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第6章八折凌晨票

兩人就這樣勾肩搭背地離開了,當然臨走的時候王猛還是很珍貴地把培元功的手抄本放進懷里,對于他的第一件法器,第一個功法,王猛很珍惜。
  “今天晚上不醉不歸!”重見天日的王猛豪邁地吼道。
  “慶祝猛哥出關!”
  “毛,應該慶祝你小子進入圣堂箭宗,丫的弓修要多一個胖子神射了!”王猛笑道。
  張小江的父母也不是修行者,但跟王猛相比家境要好太多了,不過這并不妨礙兩人成為死黨,主要是小時候別人欺負小胖子,王猛每次都替他出頭,這種童年的友情是最特殊的,只不過張小江胖歸胖,天賦要比王猛還好,天然的命痕四層,而且是直接進入雷光圣堂分堂的箭宗,據說他眼神很好。
  說不定三年后,真是張小江罩著他了,王猛心中有點黯然,但是很快就調整過來了,自己兄弟有前途也是好的,而且自己還有時間,努力可以改變一切!
  當天回到雷光城市區,王猛和張小江當真是大醉一場,小胖子也沒有多說什么,作為死黨,他知道王猛從小時候起就立志要進圣堂,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可是有的時候命運真喜歡捉弄人,他竟然是命痕四層,如果可以,胖子真想和王猛換換。
  半夜兩人兩人勾肩搭背地回到張小江的房子,這是張小江父親送給他的禮物,是胖子進入圣堂的獎勵,聽說光是大宴賓客就有好幾場,有錢人如果家里再出個修行者就更有面子和地位了。
  在普通人看來,圣堂就是一流,其他的都是不入流。
  幾乎一到床上,胖子就鼾聲震天,小胖子很開心,他覺得眼前的生活就很好,跟王猛一起偷看美女洗澡,一起打架,被人追著滿街跑,很開心。
  一想到自己進入圣堂,王猛卻不行,夢中的胖子握著肥肥的小拳頭嘟囔著,“猛哥,你說過,你要帶我稱霸圣堂,把遍漂亮妹子的,嗚~,胡靜的腿好漂亮啊,真想摸兩把。”
  緊跟著胖子的口水就嘩啦啦的濕透了枕頭。
  王猛睜著眼睛,他睡不著,明天就是決定命運的時候了,骨子里他從不肯服輸。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來到了圣堂雷光分堂,望著一身圣堂特色白衣的圣堂子弟,王猛就一陣眼熱。
  外面依然有數百人在排隊等候復試,時間很漫長,王猛和胖子都沒有說話,氣氛太壓抑了,不光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樣。
  看著一個個低著頭出來的復試者,有的甚至當場淚流滿面,胖子就更著急了,相反王猛還好,越是關鍵時候,他就越冷靜。
  王猛想得很清楚,目標很明確,就算今年不行,他就自行修煉三年,反正有胖子這個內應。
  “一百三十位王猛。”
  王猛平復了一下呼吸,抬頭挺胸地走了進去。
  房間里坐著兩位圣堂長老,明顯比初試的級別高,因為他們的胸前都有四枚金色的劍星標志,命痕滿十層才能擁有這樣一枚標志。
  左邊大胡子的長老淡淡地看了一眼王猛,“打一拳試試。”
  王猛這種命痕二層的程度在這種高手面前一目了然。
  王猛沒有猶豫,穩定地走到測試墻面前,滿是繃帶的手狠狠地轟在測試墻上,這段時間他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沒有忐忑,也不后悔。
  兩個長老對視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一個月你是怎么過的?”
  “按照培元功,反復練習,我想進入圣堂劍宗!”
  劍宗無疑是圣堂的驕傲。
  王猛抬頭挺胸,大聲說出自己的目標,他覺得這不是什么丟人的事兒。
  兩人的目光落到王猛扎著繃帶的手。
  右邊的一個長老,看眼神的犀利程度就知道是弓修,冷冷地問道:“哦?口氣不小啊,我的問題是,在修行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天賦。”王猛干脆利落的說道。
  “那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天賦?”左邊的大胡子長老饒有興趣的問道。
  命痕二層,在圣堂看太普通了,只能當雜役。
  “堅持!”王猛斬釘截鐵地說道。
  兩個考官對視了一眼,云淡風輕地笑了笑,大胡子長老隨意的擺擺手,“你走吧。”
  王猛的手緊緊地握著,深吸一口氣,鞠躬,他知道,沒有明顯的提高,光靠喊口號是沒用的,但三年后他一定會再來的!
  當王猛的就要出門的時候,大胡子長老忽然說道,“小子,別忘了,三天后到劍宗報道。”
  王猛的身體猛然僵住了,難以置信地轉過身,張大了嘴,指了指自己,他覺得自己被淘汰也是正常的,畢竟得了功法,苦練了一個月毫無進步。
  另外一個箭宗長老不耐煩地擺擺手,“別擋道,后面還有很多人。”
  “劍宗,我來啦!!!!”
  王猛一聲爆吼沖了出去,外面還有不少等待的人,望著興高采烈的王猛,臉上出現各種表情,有羨慕有嫉妒有忐忑有擔心……
  胖子在門口轉來轉去,比王猛還緊張,背后都已經濕透了,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王猛扯得飛了起來。
  “劍,劍宗,真的進了???”胖子還有點沒緩過勁,跟做夢一樣。
  “哥要么不進,進只進劍宗!”王猛擺了個超酷的造型。
  還沒擺完就被小胖子扛了起來,“靠,猛哥我更崇拜你了,命痕二層都能進劍宗,母豬都能上樹啦!”
  張小胖的腦門上立刻吃了一個爆栗,“靠,丫的你原來一直覺得哥沒希望啊。”
  “咳咳,這不,一不小心說漏嘴了嗎,猛哥,咱們是兄弟,透個底兒,兩位長老收你什么好處了,難道是美女?不對啊,就算是美女也應該不可能看上你啊。”
  “丫的,張小胖,進箭宗你長本事了,別跑,今兒哥要幫你松骨減肥,站住,還跑!”
  兩兄弟在眾人的各種羨慕嫉妒恨中一溜煙的跑了。
  整個一天,通過復試的寥寥幾人,而且都是比較偏的宗派,復試進劍宗,不能說沒有,確實鳳毛麟角。
  大胡子是劍宗長老,名徐晃,看著測試墻上王猛留下的一拳,禁不住搖頭大笑:“原來世界上還真有這種傻子。”
  “修行,本就是傻子做的事兒。”
  符宗長老笑了笑,“不過你夠可以的,讓一個命痕二層的在復試進劍宗,少不得要有人說你嘩眾取寵了。”
  “切,老子在乎什么。”徐晃滿不在乎地說道。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修行,本就是逆天奪力添壽,不是“傻子”誰會干。
  培元功本就不用來提高命痕層次的,作用是增強命痕的穩固,也可以加強元力輸出,只是王猛專注于層次,沒注意罷了。
  (收藏、推薦、點擊,一個都不能少,這也是一種堅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