧


  歡迎大家來到--:岳冉天淡淡的看了一眼朱諄,我寶器宗什么時候說話不算來著,你有本事盡管施展,。”
  于昆侖和墨辰表面上鎮定,其實心中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這朱諄可是最后一招了,心神頂級高手,這家伙的要求也相當高,為了請他著實費了不少功夫。
  “這朱諄可是心神修為上有數的高手,這神識之靈擋得住嗎?”
  季萬里不經意的問道。
  岳珊笑了笑,“神識之靈乃上天的靈物,豈是凡人可以收服!”
  朱諄靠近了神識之靈,登時一股紅光炸開,但是到了朱諄身邊卻像是撞向一道無形的屏障,。
  朱諄畢竟是大圓滿二階的心神高手,強大無比,這點神識之靈雖然品階決定,卻也不能一瞬間攻克朱諄的防御。
  朱諄的雙眸放著黝黑的光芒,如同不斷的抵消著神識之靈,緩緩的靠近,神識之靈很強,但輸出卻是很穩定,但是朱諄的底子可非常的厚,并不是幾下就能搞定的。
  岳冉天確實一臉的平靜,眼看著朱諄一點點挪動靠近神識之靈卻絲毫不擔心。
  躲在一旁的季萬里對這神識之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若是能把這東西為自己所用,該是多么強大的寶物。
  朱諄確實展現了大圓滿二階的強悍力量,尤其是心神之強更是匪夷所思,此人享有盛名,又是散修,是有真本事的。
  朱諄的手緩緩的伸了出去,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
  眼看手就要放上去,朱諄臉色大變,驀然飛退,整個人迅速的倒退直接撞在大殿的銅壁上發出一聲劇烈的悶響。
  魅魔狠狠的憋了了一口氣,雙目爆睜,心神不斷在身上掃過,半響才松了口氣。
  “于掌教,這神識之靈根本不是人類可以靠近的,要使用神識之靈。不但需要強大的心神,還需要某個器物,否則接觸者必死無疑。”
  朱諄顯然充滿了不甘心,萬物相克,就像永恒水晶能裝下這寶物一樣,必然有一種東西可以操控,而寶器宗在這方面最擅長,朱諄的心神已經足夠了。可惜缺了一項器物。他還真不甘心,修煉心神的修士若得此寶物必然可以功力大進,若能融為一體。就可以穩定頂級高手行列。
  甚至可以挑戰那傳說中的四大強者,。
  朱諄的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岳冉天淡淡一笑,“于兄。還有誰想試試?”
  根本不搭理朱諄,不過心中也有些驚訝,這朱諄還真是高手竟然看破了,他手中確實有一樣寶物,否則還真拿這神識之靈沒辦法,至于吸收,簡直就是做夢,這等寶物根本不是人類的身體可以承受的,龍族都不行。
  墨辰一咬牙。“我來試試!”
  “老魔,讓我試試吧。”
  所有人一愣,岳冉天也看到了這個圣修的小子,“呵呵,于兄,這位小朋友很有趣啊,不知來自何處?”
  “岳宗主。晚輩圣堂王猛,無名小卒。”
  “圣堂?”岳冉天似乎聽到過這個名字,卻也沒有太在意,圣堂……更不在寶器宗的視線之中。
  “王小友,此物妖異。不能冒險!”
  于昆侖斷然拒絕,若是天命如此。就算張白沒法過這一關,保王猛就是太陰教的下一步。
  躲在一旁的岳珊狠狠甩了甩拳頭,真想出去揍這個窮小子一頓,這里這么多高手,他一個愣頭青裝什么大頭蒜,不要命了!
  不過見于昆侖拒絕暗暗送了口氣,季萬里倒是有點惋惜,大圓滿都要受傷,這王猛上了還不是死路一條,對王猛,季萬里始終有一份擔心。
  這家伙真是鬼魂一樣難纏,怎么七拐八拐就能跟太陰教的關系這么親密,這丫的是個圣修啊,于昆侖竟然叫他王小友,見鬼!
  對于變數,最好的辦法就是抹殺掉,讓他變不出花樣。
  岳珊關心則亂,還真沒在意這個稱呼,。
  “沒事,我覺得我跟這東西有點緣分,若是不行不會強求的。”
  王猛說道。
  眾人又是一愣,于昆侖是什么人?
  太陰教掌教,一言九鼎的霸道人物,今天這事兒完全是太陰教殺上門來,即便是岳冉天其實也只有招架的份兒。
  這種人開口了,就是做了決定,而王猛……
  于昆侖看了看王猛,又看了看墨辰,嘆了口氣,“小心!”
  王猛笑著點點頭,又是一地驚訝。
  岳冉天不得不搜索一下這個似乎聽過的王猛,……圣堂?
  想起來了,是有個小門派叫圣堂,出了圣光魔坍體,這人也是圣堂的?
  王猛小心謹慎的靠近神識之靈,看著那一點紅光,立刻心生感應。
  這……是神格的殘片……
  那一點紅光就是神格在穿越法則的時候被法則之力破碎下來的,王猛得到的是本體,而這破碎的力量落入小千界之后吸收了一些元力就成了這樣的物體,有的則是直接融入環境變成了乾坤逆轉之地。
  但由于脫離了神格,已經變成了一股力量,而且本質上已經不算逆天了,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但由于畢竟來自于神格,品階之高,依然讓小千界的其他事物望其項背。
  神識之靈爆出絢爛的光芒,這是一種對于本體的畏懼!
  岳冉天終于動容,于昆侖和墨辰在對視一眼,露出一絲笑容,。
  這塊殘片吸收了力量,加上岳冉天的調整又很好,成了一個獨立的個體,對王猛來說其實是大補之物。
  只不過這可是寶器宗的寶物,若是就這么明目張膽的吞了,肯定要引起紛爭。
  王猛緩緩的靠近神識之靈,永恒水晶開始晃動,似乎看到什么很可怕的東西,想要逃離。
  岳冉天感受到神識之靈的感覺,看向王猛的目光更是充滿了驚疑,什么樣的怪物才能讓神識之靈害怕?
  一旁還沒走的朱諄也是面露奇色,竟然有如此天賦的年輕人?
  簡直就是修煉心神的最佳苗子啊!
  王猛已經靠近了神識之靈,感受著同源的力量,這還是第一次以一個外人的角度來審視神識殘片。
  那一點紅芒確實擁有者完美的魅力。難怪岳冉天會視若珍寶,對于修煉心神的修士,這點紅芒更是至寶。
  王猛的手放在了永恒水晶之上,神識進入,這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像是一體的,又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
  神識緩緩包裹住這塊獨立的殘片。沒多久源于對本體的畏懼。這殘片漸漸的恢復了平靜,紅光消失。
  永恒水晶恢復了平靜,只有中空懸浮著一點晶瑩的紅芒。
  大殿之中靜悄悄的。眾人望著永恒水晶落到了王猛手上,躲在一旁岳珊目瞪口呆,這神識之靈只有她和岳冉天才能控制。而且還必須要用器王令控制。
  岳冉天第一個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的寶貝竟然要被別人拿走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猛笑了笑,“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岳宗主,神識之靈借用之后一定會完璧歸趙的。”
  于昆侖和墨辰大喜,于昆侖是沒數的,但是墨辰心中是有點底兒的。
  擁有乾坤龍吟月神像的人,做出什么都不會太讓人吃驚了。
  “多謝岳宗主了,那一半九品秘金三天之內送到。”于昆侖說道。
  岳冉天面無表情。心中郁悶的要死,這怎么可能,他實在是搞不清原因,這樣危險的東西,這年輕人就怎么能靠近?
  王猛微微搖搖頭,“岳宗主,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是否能借用一下你們控制永恒水晶的寶器呢?”
  岳冉天冷哼一聲,“怎么,要不要把寶器宗送給你!”
  “王老弟,怎么回事?”墨辰問道,他知道王猛不會無的放矢。
  “此物煞氣很重。需要一件寶物來控制,具體的我不太清楚。但想來岳宗主肯定有辦法。”
  王猛擁有神格,這殘片自然不敢怎么樣,但對其他人可就不管了,這種高階的物品除非遇到同階或者更高的,否則遵循法則,是絕對不會臣服的,第一反應就是攻擊,以張白的身體狀況,直接使用肯定要完蛋。
  剛剛朱諄也說過,加上王猛如此說,于昆侖可以確定,若是沒有那個寶器,就算拿了這神識之靈也沒有用。
  “岳兄,好人做到底,我愿意把另外一半九品秘金也奉送!”
  于昆侖知道這時必須要大氣一點了,。
  岳冉天則是臉色冷漠,太陰教真是得寸進尺,欺人太甚!
  他的器王令豈是可以隨便外界的,異想天開!
  眼看岳冉天要發怒,忽然一個人走了出來,“父親,怎么這么熱鬧啊。”
  岳珊走了出來,沖著王猛眨眨眼,“好久不見!”
  頓時眾人又呆住了,于昆侖和墨辰面面相覷,王猛怎么誰都認識?
  “珊兒,你認識他?”骨子里岳冉天對王猛還是非常好奇的。
  “父親,他是我的朋友,……而且還欠我錢!”
  “啊,我想起來,你是那個流……”王猛如同發現新大陸一樣,竟然是流氓女,難怪乾坤袋里一堆法器,像是不要錢一樣,若是寶器宗宗主的女兒,那就另當別論了。
  寶器宗的公主擺地攤?
  “咳咳,真笨,這都認不出債主!”
  岳珊的打扮跟王猛認識的時候有天然之別,何況王猛又是這種粗線條,若不是說道欠錢時的神態還真認不出。
  “你變好看了。”王猛有點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哼,我本來就這么好看!”岳珊嗔道,但顯然被夸獎了很開心。
  岳冉天的表情稍微有點緩和。
  (求月票,一張也求,半張也要,另外半張記得補上就行,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