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17 霸氣

一個曾經陷害過王猛他們的人,結果卻得到了無法想象的信任,誰能知道就是現在的周謙曾經差點害死剛進圣堂的王猛和張小江呢。(全文字小說更新最快)
  差一點現在的圣堂輝煌就不復存在了。
  但是他看到的只有他們的關心,人活著不是為了自己,這一戰,他不能退了,退了,就是他錯了,但是他現在沒錯!
  “好,讓我看看你所謂的正確,收起你那懦弱的表情,用你的實力讓我看看什么是正確的!”
  轟……
  元力爆開,馮進身體瞬間變成了通透的金色,身形沒有變大,但斗法臺似乎都搖晃了。
  這是體修的秘技——力神投影!
  以人類修士的力量模擬神力的霸道體修技法,在力宗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數。
  周謙的嘆息之盾在此豎起,這一戰,是他自己的戰斗,是贖罪之戰,也是證明之戰。
  他不能讓現在的一切都抹殺在過去的錯誤中。
  殺!
  轟……
  一步踏出,當真有山搖地動的威勢,使出了力神投影,馮進的體重大概增加了數十倍,體型沒有變大,讓體修的速度更能發揮到極致。
  極速的一道影子。
  轟……
  嘆息之盾發出爆裂的光芒,轟………轟……
  來自四面八方的打擊,一拳一拳接一拳轟在嘆息之盾上,周謙像是換了一個人,但是這馮進的實力比前面任何一個人都強橫。
  圣堂眾的表情也很凝重,這場戰斗哪怕周謙全力以赴恐怕也不行,可是偏偏又牽涉到過往,否則輸了也就輸了。
  王中天不知什么時候到了,在接到力宗弟子的消息他也來了。他知道自己這個天縱奇才的弟子一直沒有放下往事。越是執著的人在修行中就越容易成功,但越是這樣,就越不容易放下。
  “老大。情況有點不妙啊,這馮進恐怕才用處八成力。”
  張小江擔心的說道,張小江其實最牛逼的就是眼力。這是他的天賦。
  “是該了解了,無論結果如何。”
  胡靜說道,對兩人來說都是個心結。
  王猛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看吧,對周謙來說,他要戰勝的是自己。”
  轟……
  力神投影的狂暴攻擊不斷的轟炸著周謙,也就是嘆息之盾的全面防御,否則早就完了。
  但是防御是有極限的,馮進的攻擊越來越兇猛。而周謙的抵擋效率卻開始下降了。
  眼看馮進的攻擊越來越兇猛,就要攻破防御的時候,嘆息之盾那苦瓜臉似乎嘆了口氣。(:,看小說最快更新)緊跟著嘆息防御大陣忽然光芒四射。無數的咒符開始閃亮。
  轟隆隆隆……
  ——嘆息殛爆!
  全防陣法瞬間轉變成全攻的爆裂陣。
  完全處在陣中的馮進被炸了個結結實實。
  狂暴的轟鳴聲好一陣子才平息,這元力爆破堪稱防不勝防。
  這也是周謙壓箱底的殺手锏了。遇到最強的對手用這一手來逆轉,但對嘆息之盾的承受來說也只能用一次。
  元力散開,露出一個身影。
  馮進!
  渾身金光燦燦,……竟然毫發無傷!
  準確的說,現在的馮進比剛才更亮。
  力宗的弟子都興奮了,終于見識到了!!!
  這就是馮進的命器,不滅金身!!!
  史上最神奇的命器,馮進把自己的**修成了命器,對于一個體修來說簡直就是神跡!
  絕對不亞于禁法錘,甚至還要牛逼,禁法錘克制的是對手,而不滅金身修的是自己,一不變應萬變。
  使出不滅金身的馮進有著一種雄霸天下的氣場。
  體修的力量源自于提醒,但馮進卻沒有,他把擴大身體的力量全部用在提升上,這只有體修最強的天才才能做到。
  這就是為什么當年王中天看到馮進的時候會欣喜若狂,但就算這樣,他也沒想到馮進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
  現在還只是開始,等大圓滿那一刻,馮進真的有可能成為修真史上擁有最強身體的修士。
  那金燦燦的身體確實跟神詆降臨一般華麗,當然這絕不僅僅是華麗,剛才那么猛烈的殛爆竟然完全傷不到,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馮進望著周謙,一拳轟出。
  周謙倉促的施展嘆息之盾,轟……
  嘆息之盾咔的一聲,出現了裂紋,所有圣堂弟子的心一下子揪緊,這恐怖了。
  命器受損本體也要受傷,命器要是徹底破壞,本體可是要受到重創的。
  馮進沒有繼續攻擊,只是冷冷的望著倒在地上的周謙。
  “告訴我,你錯了,告訴我,圣堂是垃圾!”
  這是完全的霸道,力量的絕對懸殊,來自力宗的超級高手。
  術業有專攻,十大門派強大的是他們的綜合實力,在單項上面可是有真正的高手。
  周謙站了起來,苦笑著搖頭。
  轟……
  骨折聲,周謙飛了出去。
  “說,不然你就要死,當初你不就是怕死嗎,怎么你認為我不敢殺你嗎!”
  馮進怒道,他最不能忍受的是以前的周謙那么軟弱,而現在卻為了別人如此堅強。
  不滅金身是無解的,尤其是符修,那種攻擊力根本拿他完全沒辦法。
  若是進入大圓滿在此提升,將會誕生超越龍族的強悍**。
  周謙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肋骨斷了三根,刺痛吧,可是周謙卻像是得到了解脫。
  擦了擦嘴角的血,“唉,我這輩子都怕死,只不過該面對的時候還是要面對。”
  馮進展現出來命器型不滅金身將在這一戰之后名動星盟,名氣絕對不會禁法錘差,或者說,這是彼岸之戰到目前命器中最霸道的兩個。
  而且都是出在體修。
  圣堂眾很擔心的時候,王猛笑了。“周謙的心中一直有把鎖。只有馮進才能解開。”
  嘆息之盾已經不能用了,再用可能就真的會盾毀人亡,一個符修面對這樣恐怖的體修除了投降認輸沒有別的方法。
  這時周謙的元力緩緩的涌出。一種異樣的氛圍出現了。
  馮進的表情終于變了,準確的說,連圣堂眾都愣了。這……
  怎么可能?
  怎么會這樣?
  這是……轟……
  神啊,是圣像!!!
  彼岸之戰,第一次出現了,同時擁有命器和圣像的。
  這個人又是圣堂弟子!
  而且還是圣堂中最弱的一個。
  所有人都被震的說不出話,這圣像很古怪,竟然是一個金色的巨大天枰,天枰中央是一個被捆縛的人。
  這是什么圣像?
  若說有人沒有驚訝,那就是王猛了,他手握命輪自然知道變化。周謙沒說,他也不會揭破。
  這是負罪的靈魂圣像,這是周謙內心的自責和悔恨。他……的心太軟太善良了。其實圣堂最心軟的人不是馬甜兒,是周謙。他真不適合做一名修士。
  瞬間圣像光芒四射籠罩了兩人,巨大的金色天枰轉動起來,直接秤起了兩人的……靈魂。
  這是……法則類圣像!
  逆天的類型,管你有通天的能力,他都不跟你玩,直接拼靈魂!
  所有人都驚呆了,
  站在靈魂天枰的兩端,周謙很平靜,“我們秤勇氣。”
  馮進愣了愣,所有人都驚了,周謙不是最膽小嗎,為什么要拼這個?
  天枰漸漸傾斜了。
  ……“馮進要死!”趙廣的神態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
  “大師兄,您放過他吧,讓他自生自滅,既展現您的威嚴又能展現的寬宏大量。”
  趙廣玩味的看著周謙跟身邊人笑道,“這家伙還真有點走狗的模樣,跪下來學狗叫,學的好,放過他又如何。”
  周謙的身體一抽搐,緩緩的跪下,動聽的學著狗叫……
  什么是真相?誰會知道!
  天枰傾斜,周謙是千鈞之重。
  負罪圣像威力發動,任何在圣像評判之后的人,命海就會被封印,直到圣像消失都不能使用元力。
  這是法則類圣像。
  有誰知道卑微的周謙為什么過的這么卑微。
  馮進咬著牙,他沒想到會是這樣,他真的沒有想到……
  “我……認輸。”
  終于,周謙露出了笑容。
  歡呼聲響徹了整個星光城,這是修士們發自內心的歡呼聲,無論你是什么立場,什么陣營,你能對這樣一個人要求更多嗎?
  圣堂弟子已經沖了進去把周謙拋了起來,這就是他們最受愛戴的周師兄,總是對自己最高的要求。
  “他奶奶的,這家伙……”張小胖有點受不了了,說著沖了過去,抱著周謙就重重的親了一口,“丫的,從今天開始封你為圣堂第二帥,僅次于本真人!”
  眾人大笑。
  馮進笑了,他知道,周謙過的很好,這就夠了。
  來到臺下,王中天拍了拍自己的得意弟子,“你做的很好,這是開始,以后要做的更好。”
  “謝謝,師傅。”
  王中天知道,要是下重手,周謙早就一命嗚呼了,哪還有機會施展圣像。
  都是心軟的人啊。
  周謙從人群中掙脫出來,追上馮進,沒等周謙開口,馮進笑了笑,“等彼岸之戰結束,歡迎來力宗做客。”
  周謙點點頭,“圣堂歡迎你,趙廣都……”
  “我知道,我明白,不然我早就去圣堂把你帶走了,希望圣堂能走的更遠,就像當年的雷光奇跡一樣。”
  這一刻,這一天,是周謙最幸福的,望著馮進的笑容,他終于釋然了。
  同樣的,對馮進也是解脫。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會這樣?”胡靜望著王猛。
  王真人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