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16 禁忌魔偶

一個強大的大圓滿的魔修,而且修的是****,一度掌控了局面,朧月差點被控制住,但陽春白雪圣像一出現,邪法避退。
  最徹底的凈化就是化為虛無,連同**和靈魂一起消滅。
  這是朧月第一次展現陽春白雪圣像的霸道威力,當真是出手驚天下。
  誰能想到看起來最溫和的朧月公主竟然擁有如此霸道的圣像。
  彼岸之戰剛開始,涌現了不少曾經籍籍無名的高手,有些甚至名頭比原有的還要大,招式華麗,能力奇特,一些傳統的強者反而被掩蓋了,但隨著彼岸之戰的進展,像朧月等人才逐漸施展威力!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同時大家對于星盟的標準也越來越認可了,單反是星盟榜單上的人物確實沒有很強悍。
  星盟標準每一個都很有深意,除了綜合實力強大的,像木恩這樣的劍意高手也不會被忽略了。
  凡是被星盟認可的,你絕對可以在他身上找到最名副其實的力量。
  星光城這邊,周謙成了第一個圣堂眾第一個上場的。
  專門沖著圣堂眾而來的修士已經相當眾多,除了四方小千界的,多少跟圣堂沾點邊或者有交情也都來了。
  第二輪,可謂是煎熬的一輪,人數也銳減,非常有可能碰到頂級高手。
  周謙本以為自己后面一點,就算輸了也不會太顯眼,可是天不遂人意,他第一個上場。
  而對手的名氣卻又大的驚人。
  來自力宗的高手馮叛,力宗星盟排名第十三位,但體修方面的能力確實星盟第一,與大多數宗派混合修士不同。力宗弟子全是體修。
  而這馮叛更是體修潛力榜的第三名,是力宗重點培養的弟子,據說這人出身很差,是力宗太上長老無意中的發現。
  周謙一聽對手是體修,臉都黑了,又要死扛了,這哪兒扛得住,兇多吉少啊。
  而且對方又是這么強悍的主兒。這次彼岸之戰出現了不少專業的家伙。那技術真是逆天到絕望,像心劍宗的木恩,所屬門派雖然不是十大,可是在自己的領域里,技法和境界都是一絕,很頭痛。很頭痛。
  還沒上場,周謙就已經苦笑了。
  站在場上的周謙在等待著對手的出場,還真是大牌啊。
  不過周謙壓力并不是很大。王猛已經開解過了,其實對他來說只要戰出風格就好,有人的人為了出名。有人就是喜歡戰斗,每個人都是為了這樣那樣的目的。
  周謙自己對名聲沒有什么要求,湊合就行,但是在這里了是為了圣堂的榮譽,他肯定全力以赴。勝一場是一場,不過實在打不過也沒辦法。
  這么想,周真人的表情就舒緩了很多,他就是天生樂觀的小周真人,對手沒來,周真人就跟著周圍的圣堂弟子打招呼,一副樂天派,眾人也是回報歡呼和笑容。
  周謙的對手上來了,頓時周謙整個人都如同石化了一樣,動作徹底僵硬。
  馮進!
  竟然是馮進,曾幾何時,周謙認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已經解脫了,就在周謙自己也認為確實忘記的時候,馮進卻出現了,還改名叫馮叛。
  周謙的表情很僵硬。
  “馮……進……好久不見。”周謙的聲音很苦澀。
  馮進目不轉睛的盯著周謙,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你是說,我們熟嗎。”
  周謙張了張嘴,當真是開不了口,當年若他肯堅定一下,說不定馮進就不用被趕出圣堂,就算不能證明,要走也是兩人一起走,但是他那一刻的懦弱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他沒法解釋。
  “對不起。”
  這是周謙唯一能說的。
  胡靜等人也驚訝了,周謙心底的那點事兒被他一次酒后給爆了出來,這事兒對周謙的影響太深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來,胡靜私下還找過,但在四方小千界沒有找到,誰想到對方搖身一變已經成了名門力宗的代表高手。
  馮叛這個名字在星盟,尤其是體修方面那是赫赫有名的年輕高手,當初馮叛的體修天賦已經顯現,但碰到了趙廣這個嫉妒才能的家伙才導致馮叛被逐。
  馮叛笑了,“你很對得起我,若是當年我沒被逐,又怎么有會今天的成就,只是沒想到你也能站在這里。”
  “趙廣……唉,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周謙苦澀的說道。
  馮叛望著周謙,“我本來是想要收拾那個家伙的,沒想到他命這么短,不過老天爺總是有眼的,今天正好我們做個了斷!”
  當年關鍵時候周謙慫了,沒有站出來,這也是馮叛心中的傷,哪怕是到了今天的風光地位也無法釋懷。
  力宗高居星盟十三位,當真是高高在上,在體修一項更是獨占鰲頭,確實有傲氣的理由。
  力宗弟子也是很奇怪,怎么也沒想到一向少言寡語的馮叛還有這么話多的一面,當初太上長老把他帶回來的時候當真是欣喜若狂,一向不喝酒的太上長老大醉了一場,開始還有人懷疑,似乎馮叛的出身很低,但很快馮叛的實力就讓所有人閉嘴了。
  他是天生攻擊傾向的體修,只能說金鱗豈是池中物。
  山霖沒有給他們太多的聊天機會,戰斗開始了。
  馮進出手了,瞬間一個暴殺,轟鳴聲中,周謙飛了出去。
  周謙真不知道該怎么還手了,無論從戰法上還是從心里上,這場戰斗對他都是場噩夢。
  他不是沒想過與馮進重逢,但怎么都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這種情況。
  嘆息之盾打開,馮進一聲冷笑,“幾年不見竟然修出了命器,圣堂還真是個養人的地方,看來你過的真不錯啊。”
  轟……
  一道力斬過去,地面炸開,周謙的嘆息之盾展開防御陣法,轟然顫動。
  圣堂弟子著急了,周謙在圣堂弟子中的人緣是最好的,基本上什么事兒找到周謙這里他都會幫忙,有名的心最軟,可是周謙這種防御完全是被動的,沒有防御的傾向,這樣下去可是要出事兒的。
  胡靜等人心里是明白,周謙心中有愧,但是在那種時候,又有幾人能有那種勇氣,時也命也,這種事兒還真沒辦法插手。
  馮進一擊重踢把周謙踢的飛出五六米,嘆息之盾不斷的震動。
  “看不出,你還真有了一個烏龜殼,在圣堂的日子是不是靠著拍馬屁走到現在,當初我怎么沒發現你還有這個天分!”
  轟……
  每一句話恐怕比馮進現在的攻擊還要猛,重重的敲在周謙的身上,臉色已經煞白煞白。
  周謙骨子里就不是個很要強的人,有的人天生霸氣,而有的人只想平淡的過日子,沒有太高的奢望,但活著,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尤其是作為一名修士。
  周謙沒得選擇,別人都在要求他,想讓他做很多,他怎么辦?
  他并不強,相反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弱。
  轟……
  嘆息之盾被馮進腳擋開,周謙飛了出去,這種防御破綻百出,就算有嘆息之盾也沒用,命器是死的,能發揮到什么威力是要看周謙的狀態。
  而周謙完全沒有斗志。
  馮進卻沒有追擊,“這就是你的本事,這么垃圾,這就是當年背叛我獲得嗎,我真為你高興,垃圾地方果然收容垃圾,也只能培養出垃圾!”
  眼看贏了,可是馮進卻不知怎么都高興不起來,本來以為已經平靜的心,再一次憤怒起來。
  在他跌落人生谷底的時候,認為一切都要滅亡,被整個世界拋棄的時候,他遇到了師傅王中天,本以為只是搞笑的老頭,這老頭看到他的時候如獲至寶,孩子你是天生的體修,跟我走,我讓你名動天下。
  馮進已經沒人要了,有人要,他就去了,結果老頭沒有說謊,相反真是相當的謙虛,力宗,高舉星盟十三位,當時的圣堂近兩百位,這是真正的名門大宗,任何一個想成為體修的修士的最強門派。
  而且似乎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到了這里師傅對他無比的維護,為了他最好的修行條件,可是無論怎么樣他都無法跟其他師兄弟融合,一個人孤獨的訓練。
  直到今天,他站在星盟這個最高的舞臺上,他要證明自己是對的。
  他真的很強,可是為什么去絲毫高興不起來,曾幾何時,他做夢都想會有這樣一天,可是看著狼狽不堪的周謙,他的憤怒更強烈。
  周謙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一臉的苦笑,這大概就是命運了,當年做過的,最終還是要還的。
  “當年是我對不起你,但圣堂是個偉大的地方!”
  周謙說道。
  馮進一愣仰天大笑,“偉大?你是在說笑嗎,看看現在的你,就是一個垃圾,這么多年了,你還是那么懦弱,在我看來圣堂就是最垃圾的門派,所有人,什么王猛、胡靜,都是垃圾!”
  周謙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兄弟。”
  “兄弟,你配嗎,看著我!”馮進吼道,“我才是你的兄弟,記得我們當年的誓言嗎,同生共死,結果呢,你這個膽小鬼,你現在跟我說兄弟!”
  周謙苦笑,“時間錯了,有些東西我明白的晚了,但時間倒流,我還是不會離開圣堂。”
  錯了就是錯了,但是不能因為一個錯誤,再犯無數個錯誤。(本站www.booksrc.net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