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503 銷聲匿跡求雙倍

通仙商會繼續盡情的做著各方面的情報,一邊宣傳自己,一邊引起修士們的興趣,不光是星光城,其他城市的修士也聽到了圣堂。www.
  因為到目前為止,參加彼岸之戰的門派,在經過三輪的淘汰之后還保持著全員留在彼岸之戰的只有兩個門派。
  一個是無幻魔宗,另一個就是圣堂。
  其他城的關注度還沒那么高,但在星光城,尤其是星光學院的修士們已經徹底被驚呆了。
  三年,是圣堂陣營低調的三年,以往有些傳說也漸漸淡化下去了,何況那時的一些說法也不算太傳奇,盡管流傳著一種說法,有個叫王猛的人很牛逼,大家都沒什么印象。
  王猛歸來也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但三輪之后,所有人都重新認識了圣堂。
  據說王猛也擁有涉及龍圣像,不管王猛現在是個什么情況,光憑借胡靜四人的圣像,以及索明的霸氣禁法錘就足以讓圣堂威震星光城。
  可以說圣堂的威名是跟紫龍、力山他們一樣的,異軍突起,意料之外的一個變數。
  花仙教這次參加的弟子有五名,晉級的只有三名,作為星光城排名最靠前的門派,就知道競爭有多強悍了。
  到了正賽,圣堂弟子已經快要沸騰了,由于圣堂眾的強勢表現,四方小千界又有大批的修士涌入星光城,當然里面少不了圣堂弟子。
  趙星輪這么安排也有道理,一起跟著圣堂前進,也有助于鞏固四方小千界。
  以安道為首的圣堂弟子們可是瘋狂的慶祝著,其實在圣堂,不是雷光堂弟子挺悲催的,因為站在王猛的對立面上,總是那個被摧殘的貨。但現在不同了,站在星盟的面上,圣堂,甚至四方小千界都是一體的。
  圣堂陣營也多了不少朋友,安道作為當年親身經歷過雷光神話的一員,少不得要跟大家繪聲繪色的說一下,若是沒有前面的精彩表現,小千界的表現根本不算什么。
  現在。在這個小千世界最強的舞臺上。高手如林的地方,王猛還能創造神話嗎?
  他的目標是什么?
  他想做什么?
  在小圣堂之內,王猛等人顯得比較平靜,前面的戰斗算是熱身了,一輪戰斗結束之后,按照慣例。大家都要互相找出一些問題,集思廣益,改進功法。當然有的時候也沒那么多毛病要挑,但已經習慣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胡靜在制定規矩和執行規矩上向來一絲不茍。
  這點王真人都要退讓三分。
  正賽開始了,更多的參戰修士變成了觀眾,還不至于輸了就回去,這樣的戰斗本身就不可能按照想象的來。
  而現在到了見真章的時候了。
  第一個上場的又是張小江,他的對手是來自九靈派的高手展明。同樣也是弓修。
  展明一路上來也是高歌猛進,他也擁有命器穿云弓,跟張小江一樣,這是一場弓修與弓修之間的對決。
  張小江小圓滿二層入門,展明小圓滿二層,兩人元力差別不大,命器都是同一類型,當是一場真正考驗功底的戰斗。
  張小江的弓在于爆裂,也就是無差別亂轟,重在壓制,展明的穿云弓到目前卻都是非常冷靜的一箭致命,走的是傳統弓修的獵殺路線。
  在星盟弓修排名上,展明的潛力排名可是前十的,……張真人屬于無名路人甲。
  弓修對弓修,隨便亂出手等于找死,張小胖也一番常態沒有上來就爆射,反而是冷靜的望著對手,展明也同樣知道張小江不但有一手爆射,他的土遁術才是最讓人頭痛的。
  兩個弓修都是一動不動,終于還是張小胖先出手了,他本就是喜歡先壓制的類型,跟展明比耐性還差了很多,當張小江一動,展明知道,他已經贏了一半了。
  命器,尤其修成跟自己修行相匹配的命器無疑是一種幸福,能把自己的戰斗力發揮到最大,張小江的爆裂弓一出,箭光四射,元力幻化成最強的殺傷,最厲害的地方就在于無法閃避,因為這箭是可以爆的。
  展明的雙眸一動不動,轟……
  爆裂箭炸開,漫天元力勁氣,只是張小江幾乎同時閃避,一道冷箭轟在了張小江原來停留的地方,消失不見。
  張真人的爆裂箭失手了,幾乎頭也不回的,爆裂弓火力全開,用張小胖的話,管你在哪兒射爆再說!
  無差別全覆蓋攻擊。
  轟轟轟轟……所有人就看著張小江騰空,對著斗法臺一陣狂暴的亂轟。
  場面無比的夸張,周圍的修士則是一片啞然,正賽開始了,很多人都沖著圣堂的名頭來了,他們倒要看看圣堂能走多遠,隱隱的圣堂已經成了僅次于紫龍、力王的熱門,還在凌菲之上。
  整個斗法臺都爆裂了,修士們不由的想象若他們站在對立面,恐怕早就成渣了,這根本是不講道理的亂轟,而且還有如此的威力。
  小圓滿二層的弓修在攻擊力上要高于同級別,加上張小江的土遁術,當真是最難纏的對手。
  爆裂完畢,張小胖的表情也很舒服,就跟以前打架一樣,張真人向來喜歡攻擊,當然打不過就一路狂跑。
  看來還是無法阻擋圣堂的高歌猛進啊。
  圣堂眾只是靜靜懸浮著,望著場上的情況,卻沒人歡呼。
  元力散盡,一個身影走了出來,出現的是展明英挺的身姿,展明輕輕掃了掃有點褶皺的衣角,望著張小江。
  “不錯的天賦,可惜你真浪費了這么好的命器。”
  展明有著足夠的驕傲,九靈派的弓修是一絕,作為一名弓修,必須是要最深刻的苦練,一箭又一箭的苦練,像這種追求大范圍攻擊的法術,在弓修中不乏少數,但那算什么?
  花拳繡腿而已。
  張小胖才不理會對方的裝逼,蹭蹭蹭……又是十二箭射出。
  而這次展明動了,穿云弓入手,那是一把很簡潔不帶任何裝飾的弓,難以想象向來華麗的命器竟然會有這么樸素的造型。
  嗡……
  弓弦震動,瞬間十二箭射出,半空中響起十二聲爆響,精準阻擊。
  后發先至!
  在場的弓修可是很清楚,這難度有多高,可是展明竟然做的無比輕松。
  大家這才發覺,其實無論從門派出手還是從底蘊,展明都要高出對方太多。
  在彼岸之戰的戰場上,可能會有華麗的勝利,但華麗并不代表強大。
  真正的強,反而應該是返璞歸真,就像展明這樣,沉穩、冷靜,充滿了信心,可以讓對手先肆意的發揮,從中發現破綻,同時掌握真正戰斗的意義。
  那就是學習洞察,進化!
  張小胖似乎被對方這一手刺激了,又是一連串的爆射,但是結果依然一樣,展明也動了。
  這次張小江的箭可是加了虛實結合的技法,但問題是依然無一漏網。
  一些虛的光箭洞穿了展明,展明連閃避的意思都沒有,這是完全的洞察。
  這源自于強大實力的信心。
  而張小江也從空中落了下來,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是遇到對手,隨時做好了逃竄的準備。
  土遁術總要接觸地面才好用。
  氣氛變得凝重起來,圣堂弟子完全就是一片揪緊,正賽才是真正考驗的時候,只是沒想到一上來就遇到這么強的對手。
  完全被看穿了,這是最痛苦的事兒,這戰斗都不知道該怎么進行了。
  展明一步一步朝著張小江走了過去,甚至放下了穿云弓,……這是做什么?
  張小江不會放棄這個攻擊的機會,爆裂箭出手,嗡嗡嗡……
  一道道光影轟向展明,展明的身體輕微的晃動,爆裂箭一個一個落空,最可怕的是,他在改變行進的速度,完全判斷出了爆裂箭的爆裂時機。
  不能在最恰當的時候爆裂,爆裂箭就完全沒了價值。
  不但是判斷,身法,看看展明那如夢如幻的身法,這是怎么判斷出來的。
  這根本不是炫耀,在九靈派,從小的時候,展明就要面對最殘酷的修煉方式,開始是一個人射他,后來是兩個,后來是十個,開始是用沒有箭頭的木頭箭,到最后用真的,一步步到今天,渾身的傷痛,一次又一次的跌倒。
  攻擊?
  在他面前就如同嬰兒一樣可愛,只有這樣才能訓練出最強大的弓修。
  這種前進方式無疑是最恐怖的壓迫,距離越近就越危險,可是展明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任何一個弓修都接近可能拉開距離,但是什么出現過這樣的弓修。
  張小江完了。
  這是所有人的念頭,一點炫耀是沒有用的,星盟的排名不是隨便搞的,何況潛力前十不過是三年前的說法,這三年誰知道展明已經到了什么地步。
  現在壓力已經轉向了張小江,他的爆裂箭被看穿了。
  當兩人之間只剩下十米的時候,展明的穿云弓動了,一箭射出。
  張小江幾乎是瞬間消失,土遁術!
  就算看穿又如何,破不了土遁術一切都是白搭。
  但是望著張小江消失的身影,展明嘴角卻泛起一絲笑容。
  只能說,四方小千界太小,太小了,土遁術算是無敵嗎?
  地下傳來一聲悶哼,修士們這才發現,穿云箭是消失的。地面上只有一個洞。
  血,從洞口涌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