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第5章高人都這樣

(推薦票,新書開鑿,童鞋們別客氣哦)
  清晨對于王猛來說總是充滿了斗志,新的一天開始了,接下來的一個月將是決定勝負的一個月!
  幾乎是從床上彈起來的王猛,以飛快的速度洗刷完畢。
  第一次沖擊圣堂雷光分堂的測試以失敗而告終,但是這絲毫沒有挫傷王猛的斗志。
  圣堂,是每個修行者的圣地,毫無疑問,在圣堂學習修行,是其他任何地方都無法比的,雷光城地區屬于靈氣無比旺盛的地方,所以這里非常幸運的有圣堂分堂,每年招生的時候也必然是人山人海,初選中,王猛意料之內的敗北。
  修行的先決條件是擁有命痕,命痕是一個修行者的根,元氣的滋養之下,一部分人會自然產生的天賜能力,擁有命痕是吸收使用元力的基礎,無論是戰斗,還是制作道具,又或是陣法,都以命痕為刻,元力為輸出,當然還要配合上正確的方法。
  雷光城元氣不錯,土生土長的王猛現在處于命痕級二層,也就是說擁有兩道命痕,命痕越多,儲存元力越多,使用方式也就越多樣,自然也就更強。
  在沒有功法的情況下,十六歲擁有天然命痕二層,也說得過去,如果去加一個小門小派會很不錯,但要進圣堂就有很高難度了,奈何王猛一門心思想進圣堂。
  到了初試的時候才發現天才滿地滾,而王猛要進入的劍宗,又是最熱門的,要么是天然命痕五層以上,要么就是有特殊天賦或者相當的門派關系,初選的時候,最小的有十歲就加入劍宗的,某修行世家的傳人,天然命痕六層,信心差點的當真能被打擊得一蹶不振。
  這種情況被刷下來也是正常,好在王猛很執著,有一顆大心臟,見識了各色各樣的年輕人之后,反而更堅定了他進入圣堂的信心,要做就做到最好,如果不能進入圣堂,他的人生基本上就要進入碌碌無為混吃等死的日子。
  他是誰?
  王猛!猛男!一個注定要揚名立萬,要把名字刻在圣堂功勛堂中的大人物!
  現實的情況是負責選拔的長老會給這些淘汰者中有點特點的人多一次的機會,一個入門功法,修行時間為一個月,一個月之后根據效果從中選拔優秀者,這是最后一次機會,如果這次不成,只能三年之后再參加選拔,那個時候王猛就是十九歲了,姥姥不親舅舅不愛,那個時候要叫一群十多歲小孩子師兄師姐,王猛渾身發毛。
  毫無疑問,王猛決定背水一戰。
  王猛慎重地拿出一個鏡子一樣的東西,護心鏡,只要擁有命痕就可以使用的低級道具,有一定防御力,不過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貨。
  王猛認真地望著這鏡子,這是他花了五十個大洋從地攤上淘來的寶貝,功能只有一個,相當相當的神奇。
  “鏡子,鏡子,這個世界上最有天賦的修行者是誰?”王猛嚴肅地問道。
  護心鏡泛起一層毫光,一個清脆動聽的聲音響起:“王猛,毫無疑問,是王猛!”
  王猛同學裂開大嘴,重復道:“王猛,毫無疑問是王猛!”
  這就是王猛掏光了自己所有私房錢加上外債十塊買來的寶貝。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開始沖刺!
  王猛的家住在雷光城外,父母都是農民,誠懇勤勞地過著每一天,對于兒子竟然擁有修行者的命痕也很高興,但并沒有十分的興奮,父母只想王猛健健康康開開心心地活著,做自己想做的事兒,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擁有得多,并不一定幸福,但他們支持王猛。
  王猛的性格跟父母很不同,內心像是有一團火,從小就不安分,打架斗毆是家常便飯,人生不在長短,但一定要轟轟烈烈,進入圣堂,找到更大的舞臺就是他的幸福。
  背著特訓工具的王猛來到了離家不遠的后山開始了“閉關”,這里有他專屬的修行洞府……其實就是個坑洞,啥都沒有,這是發現自己產生命痕之后,王猛自己找的,修行嘛,總要有個像模像樣的地盤。
  用王猛的話來說,修行靠的是靈性,是感覺。
  培元功,顧名思義,固本培元,是低級修行者的入門功法,修行固然可以得到超越凡人的力量,同樣也非常危險。
  修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提高命痕的層次,熟練命痕的使用方法,也就是命痕越多越好,尤其是十層以后,每多一層,命痕的組合也就幾何數的增長,可以使用的力量也就更復雜更強大。
  但是修煉方法不當,隨意組合也容易走火入魔,結果也是相當凄慘,輕則成為廢人,重則送命。
  當然王猛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只有兩道命痕,想組合也組合不出來,五層以下的修行方式非常枯燥,乏味,所謂培元功,就是反復使用命痕使用元力做最簡單的攻擊,也是打基礎。
  但是對于王猛來說,這無疑是一本秘籍,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元力的正確使用方法。
  沒有想象中那么復雜,王猛幾乎一看就會,其實就告訴修行者,如何使用元力罷了,命痕兩層,也就是能增強力氣。
  反復看了五遍,又思索了一會兒,王猛就開始了執著的訓練,既然要做,那就認真的做。
  王猛同學的方法很簡單很直接,甚至有點粗暴,就是對著石壁打拳,每一拳用上元力,一拳接一拳轟著,直到元力耗盡,根據培元功的說法,不斷的消耗產生,再消耗再產生的過程,可以鞏固命痕,同時也又可能誕生新的命痕。
  如果有三條命痕,就可以形成最簡單的法術,一想到這里王猛渾身都發熱了,拳頭也不覺得疼了。
  雷光城郊區的某處,每天都會響起咚咚的悶響,只是在這樣人跡罕至的地方,誰會在意呢?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某些人來說絕對夠枯燥,也夠煎熬。
  張小江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哥們兒王猛。
  小胖子張了張嘴,“靠,猛哥你都快成野人了,這發型真霸氣,怎么樣,怎么樣,有沒有進步?”
  王猛讓他在這個時候叫他出關,為了心無旁騖,王猛除了食物什么都不帶。
  王猛摸了摸凌亂的頭發,無奈地搖搖頭,“還是二層,張小胖,是不是我天賦真的不行?”
  到了最后幾天,王猛自己也有點焦躁,但是他還是強壓著忐忑,堅持不懈地訓練,想要成功就一定要有自信。
  張小江看著布滿血跡坑坑洼洼的墻壁,再看王猛的手,胖子的肉也忍不住抖了一下,“沒必要這么摧殘自己啊,一世人兩兄弟,哥們兒罩你,誰敢欺負你,我射掉他的小**!”
  砰~~
  張小胖的腦門上挨了一擊響亮的板栗,“滾,靠你小子我還混個毛,走吧,不管怎么樣,老子出關了,就算今年進不了圣堂,三年后老子再來,年紀大點的天才也是天才!”
  張小胖立刻豎起大拇指,“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