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611 三月第一天求保底

這簡直就是神跡!
  是的,這是神跡!
  整個過程有一萬個失敗的理由,有一百萬無法成功的理由!
  但是現實就活生生的擺在了眼前,如此神跡的一幕,竟然在這么不起眼的地方,這么不起眼的一個人,輕輕松松的完成了。
  從王猛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凝重和緊張,成功之后也只有一點點淡淡微笑,似乎還算滿意。
  事實勝于雄辯,而眼前的事實讓三個人……
  怎么說呢,對穆赫小雨是震驚,無法相信的震驚。
  對蘇學友是崇拜,堪稱神跡的崇拜,他很簡單,只是覺得王猛展現出來的技巧絕對大師級水準,而且在大師級也是頂尖的!
  而對于戰瓔珞來說,眼前的一切讓她的世界有點崩塌感!
  這怎么可能,她從小就是開始修行馭靈術,然后到現在成為大家口中的天才,可是王猛剛剛所施展的,是她再huā五年都不一定可以觸及的。
  怎么可能!
  為什么會這樣!
  王猛這才發現,他剛才有點過火了“呵呵,今天運氣不錯,蘇兄,先走一步。”
  戰瓔珞深吸了口氣,站在了王猛身前,一聲嬌喝:“王仁才!”
  王猛抬起頭,被戰瓔珞那身近乎無敵的雪白肌膚晃了一下眼睛,長相是清秀之姿,但這一身雪肌,配著妖嬈的身段,當真加分,一白遮百丑啊。
  還別說被對方這么一聲爆喝,一段王仁才的記憶浮上了王猛的心頭,這雪一樣潔白的女人,卻也真是恩怨。
  王猛心中苦笑,卻也不得不面對“戰小姐,當年也是我做的一些糊涂事兒,我現在暫住白家,戰小姐什么事兒要找回場子,我隨時恭候,希望不要牽連其他人。”
  王猛終于知道那浪蕩子以前做了什么事兒,似乎是鎬京上流圈子的聚會,那時候大家還不大,而且當時的戰瓔珞很黑,結果被王仁才當眾侮辱,一群狐朋狗友跟風,一個女孩子淚奔而去,隨后他們還大肆宣揚,說什么皮黑水多之類,弄得對方都不能出門見人,難怪王猛一時沒有印象,確實女大十八變。
  王仁才早忘了,但是人家可沒望。
  兩人目光接觸,戰瓔珞咬了咬牙,她知道對方想起來了,當年被侮辱之后,她就再也沒在公開場合亮相過,只能苦修。
  “你現在想做好人,是不是太晚了!”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我從來不是好人,也做不了好人,還是那句話,隨時恭候。”
  王猛沒有繼續說下去,這是一個說不通的事兒,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的來說,還不是做的很絕的那種,若是壞了人家女孩子的貞操,那王真人就這么招兒了。
  面子這個簡單,這個時候還她一個面子,讓她爽了也就罷了,男子漢大丈夫,怎么能欺負女孩子呢。
  回到白家大院,王猛便開始封院閉關。
  從戰瓔珞的到來,王猛就已經意識到,王仁才那貨惹過的那些家族們開始動手了,戰瓔珞只是王仁才得罪得最輕的一個!
  王猛得抓緊時間熟悉對五行容靈手鐲的借靈,閉關的同時,王猛也研究著如何將天璇火云功的功法進行擴張,不再局限于火行真元當中,天璇水云勁,天璇土行法……在王真人的研究之下,區區功法,自然是無所不破!
  閉關三天,戰瓔珞竟然神奇的沒找他麻煩,而是羅山來了。
  王猛還沒來得及去開門,羅山老頭子便翻墻而入。
  “羅……羅會長。”白胖子目瞪口呆,堂堂堂正正望城馭靈會分會長羅山,竟然像個飛賊一樣踏墻而入……這哪里還有半點大師的風度!
  羅山清咳一聲“明月當空,王老弟,對飲一杯如何?”
  “呵呵,可是上次的美酒?”王猛淡淡一笑,這個羅山會長也是個妙人,與王猛的性子合得來。
  月光照射下,整個院子里面最顯眼的碩大的白胖子,就這樣華麗麗地被無視掉了。
  這時,也不知道是該走,還是留下,他還有關于五行神獸祭的事情要和王猛商量。
  這時,王猛一仲手,說道:“前輩,這一位,是我的至交好友,白胖子。”
  羅山眼珠子一轉“哦,好,王老弟的朋友,就是我羅山的朋友,白胖子,整個望城,除了我,就屬你眼光最好!以后有什么需要,盡管去馭靈會找我。”
  說著,又給白胖子滿上了一杯。
  這酒就這樣喂了白胖子,羅山有些肉痛啊,不過……羅山看了王猛一眼,就笑瞇了眼睛:“老弟,我可是聽了神奇的事兒。”
  王猛品了一口,微微一笑“聽說的事兒往往有夸大的成分。”
  坦白說,這酒真不錯了,只可惜喝慣了好酒,還是欠缺了點感覺,不能盡興,要知道以前王真人是什么都能喝的,那些年也確實把自己的嘴養刁了。
  羅山望著王猛,打量著個與眾不同的年輕人,其實當初第一次碰到王猛的時候就覺得有點特別,只是沒想到這么特別,品相流封印術在馭靈會算不上很特別的,用這種封印術來封印三轉,而且還是五種并行,坦白說,就算他這個大師聽著都覺得有點奇葩。
  雖然這并不能說王猛就是馭靈宗師級別,并行封印是大師就可以做到,越多雖然越難,卻也不是沒人能做到,只是需要專供并行封印的。
  但這事兒是由王猛做出來的就有點石破天驚了。
  一個人,在沒有助手的情況下,一次成功,說實在的他就不行。
  運氣?
  有這樣的運氣嗎?
  羅山就算不相信自己那個笨侄子也不能不相信穆赫小雨。
  三個人同時看到了,總歸是沒有錯的,但是王仁才的大名,連他這樣不太關心的,也都是有所耳聞。
  跟眼前的王猛感覺真是天差地別,作為馭靈會的會長,他也特別關注了一下,發現事兒還真不太簡單,現在想要對付他的人都已經排隊了。
  只是王猛所展現出來的馭靈天賦還是引起了羅山的強烈好奇,如此年輕的大師,已經僅次于寒初雪了,怎么會就被當成廢物,又默默無聞呢。
  鎬京的水太深,背后隱藏的又太多,羅山并不愿意太參與。
  但就個人感覺,他愿意與王猛多接觸,馭靈會還真沒什么怕的,若是王猛浪子回頭,馭靈會也不在乎他以前惹下的那些禍事。
  一個二十歲的馭靈大師,承擔點風險也是值得的。
  “呵呵,老弟可有興趣加入馭靈會,我許你副會長,若是覺得需要,會長的位置我也可以讓給你。”
  羅山忽然拋出一個重磅炸彈。一旁的白胖子差點噴了出來,心臟不聽使喚的砰砰直跳。
  馭靈會會長???
  若是如此,那白家可就牛逼了!
  王猛笑了笑“多謝了,我這人〖自〗由自在慣了,不太適合一個固定的位置。”
  (三月份最后兩天…繼續求月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