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20 誰主沉浮

像她,還有墨誠空,不過是來打前哨收收利息的,真正對王仁才恨之入骨的人還在后面呢,他們提前過來,就是怕那些人先把王猛弄死了……他們的仇怨向誰討還去?鞭尸?好像仇恨還沒有到那種地步,話說回來,那些人會給留下全尸么?挫骨揚灰的話,可不是用來嚇唬小孩子的。
  王猛苦笑一聲,不過該認的帳,還是得認,“該回去的時候,我自然就會回去,至于其他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
  “辦法?你能有什么辦法?”那些人,戰瓔珞光只是想起來就會覺得棘手頭大,王猛……能有什么辦法?以為有了神器閣的認可就可以擋住那些人?楊奇不過是個六百一十七位面如何分會長而已,就連墨誠空都可以不賣他面子,更何況那些人?
  “也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之類。”
  戰瓔珞瞪著滾圓的大眼睛,心中暗道,你這是搞笑吧?還真是一點也不好笑,“我不管你了,你可以出去了。”
  “咳,這好像是我的床吧?你可以下床回去了。”
  王猛揮了下手,示意天色不早,裝喝醉的游戲已經不好玩了。
  戰瓔珞一怔,看著王猛揮手的動作,怎么都覺得她像是個剛剛被用過,然后又被王猛隨手拋棄的小怨婦一樣。
  “怎么,我就不能睡你的床了?我今天還睡定了!臭流氓!”
  王猛苦笑:“好吧,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說著,便又推門出去,正好找白胖子弄點酒菜吃吃,今天宴會應該還剩下不少美食……王真人向來痛恨浪費,對了,今天答應老馬的骨核還沒有分派給它……
  剛推開門,王猛又駐足回頭。
  “怎么!”戰瓔珞就像是只警戒的小母獸,瞬間反射的叫道。
  “哦。只是想告訴你,床單該換了,就這樣六百一十七位面如何。”
  王猛說完,大笑一笑。便離去了。
  戰瓔珞傻傻地眨了眨眼,然后尖叫一聲從床上跳了下來!
  床單要換了?為什么要換?難道王猛在上面做過什么?
  做過什么事情會是要換床單的?
  亂七八糟的想法瞬間涌入戰瓔珞的腦中……登時漲得一張粉嫩的小臉如血玉一般。
  戰瓔珞并沒有在他的腦海停留太久,望城對他也是個契機,在這個位面,真元獸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上至皇朝力量,下至個人修為。都離不開,而望城作為最新的真元獸出產地,地位不言而喻。
  由上而下的破局,顯然要互相牽制,而他現在已經踏入望城,借助白家之力,已經在這個紛亂的局面中占據了一席之地。
  現在的局面相比當年萬魔教的威逼,已經好太多了。白胖子也沒睡,這一晚對白家是一個不尋常的夜晚。
  王猛也很意外的遇到了胖子,兩人相視一笑。
  毫無疑問。王猛今天的表現不但展現了實力,也展示了氣場。
  而白胖子經歷了自己家族的大起大落,心境也發生了質的變化。
  “胖子,有沒興趣好好的玩一把?”
  兩人望著遠方,從白家的方向正好能望向遠方的太白山脈。
  白胖子笑了笑,“那要看有多大了。”
  “這個位面如何?”
  王猛目光灼灼的盯著白胖子,白胖子著實錯愕了一會兒,因為一般人會說望城,強一點的會說鎬京,牛逼的敢說大周。再狠的可能就是大陸,但王猛說的是整個位面。
  這個詞兒,對于一般的人實在太陌生了。
  “老大,我白胖子別得沒有,就是有膽子,你知道嗎。我最喜歡賭博,十賭九輸,但我不怕輸,我要就是這個刺激,人生苦短,我白胖子沒什么可輸的。”
  白胖子這一注下在王猛身上,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很刺激,渾渾噩噩看人臉色混跡望城已經不是白胖子想要的。
  “不求長生不死,但求轟轟烈烈,是自己人。”
  王猛說的白胖子不懂,但王猛自己知道。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大的,既然選定了神器閣,王猛就沒打算改了。
  白家宴會第二天已經傳遍了望城的每一個角落,這種大事兒當真不多見。
  倒不是覺得白家復興有望,而是覺得白家徹底完了。
  人在望城,同時得罪了折家和姜家,還把神器閣的貴賓給打了,這不等于自絕嗎?
  白家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機會,又被鎬京來的“紈绔”給葬送了。
  現在哪怕是望城的普通人也都知道了王猛不過徒有虛表,已經是個棄子了。
  囂張跋扈的脾氣可是一點沒少。
  對于這種傳聞,王猛自己也是哭笑不得,對于繪聲繪色講給他聽的戰瓔珞也很是無奈。
  “戰小姐,你打算什么時候啟程啊?”
  昨天晚上戰瓔珞睡的很香,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這樣,可是意外的很安心。
  “本大小姐什么時候說要走了,這次來可是代表馭靈會參加五行神獸祭的,知道我身份貴重了吧!”戰瓔珞得意的笑道。
  王猛聳聳肩,“白胖子,聽到了沒有,伺候好戰大小姐,她可是掌握著白家的命運。”
  “老大,你放心,戰仙子就是我的祖宗,我一定伺候周全。”
  白胖子屬于典型的無賴,戰瓔珞拿這種家伙還真沒什么辦法,而王猛早趁機一溜煙的走了,戰瓔珞對他好奇,可他真沒那閑工夫。
  神器閣也亂成了一鍋粥。
  誰也沒想到王猛竟然把墨誠空給打了,王猛打墨誠空不是什么稀罕事兒,紈绔名聲在外,但能打倒絕對讓很多意外。
  孤狐命星也很奇怪,本來只要墨誠空來就夠了,他之所以到來也是為了加強神器閣的聲勢,畢竟在望城馭靈會本就高一點。
  三大會三足鼎立,但實際上是馭靈會和神器閣的爭霸,丹仙盟雖然強大,但由于丹士的修行方式決定了他們的攻擊力并不會太強,所以一直以來都處于中立,雖然中立,可是誰能獲得丹仙盟的支持,那平衡就會被打破。
  這也是丹仙盟的生存之道。
  本來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兒,沒想到多了王猛這么一個奇怪的存在,孤狐命星其實不太喜歡王猛,一方面是因為以前的傳聞,另外一方面,這人性子太沖,既然選擇了要和神器閣合作,就應該懂得分寸,怎么能當眾打的墨誠空下不來臺,而墨誠空也是丟人,這次來也是墨家有意思插足望城,結果一上來就栽了一個大跟頭。
  孤狐命星還真不信墨誠空不是王猛的對手,恐怕也是太大意。
  至于望城神器閣,從楊奇到龐泓一眾師兄弟,相比墨誠空,他們更喜歡王猛。
  同樣是鎬京來的,王猛有本事,說實在的真不算狂傲了,而這墨誠空,鼻子長在頭頂上,簡直就把龐泓等人當成了仆人一樣使喚,所以得知墨誠空被教訓,眾人都是暗中鼓掌。
  神器閣是個開放的地方,除了神器閣自身培養的嫡系煉器師外,各大家族,以及散修大師也都有子弟拜在神器閣中修行煉器之道,客卿,便是其中的一個階層,代表著在神器閣中一定的地位,憑借客卿身份,有限度的使用神器閣的資源,當然同時也等于站在神器閣一邊,比起神器閣成員卻也少了很多的束縛。
  “王大師!”
  見到王猛,神器閣的執事弟子們都肅然鞠躬,不光是因為王猛的身份,也是因為他的實力,當然也有墨誠空的反襯。
  不過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一些有實力競爭望城分會會長尊位的大師,對此事暫時是默認了下來,但實際上……卻是狂喜,這是一個把楊奇搞下去的機會,王猛成為神器閣客卿,這不是暗箱操作還能是什么?
  一名執事和王猛行禮之后,轉過身,就一路小跑,片刻,來到一間大師專用的器道煅造室外,拉動門上的銀環,一道銀色閃過,信息便傳入了煅造室中。
  “什么事。”
  一道聲音透過門環上的法陣傳了出來,這是大師在閉關煅造時,與外界聯絡的手段。
  “師傅,您吩咐過,那小子要是來了,讓我立刻通報。”
  “哦?”
  大門打了開來,一名身著黑袍,留著山羊胡須的老頭走了出來,神情一臉狂傲。
  在望城神器閣中,被稱作“黑袍大師”的胡青松是排名第二的大師,與楊奇會長一樣,是神器閣培養出來的嫡系大師,其煅造煉器水平雖然比楊奇要差上一籌,但是處理人脈關系上的能力,卻是楊奇的好幾倍,只是運氣不佳,所以才被楊奇占上了會長寶座,而他只能是望城神器閣的大長老,雖然待遇相當之高,但是卻無緣會長的絕對權力桂冠。
  權力這東西……是美酒,也是毒藥。
  對于出身卑微的楊奇趴在他頭頂上,讓他寢食難安,而現在,機會出現了。
  “師傅,我們要怎么辦?”
  來報信的弟子在神器閣中名份是師徒,但實質上是胡青松的侄子,名喚胡奇石,是胡青松的心腹,胡青松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交給他去辦理,而胡奇石也仗著有一個大長老的叔父,在神器閣中耍風弄雨,甚至在首席弟子龐泓都可以擺上幾分不理不睬的面孔。
  胡青松冷冷一笑,“靜觀其變就好,對了,楊奇人呢?”
  “天還沒亮,就和鎬京來的人一起出門了,對了,墨少爺那邊……”
  “好生伺候著,他可是我們的東風,賬目全算在閣里,你懂的。”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