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91 成長

三人面面相覷,羅山忽然問道,“他叫什么?”
  “王猛。”
  這名字蘇學友倒是記得清楚,也確實好記。
  王猛?
  皇朝什么出了這樣一個年輕的馭靈天才?
  王猛回到姜府,悠哉悠哉吃了東西,開始嘗試著借靈。
  一道元神涌入容靈器中,三十六道法紋通道布成的法陣,開始發揮作用。
  王猛只覺得一股純粹的火行真元從護腕當中抽出,融入進體內,無屬性的命輪立刻運轉起來,王閥絕學天璇火云功產生的靈波很是洶涌澎湃。
  有屬性跟沒屬性的威力果然不同,對于借靈帶來的真元增幅王猛到不怎么在意,但是帶來的屬性卻很有用。
  借靈的程度一方面解決于容靈器,一方面也看本體的心神強度,王猛的心神自是霸氣無敵,若是身體恢復,元神也滋養到最強狀態,照樣逆天,現在對付一個借靈依然是牛刀小試。
  吸收到一定程度,王猛斷開了護腕火行靈力的供應,開始轉為體內自行產生火性真元……
  一開始,很順利,命輪慣性的生出一些火行真元,然而……很快,沒有屬性的真元便侵蝕而來,沒多久,竟然五行之火就被身體強行吞噬。
  失敗了……
  王猛停下功法,摸了摸下巴,這事兒還真有點逆天,看來他還是小覷了大道法則,若是這么輕易就被他破解,似乎也太簡單了點。
  看來借靈是可以讓使用五行力量,但卻無法在身體里停留。
  不過話說回來……依然是還解決了安全問題,對王猛來說,只是需要能跟他實力匹配的真元獸,就可以恢復力量。
  看來這也是這位位面的第一法則,雖然不算完美解決五行缺失的問題,卻也找到了一個方法。
  退一步說,就算五行無法補全,那就找五個最強的真元獸,足以支撐他的元神的力量,照樣可以挑戰法則。
  總的來說,王真人對自己的人品還是非常信任的。
  一只四品火行兔所蘊含的火屬性也不少了,但是面對王猛的龐大需求還是有點匱乏,而且恢復起來也需要時間,一般借靈都是借的真元,很少像王猛這種竟然是需要五行的。
  沒事的王猛,就老老實實在修行,借靈初步解決了問題,重要的就是提升境界。
  人是鐵飯是鋼,沒有真元可是什么都白搭。
  雖然進度很慢,但相比王猛在凡間的時候,其實已經快很多了。
  不得不說,骨子里王猛是喜歡給自己找事兒干的人。
  不過這樣一來,卻是苦了神器閣的龐泓……掀翻了整個望城,都沒有找到一個叫王猛的,雖然師傅說不用找了,但……他竟然收了一位大師的好處費,這是**裸的搶劫,若是他還想繼續混下去,怎么都要趕快彌補這個嚴重的錯誤,……失誤!
  馭靈會也在找他,因為根據了解,這個奇怪的小伙子似乎并不是馭靈會弟子,要是把他找到,加上穆赫小雨,望城馭靈會殺進大周前五都是不沒有可能!
  但是所有人都一無所獲,其實,龐泓也到姜家找過了,依附姜家的門客當中,姓王的還是有不少的,誰讓王姓是一個大姓。不過,龐泓就是沒有去看看“王仁才”……誰都知道,鎬京來的王仁才,是個天生廢材,龐大煉器師這么忙,哪里有空去看他啊?那個自稱“王猛”的家伙……的大師,既然被楊奇會長視為大師,就絕對不會是王仁才。
  王家若是有這樣的子弟,早就名動京城,除非瘋了才會弄到這種地方。
  可憐的龐泓……
  兩日后,姜府一大早,就開始大張旗鼓,張燈結彩,今天是姜家大小姐姜碧瑤的生日。
  為了今天,早在七天前,姜府就已經開始準備了,當然計劃是在一個月前,各種事務,都井井有條的進行著,到了午時,整個姜府便是一片喜慶的海洋,高朋滿座,大院中,流水席吃了一桌又一桌,不僅僅是望城有名有望的富戶商人有席位,就連陌生人來了,只要來賀一聲喜,道一句姜大小姐生辰快樂,便可以吃上一席,臨走,還有一份小禮饋贈……
  這其實也是張顯姜家威望的一種手段,不如此,如何顯出姜家是望城望族?
  但白天的喜慶,只是給一般人去熱鬧的,真正有身份的人,一個都沒有出現。
  日沉西落,一輪像是張口大笑的彎月升起。
  姜府大院的流水席便撤了出去,管家們說著明日繼續流水席的號子,將各色普通人客客氣氣地請出了姜府,侍女們用最細致的心思,做著清潔,有法術的門客們,也都齊齊動手,將夜色下的姜府,打弄得纖毫不染,屋檐彩燈相連,院中薄霧渺渺,瞇眼看去,只覺得飄逸得宛若傳聞中的仙境。
  須臾,與白日流水席完全不同的酒宴在被彩燈映成白晝的院中布置了出來。
  月上樹梢,貴客臨門。
  姜世清領著女兒姜碧瑤親自站在門口相迎,“哈哈,折老哥,歡迎歡迎,里面請上座!”
  “呵呵,姜侄女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姜老弟真是好福氣啊!”折家家主折天歌很給面子,站在他身后的折無淚,目帶微笑地看著姜碧瑤。
  其實生日宴會只是一個借口,最近望城風起云涌,何嘗不是一次互相試探的機會。
  “哪里,折老哥才是好福氣……賢侄更是一表人才,我幾個兒子都比不上啊……”姜世清笑道,折家的態度很重要。
  “聽說鎬京王家的公子也在,何不引薦引薦?”折天歌笑道,若說折天歌心里沒有想法那是假的,不過兩家目前的情況,無論小一輩的事兒成不成,合作都是必須的,只是在氣勢上壓一壓對方。
  “老哥說笑了,只是受朋友所托罷了,傳聞不可信,不可信啊。”
  姜世清說道,這事兒明面上是怎么都不能承認的。
  “呵呵,我就說嘛,賢侄女如此聰慧明艷怎么能……哈哈,不說了,不說了。”
  “里面請。”
  都是明白人,點到為止。
  賓客陸續到來,老一輩只是露個臉然后到了內廳商討大事,而小一輩則在外面談笑風生,這是他們的舞臺。
  王真人當然到了,準確的說他是來得最早的一批,只不過沒人搭理他,也沒人想要認識他,頂多遠遠的指指點一番,而王真人也樂得清閑,躲在一旁大吃大喝,這幾天閉關修煉,還真有點餓。
  他現在的身體乃是**凡胎,需要進補,還別說經過這幾天的錘煉,小白臉多少也有了點棱角。
  當然最特別的就是眼神,現在王猛的眼神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以前王仁才的那種輕佻已經不見了。
  不過這種魅力電眼,也只有婉兒才會注意罷了,惹得小丫頭時不時就臉紅,而其他人看到王猛,只會注意王仁才那無敵的奇葩光環。
  “丹仙盟吳丹師到~~~”
  就在這時,門外,知客發出了一聲高亢而有氣勢的叫聲,這既是給來客面子,也是宣揚主家威名。
  “丹仙盟吳元來了!”
  “果斷是他,聽說吳元改弦易張留在望城丹仙盟可把延津城會長差點氣昏了,聽說當場就跟我們會長動手了。”
  “這人有這么拉風嗎?”
  “據說丹修天賦在年輕一代穩進前十的主兒,前途不可限量。”
  “英雄難過美人關,吳元是為了姜碧瑤而留下來的,嘿嘿……”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外如此,只是紅顏禍水,嘿嘿,姜世清待價而沽,硬生生被昆家的人設計了一遭,把女兒嫁給了鎬京王家的棄子廢物。”
  “切,昆家這手確實是釜底抽薪,想要分裂姜家和折家,不過我看是沒用了,那小子就不用懶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噓,小聲點!”
  老一輩有人到場,姜世清肯定會出面,像吳元,雖然身份特殊,但也只是同輩的姜家兄弟接待。
  對于吳元,姜世清肯定是歡迎的,多這么個人,折家這邊就要讓三分,看得出折無淚是真的喜歡自己女兒。
  年輕人嗎,為了愛情總是舍得付出的,總的來說,姜世清還是掌握著主動權。
  折無淚也是個人物,知道吳元到了,并沒有退縮,而是跟姜家兄弟一起,去迎接這個情敵。
  折無淚也是個有趣的人,跟他老子一樣,折家的人都帶那么點詩情畫意,雖然是情敵,卻也是一個得到折無淚認可的情敵。
  這跟昆耀陽這種混蛋完全兩回事,這點,吳元也有同感。
  兩人競爭歸競爭,各憑本事,但不會也不屑于玩一些不要臉的手段。
  吳元來到望城,坦白說,一開始還真沒把望城的人放在眼里,但隨著這段時間對望城的了解,他也逐漸改變了這個觀點,至少折無淚和昆耀陽都算有兩下子,穆赫家的穆赫蘭道和穆赫小雨放在大周也不能無視了。
  當然姜碧瑤就更不用說了,他對姜碧瑤一見傾心,就認定了她是自己這輩子的人。
  “折兄來的好早啊。”吳元說道。
  “呵呵,我們兩家是世交。”
  姜界桓打量著兩位未來姐夫,他比較喜歡吳元的性格,灑脫,沒那么多講究。
  “聽說從鎬京來了一位大人物,一直沒見,不知今天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