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22 只有這樣我才活過謝謝

()在煉器閣,只有那些已經天賦異稟的煉器師才會進一步擴展領域。
  龐泓已經明白王猛為什么要選擇精金和秘銀了,這是要鍛造法器啊。
  熔煉。
  丹火起,王猛幾乎一觸就知道煉爐有問題,看來想找茬的人還真不少,只不過王真人卻不去計較這個人是誰,兔子尾巴總會露出來,要對付還不容易。
  要在神器閣站穩,也讓楊奇不那么為難,同時也為了白家這次的神獸祭大放光彩,王真人怎么能不露一手。
  連這里這么久,王猛可沒閑著,對于王猛來說他不需要完全去學習這個位面的方式,只是找到自己適應這個位面的方法就好了。
  神識緩緩的融入煉爐,那裂縫被緩緩的修補,甚至由于神識,整個煉爐都得到了提升,只是這卻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出來的。
  丹火熊熊燃燒,龐泓還有點擔心王猛的功力能否融化,可是很快他就淡定了,因為王猛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王家的天璇火云功可不是吃素的,何況王猛對丹火的控制真沒什么人能比。
  只不過太過強悍,返璞歸真,倒也看不太出來了,在龐泓看,只是覺得王猛的功力勉強能匹配大師的身份,當然,煉器師,只看煉器水準,功力夠用就好。
  而在外面,楊奇等人已經回來,胡青松帶著幾個客卿都在。
  “胡師弟,你們怎么都在這兒?”楊奇看這陣仗就知道來者不善。
  “呵呵,會長,聽說我們多了一位了不起的年輕客卿,還是大師,我和幾位道友都想見識見識,向來以會長的眼光,絕對是不會錯的!”
  胡青松說道。
  “那是,王猛可是王家子弟。大名鼎鼎,天賦異稟,今兒我可要好好開開眼界,跟王大師學習學習!”
  墨誠空咬牙切齒的說道。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完全沒有好臉色,上次的丟臉已經讓他完全撕掉了偽裝,本來也不在乎楊奇,若不是孤狐命星阻止,加上肩負要職,早就發飆了。但把楊奇干掉,讓胡青松上位卻是必須的,墨家要在望城扎根,就需要把煉器閣的會長換成自己人。
  孤狐命星本不想趟這渾水,但他是墨家一系,卻不能不管,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站在胡青松一邊,只要楊奇沒有把柄。(.)他也不愿意為難老友。
  “王猛在煉什么?”孤狐命星這一開口,眾人心中都明白了幾分,王猛不是被認證的。必須得拿出相應的東西來才行。
  “弟子也不知道王大師在煉什么,只知道選了很多精金和秘銀,肯定是要給讓弟子們大開眼界了!”
  胡奇石恭敬的說道。
  楊奇微微一愣,精金和秘銀造價不菲,大師級煉制也很是謹慎,雖然他也認為王猛很有天賦,但鍛造法器要比煉制容靈器的難度高很多,一個大師的深度是需要時間和經驗來積累的。
  “既然用了這么多精金和秘銀,當是要給大家露一手,我們就拭目以待了。”孤狐命星說道。若不是王猛讓墨誠空下不來臺,他也不想這樣,但這個時候若不表個態度,他在鎬京也算到頭了。
  家族和三大會關系錯綜復雜,家族需要強大的煉器師,同樣的煉器師也需要家族的支持。否則一樣難以寸進。
  這不是你有天賦就行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何況處處受制。
  任憑你天縱奇才,多么的狂傲,都會被現實活生生扼殺。
  器道室中當真傳來了叮咚聲,……相當的不規則,輕重不一,頻率也不好。
  楊奇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望著胡青松的的笑容,他知道不知不覺中進入了捧殺局。
  這是墨誠空和胡青松聯手布下的,孤狐命星是幫兇,但他卻不能怪孤狐命星,畢竟對方有對方的立場。
  若是王猛“胡搞”,那就是他的失職,在墨家的推波助瀾下,他的會長一位肯定不保。
  在場的無論都是行家,旁邊五個客卿的臉色也有點難看,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嗎?
  楊奇當會長一向謹慎,怎么就想起抱王仁才的臭腳,平時他們都不在神器閣,這次是沖著墨家和孤狐命星來的,誰想到會碰上這種事兒,若是平時,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過去了,但今天肯定是不行了。
  不用看,光是聽聲音就足夠了,王猛純粹是在胡亂敲打,無論是打造什么法器,都不會這種聲音。
  “楊會長,看來望城分會的收入很豐厚啊,經得起這么浪費,六石的秘金,二十石的秘銀,我太期待了!”墨誠空望著手中的清單冷笑道。
  這絕對是不菲的一筆,眾人都是變色,包括楊奇自己。
  一般用到二石三石就是大手筆了,王猛竟然要去這么多,若他在肯定要過問一下,胡青松這是挖下坑給他跳,說不定還是他讓人給了王猛這么多,若是失敗了……
  孤狐命星默默嘆了口氣,時也命也,他已經勸過楊奇了,可是他的倔脾氣一點也沒變,非要得罪墨誠空。
  墨誠空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略顯猙獰,奇恥大辱,被一個棄子侮辱,他都沒臉回鎬京了,若不整的王猛身不如死,他的名字就倒著寫。
  “這韻律相當奇妙,就算是卓猛桌師兄也無法相比啊。”墨誠空笑道。
  卓猛乃是神器閣第一奇才,在鍛造法器上也有名動鎬京的造詣,他鍛造的震魂劍連作為“對手”的寒初雪都要稱贊。
  “楊會長,這也太亂來了,這種韻律完全是胡打亂造,浪費我們大家的心血!”
  一個客卿說話了,客卿有的是獲取的,有的是贈予的,像眼前這位圖休就是贈予的,本身是真元獸大商人,每年都要給神器閣捐獻財物,獲得尊貴的身份,這也是提升地位的一種方式,相當有話語權。
  其他幾位客卿也不滿了,這是一個基本,楊奇雖然是會長,但也不能亂來,何況都讓王猛敗光了,一旦他們有事兒怎么辦。
  而在器道室內,龐泓恭敬的跪倒在地,淚流滿面。
  整整過了一個時辰,眾人已經急不可耐了,器道室的門打開了,王猛一開門也是一愣,竟然這么多人。
  此時的王猛也是渾身汗,不過神清氣爽,好久沒這么動力了,這也是他結合了這個位面特點的新作品。
  “喲,王大師終于出關了,我們可是等了好久,您到底鍛造了什么大作啊!”
  墨誠空直接沖了過來,看王猛的眼神恨不得一拳把王猛揍扁一樣。
  “沒什么,隨便打造了個物件。”
  “你還真隨便啊,這里是神器閣,不是你家!”墨誠空一腳踹開門,差點被跪倒在地的龐泓嚇了一跳。
  此時的龐泓五體投地,哭的稀里嘩啦,還緊緊咬著牙,饒是墨誠空膽子很大,也被他唬了一下。
  楊奇連忙進去,“龐泓,你在做什么!”
  龐泓聽到楊奇的聲音這才有了點知覺,手指了指前方,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眾人一陣錯愕,這是怎么了。
  在器道室的臺子上擺放著一個鞭子,灰黑色的。
  楊奇一愣,其他人則是臉色一變,孤狐命星冷哼一聲,“這就是你用了那么多精金和秘銀鍛造出來的法器?”
  王猛笑了笑,“是,雖然材料有點欠缺,但還能湊合著用。”
  霸氣,囂張,果然是王家王仁才的風范。
  有人搖頭有人憤怒有人暗笑。
  “老楊,這事兒我也護不住了。”
  到了這個時候,楊奇反而恢復了平靜,伸頭一刀,縮頭一刀,他還不至于沒這么擔當。
  若是他看錯了王猛,他也認了。
  “無論如何,王老弟既然鍛造成功了,我們總要看了之后在做判斷。”
  墨誠空冷冷一笑,“好,就讓你死了這條心!”
  說著一把抓起鞭子,入手確實非常舒適,但一個破鞭子有毛用,浪費了那么多材料,真當神器閣是他后院啊。
  鞭子異常的輕,隨手甩了幾下,確實有破空聲,完全就是普通的鞭子。
  “王猛,那些秘金和秘銀呢,你不會拿個破鞭子來糊弄我們,我知道你拮據,但你缺錢可以給我要嗎,看在當年的情分上,我會借給你的,但是你偷盜神器閣的材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幾乎所有人都認定了王猛是把秘金和秘銀塞到了自己口袋里,秘金和秘銀是硬通貨,無論是煉器入丹法陣都是必不可少的高級材料,王猛是王家的人,肯定有這個見識。
  王猛淡淡一笑,“我剛剛說了,那些材料已經全用上了,就煉制了這個鞭子。”
  “你騙鬼啊,那么多秘金秘銀,這鞭子這么輕,你當我們的神器閣是賣假料的!”
  楊奇接過鞭子,一如手就知道分量差太多了,把手是有點分量,但根本不夠。
  ……等等……
  楊奇的心忽然一動,鞭子有點不太對勁,楊奇的命輪一轉,真元輸入。
  瞬間手中灰黑色的鞭子散發出火煉般的光芒,炫目光彩,尤其是鞭體竟然變得靈動起來,像是富有生命一般。
  “神啊,這是金魂銀魄!!!”
  頓時所有人的嘴都何不攏了,而墨誠空如遭雷擊一般。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