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55 打醬油的張小胖

[[[CP|W:214|H:300|A:L]]](霸氣靈犀圖,圖片顯示需要審核,上一章的骷髏萌照已經出來了,嘿嘿)
  “周師兄,靠你了!”
  “是啊,周師兄,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老周,干掉他們!”
  “爭取一個開門紅!”
  王猛等人還是信心滿滿,尤其張小胖渾然不知怕為何物。
  “盡力而為,盡力而為!”
  周謙說道,心中則盤算著怎么輸才能既不丟臉,又不受傷,唉,何苦來哉。
  申屠走到了場中央,伴隨著橫山堂的山呼海嘯,申屠拿出了他的武器,巨型戰斧。
  體修是把元力化成了巨大的力量和強橫的防御力,簡單粗暴,但實用。
  見申屠上場了,周謙也知道,只有自己和他命痕層次差不多,伸頭一刀,縮頭一刀,上吧,誰讓自己是師兄呢。
  周謙上場,張小江也像球一樣彈了起來,“周師兄狠狠地扇他!”
  胡靜則是相當的慎重,之前她搜集過橫山堂的資料,橫山堂的安排基本上沒有出乎她的意料,唐威果然拉不下面子,讓申屠領銜,但陣容依然龐大。
  橫山堂以體修為主,在這種露臉的場面上,他們也不怕被針對,當然也不認為雷光堂有針對他們的能力,所以依然相當夸張地安排了五個體修。
  周謙也上去了,滿臉笑容,“咳咳,申師兄,又見面了,手下留情,切磋,切磋而已。”
  頓時引得橫山堂的弟子爆笑,雷光堂大概就只剩下此等慫貨了。
  申屠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是他的地盤,上次雖然是演戲但被雷光堂的廢物打得灰頭土臉也是很不爽,橫山堂的人從來不懂的一個字就是忍!
  “殺!”
  申屠一聲爆吼,渾身肌肉暴起,像是猛獸一樣,巨大的戰斧帶起凌冽的殺氣轟向周謙。
  周謙一個符修哪兒跟正面對抗,對方一舉起斧子就連忙后退,手中的火符一個接一個地轟出。
  體修就是把元力化成最純粹的力量,簡單說有點類似某些妖怪的修行方式,把自己練成銅頭鐵骨力大無窮,來去如風,可不是說體修的速度就慢,相反體修的短距離速度是最快的,只是變化少罷了,但在低級別的時候,體修可是相當吃香。
  周謙的火符一個接一個地轟了過去,申屠完全當沒看見,直接追殺過去,掄起戰斧,帶起一片片破空之聲,而周謙狼狽逃竄,周圍笑聲一片。
  靈隱堂和飛鳳堂的人目光中也帶著一絲戲謔,他們倒不會像橫山堂那樣夸張的嘲笑,但雷光堂的弟子也挫了,實力差,經驗差,膽子也小,簡直就是丟圣堂的臉。
  張小胖和馬甜兒加油的聲音也弱了下去,本就聲音小,再看到場上這種局面,實在是喊不下去了。
  周謙哪管這一套,他只管應付完比賽,這堂戰可不是他答應的,關他一毛錢事兒。
  又是一串火符扔了出去,申屠也有點煩,戰斧一橫,直接拍了過去,澎湃的力量爆炸,直接把火符拍散。
  “垃圾,吃我一斧!”
  爆吼間的發力,已經到了周謙的眼前,而這時周謙早就準備好的爆裂火符猛然轟出。
  機會還算是好的,體修攻擊喜歡凹造型,在舉起的那一瞬間是很大的破綻,橫山堂不少人問題明顯,當然能抓住的不多,可周謙就是一個。
  爆裂火符帶著刺啦的聲音朝著申屠的頭部就轟了過去,周謙的打算就是對方擋一下,自己就認輸,此事兒就完了,自己也不算太丟臉,也算盡力了。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申屠眼中露出一絲譏諷,雷光堂的人腦子都抽了,這么天真,他堂堂橫山堂的二號人物怎么會怕一個破爛火符。
  吼~~~~~
  沖著迎面而來的爆裂火符就是一聲大吼,像是音爆一樣的力量轟向了爆裂火符,爆裂火符還沒到申屠跟前就直接爆炸,而申屠已經出現在目瞪口呆的周謙面前,戰斧當頭斬下。
  周謙渾身冷汗,瞬間爆閃,轟……
  “我認輸。”周謙連忙擺手,這哪兒是切磋,簡直是要命啊。
  橫山堂的弟子山呼海嘯,高喊著殺殺殺。
  張小江急了,這哪兒是堂戰是殺人啊。
  王猛拉住了張小江,搖搖頭。
  “認你媽的輸,打了我兩次,一句認輸就完了,先吃了我幾斧子再說,殺!”
  申屠掄起斧子追殺周謙,周謙則是左閃右避,連忙擺手,“申師兄,我打不過你啊,啊。”
  “老子最他娘的討厭符修,一群娘娘腔只會飄著扔廁紙,沒卵子的家伙,誰跟你們這樣的廢物做兄弟簡直倒了八輩子霉!”
  申屠怒罵道,像體修最討厭符修,只有沒膽的男人才會去做這種女人活兒。
  轟……
  周謙躲過了,申屠的斧子,卻被一腳踢中,巨大的力量襲來,直接飛出去數丈。
  橫山堂絲毫沒有叫停的意思,只要不打死,怎么痛快都隨便。
  靈隱堂和飛鳳堂雖然覺得有點過,但他們畢竟是客人,李天一靜靜地看著王猛,而王猛似乎也沒任何表示。
  對于周謙來說,這個時候最好就趴在地上,讓申屠踹幾腳解解氣也就完了。
  可是這個時候周謙卻緩緩地爬了起來,擦了擦嘴上的血,“沒錯,跟我這種人做兄弟真的倒了八輩子霉!”
  當初如果他肯站出來,馮進也許不會被趕出圣堂,至少他可以跟馮進一起走,但是他給自己找了個復仇的力量留下了,像縮頭烏龜一樣,直到現在他還記得馮進當年離開時的眼神。
  “老周,別勉強,不行就算了!”張小江扯著嗓子叫道,面子雖然重要,但命更重要。
  “周師兄,算了,別撐了。”馬甜兒也叫道,擔心得一塌糊涂。
  王猛和胡靜卻很平靜。
  周謙自嘲地笑了笑,他這種人竟然還有人管,他配嗎?
  周謙的手中多了兩張爆裂火符,隨手一扔懸浮空中,緊跟著又多了兩張,四張爆裂火符出現在胸前。
  申屠的腳步停下了,但這還沒停止,周謙的手又拿出兩張爆裂火符。
  周謙嘴角泛起一絲苦笑,“也許我真是個廢物,但就算要踩,也輪不到你啊!”
  又是兩張火符,八張爆裂火符懸浮在周謙的身邊,頓時橫山堂已經變得鴉雀無聲。
  小南天八卦符箓陣!
  (要燃,要殺,求票票,骷髏劇情派,要燃燒的地方,如果感覺燃點不夠,就要修改,甚至重寫,那滋味就跟考試時時八百字作文要重寫一樣掙扎,可是不過自己這一關無法跟大家交代,絕不湊合,再麻煩也要麻煩,像神格融合之后的主角個性,都在故事中延續交代,每一個變化都有配套的劇情,只是不能劇透,給骷髏機會,一定給大家一個燃燒圣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