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489 這是一個叫做王猛的時代爆

場面相當的熱鬧,都是小圣堂的內部成員和一些何醉的朋友,并不一定在關鍵時候靠譜,但小圣堂發展到現在也需要跟其他門派加深了解,這也是圣堂的發展之道,何醉在這方面還是相當老道的,畢竟他在修真學院也有很長時間了。
  王猛自然是陪著凌菲和姬如山,雖然是閑聊,姬如山已經一直在試探著王猛了。
  “王猛,現在外界對你的實力可是眾說紛紜,有人說你已經有大圓滿的實力了,也有人說,你只不過是仗著龍珠的實力,連的你圣像也是沾了龍珠的光。”
  姬如山說道。
  凌菲微微一笑,“王猛是先有圣像后有龍珠吧,不過你隱藏的也夠深的,我還以為你進入小圓滿一無所獲呢。”
  王猛無所謂的聳聳肩,“隨意了,嘴長在他們身上想怎么說怎么說了。”
  凌菲知道姬如山是非常好奇的,擁有命器的人哪怕實力再強似乎也沒有圣像有面子,這也是姬如山等人的郁悶之處,但實力上真不見得差多少。
  醉仙樓很熱鬧,但王猛卻沒有參與其中,他一進去必然搶了其他人的風頭,而現在修真學院方面需要何醉等人獨當一面了。
  真正了解了姬如山就知道他的話并不少,“現在盯上你的人可不再少數,季萬里你應該知道,他總是自詡圈內第一人,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找上你。”
  “季萬里?若論強大怎么也是林靖皓和鄒闖吧?”
  “呵呵,林靖皓是個怪人,本來以無幻魔宗和他的實力必然可以成為年輕一代的領袖,但說實在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身為第一魔修的傳人,滿腦子都是找機會叛逃到圣修,大概無幻魔主也非常頭痛,鄒闖你應該更熟悉了,性格孤僻,只對修行的事兒感興趣。”
  姬如山說道。
  不得不說,在整個星盟年輕一代中,擁有相當分量的背景和實力,還要有那個范兒的就是季萬里。
  金翅大鵬,從根源上說,也是頂級大妖級別,傲然萬里,直沖九霄。
  “其實星盟一直在年輕一代上下功夫,老一輩的都已經定型,做到目前這個地步已經是極限了,季萬里比較符合星盟的要求,不像林靖皓的特異獨行和鄒闖孤僻,各方面都挑不出缺點,但現在你出現了,星盟最近對圣堂的力度可見一斑,他不找你就不對了。”
  王猛聳聳肩,“彼岸之戰說遠也不遠,他若有興趣提前玩玩,我自當奉陪。”
  凌菲搖搖頭,“季萬里輕易不會出手,等到他出手必然有完全的把握,你千萬不要小看他,在我們這幾個人里面,季萬里很可能是最強的,萬靈教掌握著很多通靈的秘術,也是各大門派中跟靈獸最親近的,和季萬里的圣像非常的契合,在眾人之中,季萬里是最有可能完成圣像契合的。”
  圣像是一種借用的力量,若是利用圣像轉化身體,那是才最強的狀態,而這也是每個圣體所追求的。
  也就是明人達到的境界,只不過明人是天然的圣光魔坍體,連過程都省了。
  圣像和命器的差別并沒有那么大,但一旦圣像與本體契合,那就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姬如山也露出一絲羨慕,但這種事兒真正強求不來。
  “姬兄,此次圣堂弟子中有一人也是體修,有空可要多指點指點。”
  人無萬能,王猛還真沒法挨個指點,特別是有些技法中比較深邃的覺悟。
  “哦?”
  姬如山可真沒什么興趣,何醉走了進來,表情有點古怪。
  “花劍雨來了。”
  花劍雨跟圣堂絕對是有過節的,但你來我往,到目前這個程度,大家目前也只是相安無事,這是圣堂的聚會,花劍雨這不速之客恐怕是來者不善了。
  花劍雨倒是笑容滿面,“恭喜王兄了。”
  可是在笑容中卻看不出半分的恭喜之意。
  圣堂的壯大絕對是花劍雨不想看到的,剛以往圣堂陷入絕境的時候,誰想到會來個咸魚大翻身,而且有點猛,已經到了讓他沒辦法的地步。
  “呵呵,花兄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干。”
  王猛也沒有客氣。
  花劍雨臉色微微一變,他還沒習慣這身份轉變,王猛這種程度現在也敢在他面前囂張了,不久之前還是靠一個女人庇佑才能活下來的家伙。
  其實他也很后悔,想來不光是他,應該有很多人都在想,他們都有機會干掉王猛的,但卻一步步讓王猛走到了今天。
  “我是受人之托,萬里太子過幾天有個問仙會要揩,邀請你參加。”
  花劍雨說道。
  對于這個問仙會,王猛也是有所耳聞,那是季萬里建立的一個組織,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切磋法術,當然總歸少不了其他的好處,據說不少修士都以進入里面為榮。
  這個問仙會是有季萬里和朧月共同發起,相當的有影響力,是年輕一代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組織,唯一能和季萬里對抗的林靖皓鄒闖顯然都沒興趣做這種事兒,而鬼太子吳罔,……除非是特殊癖好,還真沒什么人喜歡加入他的鬼畜盟。
  凌菲性子單薄,據說跟凈土有點關系,也少有聯系,各種情況都鑄就了問仙會一家獨大的局面。
  花劍雨見王猛猶豫,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王猛,問仙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只有門派排名前三十的精英弟子才可以加入,當然加入問仙會好處多多,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王猛忽然一拍額頭,“真是不好意思,圣堂還沒達標準,我這人最不喜歡破壞規矩了。”
  一旁的何醉差點沒笑翻了,若說王猛不喜歡破壞規矩,這世界上全是循規蹈矩的了。
  花劍雨臉色一沉,“你是不給面子了?”
  王猛淡淡看了一眼花劍雨,“什么面子,我跟你很熟嗎。”
  花劍雨看了看凌菲和姬如山,“凌菲,如山,我們認識也多年了,難不成你們也要跟著這小子胡混,萬里太子可是一直觀察著。”
  凌菲面色不變,根本不在意,姬如山則是皺皺眉頭,“劍雨,你好歹也是云龍教的大弟子,什么時候成了季萬里的跟班。”
  花劍雨臉色更難看了,“好,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咱們走著瞧!”
  花劍雨氣憤離開,但一出門,臉上就恢復了平靜,若王猛真要去了才成問題。
  雖然現在星盟把王猛當典型,但跟季萬里比起來,完全是頭重腳輕根底淺,不知天高地厚。
  這個矛盾已經埋下,就看季萬里怎么辦了。
  “王猛,其實你可以緩和一下。”
  “呵呵,花劍雨就是來找茬的,就算我有心他也無意,何況我和季萬里不是一路人,我一路走來,本就不靠這個!”
  王猛微微一笑。
  凌菲和姬如山動容,這笑容之中蘊藏著多大的自信。
  忽然想到王猛跟他們不一樣,想想他的經歷,那是何等的波瀾壯闊走到今天,而他們是出身名門大派,什么都是安排好的,完全是兩個概念。
  少了這一份經歷,底蘊差多少,還真不知道。
  “你說的那個體修是誰,讓我見見。”
  王猛把索明叫了來,“索明,姬兄可是星光體修第一人,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請教。”
  索明望著姬如山,姬如山也打量著索明,你真是無法想象,那樣一個小門派隨便拉出一個弟子竟然都有這種氣勢。
  “呵呵,你既然把拉出來,當有不凡之處。”姬如山說道,王猛先開口了,就不能不讓他問了。
  王猛也沒有瞞兩人,像索明這種命器的能力確實隱藏不了,而且王猛從不覺得匿藏就能成大器,只有經過千錘百煉,把缺點暴露給敵人,才能解決!
  “命器,雙錘,禁絕法術。”
  王猛一開口,凌菲和姬如山面面相覷,有沒有這么狠???
  出了四個圣像給其他人的壓力就很巨大了,誰想都竟然還有這么狠的命器。
  禁絕法術,這豈不是讓劍修丹修什么的絕望嗎?
  “索明。”
  “是。”
  索明拿出了絕命禁法錘,雙錘上閃耀的紅光以及錘面上那不知名的紋路,一下子就吸引了凌菲和姬如山。
  “這雙錘上帶了上古禁法陣,只要被擊中,法術就會被壓制。”凌菲的眼力相當了得,王真人看不懂的東西,凌菲卻一眼認出,花仙劍也是擁有悠久歷史的門派,培養出來的弟子底蘊不凡。
  姬如山則眼冒金光,“不然,只要修為到了一定程度,雙錘震擊就能激發禁法大陣,若是進入大圓滿……”
  可以想象,索明雙錘震擊之下,觸發命器上的禁法大陣,除了體修,完全就成了葫蘆,隨便采摘了。
  除非,實力足夠強橫的可以對抗禁法大陣,這種人就很罕見了。
  索明撓撓頭,“我怎么沒想到。”
  姬如山隨便一句話,就讓索明恍然大悟,他最近一直在琢磨的就是如何擊中對手,但實際上,若是對方有準備,這不件容易的事兒,除了命器的能力,在其他方面,索明并不占優。
  這也是他們來修真學院的原因,還需要進一步錘煉。
  包括胡靜等人,圣像是有了,但真實的戰斗力有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