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617 聲東擊西

王猛一邊一個按住了兩人的肩膀,“兩位,今天是白家請客,你們要是精力過剩可以擇日斗毆。”
  “王猛,你是什么東西,竟然敢管我的事兒1折無淚滿肚子火見到王猛更是熊熊燃燒,一想到姜碧瑤雪白的身體在王猛的身下婉轉承歡,眼珠子都紅了。
  放開吳元,真元狂暴,化拳為掌,一道光芒轟出。
  折家——鳳折撩斬。
  直擊王猛的要害,所有人都驚呆了,這是要出人命了。
  折無淚也是望城有數的高手,至少玄輪境七重了。
  第一個出手救王猛的竟然是穆赫小雨,可是王猛和折無淚太近,而盛怒之下的折無淚又是全力出手。
  轟……
  真元爆開,周圍的人紛紛后退,楊奇大怒,幾乎一個寸步就沖了過來。
  王猛不但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尊重的煉器師,甚至有可能是可以改變神器閣歷史的,寒初雪給煉器閣的壓力太大了,若是能讓王猛徹底加入神器閣,加上卓猛,局面又大大不同,現在竟然有人敢當著他的面出手。
  可是讓所有人吃驚的是,倒下的竟然是折無淚。
  折無淚自己也沒想到,拼命的想爬起來,卻渾身無力,對方一拳真元竟然破了他的護身罡氣。
  大廳里靜悄悄的,王猛擦了擦手,微微一笑,“來到白家就是白家的客人,所以有私人恩怨的換個場合隨時奉陪。但在這里鬧事的,就別怪我不留情面。”
  說著目光在吳元和昆耀陽臉上掃過,這話是**裸的說給他們聽的。
  囂張,論囂張,這群小兔崽子還真未夠班啊!
  無論是王猛還是王仁才,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囂張,真要囂張起來那才叫無法無天。
  吳元是偽君子。昆耀陽是真小人,目的達到兩人臉上都能露出笑容,“王兄。真霸氣,這名字改的好。”
  昆耀陽名捧暗扁的一句,暗示王猛被趕出家門。
  “折無淚。你真給折家長臉啊,不愿意來就滾。”
  楊奇發火了,絲毫不給折家面子。
  眾人又是一愣,怎么都沒想到楊奇竟然如此看重王猛,局面變得更混亂了。
  折無淚這次算是栽倒家了,緩了口氣掙扎著怕了起來,咬著牙頭也不會走了,姜碧瑤一看連忙追了出去。
  吳元和昆耀陽則是相視一笑,沒想到王猛這家伙還有這樣的用處。
  吵鬧之后,很快就恢復了熱鬧。這種事兒貴族圈里多了去了,不過這次折家和姜家可是丟了大臉。
  “你干嘛幫他們,吳元和昆耀陽明顯是借刀殺人,現在又得罪了折家和姜家,你和白家的處境就更難了。”
  穆赫小雨嘆道。
  王猛微微一笑。“我是就事兒論事兒罷了,今天是白家宴請,作為客人,至少要保持對主人家最基本的尊敬,無論是誰,鬧事的我會通通扔出去。”
  外面又有客人到訪。楊奇叫他,王猛自然要過去,王真人的眼光向來不錯,剛才那種事兒,換成是羅山頂多勸解一下,但楊奇就不同。
  這是立場問題。
  穆赫小雨呆呆的望著王猛的背影,若這樣的人都叫紈绔,這天下豈不是都是紈绔了嗎?
  整個鬧劇戰瓔珞都在看著,看著王猛從頭到尾的處理。
  這是那個王仁才?簡直就跟做夢一樣啊。
  什么分寸尺度,這種東西他根本不懂,可是王猛在整個事兒上的處理卻相當到位,冷靜老辣,簡直是老手,就像在處理小孩子打架一樣。
  雖然折無淚憤怒之下破綻百出,但王猛能一拳擊倒一個玄輪高手,就絕不是個廢物能做到的。
  戰瓔珞能感覺出,這是王家的天璇火云功的氣息,相當純熟。
  浪子回頭?又或以往的荒唐只是個假象?
  王家……身為鎬京第一大家族,其實王仁才也比較特殊,三兄弟里面,王仁才排行老二,屬于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型,而且據說他是撿來的,也有傳是私生子,這一切大概導致了王仁才的性格。
  有折無淚的出手,戰瓔珞倒省了一步,確定了王猛在馭靈方面的天賦,天璇火云功又有進步,剩下的就是看品性了。
  在白家門外,姜碧瑤一把拉住折無淚,“無淚,別聽他們胡說,我和王猛真的沒什么。”
  折無淚猛然回頭,雙目赤紅,一巴掌抽在姜碧瑤的臉上。
  “滾!”
  說完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留下捂著臉的姜碧瑤。
  婉兒一直在外面等姜碧瑤,見姜碧瑤被打連忙過去扶姜碧瑤,“小姐,沒事吧……”
  啪啪……
  姜碧瑤直接兩個耳光摔在婉兒臉上,打的婉兒一個趔趄摔在地上。
  “掃把星,看到你就煩,以后你不用回姜家了,滾出望城,讓我看到一次打你一次!”
  婉兒完全呆住了,她無家可歸了……
  楊奇介紹人的自然是孤狐命星和墨誠空。
  “王仁才,別來無恙啊!”墨誠空死死盯著王猛,差不多能把王猛一口吞下去的樣子,本來他是壓著火的,但是一見到王猛,他所謂的隱忍和城府全不翼而飛了。
  王真人那叫一個無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來了個戰瓔珞,這又來了個墨誠空,仁才兄,您真是人才啊,難道全是敵人,就沒給哥留下一個朋友?
  王猛不怕各路奇葩的挑事兒,但任何事兒都有個理兒,王猛有自己的原則,不巧的是,現在人家所做的一切都在原則范圍之內。
  “墨兄,好久不見,歡迎歡迎。”
  “哈哈,誠空,王老弟現在叫做王猛了,以前的事兒能過去的就過去吧。”
  楊奇這是在幫王猛說話了,用改名來告別過往。
  當著楊奇和孤狐命星的面,墨誠空沒有發飆,“呵呵,楊會長說的是,能過去的才會過去。”
  顯然潛臺詞就是過不去的還是要還了。
  墨誠空在人群中看到了戰瓔珞,眼睛一亮,丟下了王猛。
  孤狐命星拍了拍王猛的肩膀,“年輕人,楊老哥可是在我面前不停的夸你,這么多年我還是看他第一次如此夸獎一個人,好好努力,人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只要真心改變,一切都會好的。”
  楊奇只是說王猛是個奇才,卻也沒有說出大師甚至宗師的水準,就算說了也沒人會信,甚至更不信,準確的說,王猛是個奇葩,有些地方連學徒都不如,有些地方卻真的像宗師一樣,但毫無疑問是人才,他需要的只是個機會。
  不得不承認,楊奇在望城很有話語權,但在鎬京就泯然一般了,所以希望孤狐命星能拉王猛一把。
  “老哥費心了。”
  王猛知道,孤狐命星能有這態度,楊奇肯定花了不少心血,他和楊奇只是泛泛之交,楊奇只是因為愛才就能做這么多事兒,這也讓王猛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有的人脾氣不好,嘴也很臭,不代表心不好,有的人甜言蜜語,天花亂墜,卻喜歡背后捅刀子。
  這些王猛都見過太多了。
  吳元和昆耀陽還留在宴會上,依然談笑風生,弄走了折無淚和姜碧瑤的兩人反倒成了主角,跟戰瓔珞墨誠空等人談笑風生。
  這些人顯然都沒把王猛和白家放在眼里,反倒是當成打雜的。
  王猛自己在一旁,沒人過來搭理,穆赫小雨也沒辦法,她自己也被圍住,只能時不時的看一眼王猛,戰瓔珞也在觀察著王猛,戰美眉相當的高調,來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著,白皙的皮膚帶上了紅暈,絕對是秀色可餐,周圍的人眼珠子都在她身上轉悠。
  美人的魅力是不可阻擋的。
  楊奇和羅山沒有呆多久,畢竟他們的年紀不太適合這種場合,給足了面子就離開了。
  正戲也要開始了。
  誰也沒想到楊奇等人一走,第一個打頭炮的不是吳元和昆耀陽,而是墨誠空。
  來這里的有幾個不是來看好戲的?
  墨誠空站在王猛跟前,“仁才,哦,應該叫你王猛,現在的你確實跟王家沒什么關系了,干嘛不把姓一起改了,這樣才徹底。鎬京一別,我們也很有長時間沒見了,聽瓔珞說,你已經改頭換面成了天才了,作為朋友,真是要恭喜你啊!”
  墨誠空一上來就是火藥味十足,登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身在望城可能多少有點顧忌,但鎬京來的墨誠空,是墨家弟子,墨家和孟家關系非凡,本就不在意王家,何況是現在的王猛。
  王猛心中暗道,老子改什么名管你屁事兒。
  “天才不敢當,雕蟲小技罷了,只是比一些不學無術的強那么一點點。”
  見王猛竟然不慫,墨誠空倒是樂了,果然還是王仁才,無論怎么偽裝,本性是改不了的,就他這種貨色還敢自負。
  “久聞王家天璇火云功乃是大周絕學之一,在鎬京無緣一戰,擇日不如撞日,王兄給面子切磋切磋如何。”
  王猛微微一笑,“今兒是宴請,換個時間吧。”
  “王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看看大家渴望的眼神,再說了,我們只是切磋切磋,放心點到即止,我有分寸傷不了你,再說了,男人受點小傷也算不了什么。”
  “是啊,久仰天璇火云功大名,乃是火五行絕學,僅次于元家了,我等蝸居望城,還真見識過。”
  這種時候怎么少得了昆耀陽。。。)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