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529 符戰

兩人一來二去,打的熱鬧,但純粹的是熱鬧,比起前面的戰斗,水準一下子下降就太多了。
  不是他們不優秀,而是宗主們可不是為了看這種熱鬧來的,但圍觀的修士則是很熱情,畢竟相比前面那種壓抑到窒息的戰斗是一種享受,這樣的戰斗更熱鬧。
  尤其是張小胖的搞笑,邊打嘴里還碎碎念,當真把沈振海氣的哭笑不得,高手他不是沒見過,但實力到了這個地步,還像個小混混的還真不多見。
  沈振海也不著急,劍陣穩穩的控制著,等待著張小江的攻擊,他知道這胖子的耐性并不怎么好。
  果然,見沈振海的壓制攻擊變弱,胖子一溜煙的鉆了出來,爆裂弓光芒四射,到了下狠手的時候,胖子是絕對不會留情的。
  轟……
  爆裂弓爆射。
  沈振海瞬間轉身,收手的長劍劃出三百六十度的一道劍屏,左手捏法訣,驀然狂風呼嘯。
  旋風劍屏!
  爆裂箭轟然展開,卻在靠近旋風劍屏的時候紛紛被擋開。
  任何一個招式,都有克制之道,只是有的人能找到,有的人找不到罷了。
  什么叫名門,在那悠久的時間中,當真是見多識廣了,招式法術基本什么都有,就看弟子能學到多少,能發揮多少,這是一種底蘊。
  胖子賴以生存的爆裂箭就這么輕松被破了。
  迎頭一道劍氣,張小胖迅速閃人,活像一個受驚的肥兔子,沈振海一個暴突,瞬間追擊張小江,這里不是野外,不是有無限的空間去閃避。
  在沈振海還沒做出第二次撲擊,張小江又遁了,但空中的沈振海卻只是晃動了一下而已。
  一個虛招就把張小胖嚇跑了。說實在的,沈振海很佩服圣堂弟子的實力和霸氣,但除了這小胖子,怎么就能混進這么個家伙。就靠天賦嗎?
  天賦雖然好,但是一塊臭肉壞了一鍋湯,實力和意志才是最重要的,光有好的天賦,沒有膽量的,反而更讓人鄙視。
  沈振海的劍舉起,元力不斷的涌入。心神展開,籠罩了整個斗法臺,斗法臺的一舉一動都納入了他的感覺之中,到了這個級別對于心神要和元力結合起來,這才是境界。
  幾個呼吸之后,沈振海驀然睜開雙眼,劍氣浩浩蕩蕩的轟了出去。
  轟……
  地面展開,張小江被很狼狽的轟了出去。在地上連滾帶爬的跑著。
  一點英雄氣概都沒有,前面的圣堂弟子,哪怕是輸都輸的霸氣十足。這……
  王猛所建立的霸氣,真要被他這好兄弟全部敗光了。
  圣堂眾臉上沒有感覺,習慣了,張小江一直就這樣,無論多強,這就是他的本性,沒什么好說的,也沒什么好在意的。
  但其他人可不這么覺得,頓時噓聲四起,本來也不至于這樣。而是期待越高,失望越大,圣堂如此榮耀,怎么就出了張小江這么一個吃軟怕硬的貨色。
  這是一種氣質。
  沈振海嘴角泛起一絲微笑,劍氣逼迫,打的張小胖亂竄。一旦土遁術被看穿,他就有點慌亂。
  土遁術是土屬性體質的特殊法術,但這種法術不是獨有,尤其是在彼岸之戰,用一次還湊合,后面肯定都有會有招對付,有的時候最強的一點,很可能也會成為最大的弱點。
  張小江晃動著胖胖的身體閃避著,雙眸變成了銀色。
  這是他的殺手锏,最強悍的真實之眼。
  真實之眼最克制的是弓修,但對劍修也有一定的優勢,在張小江的眼睛中,沈振海的形象已經完全變了,而是一個顏色體,明的,暗的,暗的就是他的弱點。
  同樣的真實之眼可以調整箭速,提高到對手無法閃避的地步,朝著極限邁進。
  沈振海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左手捏著發掘,劍指張小江。
  ——風神光耀劍!
  嗡……
  沈振海如同太陽一樣亮了,手中的劍爆發出刺目的強光,哪怕是離斗法臺很遠的修士都感覺眼前一片空白,但是可以瞬間閉上眼睛。
  可是真實之眼不行。
  真實之眼一旦打開就無法那么急速的關閉。
  看臺上的宗主們露出微笑,總算有點技術含量了,這沈振海確實打出了名門風范,在有扎實的實力的基礎下,很容易針對對手,光靠天賦是不行的。
  風神教的弟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號稱風神教最全面的沈師兄,有個綽號叫做的精算師,只要對手展現出了全部實力,在他面前只有落敗一途,他一定會找出破綻,同時制定出破解之法。
  這叫做針對!
  張小江完全被針對了,在彼岸之戰之中,很多高手不愿意用壓箱底的法術也是這樣,太容易被針對了。
  這不分實力高低,哪怕是王猛、明人、林靖皓、玲瓏他們也是一樣。
  張小江的眼睛完全失去作用了,周圍一片空白,耳朵也嗡嗡的。
  沈振海一劍斬出,戰斗結束了。
  霹~~~
  幾乎是必中的一劍落空了。
  沈振海愣了愣,難道是自己太高興大意了?
  又是一劍斬出,中了光耀劍等于成了盲人,一時半會是恢復不過來的,而且由于眼睛被照,耳朵也會產生轟鳴,等于成了廢人。
  在張小江的世界是一片虛無。
  面對無數的魔像,怎么抵擋,射殺,張小胖沒法躲在后面看著自己的兄弟用身體當盾牌,在他的攻擊范圍最廣,殺到手軟,任何人射了百萬箭之后,沒瘋,他就出師了。
  在對付魔像的艱難歲月里,主力攻擊手不是胡靜,胡靜是負責防御、索明也是負責防御的,劍修攻擊范圍有限,張小江才是殺器。
  要攻擊,要準確,還要有精準的殺傷力。
  沒錯。要靠真實之眼,找尋魔像弱點,但這種特殊能力能堅持多久,五分鐘。十分鐘?
  有用嗎?
  沒用啊!
  張小江只知道一點,他范一次錯誤,索明身上就要多挨一下。
  但是沒辦法,他就是會犯錯誤,第一次張小江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恥,為什么修煉中沒有盡全力,為什么到了關鍵時候自己總是拖后腿的那個!
  沒人怪他。可是他自己怪自己,那半年里,張小江一次都沒笑。
  每一次的魔像攻擊,打在索明他們身上,卻敲在張小江的心里,若是他能狙殺掉魔像小隊長,魔像就會散亂,可是他不行。
  在這種情況下。他要么縮回自己的殼里,要么就去死,但這兩種都是逃避。看著索明一次一次的擋住,張小江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沒人怪他,他們是兄弟,張小江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他一定可以,他必須可以!
  轟轟轟轟……
  一道道劍氣在張小江身邊炸開,可是無一命中,閃避的分毫不差。
  張小江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只有圣堂眾才知道。張小江因為過度使用真實之眼會產生很長一段時間的失明,但是在這個時候,反而是張小江最可怕的時候。
  這不是張小江,他為了幫助大家,徹底把自己埋葬了,在這個時候。是一個可怕的弓神!
  張小江的背不是弓著的了,雖然還是那個胖子,但眼睛閉著的他,氣勢上完全不同了。
  在那樣地獄的戰斗中,有的人改變自己,有人的無法改變自己,就只能掩埋自己。
  嗖……
  沈振海一驚,他本能的做出了閃避動作,卻發現,那一箭卻是朝著他閃避的地方來的。
  轟……
  正好轟在劍身上。
  又是一劍,沈振海再閃,但還沒反應過來,又中了,同一個地方。
  當第三次的時候,這已經不是偶然了,只有沈振海才明白心中的驚懼,一模一樣,分毫不差,三箭同一個地方。
  轟……
  手中的長劍炸裂。
  沈振海爆退,張小江根本都沒有移動,手中的爆裂弓像是有了生命一樣,或者說,沈振海在他的眼中只是個靶子,只是個玩物。
  是那么的隨意,那么的輕松,一箭轟出,沈振海完全只能抵擋。
  不是步法被看穿,而像是能預知未來一樣,他下一步怎么做,對手完全能看穿。
  若是注意看,這個時候張小江特別像一個人,……是王猛。
  轟……
  沈振海反擊了,新拿出來的劍剛要釋放劍氣,又是一箭襲來,速攻箭。
  波……
  劍氣放不出來!
  完全的壓制,最難以置信的張小江的隨心所欲,仿佛是師傅在指點弟子一樣。
  活生生的把沈振海壓的能吐血。
  場上三分鐘,場下三年功。
  若說真實之眼是天賦的話,這可就是最扎實的基本功了。
  這要怎么練才能練成這樣?
  這不是重復重復又重復就行的,在修士中不乏這種這苦練者,但沒用,要融入。
  在魔靈空間,重復是沒用的,要有效,必須有效,就算死也要有效。
  閉著眼睛的張小江越來越隨意,手中的箭已經快的只能看到影子了,就沈振海上下翻騰,像是木偶一樣。
  箭停,風止。
  斗法場安靜了,沈振海身上凋零不堪,胸前被撕成了兩個字——圣堂這要是下殺手,沈振海一百條命都用完了。
  胖子站在那里,簡直當真如箭神一般的威嚴。
  體型什么都尼瑪是浮云,誰說胖子就不能成為弓修!
  沈振海哭了,不知怎么瞬間失聲痛哭,……崩潰了。
  一個擅長洞察分析的人,在被打成這樣,那每一箭都在鬼門關里轉悠,他的意志撐不住了。
  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事兒,有幾個人能超脫,一次兩次可能還能頂住,輪數多了會瘋的。
  這種強悍叫做崩潰。
  剛剛那些還蔑視胖子的人,顯然很想抽自己的嘴巴。
  圣堂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回事,一個比一個可怕,他們是經歷了什么才能修煉成這樣???
  人們看到了圣堂眾臉上的淡淡的笑容,像是笑容卻有不是。
  那是自信啊,那是經過刀山火海之后的從容。
  (周一,求各路支持,月票,推薦票都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