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527 凈世蓮花圣像

這個問題,恐怕將擺在所有人類修士、龍族和妖族的面前。
  弱點嗎?
  紫龍恐怕比任何人都會產生壓力,這還是第一次能讓龍族產生無形的壓力。
  龍皇對王猛的評價是,命運之外的因素。
  飄忽,難以琢磨,這是龍皇那個境界的理解。
  而玲瓏的告誡只有一個,千萬不要對王猛使用精神力攻擊。
  問題是……出了這個,還能使用什么?
  言語說的再多也是徒勞,王猛一戰結束了所有的疑問,卻產生了更大的疑問。
  他到底是什么?
  怎么會這樣,他不是劍修嗎?不是五行體嗎?
  怎么跟洪荒猛獸一樣,完全看不透,看不出任何的苗頭。
  明人是什么樣,林靖皓是什么樣,玲瓏是什么樣,所有人心中都是有個譜兒的,可是見到王猛,卻一點譜兒都沒有,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不覺中,有修士聯想到以前的比賽,聯想到邪意門的李一龍,曾經何時修士們都覺得李一龍只是徒有其名,什么逆蒼天圣像,圣像也有噱頭,也有沒什么價值的,尤其是李一龍最后的臣服,作為一名邪修,以桀驁不馴,逆天行事為本質的邪修,竟然向對手低頭。
  這也太懦弱了,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做邪修,更不配做邪意門的弟子,幾乎當時看到的所有邪修都這么認為。
  似乎,這里面蘊含著不為人知的東西。
  能讓驕傲的邪修行如此大禮,那是發自內心的敬服。
  而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叫做王猛的人做到的。
  這是第一次戰斗結束之后,沒有歡呼,哪怕是圣堂弟子也是一樣,不是他們不想喊,只是激動完全化成了一股熱力,緊緊的攥著拳頭,到了一定的境界。吶喊已經無法表達他們的澎湃了。
  當王猛走下斗法臺的時候,似乎那股無形的壓力才消退。
  似乎在斗法臺上的不是一個同輩弟子,而是名震星盟的一代宗主。
  那是一種范兒。
  尤其是王猛在擊敗力山的那種淡然,戰勝這種對手已經不足以讓他高興了。
  力山是被數名體修跟拽出來的。拽了好久,身體巨大的凹陷,號稱鋼筋鐵骨,妖族中擁有最強悍**的虎妖就這么完了。
  看了這一戰于昆侖終于放心了,太陰教竭盡全力為王猛和圣堂弟子爭取了三年的時間,但作為太陰教,也不是無限度的。尤其是作為一派宗主,于昆侖也要考慮太陰教的立場,畢竟他不是墨辰,位置不同,責任也不同。
  王猛和圣堂必須給出表現,讓他可以服眾,而現在,正是印證了墨師兄的話。一切擔心都是徒勞的。
  三年前,墨辰找到他,說要為圣堂爭取最重要的這三年。那時于昆侖還是有些猶豫,因為三年說長不長,似乎沒必要這樣極端,這也消耗了太陰教不少的資源。
  墨辰卻搖搖頭,只需要這三年。
  究竟是什么讓墨師兄如此確定呢?
  于昆侖知道,墨師兄絕對不是為了一己之私,他那天在逆轉乾坤之地究竟看到了什么?
  身為太陰教教主的于昆侖心中也充滿了無限的好奇。
  究竟是什么東西能讓一個大圓滿三階的高手無話可說?
  于昆侖實在是猜不出來。
  姬光顯然也猜不出來,凈土騎士團團長的臉色看起來很平靜,其實是無比的嚴肅,因為這王猛將是明人最強大的對手之一。
  這是驗證的一戰。不過就算繼承了龍皇的力量,也不是圣光魔坍體的對手,但確實可以承認,王猛是個不錯的人類修士,也難怪龍皇會選他。
  “教主爺爺,大哥哥是不是很強大?”程橙忽然問道。看了這場戰斗的程橙出乎意料的平靜。
  于昆侖摸摸程橙的頭,“很厲害,可能是無法想象的厲害,怎么程橙要以超越他為目標嗎?”
  程橙歪著頭,嫣然一笑,“爺爺真笨,我把他變成自己人不就行了。”
  于昆侖呆了呆,禁不住大笑,“胡鬧!”
  王猛一戰,已經完全該表了基調,而緊跟著第五場戰斗開始了。
  圣堂索明對陣來自鬼門的侯凱。
  在此之前可是很多人看好侯凱,因為鬼門的很多招確實可以克制索明的禁法錘。
  但還是同樣的對決,還是那兩個對手,可是氣氛就不同了,沒人敢再小覷圣堂了。
  楊穎的惜敗李天一的慘敗所造成的壓力和氣勢低落,在王猛的王者霸道面前,一下子就那么煙消云散了。
  而這個時候的索明足以發揮出百分之一百的力量。
  鄒凱當然害怕王猛,他是多么的慶幸自己的運氣,沒有碰到龍啊妖啊,還有王猛凌菲這樣的強悍對手,至于這個索明就好對付多了。
  作為符修的鄒凱,其實正好被禁法錘完克,但他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符修,專修陣法,當然陣法依然會被禁法錘克制,只不過禁法錘卻克制不了他的命器。
  戰斗一開始,鄒凱也沒有啰嗦,他可不想給索明發揮的機會,畢竟捶倒大圓滿還歷歷在目,這種蠻力的家伙還是要用智慧的好。
  能到這一步顯然都是有獨門絕招,而鄒凱的命器同樣獨一無二,命器甚至比禁法錘還要高。
  他的命器是一道門,黑色的大門憑空出現,四周是兩個鬼頭,鄒凱露出邪氣的笑容,“盛宴開始!”
  當鬼門出現的時候,天空瞬間被烏云籠罩,凄厲的呼嘯籠罩了斗法臺。
  有一些命器比圣像還可怕,鄒凱的鬼門就算其一。
  這名氣似乎是連接另外一個空間的通道,命器本身已經超出了本體的控制,鄒凱只是負責打開,然后出來的東西會自動消滅所有的對手。
  只要他擁有鬼門就會受到保護。
  鬼門滋嘎一聲打開了,漆黑的一片,索明面無表情,隨著一聲低吼,一個漆黑的怪物從里面竄了出來。
  似乎不是小千界的生物,在場的修士顯然都露出的了疑惑,沒有見過,這怪物通體漆黑,身上還帶著一些鱗片,頭頂上仗著一只短角。
  緊跟著一只又一只的怪物從鬼門中涌了出來,沒多久斗法臺中就多了九只怪物。
  “這可不是傀儡,魔像,這是我鬼門的鬼怪,體驗一下吧,上,殺了他!”
  鬼怪停頓了一下,小眼睛中閃過奸猾的目光,瞬間沖向了索明。
  索明的禁法錘無法禁止鬼門,對鬼怪也沒用,這是一場硬戰。
  三只古怪沖了上去,剩下的六只則晃悠著,似乎很迷茫。
  但是當前面三只鬼怪快要靠近索明的時候,突然之間動作變得無比迅猛,嘴巴陡然變大,露出鋒利森寒的牙齒。
  地面留下深邃的抓痕,三只鬼怪出手,剩下的六只也同時暴動!
  狡猾!
  索明出手了,禁法捶毫不客氣的轟了出去,身為體修,是有實力對付這種鬼怪的。
  轟……
  最前面的一直鬼怪竟然硬受了索明一錘,四肢加嘴牢牢的咬住了禁法錘,而后面的鬼怪前赴后繼。
  修士也愣了,沒想到這些其貌不揚的家伙竟然這么厲害。
  凈土姬光和無幻魔宗魔霸倒是皺了皺眉頭,顯然是認出了這東西。
  這是來自煉獄空間的生物,是不屬于小千界的強橫生物,以前出現空間裂縫的時候出現過,但后來被人類修士聯手滅掉,具體的情況他們也不記得了,只是在典籍中有,鄒凱的鬼門召喚的這些東西,似乎跟那些玩意很像,甚至就是,這些家伙跟小千界的妖物不同,怎么說呢,像是仗著妖怪身體的人類。
  這些鬼怪的攻擊方式讓人看著不寒而栗,鄒凱也很得意,他本來是陣法師,但陣法師練得再好地位也很低,直到他修出了鬼門,一開始還非常的痛苦,好不容易修出了命器,結果竟然是黑漆漆的破門,身為陣法師,他對陣法之類的東西已經很厭惡了,他需要的是有強大戰斗力的東西,只有這樣才能等級森嚴的鬼門中立足。
  沒想到的這門能打開,而里面出來的東西恰好擁有非常強大的戰斗力。
  鄒凱象征意義的給自己布了個結界,索明的雙錘被兩個鬼怪纏住,一堆鬼怪正對著他法器狂轟亂炸般的攻擊。
  吼……
  被圍攻中的索明發出一聲狂吼,禁法錘撞在一起,兩個鬼怪非常狡猾的彈開,其他鬼怪則是交替輪著上,似乎要纏死索明。
  這些怪物不但實力強橫,還相當的狡猾。
  修士們都被這鬼怪的強悍和智慧嚇到了,索明完全沒辦法啊,但是圣堂眾卻很淡定。
  若是三年之前,面對這樣的情況,索明肯定沒有辦法,肯定是不顧一切的沖過去,但這種情況下空門大開,必死無疑,只是現在的索明已經完全不同了。
  身為體修,擁有強悍的身體,不會輕易的被擊倒。
  而在這三年之中,王猛對索明的磨煉就是兇猛。
  體修必須兇猛,兇猛不一定是狂暴,嗓門大并不能解決對手,而是氣勢上的兇狠。
  鬼怪的爪子抓了過來,索明沒有閃避,爪子直接抓了進去,但是鬼怪突然發現不對勁,因為爪子抽不出來了。
  索明的禁法錘轟了過去,這一錘震天動地,直接把鬼怪砸進了斗法臺。
  (求月票啊,昨天竟然忘了,今天吼兩聲,月票月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