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52 小南天八卦符箓陣票


  一套劍舞完畢,楊穎的額頭也是浸潤著汗珠,這個時候也別有一番美態,一旁一個女劍修連忙遞上毛巾。
  “啟稟大師姐,那個叫張良的有消息送來。”
  “哦,拿來看看。”
  楊穎正在修行“鳳舞九天碧落黃泉”劍法,這是不亞于九天離火劍的劍法,但這種劍法的難度確實很高,以目前十九層的元力還是很難,命痕不斷的組合交換中,元力走樣動作變型,所以對于李天一以十五層強修九天離火劍更是動容。
  只有到了這個層次,才知道難度有多高,外界對李天一的那些無稽之談頗為可笑。
  張良的情報還是很靠譜的,這人雖然實力一般,但在情報方面確實有兩下子,很多犄角旮旯的消息他都能挖掘出來。
  當看到上面的消息,楊穎也愣了愣,在她看來當今圣堂年輕一代,能和她一爭短長的,也就只有李天一和道光堂的寧志遠,李天一怎么會對橫山堂的唐威感興趣?
  那家伙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
  消息后面是張良的分析,意思是說李天一一直在找的那個人,有可能會在這個場合出現。
  楊穎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把一旁的幾個女弟子都看呆了,美到了一定程度確實是不分性別。
  其實以楊穎的資質若在邪修肯定是修煉迷魂大法的最佳選擇。
  楊穎被譽為這幾十年來飛鳳堂最美的劍修,其實女人的世界都很八卦,她們也在私下議論誰最后能贏得美人歸,但無論是誰,得到了楊穎也就成了圣堂男修的公敵。
  雷光堂……
  楊穎的每一個表情都是那么的動人,幸好飛鳳堂是女修的分堂,不然那些男弟子整天神魂顛倒的還修個毛的行。
  既然有熱鬧,何不湊一下,也見識見識這個李天一是否真的那么與眾不同。
  道光堂,作為多年穩居綜合實力第一的分堂,道光的地位顯然也是很特殊的,很多修行者,稍微有點見識和門路的都以進入道光堂為榮。
  在這里,競爭無疑大,但提高得也快,各方面條件也都是最好的。
  每年道光堂從總堂那里領得的靈石差不多是其他堂的總和,這也成就了道光堂不敗的強勢。
  道光堂就是圣堂的明珠,而作為道光堂的大師兄,寧志遠無疑是圣堂九杰中高高在上的。
  哪怕實力相差無幾,但隨著時間,寧志遠必然會拉開距離,因為他是道光堂的大師兄!
  無論是總堂,還是大量在外的圣堂弟子中,道光堂都是最強大的,而這就是一個圈子,在道光堂凝聚的是一種以道光為榮的信條,強強互助就會變得更強。
  也許這種互助不像靈隱那樣重感情,但也不是橫山那種流氓狀態,這是強者之間形成的認可,無論你是前輩,還是后輩,都有用到的一天。
  而在這種良好的氛圍之下,道光堂的強大也就順理成章,現在總堂的很多長老都是出身道光堂,這也是一股力量,支撐著道光堂變得更強大。
  寧志遠,年輕一代弟子之首,同樣是圣堂九杰,趙廣在雷光堂享受的,跟寧志遠比起來完全就是鄉下村長的待遇。
  可以說,寧志遠所能運用的權力和資源,比一般堂的長老還要多。
  毫不夸張。
  “大師兄,靈隱堂最近很囂張啊,據說他們又在做排名第六的任務,當我們不存在,是不是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寧志遠淡淡一笑,“李天一有這個本事,希望他們變得更強一點,不然也沒意思了,你說呢。”
  “啊,也是,我們都隱藏了實力還拿第一,實在有點太無聊了。”
  “總堂那邊也有考慮,不希望我們太過鋒芒,適當的差距能調動積極性,讓他們追趕,但差距太大,則會讓他們放棄,所以要給他們希望。”
  寧志遠說道,他更寂寞。
  “呵呵,這倒是,我們只需要想著道光堂,大師兄要考慮的是圣堂全盤的局面。”
  “得了,少拍馬屁,來找我是不是有出什么麻煩事兒了。”
  “還不是趙廣,這家伙剛來我們道光堂就東拉西扯的搞自己的小圈子,就算他是趙家的人,到了我們這里就要守道光堂的規矩,在道光堂是沒有門第之分的。”
  呂毅說道。
  “這種小事兒你看著辦吧。”
  “是,大師兄,還有一個事兒值得注意,周長老去了雷光堂,難道總堂有意要拉雷光堂一把?”
  寧志遠搖了搖頭,“周長老的脾氣比較古怪,這事兒該是他自己的意愿,徐晃要為雷光堂的沒落負責,已經成了遠征隊的一員,這是廢除的前兆,不過總要考慮雷師祖的顏面,這事兒恐怕還需要點時間。”
  呂毅點點頭,這種總堂的事兒基本沒有能瞞過大師兄的。
  失去了劍冢的雷光堂,真的岌岌可危。
  “王猛,你還真悠閑啊,聽說堂戰在即,難道這么有信心?”
  周楓跟王猛在田間地頭下棋,一旁的靈犀則在曬太陽。
  “悠閑要戰,緊張也要戰,沒有差別。”王猛笑了笑,“老周,看不出你下棋還湊合嘛。”
  “小子,真猖狂,我可是圣堂有名的丹棋雙絕,棋如人生!”
  周楓也沒想到王猛的棋道這么厲害,而王猛也算遇到一個不錯的對手,胡靜和張小江不是他的對手。
  修行者之間的對弈,不光是下棋本身,也是透過棋局反應一些最近的心得和狀態。
  有的修行者好書畫,有的好音律,都是一樣的道理。
  整天除了修行還是修行的那種,基本都走火入魔了。
  “呵呵,我雖然不太理會分堂的事兒,但也知道雷光堂次次墊底。”
  啪,一個字落下,顯然周楓是想動搖王猛的心態。
  王猛則是不溫不火地還擊,“老周,任何事兒沒有一成不變的,物極必反啊。”
  啪,白子落下,黑棋的一條大龍被困住了,顯然周楓也是擔心王猛走這一步,結果干擾策略絲毫沒起作用。
  “呵呵,實力對比擺在那里,想創造奇跡哪有那么容易!”
  啪~
  雖然大龍被困,但黑子依然占據著全局的主動,攻者為先。
  “人與妖物不同的地方,就是人的智慧,抓住了關鍵,弱可勝強。”
  啪……
  白子穩穩地落在了一個看似是死地之處,卻忽然發現把整個棋局都盤活了,來了一個精妙的反包圍。
  周楓死死地盯著棋盤,眼珠子差點跳出來,“哈哈,今天天氣不錯,哎呀,我忽然想起我還有個古方沒有整理,明天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