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18 第三天嗷嗷叫

吳元立刻跟進,“剛剛見王兄出手不凡,一拳就把折無淚打倒,非同凡響,何不謙虛呢。”
  見昆耀陽等人帶頭,周圍的賓客立刻起勢,紛紛出言,場面無比的熱鬧。
  白胖子有心插言,卻發現早就被擠到了人群外面,這些人完全把他這個主人家當成了傭人。
  戰瓔珞也嫣紅嫣紅的走了過來,“王猛,何須自謙,大家都等著呢,戰出我們鎬京的風采。”
  王猛站了起來,“既然大家這么有興趣,那就小比一下。”
  “行啊,到院子去,這地兒太小,施展不開。”墨誠空說道。
  “呵呵,不是切磋嗎,我看就不用大動干戈了,就在這里。”王猛笑道。
  墨誠空一愣,臉上露出譏諷,“行啊,反正對你,在什么地方都一樣。”
  周圍人紛紛讓開,墨家的“潑墨功”是有名的水五行功法,眾人也是想見識見識。
  王猛和墨誠空都沒有動,靜等其他人散開,目光對視,眼神稍微一個波動,墨誠空出手了,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切磋?
  這是開什么玩笑,這種貨色,就是一巴掌掃地的料。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立中,臉上多了一個鮮紅的掌印,踉踉蹌蹌的后退三步,才站穩了。
  全場皆驚。
  被打的是墨誠空。
  王猛明明是后出手的,竟然后發先至。
  王猛臉上還是笑容,只是這里沒有了解王真人的,這種情況下,說明王真人的耐性已經不足了。
  來這里就窩著火呢,是人不是人的都在亂跳,王仁才玩女人,可沒聽說他玩男人。
  “啊,墨兄。真不好意思,你出手太快了,我本能反應。”
  王猛說道。
  墨誠空的火噌的就上來了,命輪光芒綻放。波紋狀的真元熊熊涌出。
  墨誠空是高手,憤怒只能激發他的力量,王仁才這種貨色竟然扇他耳光,這是要付出生命代價的!
  雙臂一展,圓形法陣出現,在中千界,攻擊都是配合著法陣。這是命輪的能力,是命痕無法比的,威力也更驚人。
  墨攻之墨守陳規!
  轟……
  墨攻一出手,誰都知道墨誠空動了震怒,這是要王猛的命,而且墨誠空的真元已經到了玄輪十層,難怪如此狂傲。
  墨誠空的真元直接震住王猛,摧枯拉朽的水真元像是要王猛撕裂一般。
  轟……
  真元爆開。王猛的身上多了一團火云。
  這是貨真價實的天璇火云功。
  無論是認識不認識的,都傻眼了,竟然是真的。
  天璇火云功能成為大周絕學就在于火云的厲害。可攻可守。
  水真元轟在火云上瞬間被蒸發,王猛的身形卻不見了。
  只是一步就已經來到了墨誠空的跟前,雙手猛然抓住墨誠空的手。
  轟……
  袖里乾坤!
  火云爆裂,瞬間墨誠空成了黑炭。
  感覺自己的水行命輪都要被加熱了,澎湃的火焰直接灌入體內。
  “不要毀壞家具啊,很貴的!”
  緊跟著一掌切出,干凈利索,墨誠空就倒在了地上。
  王猛覺得有必要跟這些找茬的一點警告,不然麻煩真的是源源不斷。
  蒼蠅不咬人,嗡嗡亂飛各應人。
  王猛可不是閑人。歡迎有分量的來找茬,對這種貨色卻一點興趣都沒。
  墨誠空已經昏死過去。
  “啊,不好意思一時失手,胖子還不快把客人抬出去治療一下。”
  王猛擺擺手,眼睛望著一群賓客,包括吳元和昆耀陽。
  “這次請大家來。其實是要宣布一件事兒的,五行神獸祭就要開始了,白家恢復了席位,將參加五行神獸祭,為望城的發展進一份力量。”
  “這誰說的,白家不是已經被取消了。”
  立刻有人說道。
  王猛根本沒給這些人起哄的機會,“白家是望城的元老,論資歷絕對沒問題,論實力,呵呵,誰覺得比白家有資格不妨站出來,我隨時歡迎!”
  王猛的目光掃過,墨誠空這貨就是自己找,非要自己當墊背的,王真人就成全他。
  關鍵是王猛的實力忽然打破了那些謠言,讓所有人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狀況。
  穆赫小雨微微一笑,“白家本就是望城重要的一部分,我代表家兄表示歡迎。”
  穆赫小雨一開口就代表了穆赫家的立場,登時有一半人就閉嘴了。
  吳元和昆耀陽張了張嘴卻什么話都沒說出來,昆耀陽是當眾答應支持的,當眾自打嘴巴,那他就真不用混了。
  小人也有小人的原則,要是太傻逼,就沒人敢和昆家合作了。
  “很好。”
  說完王猛也不理會眾人,自顧自的走了。
  他發現,對付這些人還是囂張一點好。
  墨誠空水平還是不錯的,錯在輕敵,根本沒把王猛放在眼里,當真就是找死。
  對于這種范圍,王猛還真有點不太適應,畢竟跟小千界有很大的不同,可是他必須調整,大道法則找的就是他最弱的環節,他需要迎戰。
  回到自己的房間,王猛開始修行,跟墨誠空那一戰看似簡單,實際上王猛卻知道若是沒完沒了的糾纏,以墨誠空的實力絕對是可以支撐的,必須以雷霆之力才能起到震撼效果。
  王猛一走,宴會立刻如同炸開了一樣,一路紛紛,人們的好奇心簡直跟貓抓一樣,那叫一個癢癢,怎么會這樣呢?
  墨誠空雖然不是墨家頂級高手,也算是嫡系啊,竟然被大周第一廢給秒了,這是配合演戲嗎?
  戰瓔珞更是看不懂了,墨誠空的實力不弱,雖然他偏重于煉器修行,但命輪十層的功力不是假的,竟然直接被王猛的火五行鎮壓爆體。這是最**裸的壓制了,擺明告訴對手,老子就是比你強。
  要知道王猛離開鎬京的時候到沒到玄輪境兩層都是個問題。
  現在竟然超過了十層?
  他真的徹底改變了?
  戰瓔珞不知道,但是氛圍卻是相當的熱鬧。忽然之間白胖子又成了主角,這里的多數人都是隨風倒,哪邊強跟哪邊,他們可是帶著腦子來的,至少神器閣是站在白家這邊,馭靈會至少是個中立,丹仙盟不買賬也無所謂了。白家崛起有望,無論能不能成功,場面上就要給足白胖子面子了。
  白胖子咬著牙,臉上全是笑容,他活著,就是為了重振家族的榮耀,這一刻,他看到了希望。白家絕不會倒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王猛的天璇火云功正在進行五行變化,現在要修的是真元的厚實度。進步是很快,只是當年的王猛可是狠修命痕,基礎扎實驚人,論持久力,誰見了王猛都要甘拜下風,但現在王仁才底子太薄,一旦陷入持久,這方面的缺陷就會暴露出來,王猛自是不可能看著破綻不管。
  修行就是枯燥的事兒,沒什么捷徑。一點點練,好在修行也講究一些悟性,這方面王猛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忽然王猛的火云功一收,有人靠近,幾乎沒多久,門吱嘎一聲就被撞開了。一個踉踉蹌蹌的身影撲到了床上。
  “來,再喝一杯。”
  一個香噴噴的身子到了王猛的身上,渾身都散發著誘人的女孩味道,一個青澀的醉酒女孩兒所帶來的誘惑,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抵擋的。
  王猛本就是不忌諱,何況進入中千界更是凡人之體,立刻就有了反應。
  月光朦朧之下,那潔白如玉的肌膚簡直是最恐怖的春藥。
  “混蛋,混蛋,你就是個大混蛋。”
  戰瓔珞似乎認出王猛,掙扎著要坐起來,只是渾身無力,這一掙扎只不過讓春光外泄罷了,那半露的香肩比全裸還具有沖擊力。
  王真人苦笑,“你喝醉了,走錯地方了!”
  “沒錯,這就是我的房間!”戰瓔珞搖搖晃晃,手指在王猛的面前晃晃悠悠,“哦,我……知道了,你想耍流氓,你是個大流氓。”
  王猛苦笑,扶住戰瓔珞,“好,我是大流氓,我是老流氓,來,躺下。”
  王猛抓住戰瓔珞晃晃悠悠的手,眼睛不再看,他有不是善男信女,這刺激,柳下惠也成流氓了。
  把戰瓔珞放在床上,王猛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搖搖頭走了出去。
  月光不錯,望著明月,忽然之間有點思念。
  對于一個修士,思念這種東西,尤其是這樣的思念是最不需要的。
  可是他就是產生了濃濃的思念。
  兄弟們都在哪兒,過的好不好,神界是個什么樣的地方?
  王猛很好奇,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到神界。
  他現在的問題可真不少,這個身體的壽命是有限的,若是在生命消失之前找到飛升的方法,他也會隨之消散。
  在這個世界,充滿了酒色財氣,**和權力掙扎之中,說不定很快就忘記了曾經的目標。
  **,是動力,也是阻礙。
  對戰瓔珞來說,只是一次醉酒,是個人的行為,但王猛卻能感覺到,這就是以后經常要面對的。
  萬一墮落,會是什么樣子?
  王猛在跟大道法則斗,其實也就是在跟自己斗。
  一個不知道未來的爭斗才是最兇險的。
  王猛靜靜的站著思考著曾經、現在和未來,房間里,戰瓔珞瞪著烏黑锃亮的大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掀開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不可能啊,又圓又白,這樣他都不禽獸?
  真的幡然悔悟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