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542 巔峰與巔峰


  星光熠熠的凈土夜空,是那么的美麗,斗法臺的寧靜,和周圍的心潮澎湃形成鮮明的對比。
  黨天一臉的平靜,這種感覺很好,他的胸口有一股熱力在上涌,力修是所有修士中最外向的,他們要的就是沖動,就是勇猛,就是霸道!
  到了這里,黨天已經不需要低調什么,也不需要隱藏什么,他需要做的就是一路過關斬將,讓所有人認識力宗,知道他黨天!
  在劍修主導的時代,力修只是苦力嗎?
  絕對不是!
  黨天握起了拳頭,他不需要任何武器,因為對于一個力修,拳頭就是最好的武器,是天下最好的武器!
  斗法臺彌漫著一種強橫的氣勢,這是體修的霸氣!
  黨天身上散發著如同高山崩塌前一刻的恐怖氣勢,周圍的修士都露出一種有意思的表情。
  不少人在平時只是聽聞名字,對于實力當真不是很了解,尤其是沒有圣像的,基本都不被關注,可是真正交手了,就知道圣像是強,卻不能直接決定勝負。
  光是看氣勢就知道這黨天對于自身的錘煉是多么的到位。
  單論氣勢,黨天有信心戰勝任何人!
  這是天生的王者,天生的霸者,有種人生下來命中注定就是高高在上,就是主宰。
  這種人說的就是黨天。
  索明不是沒掙扎,只是他的氣勢面對黨天那滾滾如潮的氣勢確實很快就被壓了回去,只有抵擋的份兒。
  體修之間的對戰,戰斗還沒開始,氣勢上就已經被壓成這樣高低立判。
  而且索明最大的殺手锏是禁法,可惜,他面對的是體修。根本沒有施展的余地。
  黨天對這個對手說不上滿意。上一場殺的蕩氣回腸,但以黨天的觀點來看,任何一場需要玩命的戰斗。都源自于實力的不足。
  一步踏出,醞釀好的氣勢立刻如山崩一樣沖向索明。
  還沒出手,索明無法控制的后退三步才穩住重心。
  登時全城嘩然。圣堂弟子的心更是直接從山峰跌入谷底,上一站贏得就驚險萬分,這一戰似乎連驚險都不用了。
  索明緊緊的握著自己的禁法錘,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和波動。
  黨天出手了。
  不是很快,卻也絕對不慢,是因為他自信到不需要用極速去展現了。
  一個橫移,瞬間的側身右拳上擊,最普通的力修臂技。
  轟……
  對索明來說,就是山壓了下來。雙錘猛然一封,依然被轟然擊退。
  體修之間的戰斗經常會出現無比華麗的連續技能攻擊,但黨天卻并不急。因為他的對手無法閃避。
  又是同一樣的一擊右手龍拳。
  轟……
  索明再退。不是他不想閃避,而是經歷了黨天無比霸道的一擊。身體都僵硬了,當恢復的時候,黨天的攻擊又來了。
  這是天賦上的差異,有的人恢復就是快,有的人身體是跟不上的,當然訓練是可以彌補一些,可以追趕,但能追到什么程度。
  轟……
  當第三擊轟出,索明終于防不住了,禁法錘被擋開,空門大開,黨天是一模一樣的一拳殺到,甚至連節奏都是一樣的。
  轟……
  正中。
  這是何等的差距!
  在凈土,在彼岸之戰的決賽,竟然使用一模一樣的招式,其實都不算是什么招式,直接瓦解對手。
  要知道索明好歹也是捶扁過大圓滿的體修,就算那家伙成色不足,但能戰勝的索明也絕對不是弱者,可是面對黨天竟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只能說,在彼岸之戰,一切皆有可能,圣堂上一刻還風光無限,這一刻就會被掄平了。
  但是索明卻很快從地上爬了起來,握緊雙錘,黨天微微一愣,還挺頑強的,只是相差這么懸殊,真沒什么必要。
  轟當……
  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招式朝著索明沖了過去,很普通的招式,可是索明還是只有抵擋的份兒。
  在力宗弟子的歡呼聲中,馮進除了贊嘆還是贊嘆,黨天大師兄對于力修技法的運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看似簡單的攻擊,卻已經結合了氣勢和時機,甚至抓住了對方的呼吸節奏。
  攻擊到達的時候剛剛是呼氣的一瞬間。
  轟……
  索明再退兩步,剛剛穩住趨勢,黨天的攻擊又來。
  轟當……
  再退一步,還是只能抵擋,渾身發麻之中,黨天的第三擊到了。
  轟當……
  索明防御又被擋開,中路大開,這次黨天加強了力道,正中一擊沖龍拳。
  轟……
  索明飛了出去,滾出去好遠。
  這時歡呼的是力宗弟子,在凈土,宗主們也頗為點頭,對他們來說,花哨的法術爆強的元力完全沒有意義,而對于這種細節確實他們在意的。
  來這里的,學習強攻法術都不是難事兒,但要讓他們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就很難了。
  力宗宗主向邑對自己的得意弟子是相當的贊許,用他的評價就是完美無缺!
  “可惜,就是對手弱了點,沒法展現出他的特點。”面對周圍宗主的贊美,向邑也不客氣。
  于昆侖笑了笑,“向宗主,言之過早吧,戰斗還沒結束。”
  “呵呵,于宗主,你覺得這還有懸念嗎?”
  “呵呵,這可不好說。”楊戩說道。
  向邑咽了一下,“要么是我老眼昏花了,要么就是索明真的不是不死之身,否則,絕無一點勝算,大家說是不是。”
  周圍的宗主,哪怕是剛才贊美過的,卻也沒有回應。
  因為斗法臺之上,索明又站了起來。
  其實剛剛細心的人已經注意到,在防御黨天的攻擊。索明退得步子少了。
  黨天也微微皺了皺眉頭。跟這樣的對手戰斗其實很沒有意思,無法激起他的斗志,可是沒行道這體修還挺耐打的。
  雖然是靶子。可是黨天不是個無聊的人,不想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更沒有拿個靶子炫耀技巧的意思。
  真正的強者不需要!
  黨天的沖龍拳在此出手。但這次索明卻不在抵擋了,禁法錘陡然轟出。
  轟當……轟當……轟轟……
  三擊全部擋下,雖然身形在后退,可是索明卻沒有失去位置,圣堂弟子雖然不在現場,可是沒人都緊緊攥著拳頭,感同身受,一定要擋住啊!
  擋住了!
  第四擊出來,索明雖然無法閃避。卻同時轟出一拳,索明爆退五六步才站穩,可是黨天的身形也晃了晃。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黨天猛然一揮手。整個人瞬間彈出之后,才發出一聲爆響。索明做出了反應,但是卻來不及,雙錘還沒來得及回收,胸口就受到了重擊。
  轟……
  黨天沒打算浪費精力,立刻下了重招,這一擊是對手絕對無法抵擋的。
  可是還沒等黨天回頭,索明又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索明不以為然的吐了口吐沫,“若是你以為這種輕飄飄的拳腳就能戰勝圣堂弟子就太天真了!”
  黨天愣住了,還真有這種逞強的人,不死之身?那都是騙小孩的,體修雖然錘煉身體,但其實都是有極限的,過了極限想恢復都難。
  不過,對于頑強的對手,他似乎應該給予一點尊重。
  黨天站正了身體,絕對認真的對待一下。
  馮進看得直搖頭,這種差距下,這種挑釁完全沒有意義,現在黨天真的認真起來,恐怕這日子就不好過了。
  待索明做好了防御,黨天陡然出手,瞬間來到索明的面前,索明的禁法錘出手,坐以待斃是不行的,但禁法錘完全落空,黨天陡然抓住了索明的雙臂,轟然摔了下去。
  轟!
  一個拋擲扔了出去,爆踢!
  轟……
  若以為這是結束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才是開始,既然要認真就認真一把。
  打打打打打打~~~~~~~
  轟隆隆隆隆,毫無還手之力,索明的身體被打成了篩子一樣。
  狂暴的攻擊,看得眾人目瞪口呆,爆頻攻擊,頻率太快,以至于完全無法防御。
  索明如同一片落葉一樣朝著地面落下。
  就在下落的一瞬間,黨天的雙拳轟到了地面。
  震蕩波……
  轟……
  索明的身體落地彈起,在這種震蕩之下,內臟都應該碎了。
  摧枯拉朽般的攻擊,整套攻擊下來,黨天連臉色都沒變,小試身手。
  戰斗結束了。
  胡靜等人的表情是凝重的,卻沒有太緊張,準確的說,不是他們不擔心,而是對索明的信任,他們一路走來,這種在外人看來無比殘酷的戰斗真的不算什么了。
  修真之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索明會對自己負責。
  黨天的好心情沒有持續多久,索明又站了起來,就像真的有不死之身一樣。
  望著索明,黨天再好的心態也不好了,若是完全沒有抵擋能力,對手是完全站不起來的,而且就算站起來也不可能有力氣,可是索明明顯有還手之力!
  “似乎戰斗才剛剛開始。”于昆侖微微一笑。
  很反常態,體修又不是不死的,在這種暴擊之下竟然打不倒?
  黨天再也不能玩沉穩了,渾身金光一閃,對方的防御力既然如此強,那他就要加強攻擊。
  不死金身加大力神臂,陡然發動。
  轟轟轟轟轟……
  索明抵抗了幾招之后就完全陷入了被動挨打之中,黨天的攻擊引力帶住了索明,不讓他飛出去,完全承受了暴擊之力。
  索明的雙手擋在身前,禁法錘都飛了出去,在黨天面前命器都是礙事的了。
  狂暴的攻擊,一道道的力量波紋炸開,此時的黨天當真是神威蓋世,每一擊都伴隨著震耳欲聾的悶爆聲。
  這種攻擊打在任何一個修士身上恐怕都粉碎了吧。
  就算以**強橫著稱的龍族都禁不住皺了皺眉頭,因為從力量震蕩波就能看出這攻擊力的級別,相當驚人!
  這黨天的力量確實到了一個嘆為觀止的地步。
  轟……
  雙拳的暴擊,索明被蕩平了,咔咔咔,……斗法臺都被炸裂了!
  (求月票,還差十幾票就湊整了,求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