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54 龍鳳斗


  但很快眾人眼前一亮,那箭雨……變得紅光一片,這是……箭嵐!
  眾人一陣沉默,因為弓修里面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新弟子可以修成箭嵐了。
  而看紀甄的手法顯然已經是輕車熟路完全掌握了。
  林靖皓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合,單手點出圓形陣法出現。
  ……眾人立刻感覺到眼熟,這不是上一場凌菲用過的嗎???
  林靖皓是劍修,這沒錯啊???
  轟隆隆隆……
  紅色箭嵐轟向了林靖皓的防御,元力爆裂。
  紀甄也吃了一驚,沒想到林靖皓竟然會有這種方法,最吃驚的不是紀甄,而是凌菲了,凌菲和天龍雖然傷勢不輕,在吃了丹藥之后卻也沒有離開,這種情況下,除非是嚴重到沒有辦法的地步,否則誰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光是親眼觀看所帶來的提升就很厲害了。
  凌菲吃驚的不是林靖皓模仿了她的孔雀明王符陣,而是……超越了孔雀明王符陣,因為孔雀符陣沒有這么強的防御力。
  紀甄明亮的眸子中露出閃光,對手強一點是好事兒,否則也太沒意思了,“林師兄好厲害的悟性,我可就不客氣了!”
  雙手撫上彩虹弓,元力暴起,嗡嗡……
  又是一道箭嵐,但這次并不是紅色的箭嵐,而是橙色的箭嵐,顏色的變化顯然沒有任何意義,同樣的箭嵐更剛才的殺傷力風格完全不同,這一波箭嵐更加的厚重。
  林靖皓故技重施,再次點出防御符陣,只不過紀甄卻沒有停手的意思,一道接一道的箭嵐殺了出去。
  黃色箭嵐、綠色箭嵐、青色箭嵐、藍色箭嵐、紫色箭嵐!
  一道箭嵐推一道箭嵐,形成了恐怖的箭嵐潮!
  疊加攻擊是最難的,在劍修中都很難,在弓修就更難,若是使用箭嵐,完全就是不可能的,可是紀甄卻做到了。
  這攻擊一出手,張小胖的眼珠子都直了,不得不說,他今兒真的見識了,張小胖很強,但只能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紀甄是另外一種天才,絲毫不亞于他,只不過類型不同罷了,望著紀甄優雅的身段,同為弓修,張小胖非常想跟她深入切磋切磋。
  六道箭嵐疊成了箭嵐潮,一旦形成,幾乎是無法閃避的,林靖皓能怎么辦?
  魔太子瞪大了眼睛,“好漂亮。”
  頓時所有人無語,這都行?
  嘴上輕松,手下可沒閑著,要不是防御,任他什么體質也被爆成碎片。
  雙手連續點出,一個巨大的原型陣法出現,黑光彌漫,那如同驚濤駭浪般不可阻擋的箭嵐潮一股腦的涌入了黑色陣法之中……
  竟然連爆破都沒出現,一鼓囊全吞了進去。
  林靖皓的扇子還在晃,可是周圍出場了的,還沒出場的修士壓力可想而知。
  林靖皓是劍修,毫無疑問,但所有人都發現了問題,無論是熟悉他的,還是不熟悉他的,有人看到林靖皓出劍嗎?
  任何一個弓修能使出箭嵐潮,就足以名動天下,可是這么恐怖的招式卻這么輕易被破解了。
  望著林靖皓隨意的表情,凌菲心中的震撼難以想象,因為她的孔雀符陣之法源自于孔雀大明王圣像的領悟,而且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使用,林靖皓自己領悟的可能性極低,而他看了一次竟然就可以如此輕易的使用……這是多么的恐怖。
  顯然這一點花仙教教主白雨也很清楚,一直以來大家對這些年輕一代的頂級高手都有所猜測,但始終認為八個人的水平差不多,甚至要看臨場發揮和修行相克來分出勝負,可是今天一看,似乎事情并不是這樣,白雨本來對凌菲的落敗還有些怨言,看到林靖皓的出手似乎也沒什么可抱怨的。
  看了一眼魔霸,這位無幻魔宗的宗主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應。
  無幻魔宗這些年對這林靖皓不是一般的放縱,也許這次彼岸之戰能讓大家看到原因,在場的宗主都是這個念頭。
  紀甄卻絲毫沒有氣餒的意思,反而笑了,“林師兄好手段,看了一遍就能把凌師姐的招式用的爐火純青,那就在接小妹一招了。”
  這紀甄也不是善茬,既挑撥了無幻魔宗和花仙教,又讓林靖皓不好立刻出手。
  在場的宗主都皺了皺眉頭,小心機用的太明顯了,不過林靖皓還真吃這一套,笑瞇瞇的搖著扇子一副等待賜教的意思。
  紀甄的元力再起,依然是箭嵐,……沒有差別。
  同樣的招式有用嗎?
  同樣六道箭嵐殺出,紀甄的眼神中突然放出璀璨的光芒,甚至帶著一絲殺氣。
  第七道箭嵐!
  紅色箭嵐!
  —彩虹七嵐無雙華!
  第一波攻擊完全就是試探,箭嵐潮的最大威力就是七合一,那才能發生質的飛躍也是她的飛虹圣像的真正威力。
  剛剛的六道箭嵐只是一種融合,但這七道箭嵐卻發生了飛躍。
  絢爛的五彩光芒綻放而出,一道光芒四射的巨箭轟向林靖皓。
  林靖皓笑著再度虛空點出,一個黑色的原型符陣展開,那巨箭浩浩蕩蕩的轟了進去……然后……就沒了動靜。
  所有人都啞了,這是什么招兒?
  紀甄也愣了,自己無比信心的超級攻擊竟然就這么不聲不響的沒了,哪怕是被反轟了好歹也舒服了,這連發揮都沒發揮就不見了。
  “好箭法,射箭不擅長,只能借花獻佛了。”
  手中的折扇旋轉一圈,啪的轟出。
  虛空再度打開,五彩的光芒殺出,轟…,‘,彩虹七嵐無雙華!
  兇猛的轟向了紀甄。紀甄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要面對自己的招兒,瞬間飛虹圣像爆開,她清楚自己攻擊的厲害,躲是躲不掉的,手中的彩虹弓爆射,同樣的招式。
  轟隆隆隆……
  兩道無雙華轟在了一起,那叫一個天翻地覆。
  元力散開,林靖皓還是老樣子,但紀甄就顯得頗為狼狽了。
  但場面卻突然尷尬起來,因為不知什么時候紀甄的弓不見了,而林靖皓的手中卻多了一把弓。
  彼岸靜悄悄的,林靖皓奪了對手的武器不算夸張,但問題是在場的宗主竟然沒有看到發生了什么!
  林靖皓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紀甄不知道該怎么辦,打是能打,可是對方能在不知不覺中奪了她的弓,就可以要了她的命,這是讓她知難而退,可是就這么認輸,她如何甘心。
  林靖皓摸著彩虹弓,卻并沒有勸說紀甄認輸,而是緩緩的把弓拉開了。
  這等寶器,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控制的,但凡寶器都有一定的抗拒力,一般修士廝殺奪了對方的寶器都是要拿回去煉一段的時間的,可是彩虹弓竟然對林靖皓沒有任何反抗。
  魔太子的眼神里是有點妖異,弓滿。
  轟……轟……轟……
  一道又一道箭嵐轟向了天空,蔚為壯觀,竟然真的是彩虹七嵐無雙華!
  紀甄的眼睛里就不是錯愕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為了練成這彩虹七嵐無雙華她付出了多少,她很清楚,她要出頭,她要得到任何,她就只有一條路,必須練,苦練,多少個日日夜夜,為了成功,她暗地里付出了多少才練成這準備一鳴驚人的箭法。
  但是眼前這人只是看了一遍。
  問題是,這卻沒有完!
  七道箭嵐融合了,卻不時爆發出五彩的光芒,而是變成了一道耀眼的白光。
  轟隆隆隆……
  看來林靖皓的模仿還是失敗了,并不是什么招都能學會的。
  可是林靖皓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沮喪,相反紀甄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最終雙目都紅了,最終臉上失去了血色,一批昂蒼白。
  在場的宗主也禁不住低聲感慨,遠在五大城市的修士們可能看不明白,但是他們卻看的清楚。
  林靖皓不是失敗了,而是這一箭的境界已經在紀甄之上了,箭嵐的最高境界就是這樣,五彩說明還有形,到了光芒一片的時候才是無形,才是大成。
  紀甄低著頭默默的走了下去,這已經不是斗法了,對手都已經可以當他的師傅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那是她追求的最高境界,甚至一度以為到了那個程度就可天下無敵,而現在……
  林靖皓還在回味,這才想起來弓還沒還給人家。
  宗主們都禁不住望向魔霸,各路的羨慕嫉妒恨,到了這里,大體上已經可以分出這次參賽弟子的級別了,林靖皓這一出手就進入了第一級別,當然天龍、蒙主也是第一級別,像步青云、朧月、索明他們還只能算第二級別。
  第一級別是展現出絕對的統治力。
  “呵呵,這天賦恐怕幾百年才出一個吧。”極道仙尊倒是不吝嗇贊美之詞。
  “修行無界體。”凈土之主廖清秋也露出一絲驚訝,她確實沒有料到,人類修士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進步。
  紀甄默默的從林靖皓手中接過彩虹弓,欲言又止,望著林靖皓那無害的笑容似乎還帶著一點不好意思,紀甄心中的無奈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
  彼岸之戰,能讓一個修士徹底認清自己的位置。
  當強強相遇的時候,并不一定就是火花四濺。
  當初星盟推廣新的修行方式的時候,也沒根本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因為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
  這,就是人類的能力,只要打開一道門,沒有路也能創造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