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599 群暴

(跳舞同學出關了,新書《無雙天驕》,精品保證,入坑吧^_^)
  轟!一道火芒從王猛身上閃出,王真人的臉上露出無辜的笑容。
  剎那間,剩下的骨魔的吼聲嘎然而止,本就殘缺的身體被神識洞穿,瞳孔中燃燒著的火焰漸漸熄滅。
  王猛飛快的將骨魔身上的骨刃卸下,再摘取了骨核,一轉身,就感覺到背后一涼……這只骨魔最后的反擊,雖然沒有傷到王真人,但是卻把王真人的衣服徹底報銷了。
  王猛苦笑著將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這是他最后一件衣服了。進到太淵骨地三個月了,王真人什么都想到了,但就是沒有想到穿著方面的問題,和太淵骨地的那些魔物們隨便打一場,王真人就要光膀子,不是被火燒,就是被利爪劃成爛布條。
  不過王猛也不是好欺負的,有壓力,就有更強的動力,為了保住最后幾件衣服,王真人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各種手段施出,總算是撐到了今天。
  嘶……
  老馬從一邊的石林當中鉆了出來,偏著頭,打量著王猛,好像是在說,這里面也有它的一份。
  一人一馬開始了分贓活動,他們是有約定的,王猛打一場,老馬打一場,老馬出手也相當霸道,骨魔的身體竟然擋不住老馬的蹄子,只是這狡猾的家伙跟王猛差不多,一場戰斗下來就會相當虛弱,顯然是傷勢未愈。而王猛的元神用一次也要恢復一段時間,輪流出手倒是配合默契。
  回到臨時落腳的山洞當中,王猛做了一些法術上的隱蔽,又布置了一個小小的迷幻陣,只要不是五轉以上的妖魔,很難識破闖入進來,足以保障安全。
  老馬很識相地縮在山洞里在。地方有點小,對它來說不是很舒服,但是相比外面的危險。老馬顯然更喜歡在不舒服的環境里面保住小命。
  這時,老馬偷偷地看著王猛,就看到王猛取出了剛剛收割到的三轉的骨魔骨核。托在掌心,片刻,一道微紅的光從王猛掌心升起,骨核便冰雪消融般的開始變小。
  少頃,那顆骨核便消失不見。
  太淵骨地的骨魔和妖靈都是很奇怪的不具備屬性,骨核中蘊含的能量,是無屬性的純粹能量,對別人來說沒有多少用處,但對王猛而言卻是最好的補品。
  王猛睜開眼,玄輪境十二層……總算讓他修成了。
  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吸收了數百顆品級不一的骨核,王猛終于達到了玄輪境十二層,并且天璇火云功也練到了小成境界,王猛實力的增長,讓三轉以下的骨魔的骨核已經漸漸失去了效果。
  太淵骨地的外圍已經不能滿足王真人繼續修行了。而更深處的內部,王真人現在還沒有把握,實質上,在外圍狩獵各種妖魔,已經是冒了極大的風險,哪怕是地輪境的高手在這里。也唯有一個死字。
  王猛想要再進一步,就必須回到望城,在這個世界,閉門修行,只適合在萬事萬物都俱備時的沖關晉級,日常的修行,還是需要入世,沒有準備就想閉死關,那真是閉到死都出不了關。
  人為萬物之靈的標志,就是會使用外物工具,就算是王真人,缺乏資源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快速的修行下去了。
  “只有先回望城了,老馬,跟我一起嗎?”
  “嘶隆。”老馬像模像樣地點了點頭,然后盯著還赤裸著上身的王猛,咧開馬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嘲諷,好像在說,再不回去,你都要變成野人了。
  “哈哈,其實我發現你臉皮挺厚的。”
  王猛笑著拍了拍老馬。
  老馬也毫不客氣的用蹄子蹭了蹭王猛,意思咱們半斤對八兩。
  第二天,換上了一身獸皮衣的王猛帶著老馬,離開了太淵骨地。
  就在王猛離開不久,一只全部由地輪境強者組成的隊伍,小心翼翼的開進了太淵骨地的外圍。
  剛一進入,為首的首領便再三和手下們囑咐說道:“我們一定要避開骨魔和妖靈,我不想我的隊伍出現傷亡,總之,一切行動,都以小心謹慎為前提!”
  然而……
  由于越是接近太淵骨地邊緣的地方越容易抓到好的異獸靈獸,尤其是三轉的,運氣好甚至能碰上五轉的,可是萬一碰上骨魔和妖靈,也是有死無生,這些惡魔對活物之氣特別敏感。
  傳言是真的,因為利益巨大,永遠不乏敢于冒險的獵手團隊,但最近幾波都發現,邊緣的骨魔和妖靈都不見了,有人看到了遍地的骨骸,可惜魔核都不見了,這種陣容恐怕是超級高手出現了,要么就是有恐怖的團隊在狩獵,而且十有八九不是望城的人,因為望城沒有這么恐怖的團隊。
  而這時,被認為是一支獵魔隊伍的王真人……已經走出了太淵骨地,灰不溜秋的老馬沒精打采地跟在他的身后,時不時左顧右盼,突然眼中一亮,就朝著一些地方奔了過去,等回來的時候,嘴里已經叼著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物。
  有材料,也有花花草草,這次是只野兔……那是肚子餓了。
  “不錯,可以比獵狗強一些了。”
  王猛接過野兔,“再去抓兩只回來,一只不夠吃,你說你,好好的不吃素,竟然吃葷。”
  老馬偏著頭,不屑一顧,好像在說想吃自己抓去,不過王猛巍然不動,想讓他燒兔子?沒點好處怎么行?
  老馬懂了,猶豫了好一會,才又心不甘情不愿地沖了出去,回來時,竟然是叼著一只山羊,斜瞪著王猛。卻不肯松口放下山羊。
  “好吧,我就吃點虧好了,大塊的山羊是你的,小兔子是我的。”
  王真人一臉吃了大虧的表情。
  老馬怒了,這都是它抓的好不好!要吃虧也是它!但是看著王真人腰間的乾坤袋……里面還有不少骨核……老馬就又淡定了下來,狡猾的老馬是不會為一點吃食而計較的。
  一頓燒烤之后,王猛拍了拍肚皮。除了兔子,還有一只山羊后腿也進了他的肚子,老馬對此無可奈何……誰讓它不會烤肉呢?痛定思痛。出門混江湖,學會烤肉還真是重中之重。
  繼續前進,王猛突然停下了腳步。灰不溜灰的老馬也機靈的聳動著耳朵。
  “那邊有動靜,過去看看。”
  白胖子一臉鐵青,白家已經到了最后關頭,最近聽說這里運氣很好,所以白胖子也是豁出去了拼一把,他沒有想到,在依馬山這樣的太淵骨地的外圍,竟然會碰到三轉巔峰的太淵妖靈!廝殺了一陣,就有七個家族子弟倒了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像這樣的妖魔。不是都應該在太淵骨地呆著么!怎么會跑到這么遠的依馬山來!
  眼見結成的陣形就要崩潰,白胖子豁出去了,叫道:“看來白家是命中的劫數……哈哈,也好……一會等我纏住了太淵妖靈,你們再跑。跑一個算一個!”
  “少東主,我老何,不是貪生怕死的人,我和你一塊纏住它!”
  “我也是!只要讓我兩個兒子走一個,保個血脈……”
  “爹,我陪你!。”
  “大哥。你是家里的柱子,沒了你家里怎么辦?要留也是我!”
  幾個白家的老人都跳了出來,各有目的,但是態度都是毅然決然。
  原本要松散開來的陣形,竟然又變得凝實起來。
  三轉巔峰的太淵妖靈狡猾地暫停了攻擊,和骨魔的狂躁瘋狂不同,太淵妖靈是極有戰斗智慧的妖魔,柿子還要挑軟的揀,它就不信這些人類的陣法,能一陣維持下去,剛不彌久,很快,這些人的血氣就會在它布下的恐懼當中消耗殆盡,然后……所有人,都會被一一收割……一想到人類腦漿的滋味,太淵妖靈就有些興奮地打顫,尤其是人類修士的腦漿,對它來說不僅是美味,更是大補。
  白胖子不斷發出喝聲,鼓舞著士氣,他也看出了太淵妖靈的詭計,但是卻又沒有更好的辦法,心中暗暗叫苦,這次進依馬山,原本是想抓一只三轉的靈獸,白家最后的一點力量,全都集中在這里了,這是他的最后一搏,原本想,要是抓不成功,以后望城就沒有白家了,但是成功的話,就向有人證明了他領導狩獵真元獸的能力,而白家也就能再支撐下去。
  白胖子咬了咬牙,“是我害了大家,以我的實力,能纏住這狗東西片刻,愿意和我一起犧牲的,我數三聲之后,就和我一起殺過去!其他人,立刻跑!分散了跑!我白家還有些薄產,能跑回去的人,就把那些東西分了,只要每年給我白家燒幾柱香就行!”
  “少主!”
  “嗚咽……我,我不怕死……我……我……我要留下,纏住妖靈的人少了,誰都跑不走,記得給我也燒柱香,一柱就好。”
  隊伍當中,因為緊張害怕而發出嗚咽叫聲的人不在少數,但其中怕得最厲害的一個小子,竟然主動要求留下……
  白胖子轉頭看去,是白家的一個小子,他連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各種雜貨都是他搶著干。
  “好……,白胖子能和你一死,算是榮幸了,告訴我,你叫什么?”
  “少主……我沒名字。”
  “哈哈,如果能活下來,我就給你取個名字……一!二!三!殺啊啊啊!”
  白胖子豁命了,三聲數后,便率先喊殺沖出。
  他的氣勢,鼓舞了身后下定了決心的幾人,甚至幾個原打算要跑的,也咬了咬牙,人生不就是這么回事,難逃一死,賴活著,還不如轟轟烈烈一場!
  “能回去的記得給我兒子說一聲,他爹不是狗熊!”
  “老子一個人沒牽掛,以后祭日也給老子上柱香!殺啊!”
  隊伍一下子散開,十幾個人瘋狂的撲向太淵妖靈,二十幾個人則四散開來拼命地逃跑!
  誰都沒有注意到,這時在山坡上面,多出了一人一馬……
  (天啊,二十四號了,這個,很嚴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