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48 其實偶然都是必然

雷光堂內當然有專賣信使和靈獸食糧的地方,價格也是高低不等,好一點的人都吃不起,丫的,這年頭靈獸比人還矜貴,當年再牛逼的靈獸也都是放養的,自己覓食,甚至有的時候還要給主人覓食,現在倒好,靈獸都成了大爺,主人還管吃管住管談心。
  靈谷還沒熟,有的時候就讓靈犀自己去覓食,不過現在發達了,也省得它到處跑。
  來到雷光閣的時候,除非有熱鬧,平時稀稀拉拉的雷光閣竟然人聲鼎沸,而且還有個耳熟的聲音。
  暈,竟然是趙廣回來了。
  趙廣被眾多師弟師妹圍在中央,盡管他已經不再是雷光堂的大師兄,可是回來依然有大師兄的范兒。
  “大師兄,道光堂什么樣子,我們有沒有機會啊?”
  “是啊,大師兄,有機會把我們也弄過去吧。”
  王猛也禁不住搖頭,換成邪修,這貨還敢回來,輕則捅上幾個洞,重則剝皮抽筋,這大概就是圣修吧。
  不過這也就是雷光堂的現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難怪這些弟子們尋求出路,誰也不想在這里混一輩子。
  凡人的世界,沒本事也能混個溫飽,但在這里總是不出頭的話,日子就真的不好過了,再說但凡進入小千世界的,都是有目標有野心的,誰甘于隕落。
  “呵呵,諸位,諸位,我已經不是大師兄,但承蒙大家看得起,多年情分仍在,有機會我不會忘了大家的。”
  趙廣場面上向來不差。
  除了王猛沒把他當回事,還有一個人似乎也是躲著趙廣走的,周謙心想今天沒看黃歷,不該出門的。
  結果一抬頭就看到王猛迎面而來,周謙一愣,掉頭就走,在他看來王猛就等于麻煩,他可不想跟麻煩照面。
  “呵呵,這不是周師弟嗎,怎么這么著急啊。”
  結果一掉頭又碰上了趙廣,而趙廣似乎還挺念舊的。
  “趙師兄,好久不見風采依舊啊。”
  “我哪兒能比得了周師弟呢,我可是聽說了我剛走周師弟就大發神威趕走了橫山堂的人,還要開堂戰,真牛逼!”
  趙廣眼睛閃出一絲蔑視,這狗腿子竟然也想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雷光堂是他不要的,卻也容不得這種貨色上位。
  “趙師兄說笑了,我也是被逼的,橫山堂的人欺人太甚。”
  周謙苦笑道,他可是知道這趙廣相當的善嫉。
  “是啊,哦,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還有這勇氣,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整天跟在我屁股右面轉悠的周謙嗎,哈哈,好,干得不錯,看樣子這些年也沒白跟著我,還是學到了點東西。”
  趙廣連消帶打,饒是周謙決定得過且過也是臉色不好看。
  但是他還是不愿意招惹這種人,有的時候也覺得自己挺窩囊的。
  “啊,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大師兄,哦,曾經的大師兄。”王猛搭著周謙的肩膀,“周師兄,你也真的是,和趙師兄這么多年朋友,難得有機會,應該跟著趙師兄去道光堂啊,聽說那里好啊,月亮都比我們這兒的圓,是不是啊,趙師兄?”
  “咳咳,王猛,這么久不見,你嘴皮子還是那么利索。”趙廣也有點難堪,怎么說自己的行為也不是那么好看。
  “哪里,哪里,趙師兄,你看我能不能去道光堂?”王猛指了指自己露出一臉的渴望。
  “我還有事兒,各位以后再聚。”趙廣瞪了一眼王猛,脫身離開。
  他來這里是來找趙雅的,當然也有私心,準備再跟胡靜談談,去了道光堂之后,他越來越發現很難遇到有胡靜這個水準的,而且道光堂競爭力極大,就算以他的實力背景爭奪起來也難,僧多肉少,更惦記著胡靜,哪兒想到胡靜還沒見到,就碰上這么一檔子事兒。
  每次看到王猛,都會讓他不痛快,以后有機會,他絕不介意教育教育對方怎么做人!
  “周師兄,與其這樣窩窩囊囊地活著,何不搏一把,生死由命富貴在天,有些事情不是躲就能躲過去的。”
  王猛說道。
  周謙嘆了口氣,心中嘀咕,話是這么說,別看你現在笑得歡,但底子薄啊,而且以他對趙廣的熟悉,恐怕這王猛已經上了他的黑名單,有的時候太囂張是會引來災禍的。
  周謙沒有好為人師的毛病,苦笑道,
  “事情都成這樣了,我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了,不過話還是說前頭,我只能盡力而為,你們別對我期待過高。”
  說完周謙就走了。
  王猛購齊了東西,又跟胡靜和張小江聚了聚,直到傍晚才回到自己的茅屋,……
  王猛揉了揉眼睛,幻覺?
  沒喝醉啊,為什么會有兩個茅屋呢?
  吱嘎一聲,那個較大的茅屋門開了,竟然是周楓。
  周長老倒是很客套,“小友,好久不見,我來跟你作伴了!”
  王猛差點摔倒,臉上掛了三條黑線,奶奶個腿兒啊,這才見沒多久吧,人家畢竟是長老,好歹要給幾分面子。
  “咳咳,周長老,您這是……”
  “哈哈,我覺得總堂的氛圍太苦悶,不利于修行,跟小友可是一見如故,所以我搬家了,以后有什么事兒也可以多交流交流!”
  周楓笑得很燦爛。
  王猛卻有種想揍扁他的沖動,“咳咳,周長老,這里條件艱苦,而且各方面都不方便,我覺得您還是回總堂的好,您可是圣堂的棟梁啊!”
  周楓卻很認真地擺擺手,“小友別客氣了,叫我老周就行了,什么棟梁假梁的,上次跟小友一番交流我可是頗有收獲。”
  王猛那是一個汗,這家伙還真不是一般的自來熟,可問題是人家是總堂的長老,他還真沒法趕啊,就這破茅屋都是雷光堂的。
  王猛干笑幾聲,“周長老太客氣了,那都是我信口胡柴的。”
  “隨便一說就有這境界,佩服佩服!”周楓搖頭晃腦竟然還當真了,說得王猛都蔫了。
  回到自己的茅屋,王猛清理了一下思路,這家伙是不是腦子有毛病,自己就是想撈幾塊靈石,竟然來自己這里蹲點了。
  夜晚之中,神格的境漸漸擴張,另外一邊的景象清晰可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