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511 圣堂榮耀

嚴篙是**裸的追求結果‘殺了王猛是第一目的,根本就沒打算讓王猛施展出力量。
  梟的魂魄轟向王猛,凄厲的嘯聲讓周圍的修士全部握住了耳朵,感覺心臟要蹦出來似得。
  連小圓滿的級別都是一樣,這還是有陣法的保護,在斗法臺上的王猛首當其沖將要承受多么恐怖的沖擊。
  梟音奪命!
  除了使用者,都要完蛋,就算對上大圓滿也要失神。
  而此時嚴嵩的劍已經朝著王猛刺了下去,掌門說了,王猛絕對擋不住,這一劍就了解了他!
  但是這必殺一劍,卻被停住了。
  王猛的手指擋住了劍尖,而梟音仍在咆哮,王猛緩緩望向梟的靈魂,梟音夏然而止,瞬間爆裂。
  還沒當王猛出手,嚴嵩就瞬間后退,背后已經濕透了。
  這……是怎么回事???
  沒人看到王猛是怎么出手的,或者說王猛根本就沒出手。
  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王猛走到這里不是僥幸,更不是運氣。
  是一直沒有碰到可以讓他認真的對手。
  嚴嵩也是臉色閃爍,用還是不用?
  可是連自己的劍都被破了!
  瞬間在嚴嵩的身邊出現了四個巨型的傀儡,四個傻儡瞬間把王猛圍在〖中〗央,同時腳下出現了原型的陣法,四個原型陣法又組成一個鎖靈大陣把王猛圍困在〖中〗央。
  “殺了他!”
  嚴嵩咬著牙說道,四個傀儡立刻轟隆隆的朝著王猛牙了過去。
  這是他的本命侈儡啊!
  每一個都相當于小圓滿一層的體修,在配上組合陣法,威力無窮,只要給他爭取一個機會,讓他一劍了結了王猛!
  王猛看都沒看,右腳在地上輕輕一跺。
  轟……
  四道震蕩波炸了出去,瞬間抵達四個傻儡,轟隆隆隆……
  四個傻儡直接被震的七零八碎。
  全場一片死寂,目瞪口呆的望著王猛,而玲瓏等人則是面無表情,對一般聳士這是震撼,但對他們來說,沒什么技術含量。
  他們就在等待傻儡教的上古傀儡,而不是看嚴嵩這個蠢貨在這兒浪費時間。
  嚴嵩哴哴蹌蹌的后退,一臉的難以置信。
  似乎怕嚇到對方了“這么多朋友來,就等你的上古傀儡了,還等什么。”
  嚴嵩聞言臉色更蒼白了,他不是不想用,而是,代倫太高了。
  本來以為要殺王猛沒那么困難,那傀儡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用的,可現在……
  一咬牙,陣法出現,一個很龐大的陣法,密咒旋轉,嚴嵩渾身瞬間變得通紅,像是被煮熟的螃蟹一樣,生命力不斷的滲透進陣法中。
  山霖皺皺眉頭“……這是獻祭啊!
  什么傀儡竟然使用一次都要獻祭?
  禁忌傀儡!
  只有傳說中的禁忌傻儡才需要用生命去祭祀!
  禁忌傻儡威力無窮又傷天道,已經被禁絕很久了,侈儡教是星盟傻儡術第一大家,雖然不制造,但人家發現了要使用卻沒咒念。
  一尊魔像緩緩的從陣法中出現,原來光禿禿的頭上開始出現哀嚎的人臉,嚎叫聲非常的凄厲,嚴嵩的臉色更難看了,他剛剛本命傻儡被毀受了上,魔像索取的更多了。
  連忙灌下丹藥,生命力在此注入,嚴嵩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
  但是他不怕,只要干掉王猛,教主會賜予他生命力!
  魔像一點都不大,跟一般的人類修士差不多的樣子,渾身漆黑,開始就跟個柱子一樣,而灌注了生命力之后,卻出現了人臉和手腳。
  “王猛,這是上古魔道像,乃是用煉獄之金鍛造,不吃任何法術,就算大圓滿也拿他沒辦法,你死定了!”
  望著自己蒼老的皮膚,嚴嵩歇斯底里的咆粵道。
  只有他在咆哮,眾人的注意力都在魔像身上。
  作為魔修第一大宗,無幻魔宗的少主,林靖皓禁不住點點頭,閃著他的好人扇“大手筆啊,這玩意聽難纏的。”
  終于魔道像動了,似乎對于復活很感興趣,上躥下跳,但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速度……
  完全是夢寐一般。
  全是殘影!
  若真的不吃法術“……身為劍修的王猛,怎么辦?
  “這嚴嵩也是個蠢貨,一劍弄死他不就結束了!”
  “呵呵,王猛不會這么干,否則這么多人來一趟豈不是太沒意思了。”
  “這魔像確實是上古寶物,嚴嵩的精血不夠,卻也讓他有小圓滿四層的力量,在法術無效的情況下,恐怕只有龍族才好對付。”
  “這玩意在上古就是用來克制龍族的。”
  “傀儡教是下血本了。”
  宋一凡有點擔心,畢竟嚴嵩的樣子太嚇人了,身為九靈派的傳人,她大概是除了嚴嵩和岳珊之外最清楚這東西威力的,王猛要是大意可相當的有危險。
  可是看到了宋一凡的擔心,胡靜心中一嘆,王猛還真不省心啊。
  “一凡妹妹放心吧,就算來個十幾二十個也不傷不到他的。”
  胡靜說道。
  宋一凡張了張嘴,……她真不信,因為她在這魔像身上感受到了窒息的力量。
  瞬間魔像出手了,完全消失在空氣中。
  像是憑空沒了一樣,半響都沒出現,嚴嵩嘴角泛著獰笑,這魔像擁有著恐怖的能力,就算大圓滿也要甘拜下風!
  這一動明人等人也都動容了!
  這是禁忌之法則魔像!
  上古修士的魔像之巔!
  禁忌之法則魔偶。
  可是在最驚詫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嚴嵩,一臉的難以置信,突然身體巨震,本來已經停止的衰老在此加速起來,嚴嵩顫抖著把一瓶丹藥都倒進了。中,可是依然無法阻止。
  噗咚,嚴嵩的趴在了地上,瞬間的衰老“宗主……槍……我!”
  如果只是禁忌魔偶,犧牲一點就可以激發,嚴嵩也是豁出去了,富貴險中求,但若知道是禁忌之法則魔偶,他怎么都不會碰,那就是送死用一個完整的修士靈魂才能祭祀出來的魔偶極致。
  而且只能完成一個任務,代價相當的昂貴,張莽把他派來只是為了讓他殺掉王猛。
  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他活著回去。
  嚴嵩才四十多歲,有著大好的未來和前途,大圓滿都不是沒可能,那不甘漸漸消失在蒼老之中。
  斗法場傳來一種奇怪的聲音,有點磨牙聲,但更像骨頭交錯的聲音。
  但是依然找不到魔偶的蹤跡。
  隱身了?
  怎么會一點氣息都沒有呢?
  聲音也是像是從幽冥中傳來,天色暗了下來,更增添了一股陰暗之氣,在場都是修士,顯然不怕什么鬼怪,只是氣氛確實太詭異了,一旁的嚴嵩的實力可不弱,現在已經被陣法化成了一堆枯骨。
  在目前的星盟之中,這么恐怖的犧牲之術已經很罕見了。
  眾人可不覺得這是嚴嵩的本意,似乎是被魔偶反噬了。
  山霖臉色很沉,他也猜到了可能性,若真的是禁忌之法則魔偶,那可就是大事件了。
  施術者被反噬,這魔偶很可能失控,任由吞噬元力和精血的本能肆虐,這種魔偶之所以被毀滅,一方面是因為威力太強,另一方面也是一旦失控是會引起來災難。
  大多數修士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覺得詭異,但一些有見識的已經嗅到了不對勁的味道。
  那陰測測的聲音籠罩了斗法臺,不知什么時候,天空也徹底暗了下來,透著一種血紅的顏色。
  空間似乎有著不太正常的波動,但王猛依然沒有變化。
  圣堂眾的表情完全凝重了,胡靜等人的水準是能感受到這魔偶的力量的。
  它不是隱身,一般的隱藏法術沒用的,能消失的這樣徹底,只有一種方法。
  那就是空間控制!
  匿藏空間,除非你是龍族的強悍身體,就算是龍族也要有龍皇血脈這樣霸道的身體才能抵擋空間帶來的損害,對人類修士是完全不適應的,但是人類修士的厲害之處就是研究,這種魔偶就是模仿龍族煉制,核心也是龍骨。
  這樣厲害的魔偶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師尊,師弟的這招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應該用在明人或者林靖皓身上,我們這么多年也只修復了這么一尊。”
  “既然你師弟選擇了王猛,自有他的道理!”
  說話的中年人,隨隨便便一擺手,便有天地的威勢,
  區區的傀儡教,還沒那個本事修復禁忌之法則魔偶。
  可憐的張莽完全是背了黑鍋,因為他是要對付圣堂,卻也不會浪費這么寶貝的東西,他還真沒那么大手筆,何況嚴嵩是傀儡教的杰出弟子,這種自損的時候,身為一城城主的張莽可沒那么愚蠢。
  在眾多修士之中,正有一雙眼睛盯著這一切,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禁忌魔偶顯然正在復蘇,一旦等它徹底吸收了祭祀的力量,就是大開殺戒的時候,修士們可以聽到魔偶的咯吱聲中多了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與人類修士的焦慮不同,龍族和妖族只是表情凝重,卻也沒有太多的表示。
  這種東西是難對付,卻也不至于嚇退他們。
  這個時候斗法臺上的王猛笑了,右腳一步踏出。
  波……
  一個輕微的波動聲,但是瞬間,玲瓏、蒙主、刑主、林靖皓臉色都是一變,這才是真正的變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