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78 為了最強

不過,在兩人眼中,只要誰稍有后退,那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場,所以,哪怕跳出來的是他們的親生兒子,這兩人也都不會有絲毫退縮。相反,王猛的出現,反而讓兩人身上的氣勢變得更加洶涌起來。
  高手對峙當中,任何一個細節,都可以引爆火山!
  兩大化神境高手,在這瞬間,彼此的氣勢交織到一個極限!下一秒,就是雙方拼盡全力后的舍命一擊!百度“”
  無論是溫吐的水皇,還是爆裂的火皇,這時候心里面卻都感覺到了后悔,以他們兩人的屬性相克,這一擊,結果注定是兩人都會身死神消……
  但就在這時,王猛一腳踏入了兩人龍卷風的中心點,那是唯一寧靜的一個地方。
  “兩位老人家,這是哪兒?”王真人也絕對是急中生智的主兒。
  瞬間,兩人不約而同的后退一步,颶風一樣的氣勢一點點消退,饒是兩人身經百戰也是出了一身汗。
  “水鬼,一把年紀了還這么沖動,你不怕抱不到重孫子啊!”百度“”
  “老不死的,我沖動還是你沖動,以后再也不跟你這瘋子胡鬧了!”
  兩個老頭依然是互不相讓,但是心中也是后怕,這才注意到眼前的王猛。
  王猛天真的著兩人,“我兩位老人家友情很深啊,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是在切磋。”
  “哈哈,小友。說起來還要多謝你!”宋之道溫和的說道,來修行水系命輪的人性格就沒那么急躁。
  “你這小朋友有意思,雖然修為不怎么樣,但我們總算有緣,跟我走吧,我給你找個好師傅。”元罡說道。
  “我說,他好歹也算我的救命恩人。憑什么你說帶走就帶走!”
  “得了吧,你們宋家我還不知道,一群狗人人低的家伙。這小家伙資質不好,到了你那兒還不天天受氣,當然去我們元家好!”
  “你才狗眼人低。老不死的,來剛才你還沒受教訓啊,要不要再打一場!“宋一道怒道。
  “剛剛撿了一條命回來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打就打!”
  元罡更是一點就著,不過兩人都是人老成精,嘴上過過癮罷了,已經打了五天了,哪兒還有力氣。
  忽然相視大笑,……忽然有點安靜。
  “咦,那小子呢?”宋一道忽然發現正主不見了。
  這顯然不是問題。兩人雖然已經打累了,但還沒到被人從眼前溜走還不察覺的地步。
  可是人真的就不見了,心神掃過……方圓千米,什么都沒有。
  兩個老頭面面相覷,以兩人全力對峙的氣場。根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兩人也是累糊涂了,就沒想到這一點!
  顯然兩人都到彼此眼神中的震驚,剛才那小子絕對不到二十,又能從他們眼皮子低下消失。
  走過路過,怎么能錯過!
  “水鬼。你選哪邊?”
  “廢話,左邊!”
  “那我就是右邊,誰找到是誰的,不許搶!”
  兩皇對視一眼,頓時一齊騰空而起,猛追出去,同時神念密密撒下,哪怕是只剛剛從兩人身前爬過的螞蟻,也不可能逃過這兩大化神境巔峰強者的追蹤。
  這樣好的苗子,絕對可以成為衣缽傳人啊!
  兩人走了好一會兒,王真人灰頭土臉的從泥坑里爬了出來,一陣狂呸……擦,中千世界的生活這就要開始了!
  王真人在村落稍作休整,將衣服清理干凈之后,又吃過東西,就朝村外走去。這里距離望城還有很長的一段道路。…,
  了天色,不行,就這樣趕路,天黑都到不了望城。
  沉下心思,王猛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一篇神行功訣,正是王仁則這貨修習過的,鎬京王閥,無愧大周排名前三的大家族,底蘊深厚,當年家里為了王仁則也費了不少心思,希望能有奇跡。
  這篇名為百里訣的功法,可以用人體基的真元催動。
  一般的修士,都是以五行真元化勁,但是這王仁則五行俱廢,則有點麻煩,命輪缺五行的并不是說沒有真元,而是說真元沒有特點,就如同好馬配好鞍一樣,沒有五行特點,功力也就沒特點,很多功法都發揮不出來,修行也會很緩慢,當然對于王仁則問題顯然不是一個兩個,他的命輪的境界實在太寒磣了。
  王真人花了點時間,把神行訣搞了一遍,畢竟在小千界的時候,他的命令也修行到了一個很高的水準,先在想想之所以能支撐神像的強悍輸出,還真的需要命輪,靠命痕是完全不夠的,說道這里,王猛禁不住想到了明人,這家伙才是真狠,竟然靠著命痕就能把他逼入死角,一想到這里,王猛就有些興奮,人生不寂寞啊!
  無論對手,還是朋友都先走一步,想來他們無論到哪兒都不會氣餒,說不定現在已經闖蕩神界,丫的,他還要混跡中千界,在自己這悲催的前身,王真人也禁不住感慨起來。
  據圣女所說,大道法則為了扼殺像他這樣的“奇葩”是會針對他的弱點“安排”,不得不說王猛得承認天道還真挺得起他的。
  不過倒不用太著急,從這里飛升到神界,神格肯定是不同的。
  只片刻,王猛便掌握清楚,畢竟是給王仁則這種廢材修習的功法,簡單明了得對王猛而言,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這么簡單。
  王猛細細品味片刻,身體活動了一下,調動著身上卑微的真元,習慣了這里的法則控制。
  心中有所得,就不再猶豫。王猛深吸口氣,體內血脈驟然激蕩,一道真元力從王猛雙腿彌漫散開,這道真元力以一種玄妙的方式運行,構架,組合,剎那。王猛就覺得身體驟然一輕,整個人對空中的氣流涌動變化變得敏感起來,一個意動。就感到體內的命輪驟然一轉!
  噌……
  王猛的身體飛奔出去,還真幾分霸氣。
  三秒之后,狂野之中。就上演了一幕真人前空翻,如同轱轆在地上滾了十多圈,一頭撞在樹上才停止了翻騰。
  王真人仰望蒼穹,大爺的,真狠啊!
  就這一沖,就把真元耗完了,不僅如此,這身體真是虛啊,平時都怎么練的!
  修身,修神。這哥們除了留給他一堆麻煩,還真沒啥優點了。
  “呼……呼……”王猛喘著粗氣,盡可能的讓激蕩的血液平靜下來,不是興奮的,是累的。
  這感覺。哪怕是王猛魔靈空間鏖戰的時候都不曾有過。
  王猛搖了搖頭,就坐在村口道路邊休息了片刻,又回到了村中。
  找到營賣牲畜的牛馬圈,想要找個可以代步的牲口……
  “啊,尊貴的客人,您要代步?好說。這驢子怎樣?保管聽話又好養,只要喂草就行。還能拉磨……”
  王猛臉都綠了,騎驢?但是,一目掃過去,這個牛馬圈中,清一色都是耕牛!
  他王真人難道真要淪落到騎驢的一天?…,
  也罷,算了算了,落難真人不如人……
  王真人勉為其難的點了下頭,“好吧,那就這頭……咦?那匹馬,賣不賣?”
  王猛正要向賊天道暫時認個輸,不意一眼到在牛馬圈外的一匹瘦俏的怪馬。
  “呃……”牲口商人一愣,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官人,那馬不太好,雖然有些怪力,但是……嘿,您,我雖是生意人,但也絕不敢坑騙官人是不?這馬,有病,一吃草料就上吐下泄,這馬,就怕吐泄,一旦吐泄就是廢馬。連劣馬都不如,耕地都嫌!”
  王猛卻一笑,廢?這馬倒是有緣。這王仁則身板廢到能坑死真人,那騎匹廢馬,倒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盡管王真人能屈能伸,但……怎么說也不能淪落到要騎驢代步,這是何等殘酷的打擊!
  “就它了。開價吧。”王猛就說道。
  牲口商人瞪圓了眼,“客人您要買,我當然不攔,不過……退貨的事,我這可不……”
  “安心,只管開價。”
  “雖然是匹怪馬,但是好歹有把子怪力,您起來也是有身份的人,有所不知,這馬上次還把一‘上師’給踢傷……”
  “開價。”
  “是是是,三十個銀錢。”
  王猛一點頭,自然不會還價,“那就這個價。”
  在大周神朝,一個大周銀錢的購買力很是驚人,可抵百個大周銅錢,二十個銅錢,就能買一斗米,或是一斤肉食。三十個大周銀錢,買一匹劣馬顯然不值,不過王真人這些年也都闊綽慣了,還真沒這概念了。
  咦!
  王猛一拍乾坤袋……沒反應!
  “您?”
  那商人笑瞇瞇的著他心中的“冤大頭”,攤出雙手,就等著收錢了……但是,等了半晌,卻沒有一點動靜!
  “咳。馬是買到了,不過肚子卻餓了,去給我備上一桌酒,到時一并結賬。”
  商人的笑臉瞬間垮了下來……眼中密布懷疑:這貨不是來坑飯吃的吧?
  不過,再王猛身上那身只有貴族身份才有資格穿的錦袍,商人又了眼那匹瘦得不成樣的怪馬,三十個大周銀錢吶……
  不擔風險,哪來利潤!拼了!到時候這貨不付錢,自然會把他收拾得妥妥的!不就是桌酒么……反正,那匹怪馬,也不是他的,而是自己跑到他的牛欄里面來的野馬。這馬他賣出去過幾次,結果都被對方退了回來,既不耕地,也不駝貨,就連擺個譜,都嫌它難。
  王猛苦笑,真真的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擱淺灘遭蝦戲。
  吃酒當然是假,王猛是等著時間恢復體內的真元……
  (等王真人發現了中千界的隱藏點,就可以真正的掌控神格了,這里畢竟是比小千界高一個級別的位面。燒退了,來瘦的人還是比較耐燒的,只是喝了兩天白粥真是……,明天就可以大吃了,求月票支持!)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