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623 飛升

();
  金魂銀魄是精金秘銀的精華,精金秘銀身很重,而且引導法陣疏導真元乃是上品,但若比起金魂銀魄那又沒法比了,從精金秘銀中提煉出金魂銀魄是無比困難的事情,基上這是大師級別的煉器師不敢涉足的。
  王猛總共那了那么點精金秘銀竟然練出了一條鞭子,簡直就是神跡!
  精金秘銀雖然重,但金魂銀魄卻是無比的輕。
  在場都是行家,一就知道這是貨真價實的金魂銀魄。
  難道王猛不是大師,而是宗師???
  這不可能,煉器一道復雜多變,哪怕在有天賦也不可能啊。
  但活生生的現實就擺在眼前。
  其他人也就明白了龐泓會為什么會跪拜了,對于一個弟子來說,這是一輩子都不到的震撼場面。
  孤狐命星王猛的眼神也完全走樣了,這是一個驚悚的成功率!
  胡青松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胡奇石,這個蠢豬不是說已經安排好了嗎。
  胡奇石也傻了,確實被這個場面跟震得頭腦不清,下意識的退了一步“不可能,這不可能,那煉爐是壞的,不可能成功的!”
  王猛笑了笑“身為一個煉器師,連煉爐都修不好也太不稱職了,不過難道神器閣還有這樣考驗客卿的嗎?”
  胡青松恨不得親手掐死這個愚蠢的侄子。
  胡奇石這才反應過來“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誰知道呢,胡青松,你知道的很清楚吧!”
  楊奇握著鞭子冷冷的說道。
  胡青松面色一冷,一巴掌就抽了過去打得胡奇石轉了好幾圈,臉立刻腫了起來“糊涂的家伙,竟然敢考校大師,王大師雖然年輕,但豈是你可以僭越的,還不道歉。”
  “這種人神器閣是不能用了,從今天起胡奇石驅逐出神器閣,永不錄用!”
  楊奇冷聲說道“胡師弟你說我處理的可公證!”
  以下犯上,這是大罪,何況這事兒大家心知肚明。
  胡青松咬著牙“會長大人處理的再妥當不過了,王大師,受教了。”
  一跺腳轉身離開,這次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胡奇石是他在神器閣內部的重要棋子就這么一下子被楊奇拔了。
  胡青松一走,墨誠空冷哼一聲,卻是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原以為是個找回場子的機會,沒想到結果是自己把臉湊到別人腳底下去踩!
  孤狐命星尷尬地一笑“王大師剛才還請見諒,老楊啊,我還有些事要處理先走一步。”
  說完這句話,孤狐命星卻是異樣地了一眼那根長鞭……那可是貨真價石的金魂銀魄!只用了六石精金,二十石秘銀就提煉出來的金魂銀魄!無論這鞭子有什么特別屬性用處,只這一點,就價值連城。
  只是,這真的是剛剛煉出來的么?有點懷疑不過,在楊奇的面子上他不會提問,只要王猛能拿出實物來,孤狐命星也不會為難楊奇。
  幾位客卿也都向王猛拱手為禮,神情異樣的離開了,很顯然,金魂銀魄讓他們大開了眼界……但是,心里面,未嘗就沒有和孤狐命星一樣的想法,這,真的是剛剛煅造出來的鞭子?不會是王家的存貨吧人散去之后,楊奇盯了眼王猛,欲言又止,搓了好幾下手,又轉頭了徒弟龐泓,吧嗒了一下嘴唇,還是沒說。
  王猛一笑,說道:“楊老哥有什么話就直說。”
  楊奇搖了搖頭,一嘆“唉……我有表現得這么明顯?王老弟,實話講,我不該問的,一行有一行的規矩,煉器師都有自己的獨到之秘……可是我這心里面就像有只貓爪在撓,要是我說了冒犯的地方,就當我開玩笑,別當真。”
  “老哥何時這么扭扭捏捏了。”
  楊奇聽到王猛這句話,心里面是又喜又擔心,一拍胸脯,說道:“王老弟,精金秘銀可以提煉出金魂銀魄,這是每一個煉器師都知道的常識,但是,真正能煉出來的,卻只有宗師,而且,就算是煉器宗師,每提煉一對金魂銀魄,也要耗費數十石精金,上百石秘銀,你才用了六石精金,二十石秘銀……這,是怎么做到的?”
  楊奇百分之一百的肯定,這不是王家的存貨,而是確實是王猛鍛造的,何況他了解龐泓,這小子有點小聰明,但質還是個煉器師的料,肯定是到了神跡,這一刻,楊奇竟然有點羨慕龐泓了,若是換成是他,必然境界大進。
  “呵呵,原來是這件事,其實很簡單……說起來有點麻煩,煉器,還是要從實踐著手,不如老哥和我一道提煉一次?”
  王猛笑了笑說道,就好像他用一點點精金秘銀就提煉出了金魂銀魄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楊奇一怔,還能這樣?其實問話的時候,他并不指望王猛能把秘訣相告,只要給點小提示什么的,給他一個可以探究的方向就彌足珍貴了,卻沒有想到,王猛竟然是要手把手的讓他觀摩全程,雖說之前龐泓那臭小子也觀了全部過程,但是龐泓才是什么等級?
  頂多也就是這種跪拜的反應。
  朝龐泓了一眼,就到他得意的這個首席大徒弟正一臉狂熱地著王猛……
  跟著王猛再次走進器道室中,這一次龐泓沒有進過一次,就足夠了……”龐泓虔誠地說道。
  楊奇眨了眨眼,也就隨龐泓去了,對這個大徒弟楊奇還是非常了解的,出身于平民,愛貪小便宜,對他用利的事情,從來都是沖在前面,有點魯莽,但是冷靜下來又是個粗中有細的家伙。
  龐泓用朝圣的目光,注視著王猛和師傅進了器道室,他挺直了腰,上前關上了器道室的大門,然后就像個門神一樣,守在了門前。
  煅造……他從來沒有想過,但是剛才短短的一次煅造,就改變了他的人生,改變了他對煉器師的根法,王猛教給他的不僅僅是技巧,而是更加源的東西,就像大道,直觸核心的大道,才是康莊之道,而他之前,只是在羊腸小道上爬泥。
  叮叮咚咚……不規則,毫無節律感的鍛造聲,從門內傳了出來,龐泓微微半瞇上了眼睛,嘈雜的敲擊聲,對于他而言卻像是和諧的樂曲一樣悅耳動人。
  就是這個節奏,令人難以相信的狂轟亂砸的節奏,但是,金魂,銀魄,就在這里面誕生而出……
  轟隆。
  器道室的大門打開,楊奇手上捧著一把漆黑的匕首走了出來。
  走到一旁的試刀臺,楊奇輕輕一揮,真元涌入其中,一道有如薄翅的寒芒,從鋒刃處散出,如作畫般輕輕一劃,試刀臺上的試刀鐵石,沒有一絲聲響地斷成兩截!
  這時,才到,金魂銀魄的光華涌現出現在匕首兩側,只是比起那根鞭子的金魂銀魄要小了許多,但是卻也多出了幾分隱詭的透明氣息,如果是在黑夜,不仔細注意,甚至都會被忽略掉,堪稱是五行之詭刺之金。
  “果然是,真的是……服了,我這輩子除了仙長大人,就再也沒有服過第二個人,今天我服了王老弟你了!”
  楊奇一聲長嘆,目光精閃剔透,轉過身來,卻是對著王猛深深一拜“以前我不信什么千年奇才,以為是史記里面的夸張,現在我信了,王老弟就是千年奇才!哈哈,不信?不是不信,而是天才總是不能被人理解!服了,信了。”
  龐泓到師傅拜下,連忙也拜了下去,想了想,卻是一跪倒地“感謝王大師的教誨!”
  龐泓能目睹已經是受用不盡了。
  王猛連忙扶住楊奇“老哥你這是干什么,這是把我當外人嗎,我可是鎬京臭名遠揚的人物,楊老哥絲毫都沒有計較,誠信接納,些許小事就如此夸張,我以后可不敢來了。”
  楊奇斬釘截鐵的說道“還是那句話,天才總是不能被人理解,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以嘛,老哥千萬別跟我客氣,我現在無依無靠,可是把這兒當家了,這鞭子就是我的歸結,不過白家跟我有些淵源,以后說不得要借用,老哥要照拂一二。”
  楊奇哈哈一笑,拍了拍胸脯“這是什么話,老弟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白家可以隨時使用,潛龍總有騰淵時,以后有我在望城一天,白家就平安無事!”
  “大師,不知這鞭子,有什么能力?”龐泓也禁不住好奇的問道。
  靈器,都有特定的能力,也叫屬性。
  “也沒什么,就是用來抓真元獸的,比較兇悍的真元獸,這鞭子應該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楊奇一愣,卻是微微有些詫異,一根擁有五行之金中極為銳利的金魂銀魄的長鞭,竟然只是用來抓真元獸的?
  在常人眼中,這根鞭子的價值,遠不如后來鍛造的這把黑暗匕首,這把擁有金魂銀魄的匕首,絕對是暗殺者夢寐以求的極品刺殺靈器。
  在這個世界,馭靈會的修士之所以強大,是因為他們擅長與真元獸的溝通可以把力量發揮到大,而神器閣的厲害就在于可以給自己鍛造強橫的法器,增強自己的力量。
  王猛將匕首按照煅造所消耗的材料成價贖買回來之后,便告辭離開了。
  楊奇和龐泓一直將王猛送到大門外,才肯罷休,兩人都是感慨,今天對兩人的收獲實在太大了,以至于楊奇已經沒心情去理會胡青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