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38 運籌帷幄


  在光芒四射的斗法臺之外,則是一群星盟成員,無幻魔宗的魔霸,太陰教的于昆侖、墨辰等人、青云宗陸塵風、花仙劍的白雨等等,當然趙星輪也來了,本來他是不夠資格的,但作為圣堂的代表,他又是唯一的大圓滿也獲得了在凈土觀看的資格,他是圣堂的代表。
  “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那彼岸之戰正式開始。”
  滄海的手一點,瞬間星光都像是要拉下來一樣,三十個人之間多了無數到光線,不斷的變化最終定格。
  步青云對陣范鴻吳罔對陣張小江
  索明對陣黨天朧月對陣桓宇
  紫龍對陣雷左天龍對陣凌菲
  周謙對陣崔志蒙主對陣賀元洲
  林靖皓對陣紀甄季萬里對陣閃電
  明人對陣姬如山李心水對陣欲靈
  王猛對陣太叔成岳玲瓏對陣謝天華
  胡靜對陣宋馬鄒闖對陣宋一凡
  在五大城市,人類修士聚集一堂,在彼岸,除了星盟成員,妖族各族的代表人物也到了,星盟是人類和妖族,甚至龍族的統一,他們也要觀察一下人類的代表到底是什么樣子。
  第一戰,步青云對陣范鴻。
  這是圣修之間的戰斗,來自古典圣修的代表,青云宗的步青云對陣來自潮汐小千界新崛起圣修門派的代表法華門的范鴻。
  法華門在彼岸之戰的排名中無疑相當靠后,以前是有圣堂作伴,但圣堂顯然毫無疑問是矚目的焦點,其他人多是來自十大門派,范鴻也是著實給法華門爭了一口氣。
  只可惜,蟬晶已經不在了,否則她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有何感想,那個曾經被她當做凱子的家伙,已經站在了人類修士最高級別的戰場上。對陣是來自青云宗的掌門弟子。
  戰斗的是兩人,周圍看著的還有三十人,他們當之無愧的是站在這個世界上巔峰的存在,萬眾矚目。
  步青云也沒想到有一天。這個叫做范鴻的小子有資格和自己一戰,但命運就是這么好玩,又或是掌門的眼光是準確的,范儒確實有兩下子。
  陸塵風和范儒都在,兩人相視一笑,也算是老朋友了,雙方都有一定的自信。
  青云宗的擁躉是相當多的。不但因為他是圣修,而且還秉承了古典圣修的一些規矩,獲得了不少修士的支持。
  步青云在前面的表現中規中矩,但相比一些人確實不算太出彩,范鴻則是很風光,他的幽冥暗皇體可是相當的華麗。
  面對步青云,范鴻是一點心理優勢都沒,雖然在前面的戰斗中一路過關斬將。但到了這里范鴻才是第一次面對以前只能仰望,高不可攀的對手。
  范鴻拔出了劍,戰斗開始了!
  這個時候的壓力不僅僅來源于對手。也來源于四周,同級別的對手,還有各門派的大佬,甚至修真界四大高手都在看著,若是丟人,丟的可是整個門派的臉。
  誰也輸不起。
  范鴻出手了,在底蘊和氣勢上步青云完全控制了場面,古典劍修最重修養,無論對手多強都別想壓制他們,古典圣修的修行比較艱難。也是現在眾多圣修轉型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認,這種劍修的風度確實更有氣魄。
  范鴻的劍路因為圣像的出現也發生了變化,劍氣走的飄忽犀利的路子,而且相當的危險。
  這三年,范鴻確實沒閑著。在彼岸之戰的前半階段也完成了蛻變,劍氣一出手,范鴻整個人也不同了,劍氣籠罩著步青云,步步殺機。
  步青云并沒有出劍,依然挺立著在劍氣中穿梭,坦白說,步青云連圣像都沒有,卻敢如此托大,有人不爽,但到了這個級別,絕對沒有真的托大的意思。
  這源自于自信。
  范鴻的劍法確實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尤其是跟隨者圣像的風格,在前面的戰斗中所向披靡,凌冽的劍氣變幻莫測,但卻怎么都無法傷到步青云,甚至無法打亂步青云的節奏。
  一般的劍氣可能無法直接獲勝,但作為攻擊者,總要控制節奏,而這樣放任的攻擊中,步青云卻如同一顆蒼松般,屹立不倒。
  陸塵風很自信,這信心不是來自于青云宗的名頭,而是對步青云的了解。
  林靖皓、季萬里、鄒闖、朧月等人是最了解步青云的,同時十大門派的杰出代表,也都是佼佼者,年紀相差不大,他們都是擁有圣像的存在,可是無論在什么時候,計算對手的時候,都不會忽略了步青云。
  古典劍修,要么不成,一旦成就,就絕對不容小覷。
  范鴻也是越打越心驚,他對自己的劍法很有信心,可是卻像是被步青云完全摸透了一樣,步青云給他的感覺就是高山仰止,像是在告訴他,他們不是一個級別。
  范鴻知道他必須抹去這種懦弱的想法,若是心中認輸了,那戰斗就真的沒法打了。
  元力澎湃,劍氣轟鳴,范鴻要下殺招了,他不信步青云還能不還手!
  劍身忽然籠罩一層暗紅的光芒,這是從幽冥暗皇圣像中領悟到的。
  幽冥劍!
  噌……
  人劍消失,虛空之中忽然劍光四射,毫無征兆的籠罩向步青云,幽冥暗皇體的特點就是毫無征兆,也就說無法預判!
  但是步青云卻消失了,出現在攻擊范圍的一丈之外,靜靜的望著范鴻。
  “你的劍路錯了,幽冥暗皇體缺乏殺氣是不夠的,而且,要預判的方法有很多。”
  步青云搖了搖頭,幽冥暗皇體偏重魔性殺氣,但范鴻又是圣修,不是說圣修修不成殺氣,只是是擺脫了魔性之上的另外一個更強悍的境界,很難達到。
  范鴻被完全看穿了,他的這招已經用過,但怎么都覺得以他幽冥暗皇體的特點,對手也不會那么輕易的閃避,可是現在看彼岸之戰就是彼岸之戰。
  轟……
  幽冥暗皇圣像出現,這是在彼岸之戰決賽上出現的第一個圣像。
  幽冥暗皇那嘲諷世界的微笑,幽默中帶著一絲悲哀。
  范鴻的身形不見了,噌……
  劍氣縱橫,步青云一愣,身形爆退,但是胸前還是中了兩劍。
  范鴻出現在步青云的不遠處,“步兄,還是露點真招吧,難不成想這樣結束戰斗。”
  步青云看了看胸口的劍痕,“呵呵,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的幽冥暗皇體,好吧,看看你能擋我多少劍。”
  嗆……一聲清脆的劍鳴。
  步青云的青云劍出鞘了,對于古典劍修,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們修劍是當成了修道一般,以劍悟道。
  在這個圣像和命器橫行無忌的年代,劍法本身還有多大活路?
  范鴻的身形消失了,空間中還殘存著幽冥暗皇的笑容。
  空間陡然彈出一劍,步青云的青云劍陡然一封,劍屏!
  轟……
  步青云原地不動,范鴻的身形卻帶出一道殘影,大概被震退五六步的樣子,緊跟著又消失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