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528 夢想的小山頭

黑色的血液飛濺,其他的鬼怪頓了一下,緊跟著發狂的殺向索明。
  面對這種凄厲和瘋狂,索明的目光中沒有一絲的恐懼,反而更沉穩。
  那一天,仙境一樣的地方突然變色,所處的東西都是魔像,地上也不斷的鉆出魔像,身為唯一的體修,索明頂在前面,源源不斷,不知疲倦,悍不畏死,極限后的極限,只是他不能倒下。
  他可以死,也不怕死,但是死對他來說只是一種逃避,他的命不是自己的,是圣堂的,是王猛的,只要他還有存在的價值,就絕對不能倒下。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快沒了,已經不受控制了,可是魔像的數量絲毫沒有少,所有人都陷入了包圍,魔像的天羅地網。
  只剩下三個人還能站著了,一個是他,一個是王猛,還有維持著陣法的胡靜,其他人都倒了,魔像的沖擊又來了。
  胡靜要照顧其他人,老大是主力,要消滅這些魔像,而他是唯一的防守者。
  那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魔像冰冷如鐵的攻擊砸在身上,一下又一下,靈魂賭已經麻木,身體早就想要崩潰。
  極限已經過了,只是他不能死,也許他的意志都已經被摧垮了,但是他還要站著,他還要擋在門口。
  那個門口,數萬的魔像堆在外面,索明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因為在門里面的人,高于他的生命,高于他的一切,他必須守住!
  直到魔像大軍退卻那一刻。
  王猛去破壞魔像大軍的進攻陣法,但是一去就是一天。
  這一天,對其他人來說都是噩夢,馬甜兒因為治療都已經透支,圣像已經完全用不出來。
  魔像的攻擊又來了,永遠不知疲倦。這個時候,死,真的是一種解脫,或許是幸福。
  放棄。對,是放棄,只要放棄,什么都可以不用管了。
  但索明不行,他的雙手牢牢的抓住門,任由魔像一錘又一錘的攻擊,咬碎牙齒往肚子里咽。這不算什么。
  當魔像退卻的時候,索明還站在那里,扳都扳不下來,像是跟門長在了一起一樣。
  那是噩夢。
  眼前這種狡猾的鬼怪算什么?
  轟……
  修士們見識到了什么叫做比鬼怪還鬼怪的打法,也見識了真正彪悍的體修。
  一直以來,禁法錘的光芒完全掩蓋了索明,圣堂以圣像聞名,體修技法上馮進大放光彩。索明在這方面完全被無視了。
  鬼怪怕了,因為它們遇到了怪物,渾身的肌肉時而像鋼鐵。時而有想泥潭。
  王猛總算是趕回來了,索明渾身已經沒有一塊是完好的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治療,索明才闖過了鬼門關。
  那就是魔像大陣突然爆發時,圣堂差點遭遇全面的危機。
  雖然活下來,但索明還是養了半年,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是至理名言。
  體修修的是至剛至陽的防御,但剛易折,一旦遇到超越防御的攻擊。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但索明異變了。
  鬼怪那鋒利的爪子切在索明身上,要么像鋼鐵,要么就是棉花一樣,一下子被夾住,剛柔并濟!
  一錘一個。
  鄒凱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立刻催動鬼門。希望在釋放點什么,他現在的水平還比較低,不然可以釋放出更強大的鬼怪,本以為對付這些人就夠了,九個不夠,就來九十個!
  元力涌入鬼門,一個又一個的鬼怪出現了,活著準備逃竄的那個立刻又有了底氣,斗法臺出現了三十多只鬼怪。
  但是索明還是面無表情,這種面無表情在其他修士看來,當真是從心底產生一種佩服。
  怎么就能這么鎮定,這還是人嗎!
  一個正常的修士面對這種場面,心里總是打鼓的,可是看索明的眼神,完全就是看一堆木樁。
  鬼怪呼嘯著一擁而上,瞬間把索明埋在了下面。
  聽著鬼怪堆里很有節奏的爆響,很慢,大概兩三秒才一下。
  轟……轟……轟……
  不緊不慢,卻敲在每個人的心底,充滿了強大的壓迫力。
  鄒凱張著嘴,他的元力也就能催動這么多了,不會還干不掉吧?
  宗主可是評價過,這玩意在年輕一代,除非遇到特別逆天的家伙,都可以戰勝的啊,而且還克制各種法器。
  轟……
  很快鄒凱就知道轟鳴聲是什么了,每一下都有一只鬼怪被砸成肉醬。
  索明根本不怕攻擊,隨便你怎么打!
  不能用法術的大圓滿也是大圓滿,哪怕資質比較差的大圓滿也是大圓滿,可是卻被索明捶掉,修士們只看到了禁法錘,卻忽略了他的本身。
  不是這種強悍的**,豈會有那樣的霸道,這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超越了死亡。
  轟……
  瞬間剩下的五只鬼怪退了出去,發出凄厲的叫聲,不是威懾,是恐懼,似乎眼前這面無表情的人類修士才是鬼怪一樣。
  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五只古怪一溜煙的鉆進了鬼門,……不見了。
  鄒凱吐血的心都有了,這也行,有這么玩的嗎?
  他可是貨真價實召喚出來的啊,竟然就這么丟下主人跑了,有沒有天良啊!
  望著拎著禁法錘步步逼近的索明,那面無表情的樣子當真看的鄒凱心中哇涼哇涼的,尼瑪,這才是鬼啊,就差頭上長只角了。
  “我認輸!”
  鄒凱在索明出手之前,非常爽快的舉起了雙手。
  鄒凱連忙走了下去,等他的鬼門弟子,立刻圍了上來,“師兄,怎么能認輸,用你的陣法,他的禁法錘也不一定破得了啊!”
  外面都是看熱鬧的,這幫家伙哪里知道索明的可怕,那沉穩和平靜的里面藏著是惡鬼。他要在繼續下去,肯定要被一錘子錘死。
  “這家伙根本不是人類,沒法打,沒法打啊。”鄒凱搖搖頭。此時也顧不得面子了,他有大好前途,可沒必要斷送在這種事兒上。
  圣堂再下一城。
  戰斗到了這里,所有人都已經見識到了圣堂的恐怖之處了,走到這里,已經跟運氣沒什么關系了。
  圣堂又一名弟子進入凈土。
  不知不覺中已經四人了,在有一人就可以占據半壁江山。
  而第七場圣堂張小山對陣風神教沈振海。
  沈振海。來自名門風神教,星盟第七位,絕對是風云人物,走到哪里都是讓其他人羨慕仰望的,在此之前,若把張小江這種貨色和他放在一起評論,那就是一種侮辱。
  可是在沈振海來到斗法臺的時候卻發現,所有人都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這種眼神他以前從未看到過。但卻經常用這種眼神望著別人。
  那是一種“運氣真差”的意思。
  他的運氣差嗎?
  因為碰上了張小江?
  不,隨便換一個,只要他是圣堂弟子。結果都一樣。
  圣堂眾還是整齊的站在那里,從彼岸之戰第一輪開始他們就是這種姿態這種表情,只是那個時候還沒人在意他們。
  可是到了今天,到了現在,彼岸之戰的最后一輪。
  修士們終于發現哪里不對勁了,因為這才是真正的強者的感覺。
  胸有江山!
  沈振海很不愿意承認,但他沒法反駁,因為他也被前面的戰斗給震懾住了。
  心中甚至有點清醒沒有碰到紫龍,沒有碰到力山,更沒有碰到王猛。
  按理說。這簡直就是保送去凈土,但現在他真要謹慎了。
  因為他面對的是圣堂弟子。
  不過就算如此,他依然有絕對的勝算,尤其是面對一個弓修,真實之眼碰上他真的是倒霉啊。
  張小江登場了,到了這關鍵一戰。張小胖臉上還是那種不太正經的笑容,大概他是圣堂眾最放蕩不羈的一個了。
  對于張小江所有人都信心十足,擁有命器爆裂弓加上真實之眼,在配上土遁術,說實在,誰碰上這種人都要頭痛,而且張小江又是圣堂里面最不好面子的,滑溜的很,激將法之類的都不好用。
  對面的沈振海背著長劍,傲然屹立,名門風范絲毫不少,他同樣很優秀。
  “圣堂張小江。”
  同樣的名字,此時卻帶了榮耀。
  “風神教沈振海。”
  此時張小江的人氣已經占據了優勢。
  面對這種很罕見的情況,沈振海還是比較的淡然,沒有急躁,斗法臺之外,一群風神教弟子也對自己的師兄有著足夠的信心,很淡然的面對這種局面,眼神中還帶著一種可憐,只不過這是給對手的。
  張小江的運氣真差,竟然碰上了沈師兄,想不輸都難。
  這跟實力無關,這是完克!
  戰斗開始了,沈振海發動了攻擊,跟弓修作戰劍修就要發揮近身攻擊的優勢,哪怕是個擅長近戰的弓修。
  沈振海并不是普通人,他是走到了正賽最后一輪的風神教高手,當你付出了百倍努力的時候,人家付出的也是百倍努力。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沈振海的劍法當真有風神教的風范,飄逸中透著殺機,相當的犀利,步法也控制的非常得當,顯然是專門對付弓修的。
  張小江的攻擊同樣很猛,只是卻也無法攻破對方的防御,不是兩人不厲害,而是雙方都很厲害。
  張小胖還是那樣子的上竄下跳,利用土遁術轉了轉去,抽冷子就射上一箭,倒是讓沈振海沒辦法,劍氣的投射度就相當有限了。
  (快要各路的期末考試了,預祝一切順利,勝利大解放就在眼前,哈哈,求月票,擺動擺動,感謝)(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