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597 沖冠一怒為紅顏

望城,由于地位的提升,已經成了一個各大勢力爭奪的漩渦,當然大周的豪門是不會直接出手,也沒到那份上,但爭奪無所不在,你退一步,別人就要進一步,尤其是真元獸這種戰略性的東西。
  所以望城的一舉一動已經不能用表面的現象來評價,很可能都是有深意的。
  王猛會不會是王家來破局的一個棋子呢?
  也是他最后的價值,若是廢物王仁才死在望城,那王家就有理由插手,若是和姜家順利聯姻,王家也有理由進入。
  一箭雙雕。
  王猛心里有點感覺,只不過王仁才自己不知道罷了,但是他雖姓王,卻對鎬京王家的事兒不感興趣,若說是恩情也是來自于王仁才的。
  接下來的幾天,王猛明顯感覺到了姜家人的熱情,無論王猛是真有本事還是假有本事,姜世清知道,這王猛身上還有能量。
  不說別的,能讓羅山和楊奇另眼相看就不一般。
  至少值得姜家認真對待,姜世清也讓姜碧瑤表示表示。
  說實在的,姜碧瑤并不是很愿意,這樣兩面三刀勢利眼,她自己都說不過去,只是很多時候身不由己,而實際上,她也很好奇。
  婉兒對于小姐主動要見王猛卻非常開心,連忙帶姜碧瑤去。
  見到姜碧瑤王猛卻絲毫不吃驚,王猛很客氣,倒讓姜碧瑤準備好的話卻無從開口,因為她明顯的感覺到了距離感。
  人家對她沒興趣。
  這確實讓姜碧瑤有點受挫。也有點不甘心,你有那么拽嗎?
  閑聊了一些,王猛笑了笑,“這段時間多謝姜小姐的照顧,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了。”
  姜碧瑤一愣,沒想到王猛竟然要走,他哪兒還地方去?
  “王兄。是要回鎬京?”
  王猛搖搖頭,“我現在是孤家寡人,不過離開鎬京忽然覺得生命重新開始一樣。想做點自己以前沒做過的事兒,不枉人生走一回。”
  王猛的口氣充滿了灑脫,還帶著一種別樣的味道。說實在的對姜碧瑤這樣的人有很大的殺傷力。
  姜碧瑤這才發現,王猛原來那股子蒼白虛弱猥瑣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自信淡然,似乎還有點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感覺。
  但是她自尊讓她不能退縮,“看來王兄煥然一新了,可喜可賀,王兄若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
  王猛點點頭,“這段時間多謝了,呵呵。婉兒也要謝謝你的照顧。”
  一聽王猛要走,婉兒的大眼睛立刻紅了,但是強忍著,不敢表現出來。
  “照顧少爺是我的榮幸。”
  “哈哈,小丫頭。一會兒好好照顧你家小姐就行。”
  似乎沒了話題,姜碧瑤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淡淡的說道,“既然如此就不打擾王兄休息了,婉兒,我們走吧。”
  離開王猛的住處。姜碧瑤也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從王猛來的時候,她最大的目標就是這樣不動聲色的讓王猛知難而退,現在目的達到了,卻空澇澇的。
  也許因為王猛不是知難而退,而是沒興趣吧。
  姜碧瑤微微搖搖頭,不要胡思亂想,這人無惡不作,狗改不了吃屎,哪兒能說變就變,十有仈jiǔ是做戲,想讓鎬京的人把他接回去。
  若是一次為目的,確實能說動一些人幫他演戲。
  人嘛,尤其是貴族,腦子就是復雜一點,或者說,他們的驕傲讓他們絕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
  也算是跟姜碧瑤告別了,王猛也少了一件心事,他也沒什么好收拾的,當天就離開了,目前最主要的是,弄一個真元獸。
  來的時候,王猛騎著一匹老馬,走的時候,王猛還是一個人騎著一匹老馬。
  不同的是,走的時候有一個人悄悄為王猛送行。
  婉兒,一個善良的小丫頭。
  王猛的離開沒有泛起什么波瀾,畢竟像望城這樣交易繁榮的城市,每天來來往往的人都很多,誰又會在意誰?
  不巧,還真有有心人。
  不是姜家的人。
  準確的說,還不止一波人。
  昆家和穆赫家族的人,都看著王猛溜溜達達的進了太白山脈,跟蹤的人看到王猛進入了危險的深處,也不得不停下腳步,太白山脈太大了,而且到處迷宮,很容易走丟,哪怕是各大家族出手也都是派出強大的隊伍。
  而王猛竟然傻乎乎的一個人進去了,真是不知死活。
  又或他本就是想求死?
  鬧不清楚,但昆家心情稍微好一點,畢竟一個弱的王猛和一個深不可測的王猛,他們只希望看到前者。
  若是王家要在望城插一手,那本來就很混亂的局面就更復雜了。
  穆赫家。
  穆赫小雨對面坐著一個三十多的修士,兩人模樣很相像,這就是號稱望城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的穆赫蘭道。
  一個強橫的力修,穆赫蘭道性格沉穩,已經繼承了家族的傳承,穆赫家族有這兄妹二人,足以穩定發展家族的實力。
  其中穆赫蘭道主內,管理家族,主攻修行,而穆赫小雨則是身在馭靈會,得到馭靈會實力的幫助,加上穆赫家族長久以來積累的關系網,就如昆家的囂張,也不愿意招惹穆赫家族,準確的說,他們的主子也是這個意思。
  “大哥,這個王猛很有意思,會不會情報有誤?”
  以穆赫小雨的眼光覺得這事兒有蹊蹺。
  穆赫蘭道笑了笑,“既然是小雨說了。怕是有點問題,但據鎬京那邊可靠的情報,這王仁才確實是個敗家子,一無是處。”
  “我在鎬京聽到的也是如此,而且更不堪,,但聽碧瑤說他來望城路上被姜擺了一道誤入太淵骨地。沒想到竟然能活著走出來,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沒借機發難要挾。”
  穆赫小雨也是目光灼灼。
  “此人有點古怪。實力跟我們了解的不一樣,性格也有變化,雖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可這變化有點大。”
  “大哥的意思是說,此人是假的?”
  “不,此人剛在天香樓大打出手,用的確實是王家的功法,可惜真元無五行,無法發揮出來歷練,這個還真假不了。”
  “那……?”
  “不好說,我只能有兩個假設,一個是他以前完全是做戲,因為某種原因要離開鎬京。第二點就是,他在太淵骨地有了奇遇。”
  兩兄妹笑了笑,顯然都比較相信前者,遇到什么奇遇也不會有這么大的改變。
  “反正這是鎬京的事兒,我們只是負責觀望。不易介入過深,而且鎬京那邊的意思也是生死有命,我們只需要傳遞一個結果。”
  穆赫蘭道擺擺手。
  穆赫小雨眼神中卻有點猶豫,這點小波動,穆赫蘭道還是發現了,“怎么。對他有點興趣?”
  穆赫蘭道倒沒有別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妹妹對對方所展現出來的馭靈能力產生了興趣。
  “嗯,我從沒見過有人不依靠法寶和法術,就能直接威壓三轉真元獸的,在馭靈會也只有有限的人能做到,要么是偶然,要么就是此人有某種天賦,可以王家的實力,又怎么會發現不了,想不通。”
  “小雨,不要想復雜了,與其胡亂猜測,不如看看,只需要在看看。”
  穆赫蘭道微微一笑。
  “大哥說的有道理。”
  “不管怎么說,姜家這次是一錯再錯,做人做事,該認的要認,不大氣。”
  穆赫蘭道給姜家下了論斷。
  穆赫小雨笑了笑,家族事務她不操心,這次回來也沒打算立刻鄒,難得回來一趟,總要發揮一下自己的力量,為自己的家族壯大聲勢。
  此時的鎬京。
  大周皇宮。
  七公主姬茹鄢號稱鎬京三大美人,加上公主的身份更是有無數的追求者,本來可以愉快的享受生活,但是自從那個事故發生以后,她就活在自己的憤怒之中。
  那個流氓竟然當眾掀她的裙子,對于一位心高氣傲的公主,這打擊可想而知,但最后父皇竟然還不了了之。
  得知王仁才被趕走的消息,最開心的無疑就姬茹鄢,但是她卻沒打算就這么放過王仁才。
  有仇不報非女子!
  但姬茹鄢并不寂寞,除了她,還有十公主姬瑾兒,小丫頭以前不懂,但漸漸長大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對于這個惡棍,她和七姐可是同仇敵愾。
  聽著手下的匯報,姬茹鄢完全不信,怎么都不信!
  他有天賦???
  路邊的石頭都能笑了,去天香樓打架才是他的本性。
  “七姐,他肯定是打著王家的旗號招搖撞騙了,這樣的家伙,真應該好好教訓教訓!”
  姬瑾兒還是小,這種人何止要教訓,真應該滅了。
  公主的騎士們都卯足了勁兒,只要公主一個命令,立刻趕往望城把某人轟殺至渣,反正王家也不要他了,沒了這個光環,還不是人見人踩。
  但是七公主不解氣啊,這樣也太便宜他了。
  她要讓對方加倍償還!
  (23號周六晚上七點四十開始,外~外~活動,(251167),美眉歌聲,骷髏有可能開嗓,這個,主要看狀態,當然還有專屬天天向上內幕八卦,歡迎來玩。)
  對自己也就罷了,自己的妹妹當時才多大,這種人,真該殺。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