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534 崩潰


  宋一凡很欣賞王猛的性格,哪怕韓云當時對他和范鴻一頓譏諷,但是今天說起來仍是心態平和,這是一個成熟男人的風范。
  “韓云遭遇了強大的對手,惜敗。”
  “可惜,可惜。”王猛說道,兩人是心照不宣了。
  “我這次來也是有任務的,我們宗主也是有意愿跟圣堂建立往來,同為圣修,以后互相幫助。”
  宋一凡開門見山說道。
  王猛笑了笑,“圣堂廣交天下朋友,再說我們本就是朋友。”
  宋一凡吐了吐舌頭,“其實吧,這上升到門派的事兒應該宗主親自來和你說的,你也知道他們這些老人家把臉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我就可憐的要吃點苦了,還好你比較通情達理。”
  宋一凡那可愛俏皮的小模樣看的王猛一樂,說實在也就是先入為主,王猛和云破天沒什么交情,但宋一凡卻在他和范鴻困難的時候仗義執言,沖著這個也懶得計較那些虛的東西。
  兩人沒聊多久,何醉就好幾次進來,客人太多了,有一些又是比較重要的。
  “看來你真的很忙,就不打擾了,彼岸之戰,我們一起加油吧!”
  說著俏生生的伸出小手,王猛點點頭伸出手,“你也一樣!”
  離開小圣堂,門口有云霄門的弟子等候,去看見他們的大師姐……臉紅了。
  宋一凡有點留戀的看了一眼小圣堂,心里噗咚噗咚的,自己都弄不明白是怎么了,她怎么迷迷糊糊的就來了,甚至還找了那么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憐云宗主就這么被弟子給埋了。
  小圣堂當真是熱鬧非凡,絲毫不亞于無幻魔宗、太陰教、萬靈教、青云宗這些十大門派,而十大門派也是罕見的放下身段,以前的門派那個不是敝帚自珍。把自己唔得嚴嚴實實,就像生怕被人占了便宜的黃花大閨女似得。
  張良很忙活,已經是天昏地暗了,現在銜接大元界和圣堂弟子方面事務的具體執行都是他和他的情報網在做。見識了這樣大的世界,尤其是通仙商會這樣的龐然大物,張良開眼界了,心中的熱血可是噌噌的就頂了上來,那可是絕對的目標,曾幾何時他這種職業是最沒有前途的,看到通仙商會的規模和影響力。他才知道,其實行行出狀元。
  老大肯定是要沖擊星盟第一,他這輩子是沒希望了,但是他可以創造一個自己的奇跡,打造一個超越通仙商會的存在!
  圣堂的分工講求明確,準確的說,權力是下方的,王猛這個宗主當的很輕松。不像一般的宗主完全是一個人說了算,王真人當然是說發揮大家的力量才能讓圣堂所向無敵,但張小胖對此非常理解。懶嘛,他的懶是大家都知道的,而王猛的懶總是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在分配上確實是很明確,包括趙星輪都不能越雷池,他有他的負責范圍,雖然圣堂現在欣欣向榮卻也不能忽略老一輩的貢獻,達成了一個默契才是最佳狀態。
  張良的崛起確實挺另類的,在王猛前往修真學院的那幾年,雖然有胡靜的照應,但那個時候胡靜還要和趙廣對抗。張良的日子過的很苦,但是他也沒有回頭路了,他熬也得熬,不熬也得熬,直到萬魔教覆滅,圣堂重新上路。張良的才能在圣堂也算獨一無二,立刻被重用,當然這也是胡靜慧眼識人才。
  在大元界彼岸之戰的這段時間里,張良確實把的作用發揮出來,心里已經有個基本的構架,如何以圣堂為中心展開一個資源體系。
  藍圖是藍圖,難度還是很高的,外界并不看好,當然圣堂內部大多數弟子也不太關注,對于大多數修士,修行就是唯一目的,其他之類之類的都可以忽略到,甚至意識不到其中的重要性。
  但是張良卻斗志昂揚,圣堂的機會很多,而且資源是可以通過交流變大的。
  他是修真者中的商人,商人中的修真者。
  張良正在埋頭工作,他要這些天接觸數百個人物分類清楚,那些是靠譜的,那些是不靠譜的,還有那些是打醬油的,確認了之后就要開始展開工作,趁著現在圣堂聲威正隆的時候先確立一些東西,效率是相當重要的。
  寶器宗,寶器宗,張良有點頭痛,毫無疑問作為十大門派,寶器宗是各門各派都喜歡的,也是唯一不怎么受嫉妒的,圣堂顯然也需要寶器宗,尤其是現在的圣堂需要寶器宗在這方面的大力支持,擴張是必然的,可是四方小千界那邊的設施跟不上,底子薄,亟待改善。
  可是怎么找突破口?
  寶器宗一點都不缺少客戶,而且都是大客戶,甚至五十大門派需要一些像模像樣的法器,現在都是直接找他們,只要在彼岸之戰中不在第一輪全部淘汰,圣堂的排名必然要更進一步,這種排名和聲威之下,硬件是要跟上。
  拿什么打動寶器宗的宗主?
  王猛現在在年輕一代的名氣絲毫不缺乏,可是他太年輕了,在老一輩里面沒有交清,若是資源交換,沒戲,絕對沒戲。
  張良在寶器宗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頭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般的門派都有辦法解決,可是遇到這種什么都不缺大門派,就完全沒咒念了。
  “怎么,寶器宗有什么問題嗎。”一個聲音在張良背后響起,把張良嚇了一跳,他專門要一個僻靜的地方,因為在整理資料的時候不能吵鬧,省得錯過比較重要的東西。
  回頭一看,張良愣住了,竟然是……宗主。
  “弟子張……”張良確實有些激動,……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么近見過王猛了,想當年……已經是很久遠的事兒了。
  “哈哈,張師弟,好久不見啊,怎么一個人躲在這里。”看到密密麻麻的門派和修士的名字,以及各種注釋,包括了性格喜好等等細節,王猛有點汗顏,“咳咳,看來只有我才是躲懶的。”
  “宗主……還記得我?”張良覺得心口被什么堵住了,這么多年了。
  “你看我記性有那么差嗎,寶器宗有什么問題。”
  “一點小事情,我想我能搞定。”張良咬著牙,現在彼岸之戰才是關鍵,誰也不能干擾這個大前提,而且他可不想這么多年第一次和宗主面對面就是求救。
  王猛笑了笑,“我現在是閑人一個,不用白不用,跟我客氣可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了。”
  拍了拍張良的肩膀就在一旁坐下。
  張良壓抑住激動的心情,盡可能的讓自己恢復冷靜,大師姐常說,能抓住機會的人才會贏得勝利。
  “是這樣的,我們現在需要跟寶器宗達成一個協議獲取一批弟子訓練用的法器,但我絞盡腦汁都找不出能打動寶器宗的條件。”
  張良說道。
  王猛點點頭,“行,跟我走一趟吧。”
  張良覺得人生不過如此,真的不過如此,在他的眼前就是寶器宗的掌門弟子岳珊,還有花仙派的掌門弟子凌菲。
  各大門派現在都出現了戰略盟友的情況,比如萬靈教和圣光宗,寶器宗和花仙教,星盟讓這些傳統強大的門派也感覺到了壓力,要在這種秩序中屹立不倒,結盟幾乎是必須的。
  岳珊沒有彼岸之戰的任務自然是輕松,看得出她和凌菲的關系非同一般。
  別人肯定是見不到了,但王猛顯然不是別人。
  張良心中就跟撥浪鼓一樣咚咚咚的直提跳,新秩序自然會催生新的強者,就算不會立刻成為強者,也會加強地位,比如寶器宗。
  不知多少人想見一面岳珊,這個未來寶器宗的領軍人,天下寶器的源頭,但岳珊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就算是宗主也難得一見。
  而現在岳珊就在他的面前。
  “張良,正主找到了,把我們圣堂的要求提出來,不要客氣。”
  王猛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
  張良是很能洞悉局面的人,王猛既然讓他說,張良就真不客氣,原原本本把圣堂現在需要的東西都說了一遍,幾乎是脫口就出,看樣子現在圣堂真的迫切需要這些新型法器法陣,不然未來發展就會遇到瓶頸。
  聽著張良滔滔不絕,凌菲笑而不語,岳珊的眼睛則是越瞪越大,直到張良說完。
  “岳大小姐,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想以寶器宗的實力這點小事兒應該不在話下吧。”
  王猛說道。
  岳珊當著凌菲的面顯然不需要裝什么淑女,幾乎是彈了起來,“王猛,你當寶器宗是你們圣堂的后院啊,接了你們這個單子,你知道我們要損失多少,再說了,你還真不一定付得起!”
  望著岳珊如同連珠炮的吐槽,凌菲完全當沒聽到的喝茶。
  “鎮定,鎮定,咱倆誰跟誰,好歹也是共患難同生死啊!”
  “免了,你是你,我是我,再說了,你還欠我錢!”
  岳珊白了王猛一眼,這家伙沒事的時候人影都不見一個,有事兒了立刻又裝熟人,男人果然每一個好東西。
  “你看我這個宗主難當啊,你總要讓我好好發展壯大再還錢對吧,細水長流啊。”
  “照你這個意思,難道這次也要欠著?”岳珊瞪大了眼睛,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王猛怎么就這么篤定吃定了她一樣,凌菲也人笑了。
  (早晨收到朋友的禮物,……纖體美食……這個真是驚喜啊!
  求月票,謝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