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93 蚩影

昆耀陽被堵了一下,沒想到這王家這破敗子竟然連僅剩的傲氣都沒了,真是無藥可救的廢物。
  “王兄,作為一個男人,我可真為你臉紅啊,有人搶你的未婚妻,破壞答應的約定,換我是你,就算拼了命也要討回一個公道!”
  昆耀陽此話一說,全場變色。
  折無淚冷冷一笑“昆兄,若是你是來挑事兒的,姜家是主人,不好意思趕你,但我可以管管閑事。”
  “喲,這就以姜家女婿自居了,人家王兄都沒說話呢。”
  一旁的婉兒咬著牙,真想揍昆耀陽兩拳。
  其實整個事兒,王猛都是個局外人,根本談不上什么生氣不生氣,昆耀陽這種小人物,在王猛看來不過螻蟻而已。
  無所謂的聳聳肩“幾位,我對姜碧瑤這沒有其他的想法,你們有精力一邊慢慢折騰,讓我吃完成不?”
  王猛也不在乎這些人怎么想,真是麻煩,折騰不修。
  聽王猛自大的口氣,幾個年輕人臉色微微一變,不過都沒有發作,因為這王仁才不是重點,誰也不想把精力浪費在他身上。
  “望城神器閣楊會長到~酬”
  這面子可是夠大了,楊奇也是接到了姜世清的親自邀請,姜世清和折天歌都出來迎接,這可沒有拿大的地方。
  龐泓跟在后面,抱著一個大大的禮盒,充當跟班,其實龐泓也有很有傲氣,只不過在這里沒他發揮地方,望著折無淚吳元等人,確實有點不服氣。
  楊奇和姜世清寒暄著,吳元等人紛紛前來行禮,哪怕是昆耀陽也收斂了脾氣,每個會長都是神器閣的主要成員,沒人愿意得罪這些大師。
  龐泓不愿意看他們,就把目光轉移開,然后在么落里……
  龐泓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真的……真的是他!!!
  是……
  手中的禮物掉在了地上,楊奇的眼珠一瞪“沒吃飯啊!”
  “不,不是,師傅,師你……那位大師……”
  龐泓的手顫悠悠的指著在角落里大吃大喝的王猛,若不是這事兒已經答應了,楊奇都不愿意從那個煉器室里出來。
  “什么!”
  楊奇豁然轉過身“在哪兒!”
  “就,就是他!”
  楊子立刻火急火燎的沖了過去,而這時姜碧瑤和穆赫小雨剛準備過來。
  王猛正在吃,楊奇已經沖到了眼前,一旁的婉兒連忙站了起來,婷知道眼前這個脾氣暴躁的老頭是家主都要尊敬的人,腳連忙踢了踢王猛,低聲道:“少爺,少爺。”
  “哈哈,王猛大師,想見你一面真不容易啊,在下望城神器閣的楊奇。”
  頓時整個大殿徹底寂靜了,當真是掉根針都能聽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被楊奇的態度嚇壞了。
  姜碧瑤長大了嘴!而身旁的穆赫小雨則是身體一晃,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竟然是你……
  王猛吃的滿手油,在身上擦了擦“前輩客氣了,在下王猛,什么大師,可能是誤會。”
  “哈哈,王大師,真人不露相,我手下的小子有眼不識泰山,別見怪,龐泓,還不快道歉。”
  龐泓哆嗦走了過來“大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
  眼看著就要跪下了,王猛虛抬一下,阻止了龐泓。
  “龐兄這是說哪里話,我還謝謝的你幫助。”
  楊奇心中是一萬個欣賞,如此能力,卻有如此謙虛,整個望城都找不出第二個了。
  “不知王老弟是那個流派的,似乎不是我們神器閣的成員啊。”
  王猛笑了笑“我只是會一點野路子,確實不曾加入神器閣。”
  楊奇樂了huā“王老弟,只要你肯來,望城神器閣副會長的位子就是你的!”
  王猛哭笑不得,他哪兒有興趣做這種事兒。
  “馭靈會羅會長到~U”
  “啊,王老弟,稍等,老對頭來了,我先處理處理他!”
  找到王猛,確實讓楊奇欣喜若狂。
  所有人知道王猛的人都石化了,包括身邊的婉兒,連家主都要尊敬的人竟然跟少爺稱兄道弟?
  貌似少爺還不太愿意!
  “羅山,你這小子為什么來得比我晚,怎么想耍大牌嗎!”
  楊奇擺明了是找茬,對此,望城人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在一起不吵才怪。
  羅山沒有搭理楊奇“賢侄女,不好意思啊,本來打算送你的禮物出了點差錯,只能換一件了。”
  “您折殺晚輩了,能來我就很高興了。”
  “羅山,怎么了,陰溝里翻船了,丟不丟人啊,答應的事兒都做不成!”
  饒是羅山好脾氣也經不住楊奇這么較真“楊老頭,今兒是賢侄女的生日,懶得和你吵,你要是不服,咱們選日日子分個高下!”
  這位兩位會長不僅是大師,同時也是望城中數的地輪境高手。
  “兩位前輩,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吵架了,今天要開開心心的,而且小雨也剛回來。”
  “是啊,兩位會長大人就不要爭了。”
  “舅……舅,王兄也在。”吳學友拉了拉羅山。
  穆赫小雨剛才還有點模糊,只是隱約覺得像,聽吳學友這么一說,似乎真是。
  “哦,楊老頭,今兒老子心情好,沒工夫跟你廢話。”
  說著一路走到了王猛的面前,王真人的伙食又被打斷了。
  “王兄,可還記得我,這位就是我的師傅,羅會長。”
  “小友,哈哈,我們又見面了,我就說我們有緣嘛!”
  “呵呵,前輩的酒可是讓我念念不忘。”
  “哈哈,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我打算送給賢侄女的火行兔原來是被你抓走了。”
  王猛笑了笑“原來前輩需要啊,那還給你吧,我留著也沒什么用。”
  “這是打我的臉了,你送比我送更好,這個不是重點了,加入我馭靈會吧,我保你可以叱咤大周!”
  “羅老鬼,你要不要臉啊,他可是我神器閣的副會長,去你那兒做個弟子,虧你想的出來!”
  果然是死對頭,這家伙竟然當著他的面挖墻腳,姥姥能忍舅舅也不能忍!
  羅山愣了愣,沒想到楊奇又忽然插一杠子。
  “看來我們是要分個高下了,省得以后麻煩!”
  “早就等你這句話了,走,外面單練!”
  兩個老頭還真是一點就著,真元一爆,飛出了大廳。
  王猛聳聳肩,坐下來繼續吃自己的,似乎根本不管自己的事兒。
  婉兒張大了嘴,現在她終于知道少爺很牛了。
  姜碧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怎么可能,她從婉兒那里知道了王猛的行蹤,但……這絕對不可能啊。
  姜家兄弟等人更是目瞪口呆,怎么會有這種事兒?
  沒聽說王仁才還有這天賦,若是這樣的話,絕對不會是廢物啊!
  他怎么改名叫王猛了。
  穆赫小雨沒有上前,這人竟然是傳說中的王仁才?
  是有點酒色過度的樣子,但……以她的感覺,這人不太可能做出傳聞中的事兒啊。
  難道這只是個巧合?
  姜碧瑤也完全鬧不清發生了什么事兒。
  王猛也沒有解釋的意思,更沒有搭理他們的想法,他只是個局外人,宴會雖然恢復了正常,但充斥這一種很奇怪的氛圍。
  自始至終,王猛都很客氣,卻保持著距離,更談不上對姜碧瑤有什么意思了。
  自從看到王猛,穆赫小雨就一直在觀察王猛,以她所知道的“王猛”應該是個見了漂亮女人就會飛禽大咬,完全不動腦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天賦。
  都說豪門恩怨多,難道王猛在鎬京的時候只是偽裝?
  要知道無論煉器還是馭靈,都不是馬上都能學會的。
  只是整個鎬京都知道他是個無法無天的紈侉子弟。
  而穆赫小雨見到的王猛,卻是個從容自信的人。
  哪個才是真王的他?
  程序該走的走,該道賀的道賀,被羅山那么一說,王猛就把那只兔子當做禮物送給了姜碧瑤,在這里吃吃喝喝的,總要表示表示。
  四品火行兔,聽說還是王猛親手抓的,那個戒指雖然造型有點特別,可是聽龐泓說,那是王猛親自鍛造的,而且是大師級作品。
  在整個大周,有幾個煉器大師?
  眾人看王猛的眼神有點迷離,姜碧瑤也只能手下,盡管這個戒指……有點意義豐富。
  “姜姐姐,別看這容靈器貌不驚人,絕對是大師作品,在望城,除了楊大師,恐怕只有王兄才做得出來了。”
  那個戒指,穆赫小雨封印的時候接觸過,當時就疑惑,有非常高的品質,可是外觀上又有點奇葩,不太像楊奇的作品,竟然是……他……,一人怎么能身兼煉器和馭靈呢?
  整個大周,能跳出來的人一只手都數的出來,而且絕對沒一個這么年輕!
  剛開始所有人看王猛都有一種幸災樂禍,甚至從王猛身上找到了尊嚴和滿足,可忽然之間,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這種心理變化是別人的,王猛卻沒有什么波動,小千界的經歷讓他其實要比這些人成熟的多,這點東西完全無法影響他的道心。
  天道無情,殊途同歸,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修為越高,對其他的事情就會越淡。
  客套完了,王猛就回到了自己的角落,姜世清請也不是,不請也不是,甚為尷尬,他知道以楊奇和羅山的地位,絕對不可能陪著王仁才演戲。
  這到底是怎么了,他都快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