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05 明知山有虎

王猛挑選完材料,沉思片刻,腦海當中便有了容靈器的模型,其實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琢磨,分開太麻煩,最好能方便他一次激發使用的——五行容靈手鐲,并列很簡單,難度是如何形成五行相生把力量提到最高。.com
  用真元催養丹火這都是小事兒,像龐泓煉器的時候也會讓師弟給他養丹火,但在這里,這種小事兒肯定是他做的,不過龐泓還是要好好的炫耀一下自己現在的控制力,丹火催化提升又快又穩。
  一旁的楊奇沒說什么,龐泓知道,這就是滿意了。
  而楊奇現在完全在盯著王猛看,只有真正的好友之間才會這樣切磋丹術,在楊奇看來,王猛這是對他毫不保留的信任,這楊奇心中即是激動又是欣喜,這年頭有實力又有這樣心胸的年輕人太難找了,那些傳聞,簡直就是最**裸的污蔑,嫉妒!
  材料準備了很多,王猛在挑選中也征求了楊奇的意見,在一些細微效果的選擇上,王猛確實不太咬硬。
  王猛的每一個問題,楊奇都很認真的回答,哪怕是最簡單的,因為大師的每個問題,肯定都是有深意的,楊奇也不覺得對方有其他的意思,一個專注于煉器的人反而更簡單。
  一旁的龐泓就有點看不過去了,這都是小兒科的東西,比如琥珀晶石和虎睛石在淬煉時,哪個破胎效果更好之類的,哪怕是一個一品的煉器師也都耳熟能詳。
  龐泓真想出言表現一下,奈何楊奇回答的很認真,他也只能忍了。
  和……突然,擺在門旁的一塊玄石發出叮咚的聲音,散發著蒙蒙的白光。
  楊奇一愣,臉上的表情卻是無比精采起來!鎬京神器閣總會的通知,楊奇按住玄石,信息直接進入,當時就更愣住了。
  早不來玩不來這個時候他來干外么!
  王猛眨了下眼,感覺到傳信法陣,應該是什么重要事件的通知,就說道:“楊老哥,如果有事,就先去處理。”
  楊奇搖搖頭“管他的,讓他們等著把,大老遠的過來肯定也不急于一時,我們繼續。”
  “謝閑跟他們說,我正有要事兒一會兒到。”楊奇吼道,門外的謝閑一路小跑出去了。(.)
  龐泓忍不住問道“王猛,你弄這么多東西要煉多少啊?”
  王猛笑了笑“一件,這些可能用不完我也是第一次嘗試。”
  龐泓撇了撇嘴,……第一次,神器閣所有的東西都是制式的就算是大師也不可能輕易創新,這還真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不光是龐泓,楊奇感興趣的同時也有一絲疑惑。
  但是身為一名煉器大師,楊奇這點耐性還是有的。
  頗有點觀棋不語真君子的味道,龐泓讓開丹火已經提升到相當高的溫度了。
  坦白說,龐泓對王猛的實力還真有點懷疑,他能駕馭的了這種溫度的丹火嗎?
  赤紅的火焰像是鮮血一樣晃動著,相當的誘人這是煉器師的執著。
  讓出丹火,王猛的元力直接接入,登時龐泓的臉色就蒼白了,而楊奇卻毫不擔心。
  一個大師級的煉器師至少也是玄輪境六層以上的真元,坦白說六層都少了但也勉強了,畢竟煉器師并不是以戰斗為主的修士。
  不過王猛這一入手就有種舉重若輕的感覺,這就不是龐泓能做到的。
  但這還遠不止如此,丹火一道王猛手中,不斷的催發,火焰變得更加赤紅,最大的不同時,丹火在提升的同時,火焰卻更溫柔更穩定了。
  這就是煉器師的控制力然后王猛就開始了完全投入的煉制,其實研究煉器也huā了王猛很長的時間,甚至是除了修行之外最耗費時間的,堪比煉丹,這也鑄就了王猛的寶器神典,鑄就了寶器宗的不朽神話,作為寶器宗第一位女宗主,也是最強的一位女宗主岳珊,在寶器神典中附了一篇筆記,全是對王猛的崇拜和那隱藏在心底的愛慕,只不過王真人是看不到了。
  到了這里,王猛還是第一次大張旗鼓的干,有上一次的經驗,王真人其實要熟練的多。
  一個個的材料加進去,貌似相沖突的五行材料開始投入,這也是最大的問題,楊奇當場就驚了,這是要爆的。
  龐泓驚的連連后退,但王猛卻絲毫沒辦干擾,他已經進入了自己的創作之中。
  一個接一個的材料井然有序的進入煉爐,每一次丹火都在不斷的變化,在五行之間游走。
  龐泓看不懂,只覺得很華麗,但是對面的楊奇卻臉色蒼白,蒼白之后又透著癡狂的紅潤。
  瘋,確實有點瘋魔。
  這是五行煉制,煉器師必須要保持五行相生相克才能形成循環,同時還要保持力量一致,否則機會失衡。
  這是傳說中煉器宗師才能做到的……
  一個年紀二十的煉器宗師,楊奇快要瘋了,可是他現在沒有空閑思考這個問題,完全抓住于王猛的煉制。
  強橫到恐怖的控制,按理說這樣的真元根本控制不住,可是每每要崩潰的時候,卻又看看控制了,那是一種讓人緊張到死又忽然放松,可是剛要放松,又要緊張到死的抓狂。
  而龐泓感受到的確實自己渾身都很〖興〗奮,似乎頭腦都靈活了,那感覺……又來了!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而這次更強烈了。
  這就是大師級帶來的影響力嗎?
  王猛完全進入自己的節奏,需要的東西只是開口,而一旁的楊奇迅速的給王猛找到,毫無疑問,王猛只需要表達一個詞兒,楊奇就知道王猛想要什么,這也只有煉器大師才能做到,楊奇多少明白王猛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相信王猛能成。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煉器室中的三個人仿佛都瘋狂了。
  王猛揮汗如雨,對他來說,制作這樣一個容靈器也是個大工程,但感覺上來就非常舒服,不得不說,楊奇在一旁幫了他大忙,一些細節上差池,楊奇能心領神會省得王猛去研究尋找。
  一大堆材料越用越少,而丹火也越來越往,王猛知道快到關鍵時刻,在即將出爐瞬間,神識潛入。
  是……
  火焰瞬間轟出一道白色的身材,仿佛是錯覺,煉爐中金光熠熠。
  房間里很安靜,三人都盯著煉爐,這一刻仿佛呼吸都要停止了。
  王猛擦了擦汗,真夠累的,打開了爐蓋,隨著紅光的烘托,一個五色的手鐲出現了。
  五行容靈手鐲,這次的造型雖不算華麗,卻也不難看,王真人也稍微下了點功夫。
  楊奇感覺喉嚨都沙啞了“我能看看嗎?”
  “呵呵,老哥盡管看。”
  楊奇的手顫抖著摸著容靈手鐲,心都在顫抖,神啊,這就成了???
  整個容靈器的五行是那么的平衡,完美無缺,這是怎么做到的呢?
  這就是煉器宗師的水準嗎?
  不會啊,想要成為煉器宗師,怎么都需要地輪境巔峰的實力,顯然王猛還差的甚遠。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才?
  楊奇忽然一咬牙把容靈器還給了王猛“不能再看了!”
  再看,他的修煉道心就會失衡,好高騖遠,將再難進步。
  “王老弟,老哥服了,我從不相信天才,見了你,我無話可說,二十歲的煉器宗師,縱橫大周一千年,從未有過!”
  一旁的龐泓看王猛的眼神就跟看神一樣。
  王猛笑了笑“老哥弄錯了,我可不是什么煉器宗師,之所以能掌握五行平衡,其實還是源自于我的五行缺失,因為沒有偏屬,所以才能好控制,否則一樣控制不了,這算不算是,失去總會有得到呢。
  楊奇想了想,確實有道理,就算從娘胎開始煉也練不出來。
  “不管怎么說,今兒算是見識了,龐泓啊,知道山外山有山人外有人了,以后跟著王大師好好學習。”
  龐泓立刻單膝跪地“以后還請大師多多指點。”
  王猛一愣,連忙去扶龐泓,楊奇攔住了王猛“讓他拜你也是應該的,你是我老弟,就是他師叔,若是覺得這小子還是個可造之材,有空就指點指點他,反正多讓他做事兒就是沒錯了。”
  “能認識師叔就是緣分,弟子收了師叔的金子,不敢歸還,愿效犬馬之勞。”
  龐泓徹底被王猛所展現的力量給征服了,骨子里他確實是有天賦的,否則也不可能被王猛的氣場影響,這一刻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也知道機會只有一次,所以相當的坦誠。
  “這也是緣分,起來,指點不敢說,互相學習一下,不滿老哥,我也是半路出家,自學的,很多方面都不是很全面。”
  楊奇嘆息道“你所不了解的都是簡單的基礎,已經了解的才是我們為難的,以后老哥有事兒還少不得麻煩你。”
  毫無疑問,王猛是千年一出的煉器奇才,也許修行確實差了些,五行缺失在戰斗中是廢體,可是在煉器中卻是王道啊。
  神了。
  對王猛來說,這方面五行體和五行缺失沒什么差別。
  “師叔,您實力這么強,怎么會離開鎬京來我們這里呢?”龐泓畢竟是年輕人禁不住問道。
  (月末了,最后幾天,想必各位師兄師姐手頭的存貨是相當豐富的,拿出一張月票給骷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