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463 逆天之乾坤龍吟月超爆

“父親,大家都是星盟道友,俗話說幫人幫己,我愿意去一趟太陰教協助他們。www.”岳珊落落大方的說道。
  “于宗主,不是我們寶器宗小氣,你要借的東西是我們寶器宗宗主和傳人才能使用的。”
  于昆侖露出笑容,“若是能讓岳珊侄女走一趟,我們太陰教自然是歡迎之至,至于條件一樣,岳兄,這樣如何?”
  岳冉天沒想到岳珊會突然出來插一手,不過這似乎也是兩利的方法,有了那九品秘金,足以把最近的法器都提升一個級別,可以為門派帶來不菲的收益,同時也賣太陰教一個天大的人情。
  但是該矜持一下還是要的,岳冉天苦笑,“于兄,你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能說什么,就這樣吧,我這個寶器宗宗主可是破壞了不少自己定的規矩啊。”
  于昆侖知道對方的意思,“岳兄,山不轉水轉,總有照面時,太陰教記得。”
  “哈哈,好,三天后,岳珊會帶著東西去太陰教。”
  岳冉天說道。
  岳珊沖著王猛眨眨眼,意思是說你有欠我一個大人情。
  送走了于昆侖一行人,岳冉天的表情恢復了平靜。
  季萬里對于這個結果顯然是最不爽的,又是王猛!
  “前輩,珊兒去太陰教一定要小心,還有這個王猛,很有問題。”
  季萬里開始上眼藥水了。
  岳冉天淡淡一笑,“賢侄,那批九品秘金的價值遠在這次交易之上了,你以為我會吃虧,再說,給太陰教一個膽子也不敢鬧出什么花樣來。”
  于昆侖如此屈尊降貴已經夠可以了,岳冉天可是成精的人物,豈會不知進退,更不會被一個毛小子輕易的挑唆。但是他也不愿意得罪萬靈教,你們斗你們的,別把寶器宗拉上。
  季萬里知道自己有點著相了,微微一笑。“前輩英明,那晚輩也該回去了。”
  “帶我問候萬靈真母,珊兒送送萬里。”
  “是,父親。”岳珊低眉順眼的說道。
  送走了有點不樂的季萬里,岳珊微微搖搖頭,又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回到大殿。岳冉天正在等她。
  “珊兒,你怎么認識這個王猛的?”
  岳珊把認識的情況簡要一說,說起來岳珊自己也驚訝無比。
  “這人真的很神奇,頗有點鯉魚躍龍門的感覺。”岳珊也是嘖嘖稱奇,“不過當初我看到他的時候也覺得此人很特別,只是看不出來。”
  岳冉天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你擁有天靈眼,既然感覺到不凡。他必有不凡之處,一個小圓滿的弟子卻能跟太陰教教主,太上長老平輩論交。相當的不簡單。”
  “呵呵,這也是女兒去太陰教的另一個目的,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岳珊的好奇心泛濫了,這窮小子真能折騰啊。
  “不過,這次恐怕要得罪萬靈真母了。”岳冉天說道。
  “父親,誰都不得罪就是都得罪了,以目前的局勢,幫太陰教我們還是得了大便宜,和萬靈教站一邊才叫賠了夫人又折兵,那季萬里城府極深。跟這種打交道還不如跟太陰教來的直接,再說,萬靈教現在還沒取代太陰教!”
  岳珊點出了關鍵,太陰教還是貨真價實的星盟第三,沒道理為了第四得罪第三。
  “小丫頭,鬼精靈。”
  “我都說了嗎。我出去是修行,見識人生百態,同時了解一下各小千界的法器情況,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只有拋棄了身份,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上,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
  在那個時候認識的王猛,對岳珊來說無疑是最真實的,一段珍貴的友情。
  回去的路上,于昆侖和墨辰心情大好,對王猛真不知道該怎么感激了,弄的王猛都很不好意思。
  朱諄本來是該走了,當然像這樣的高手,太陰教不會小氣,該給的禮金照給,但朱諄卻對王猛很有興趣,似乎有收徒的意思。
  墨辰實在看不下去了,“朱兄,你就不要打這個算盤了,我和掌教都放棄了,咱們也是朋友,不妨跟你說句實話,整個星盟,除了四大強者,沒人當王猛的師傅。”
  朱諄本來有點陰沉,可是見墨辰說的誠懇,并不是嘲笑他的意思,也是很惋惜。
  朱諄是有名的魔頭,黑吃黑的行家,不過是人都有弱點,他一生獨行,憑借強橫的心神法術,誰都不愿意招惹他,可是到了大圓滿二階,壽命還剩多少年?
  心神修士的壽命要多一些,可是重點是,他什么都沒留下來,看到王猛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點想做的事兒,收個好徒弟繼承自己的衣缽,否則百年之后,誰還記得魅魔這個人。
  對于墨辰指點王猛的事兒也聽說過一點,看于昆侖和墨辰的策略,大概也知道點了,其實墨辰對王猛是有師徒之實了,只是不需要這個名分罷了,畢竟能交的并不是太多。
  人都會頓悟,也許是受了神識之靈的震撼,魅魔強烈的感覺到四處漂泊的無奈,若是有一天橫尸荒野,恐怕無人會在乎他,也沒人會惦記他。
  無論圣修魔修,誰也不想落得這樣的下場。
  王猛知道朱諄在心神的修為很強悍,他對抗神識之靈是靠著神格本體的壓制,而朱諄是真正的憑借實力去對抗。
  似乎是看穿了王猛的想法,墨辰忽然哈哈一笑,“朱兄在心神上的修為在整個星盟也是排的上號,若是能指點指點王猛,也是他的福分。”
  朱諄面無表情,其實無論什么時候表情都不多,僵硬的臉讓人一看都陰測測的,其實只是修煉魔功造成的。
  于昆侖和墨辰還以為這個說法引起了朱諄的不悅,這種散修高手喜怒無常。
  忽然朱諄嘆了口氣,“于掌教,不知道你們太陰教可有客卿的位置,我老了,不想到處漂泊了。王小友若是有閑,可以切磋切磋心神技巧。”
  于昆侖和墨辰對視一眼,顯然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驚喜,這朱諄散修中可是能進前十的強橫的角色。若是加入太陰教,那絕對是一大助力啊,這種人平時怎么請都請不來,王猛果然是福星!
  好運擋都擋不住!
  “朱兄太客氣了,歡迎都來不及,若是朱兄愿意就是我太陰教第三位太上長老,主修心神*這一系!”
  若是多了朱諄這種心神高手。太陰教的弟子也能擴出一系!
  “朱諄,拜見掌教!”
  于昆侖連忙扶起朱諄,“朱老弟,以后就是一家人,千萬別客氣!”
  “恭喜,朱前輩!”王猛也及時說道。
  朱諄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活了大半輩子了,忽然找到一點想做的事兒。王猛,以你的資質必能把我的心神*發揮到更高的境界,若是有時間就多留一會兒。”
  王猛對朱諄的心神法術當然有興趣。他空有強大的心神卻無法使用。
  “弟子……”
  朱諄擺擺手,“拜師就不用了,我也教不了太你太多,話說還是我占了便宜,以后有一天你威震天下的時候,我魅魔也有一番榮耀。”
  “呵呵,朱兄,我們是自己人了,也不瞞你,王小友未來的成就甚至可以超過四大強者!”
  墨辰笑道。
  大圓滿沒有信口開河的。大家對王猛都寄予厚望。
  王猛這個圣修就這么不知不覺的扎到了魔堆里。
  而朱諄似乎也一下子煥發第二春了,有的時候人就是差一個果斷的決定,一旦邁出一步就會發現一個廣闊的天空。
  散修頂級高手朱諄加入太陰教成為第三太上長老的消息也算是一個重磅炸彈,但凡是散修到了這個地步,很難改變決定,心神類尤其如此。朱諄絕對是個異數了。
  最重要的是,他是心神類高手,這將極大增強太陰教的底蘊,這一個領域也是太陰教一直不如無幻魔宗的。
  太陰教的弟子要開選拔大會,由朱諄挑選適合修煉心神法術的。
  三天后,岳珊如約而來,隨行的還有兩個寶器宗的高手,倒不是在意岳珊在太陰教的安全,而是路上的安全。
  岳珊是真正的“大戶人家”出身,不過見識了太陰教的龐大還是非常的驚嘆,這種底蘊十足的大門派確實不是一般的門派能比的,積累需要的是多少年的積累,寶器宗也是靠著積累才有今天。
  王猛不能在叫岳珊流氓女了,人家可是正經八百的寶器宗宗主的女兒。
  由于王猛和岳珊認識,而且似乎還很熟,于昆侖和墨辰就把這事兒全權交給王猛了,張白的極元丹也煉化了,這個時候修復心神恰到好處。
  岳珊在這個時候并不做作第一時間幫張白做了檢查,不得不說,張白的情況真不怎么樣,除了這神識之靈還真沒什么能救得了。
  通過神識之靈,岳珊也感覺到張白就算恢復,但恢復的只是實力,他的生命力在這次走火入魔后消耗的不小,為什么要花這么大的力氣救治呢?
  幫張白安定好,岳珊也是滿頭大汗,她操控神識之靈雖然有器王令的幫助還是有點累,但也是一個鍛煉的過程。
  見張白走出來,張真人連忙遞上毛巾,一旁的謝天華連忙墊著屁股送上水,“師叔您坐著就好,有什么事兒吩咐我就成。”
  岳珊剛喝了一口,一聽謝天華的稱呼噴了謝天華一臉,但謝師侄依然笑瞇瞇的,“看來我長的肯定很搞笑,大家都很喜歡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