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614 史上第一神像

十公主憋著小嘴,大家都能出去玩,就她每天只能修行功法,還要學習這個學習那個,每天煩都煩死了。
  懲惡揚善,這是修行的根源,長姐也是,明明能簡單一點,偏偏顧忌這個顧忌那個,這有什么意思。
  自己應該除惡揚善!
  可望城在哪兒啊,聽說很遠,唉。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位十公主,雖然年紀小,但已經地輪境的高手,天賦異稟,基本上鎬京的紈侉最頭痛的就是她,這位公主大人平時最喜歡的就是收拾人,似乎這是唯一的樂趣。
  小孩子玩什么不燈,偏偏喜歡這個,據說這就是別人給她灌輸的。
  問題是正主是王仁才啊,背黑鍋的確實其他人。
  最好的試驗場合無疑就是太白山脈,王猛騎著老馬優哉游哉的上路了,要適應中千界的法則還真需要一段時間。
  其實太淵骨地的深處,以及太白山脈的深處,現在的王真人也不好深入,用他的話就是,精神有余,肉體不足,其實在小千界的后期,他的命輪水準,相當于這里的天輪境,只是借由充沛的元氣和強橫的身體可以施展神像之威。
  到了地頭,老馬就自顧自的走到一邊,晃悠了一圈就不見馬影了,王真人也不管,反正老馬來去〖自〗由,這馬身上似乎也有一些秘密。
  王真人轉動靈融手鐲,五彩的光芒澎湃而出,轟……
  真元不斷的提升,天璇火云功全力運轉,有了五行屬性配合,王猛完全找回了自己的控制,真元如同海浪一樣的擴散,充斥全身,那種脆弱和無力感一掃而空。
  就是這種感覺。
  力量充滿胸口,王猛也忍不住仰天長嘯,聲震長空這滋味實在太夾了。
  命輪轉動,元神也相當的活躍,神識貫穿與命輪結合,轟……
  金光四射,巨龍騰空……
  只是剛騰到一半,嗚的一下消失了,王真人的高潮夏然而止,……不夠用。
  再一看容靈手鐲,里面的真元獸哪兒撐得住這么大的抽抽,一下子就干了。
  王猛倒是挺開心看來他需要的解決的就是自身的五行和五個靠譜點的真元獸。
  三轉也算不錯了,可惜完全經不住神像的消耗。
  王真人的心情很不錯,但是卻見不遠處草叢一片晃動,一聲凄厲的馬叫,老馬奔騰而來。
  后面似乎……
  擦啊,一群異獸奔襲過來。
  在這種地方大呼小叫這不是作死是什么,而王真人一〖興〗奮就完全沒有收斂。
  老馬心中已經是各路叫罵了神經病啊,連它的計劃都被打亂了。
  王真人撒腿就跑,只是剛剛那一下還是挺累的這種時候他可不管三七二之一,直接跳到老馬身上。
  老馬心中叫苦,丫的一個跑就很累了,還要馱一個,這就是馬命啊。
  狂奔了好一會兒才擺脫了異獸的追殺王猛直接被老馬掀翻在地。
  王真人則是毫不在意的躺在地上,力量一點點找回,眉目也越來越清晰,第一步恢復全省力量然后就是找到進入神界的路,也可能是到大千界,無論如何,能和妄天一戰也絕對值得。
  大千界的妖摹肯定更多,像妄天莫山這種天道肯定是想著法不讓他們飛升。
  忽然之間王真人愣了愣,無意中發現了問題。
  中千界和大千界似乎就是個囚籠,想辦法把一些有可能超脫大道的修士困在其中。
  小靜臨走的時候也告訴他,要多思考思考,不能按照定式。
  目前來說,他還是想著恢復力量全威,然后找到通天之路,但這個想法有可能是錯的,哪怕是力量到了巔峰也沒有機會。
  就像當初的莫山一樣,明明已經是半神了,卻依然沒戲。
  天道有路,大道法則絕對不可能是封閉的,它會留一把鑰匙,但卻會有更多的悟道。
  換一個思路,若他是大道法則,要對付自己這樣的人,會怎么辦呢?
  王猛靜靜的想著,老馬一旁不耐煩的走來走去,跟這家伙在一起有好處也有壞處,看起來有點門道,但腦子怎么這么二呢。
  若說這個位面最大的特點是什么?
  顯而易見,入世!
  王猛猛然一拍手,恐怕他還真不能離開這里,王仁才偶然出現嗎?
  偶然也許就是必然,若他擺脫這層關系,只是修行力量,恢復到全威只是時間問題,但恐怕永遠也解決不了問題。
  鑰匙就藏在王仁才身上,準確的說,他是個線索,是個引子,最終指向鑰匙。
  看來鎬京還是要回去的。
  想明白了,王猛掃了掃身上泥巴“老馬,你說入世好玩嗎?”
  老馬微微一愣,鼻子哼了哼,甩了甩尾巴。
  王猛笑了笑“看來你也很有興趣,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和我一起怎么樣,我也是要入世。
  老馬似乎有點震驚,好像被看穿了什么。
  王猛拍了拍老馬“不用不好意思,你放心,我不會把你賣了的,看我這么善良,是不是把我馱回去啊,剛剛用力過猛,虛了。”
  看樣子老馬已經習慣了王猛的無賴,而王真人已經爬了上去。
  力量自然是要提升的,但這卻不是目的,稍一不留神,就能掉到坑里啊。
  王真人心情不錯,一路哼著五音不全的小調。
  老馬猛然一個急剎車,扭頭死死的盯著王猛。
  “你能不能不唱歌!”
  剎那間,王真人也有點麻木“你……會說人話????”
  這個,能讓王真人吃驚的事兒還真不多。
  “人也不過是修行大軍中的一支罷了,沒那么了不起!”
  老馬翻了翻鼻孔,傲氣的說道。
  “早說嘛,省得我自言自語。,、
  “我才沒功夫跟你廢話,我就是一匹馬,記住了,不要唱歌難聽的嚇死馬!”
  老馬怒道。
  它一直很低調,但什么都能忍,這歌聲,摧枯拉朽啊,摧殘靈魂,不能忍啊。
  王真人撓撓頭,有點尷尬,有那么差嗎,張小胖每次都說很好聽啊。
  顯然王真人并不知道,當他很〖興〗奮的時候其他人都封閉聽覺,讓他自己爽完了事兒。
  一匹牛逼哄哄會說話的馬。
  “老馬啊你說會說話的馬能賣多少錢?”王真人很好奇的問了個問題。
  緊跟著老馬就開始狂奔,上下顛簸,王真人慫了。
  在大周,馭靈會在真元獸上的主導性戰六成,這僅靠捕捉和鑒定封印是不夠的,是因為只有馭靈師才能誘發出真元獸的潛力甚至跟真元獸的潛質訓練出強橫的戰斗力,而不是僅靠真元獸的本能。
  所以馭靈會獨占鱉頭,神器閣在真元獸上占了兩成但它在為修士煉制武器法器寶器方面又是獨占鱉頭。
  作為三巨頭之一的丹仙盟則獨辟蹊徑,很顯然只要是活著的都離不開丹仙盟。
  真元獸的豢養提升、修士的治療提升,都歸丹仙盟管。
  能成為三大會,自然非同小可。
  一到望城丹仙盟門口,王猛就嗅到里面傳來的香氣深深吸了一口,感覺果然不錯,畢竟王真人也曾經沉浸于此尋找飛升之路,這也是他huā精力huā的最多的但最終證明,丹藥并不能飛升。
  決定飛升的關鍵依然是“悟”。
  當然這對于懂的人就是懂了,不懂的依然保有幻想。
  只不過作為修士是很難離開丹藥的。
  王真人走進丹仙盟,丹仙盟的人還是很多的外面販售的都是普通丹藥,一個個丹仙盟弟子倨傲的站著也不介紹,〖自〗由選擇。
  當然那些大客戶也不會在外面購買,王猛也鉆進人群,獸丹和修士的丹藥分成了兩個部分,王猛并不是要買,東看看西看看,聞聞嗅嗅。
  剛剛抽的過猛,五只真元獸都有點奄奄一息,王真人得找個丹方補一補,也不能亂吃,選中了自己的目標,王真人心中已經有數了,只不過想多了解點資料罷了。
  內室中一道目光正望著外面,吳元最近的心情可真不怎么好,huā費了那么大的精力追了半天,結果這女人卻投入了折無淚的懷抱,吳元也不是什么癡情少男,從未在一個女人身上huā費這么大精力,到了后面完全是在和折無淚較真。
  現在倒好,情場折戟,就這么灰溜溜的回去這臉面往哪兒放。
  這王猛也是個倒霉的家伙,鎬京有人要整他,看到了就不能錯過。
  當然吳元不會傻到自己出場,叫了一個丹仙盟的弟子,耳語了幾句。
  那個弟子心領神會,吳元可是大人物,會長都要給幾分面子,有什么事兒給他做就是看得起他。
  王真人看的挺認真,就有人擋住了他的路,差點撞上。
  “這位客人,我們丹仙盟是賣丹藥的,不是給人摸的,喜歡摸可以天香樓慢慢的摸,要買就快點,別耽誤其他客人。”
  一個丹仙盟弟子倨傲的說道,馭靈會和神器閣之間既相互依存又相互競爭,但是丹仙盟卻不是,丹仙盟可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一般的丹仙盟弟子也都相當傲氣,別的不會,踩人是最擅長的。
  說著就身手抓向王猛,而且真元暗吐,若是身手弱一點,這一擊就能半殘,
  自從來到這里,也許是受到了大道法則的壓制,王猛還是相當低調的,王仁才的以前的舊債,王真人是承認的,所以他會盡可能委婉的解決,這是一個男人的擔當,但卻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招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