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79 古典劍修的堅持

是的!
  開啟乾坤袋,是需要真元的,而王真人剛才狂奔十幾米,已經將真元耗得一絲都不剩……打不開乾坤袋,王猛也就付不了錢。只好借口吃飯,騰出點時間打坐恢復。
  酒席就擺在牛馬圈邊的一家小酒輔中。
  一只烤全雞,三個蔬果冷盤,三個小炒熱菜,一鍋熱湯,還有燙過的一壺村酒。
  對村人而言,這就算是豐盛了,但也不過六十個銅錢。
  其實跟以往的生活差別不大,若說起來,王猛感覺更親切一些,在小千界,凡人和修真界算得上涇渭分明,但在這里卻是融合在一體,很舒服,感覺更像有血有肉的人。
  越是修為低下的人對食欲的以來就越大,自己這身體跟普通人沒什么兩樣,甚至需求更多,身體虛弱啊,看來真要好好的養一樣。
  沒多久一縷真元從命輪當中緩緩轉化而出。
  王猛立刻將真元朝乾坤袋一拍……
  王真人臉紅了,堂堂王大真人,橫行小千界,竟然連個乾坤袋都打不開,幸虧沒熟人啊!
  過了一會兒,王猛把真元認真的提起,小心翼翼的拍向乾坤袋……這次送算給面子終于打了開來,不用尷尬的面對一個商人基情不斷的目光掃射了。
  乾坤袋中,各色物件擺了一堆,王猛心神借著那縷真元掃視,好歹出身名門,而現在王真人正是需要好材料的時候,放在乾坤袋隨身攜帶的肯定都是好貨了。
  然后王真人就石化了。
  擦!!!
  ……竟然多是女性用品……
  感覺有些還是用過的。確實讓王猛有點倒胃口,不過自己總算是占了人家的身體涌,也算是有救命之恩,這個……只能忍了。
  哪怕王仁則有一萬條命,也得死上一百萬次啊!
  得罪了這么多人,竟然沒有在半路上被人擊殺……還真是個奇跡啊!
  王猛終于在乾坤的最下的角落當中,找到了一堆銀錢。一邊。還有一包大周金錢,與銅換銀一樣,一百個銀錢。價值一個金錢。
  走到了郊外,王猛望著懶洋洋的馬,賴洋洋的馬也斜著眼睛望著王猛。眼神顯然充滿了蔑視。
  王猛苦笑,想要拍一下馬頭,但是劣馬立刻歪過腦袋喘著粗氣,似乎是告訴王猛,不要動手動腳。
  王猛哈哈一笑,“我說,哥們,同是天涯淪落……那個啥,相逢便是有緣,你看我花錢買了你。你是不是該出點力啊,還是你想讓我把你送到屠宰場呢?”
  劣馬盯著王猛,王猛盯著對方,這馬顯然不能是“劣”,當然態度上絕對是極端的劣。一點沒有身為馬的覺悟,但品質上,這家伙就有點不凡了。
  劣馬也盯著王猛,從沒有人會和它說話,而它也不想被別人發現異常,可……
  “我懂。我懂,咱們做個交易,你把我送到目的地,你就zìyóu了,這買賣劃算吧,當然若是你聽話一些,我可以負責把你的傷治好,到時候要去要留你隨便。”
  王猛說道,劣馬有模有樣的琢磨了一會兒,最后不情愿的略微低下了高傲的頭,王真人毫不客氣的爬了上去。
  望城。
  是大周距離太白山脈最近的一座大城。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望城之所以興旺,正是因為緊靠著“億萬大山”之稱的太白山脈。
  大白山脈盛產真元獸,從太白山脈抓獲的真元獸,比其他各地誕生出來的,天生就要多出一份靈性,同階之下,這里的真元獸,具備了更好的品質。
  望城,便是借著真元獸而走向繁榮的一座大城。
  望城分為內外兩城,外城不在城墻防御當中,近十萬人就生活在這外城當中,依附著望城的三大世家,做著各種營生勾當。外城除了幾條主街大道,各種由平民自建的房屋,大小不一,各種小路,更是錯綜復雜,又四處相通。
  四四方方的內城,與外城的雜亂截然不同,城內井井有條,四座城墻,都寬達十五里。雖然沒有硬性的規定,平民也能zìyóu出入內城,但是能在望城內城有宅院的,非富即貴。
  王猛一路跋涉,倒也輕松,雖然以往都是飛來飛去,突然開始腳踏實地有點不習慣,這劣馬倒是相當的給力。
  來到城門口。這時天色剛過晌午。一隊身穿鐵甲的士兵,筆挺地站在城口,城內熙熙攘攘,各種奇怪的服飾,都昭示著這是一座很重要的城市。
  望著頭頂上火辣辣的太陽,王真人露出燦爛的笑容,這種感覺真的好久都沒有了,很特別。
  但是王猛卻是望城的不速之客,他的到來,一些有心人很快就知道了,雖然沒幾個見過王猛的,但王猛身上衣服卻是瞞不住人的。
  望城四大家族,首推穆赫家族,也是在望城有用數百年歷史的老牌家族,根深蒂固,其他四家雖然逐漸壯大,但還是沒法跟他比,新一代領軍人物穆赫蘭道也是大周皇朝年輕一代的佼佼者,而他的妹妹穆赫小雨更是馭靈會有名的天才。
  姜、折、昆則是另外三大家族,四大家族的明爭暗斗從來沒有停止過,把靈獸異獸甚至洪荒古獸轉生成真元獸,成為修士戰力,是這個世界最大特點,這也是基于命輪的力量,這方面以命痕為根基的小千界確實無法把靈融之術發揮到極致。
  守著太白山脈這個寶庫,四大家族的發展都是蒸蒸日上,尤其是以昆家,雖然在望城歷史不長,但是崛起迅猛,給了其他幾家很大的壓力。
  隨著望城地位的壯大,各大家族都在尋求更強硬的后臺,昆家之所以能這么快的崛起顯然也是背景深厚。
  此消彼長,穆赫家族肯定是動不了,但其他兩家就要付出代價,其中姜家損失最大,所以才想起了上京找靠山。
  本來沒抱著太大的希望,誰想到天上會掉餡餅下來,鎬京王家竟然有這個意愿,姜世清差點樂昏過去,一口答應,但最近調查下來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哈哈,父親,您真是發光了,竟然給二姐找了這么個奇葩姐夫,嘖嘖,從小耍流氓,自大成性,天賦就是闖禍,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家都忍不住要舍棄,哈哈。”
  姜界桓笑的人仰馬翻。
  “三弟,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這心情!”作為大哥,姜界道頗有乃父沉穩之風,只可惜在望城地位日益重要,其他勢力增強的局面下,光是沉穩是不夠的。
  “大哥,我本來就反對聯姻,這年頭實力才是硬道理,這樣正好,那紈绔子弟來了,讓我把他弄走,他要是敢賴著二姐,我就讓他從這個世界消失!”
  姜碧瑤一句不發,她是望城有名的美女,水系命輪,資質又高,可謂是天之驕女,追求者遍及望城,可是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要嫁給那樣一個人。
  砰……
  姜世清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不許胡鬧!”
  見姜世清發貨,三兄妹也正襟危坐,姜世清冷哼一聲,“這次肯定是昆家搞的鬼,知道我上京的計劃,背地里搞了小動作,但事已至此,我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父親,該不會真讓姐姐嫁給那樣的廢物吧,王家都不要他了,就算真成了姐夫也沒用啊,他闖下的禍可不是鬧著玩的,王家的對手不會坐視不管的。”
  姜界桓說道,倒是一語中的。
  “父親,三弟雖然話糙理不糙,我們無論跟折家聯合還是和丹仙盟的吳公子聯合一樣可以穩住局面!”
  姜界道沉聲說道。
  姜世清點點頭,“碧瑤這事兒你怎么看?”
  姜碧瑤秀美的臉上似乎有點猶豫,欲言又止。
  “父親,我不想嫁給這樣的人。”
  姜世清點點頭,“既然這樣我們就要動點方法,不能留下把柄,我們不能趕他走,但是他若是自己要走,就怨不得我們了。”
  姜世清笑道,三兄妹點點頭,心中顯然是有了定計。
  “但是注意一點,絕對不能讓他在我們這里出事兒,界桓,此事兒非同小可!”
  “父親,放心吧,我會讓他知難而退的,這種廢物,怎么配的上姐姐,二姐,折無淚不錯,我頂他一票。”
  姜界桓笑道,姜碧瑤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可是目光中卻帶著一點憂愁。
  家族聯姻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兒,但像王仁才這種絕對不行,就算犧牲,也要有點價值。
  而姜碧瑤擔心的并不是這個。
  他竟然真的去了,她只是想讓他知難而退,可是更讓姜碧瑤吃驚的是,他竟然活著回來了……
  “走吧,讓我們去迎接一下這位傳說中的鎬京第一紈绔。:
  姜界桓的興趣相當的濃厚啊,因為他在望城也算是一個小紈绔,但不同的是,他可不是廢物。
  姜世清帶著三個子女在客廳里見到了王仁才,這個傳說中的人物。
  坦白說,模樣還算可以,只可惜一看就是酒色過度掏空了主兒,姜世清也徹底明白了當初對方為什么不讓他見一見王仁才,但凡有點見識一看就知道這種貨色是絕對不能沾的,誰沾誰倒霉,連鎬京王家都敗退了,他小小一個姜家還真招惹不起這尊大佛。
  “哈哈,賢侄,終于等到你了,這幾天我還在擔心呢,聽說你半路失蹤了。”
  姜世清笑道,其實他真希望王仁才不習慣望城的“簡陋”一氣之下又回去了。
  (各位師兄師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