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580 命中注定是魔王

姜界道和姜界桓也打量著必要的這位準未婚夫,……衣服也不曉得是怎么折騰的,一副狼狽相。
  姜界桓興趣十足,看對方這樣子是剛摔了一個跟頭,而且摔的不輕,至少沒那么狂妄。
  姜碧瑤的眼神則有些閃爍。
  王猛笑了笑,“伯父太客氣了,小侄貪玩,路上又遇到了劫匪,僥幸逃脫出來,見笑見笑。”
  “啊,什么人這么膽大包天,幸好沒事,幸好沒事。”姜世清是何等的老奸巨猾打著哈哈就過去了,根本不打算深究,你丫的仇人便鎬京,想弄死你的人多了去了。
  姜世清分別給王猛介紹了自己的三個兒女。
  姜界桓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把握住王猛的手,“仁才兄的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說著手中加力,王猛沒有用力,這姜界桓在玄輪五層以上,以王仁才這點勁兒,掙扎也沒用,但臉上卻未露出半分。
  “虛名罷了。”
  王猛倒是淡淡的說道,該還的債是要還的。
  “咳咳,三弟,仁才兄遠道而來,別站著。”說著姜界道不動聲色的分開二人。
  姜界桓本是想讓王猛吃丑的,到沒想到眼前的小子還挺能忍耐的,不過實力比傳言的還差,就是個廢物,決不能讓姐姐嫁給這種人。
  “伯父,小侄此次來也是為了歷練一下長長見識,我小名單一個猛字。以后就叫我王猛吧。”
  王猛說道。
  四人會意的點點頭,看來這家伙也知道自己名聲臭,……猛,還真是會起名字啊。
  “這樣也好,方便一些。”姜碧瑤忽然說道。
  王猛點點頭,還是用自己的本命舒服一些,想來姜家現在也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外人知道。
  其實姜家實力還是不錯的。而且年輕一代也很優秀,姜界道老成持重,家族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條。而姜界桓也是火屬性命輪的高手,姜碧瑤天生麗質,是望城有數的美人。聰慧之名也是聞名遐邇,望城馭靈會的排名也只是僅次于穆赫家的穆赫小雨,并稱望城雙嬌。
  王猛其實只是純欣賞,在姜碧瑤的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但是落在其他人眼中,這眼神可就相當的色迷迷了。
  “咳咳,賢侄,你遠道而來也累了,先去休息,有事兒我們以后慢慢談。哈哈,有的時間。”
  說完也不等王猛說話就讓仆人把王猛帶走了。
  “二姐,這家伙賊眉鼠眼的樣兒,看你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要不要我替你把他扁一頓消消氣。”姜界桓笑道。
  姜碧瑤臉色倒是有點奇怪,微微搖搖頭。“父親,我先回去休息了。”
  姜世清擺擺手,“去吧,不必煩惱,只要他敢糾纏你,絕不會客氣!”
  對于一個棄子。姜世清也不會讓他占了自己女兒的便宜,不過立刻敢王仁才走也太惹眼了,緩一緩,這樣的廢物對付起來還不容易。
  該死的昆家,等這件事兒了解,老賬新帳一起算!
  雖然離開幾十米了,但是客廳的聲音王真人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哭笑不得,丫的,自己這是迷倒整個小千界的霸氣魅力電眼,到了這里就變成了賊眉鼠眼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姜碧瑤靜靜的坐著,……他為什么不告狀?
  其實她已經打聽了王仁才的消息,得知是如此一個卑鄙下流的紈绔子弟,姜碧瑤就已經出手了。…,
  她讓自己的貼身丫鬟婉兒半路攔截了王仁才,利用王仁才驕傲狂妄目中無人的特點激將了一下,結果這家伙真的去了太淵骨地,最奇怪的是他竟然還活著回來,難道他沒去?
  可是婉兒明明看他是進去了。
  這也就罷了,按理說,知道了太淵骨地是個什么地方,他應該告狀啊,甚至大發雷霆,可今天就這么輕描淡寫的過去了,以此人的劣跡斑斑,肯定有更大的陰謀。
  “小姐,怎么辦,他真的回來了。”
  小婉又擔心又害怕,其實她只是知道王仁才來自鎬京,是貴族,然后從小姐那里知道他是個專門禍害女孩子的壞人,而現在壞人竟然回來了。
  姜碧瑤沉思了一會兒,“婉兒,他竟然沒告狀,恐怕是想以此要挾,我需要你幫我盯著她,若是有什么風吹草動,一定要通知我。”
  婉兒大約也就是十三四歲,扎著兩個可愛的馬尾辮,拍著含苞待放的酥胸,“小姐放心,我不怕他!”
  姜碧瑤笑了笑,“小心一點,此人是大色魔,你只管給他送飯,順便看看他在做什么,其他的不用你管,但是記得,若是他想對你不利,你就大叫,這是望城,容不得他撒野!”
  “嗯,小心,我們一定要趕走這個壞人!”小丫頭握著小拳頭說道。
  姜碧瑤微微點點頭,卻沒有婉兒那么興奮,趕走?談何容易。
  一想起此人在鎬京的斑斑劣跡,心中就有點不寒而栗,不過他已經失去了王家這個靠山,這里也是望城,不會讓他為所欲為的。
  王仁才抵達姜家,雖然姜家刻意封鎖,但該知道的很快就知道了,畢竟其他三個家族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
  只是這一次,他們是等著看熱鬧的。
  古云行行出狀元,這天下第一人人都想爭,但要分出一個第一第二當真很難,可王仁才,大周皇朝第一紈绔絕對是當之無愧,沒人跟他爭,也爭不過。
  能讓一向重視門第血脈的王家把他趕出家門,這要做出何等威風的事兒才能做到啊,絕對比殺了他還難百倍。
  但是他就這樣完成了。
  而這樣的人就要娶他們望城的明珠姜碧瑤,你能信嗎?
  一朵鮮花就要插在牛糞上了,這足以讓無數的牛糞發狂了。
  顯然有人是絕對不答應的!
  首當其沖的就是折家的折無淚和丹仙盟的吳元,兩人都是姜碧瑤的強力追求者,實力非凡,也是最有希望的,這吳元也是個奇葩,作為丹仙盟力捧的新一代丹師來到這里之后竟然迷戀姜碧瑤就不走了。
  兩人已經決定要給這鎬京來的紈绔一點教訓。
  王猛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眾矢之的,姜家可不曾怠慢他,再怎么也比荒郊野外的強,而且吃喝不愁。
  “老馬,看來你還真是賴著我了,不走了?”王猛笑瞇瞇的望著自己的劣馬,現在正舒服的獨占馬廄,其他的馬都被它趕走了,這里的伙計顯然也知道王真人的身份,不敢招惹,倒便宜了老馬。
  之所以叫老馬,是王猛知道,這家伙的歲月至少在五百年以上,具體是個什么玩意不好說,現在可能是病體,就像當年的一樣,肯定是受了重傷。
  老馬的鼻子哼了哼氣,大抵是說,本馬留下是給你面子,不用客氣。
  王猛笑了笑,“隨便,大門敞開,不過安全方面你自己注意了,我在這里可屬于不受歡迎的。”…,
  王真人倒不在乎多留它一會兒,只不過看樣子姜家兄妹也不會讓他清閑,他可以躲起來,難保人家不會那自己的坐騎出氣。
  老馬擺了擺腦袋也不理他,相當的大牌。
  回到自己的房間,王猛大大咧咧的倒在床上,先好好的補上一覺再說,這個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王猛四仰八叉的陷入了熟睡,一個嬌小的身影滴流滴流的閃過,睡夢中的王猛開始流口水。
  小婉靠著墻,盡可能讓自己不那么緊張,第一次做這么偷偷摸摸的事兒,……只是這個壞人似乎只是睡覺了。
  小婉把見到的回報了姜碧瑤,姜碧瑤點了點頭。
  “小姐,這色狼睡覺還色瞇瞇的流口水,不知道又在欺負誰了。”
  在小婉心中,顯然王真人已經被劃為惡人一列,失去自辯機會。
  姜碧瑤心中還是略微有點不安,若是他直接發作反而好一些,姜家還真不怕他,撕破臉,直接趕走他,這人到底想干什么?
  一動不如一靜,先看看他有什么動作再說。
  王真人有什么動作?
  曾經有個猥瑣的胖子有一個理想,那就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而對王真人,只要睡到自然醒就好了。
  王真人被大道法則洗禮了一遍,而這身體又弱,趕上兩個高手爭斗,雖然躲了過去,但身體還是被氣勢壓了一下,也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王真人一睡就是三天。
  醒來之后,確實神清氣爽再世為人的感覺。
  王真人很識趣,自己的前身可謂是鬼見愁,也就是自己現在就是鬼見愁,還是低調一點好。
  目前王猛可以練的功法就是鎬京王家家傳的天璇火云功,王家的體質代代相傳都是至尊火體,有的甚至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但偏偏出了王仁才這個奇葩,五行缺失,但功法還是要傳的,本是指望奇跡的。
  奇跡是沒有了,
  王仁才,玄輪境一層,整個十二層境界,他練了十年才練了一層,就是一頭豬都進階了。
  準確的說,他曾經沖到過三層,后來又跌了回去。
  主要是奇葩的經歷太多,已經不稀奇了,王真人見多識廣,這天璇火云功確實不凡,不同的位面不同的運行法則,像功法自是以這里為最好,上來就接觸到天璇火云功這個級別對王真人再好不過。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