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24 大道之戰

王猛剛回到白家大院,天色突變,一場大雨突如其來。
  望城繁華的街道上,一下子肅清了,隨處可見的小攤販,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將他們討生活的家什收拾得干干凈凈,消失在街道上面。
  望城不是千年古城,而是近百年來興建的大城,不像另外七大城市擁有悠長的文化底蘊是她的弱點,太新了,但這也正是她的優勢,望城的地堊下,有著令人驚嘆的排水下水道,那都是神器閣大師測量設計的,雨下得再大,望城的街面上,也見不到幾處積水。
  對于無家可歸的人來說,這是非常值得慶幸的事情。
  一座破廟當中,婉兒望著天空,有孝呆。
  沒有家了。
  她的母親就是姜家的丫鬟,后來被許配給了為姜家效力的修士為妻,因此,婉兒從小就是自堊由人的身份。
  但是,在一次仇殺當中,婉兒的父母雙亡,沒了父母,從小在姜家長大,受著姜家教育的婉兒,在離開了姜家之后,哪怕再自堊由,婉兒也找不到她的歸宿,只能在寄身在這間沒人的破廟當中。
  家是束縛,也是歸屬。
  破廟只有正殿還算完好,其余廂房,都有著失火的痕跡,或許當初火難時,所有的苦修士都死在了廟里,以至于無人修復這間廟堊宇。
  正殿供著一尊神像,面目模糊不清,曾經在這世界上不時展堊露神跡的神們,已經消失不見,足有數千年,沒有再出現過,神廟早已經沒落,甚至數千年堊前,神跡消失前,最虔誠的神的信堊徒們,都忘記了神的模樣,關于神的畫像,雕塑,神像,也在同一天,面目崩解了,畫像自堊焚,雕塑粉碎,神像的面部就像是被法術扭曲了一樣,變得無法分辨。
  婉兒想著苦修士們的命運,或許,這座神廟中的苦修士,是這尊神明最后的信堊徒了。
  就算沒有了家,婉兒也溫柔地關心著別人,她最關心的,還是王少爺……王猛。
  她不后悔,雖然她是因為王猛而被小堊姐趕出姜家的,她也不怪小堊姐,婉兒一直知道,她不應該喜歡少爺,她知道自己不配,但無法控堊制,這大概是老天對自己的懲罰。
  她這兩天,偷偷去看過小堊姐,她很擔心小堊姐和折無淚的姻緣……不過,她偷看最多的人,是王猛,沒有道理的,就像是被磁石吸引的鐵片,飛蛾對光的渴望,或許是和王猛在一起的日子太開心了吧,以至于現在只要能看到王猛一眼,她就能夠忘記她現在的處境……
  啪。
  一道聲音傳來,打斷了婉兒的小心思。
  “誰?”
  婉兒很緊張。
  “啊……我沒想到這廟里還有人,對不起……我只是想躲個雨。”
  一個溫婉柔堊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緊接著,一個背著小包的少堊婦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
  婉兒松了口氣,連忙說道:“沒關系,這里也不是我的……”
  “呵呵,小妹妹好漂亮。”
  少堊婦撫了撫發梢,一縷半濕的青絲垂下,襯著俏堊臉潔凈如玉。
  少堊婦走到一邊,卻是手腳麻利地生起了一堆火,從包中取出一身干凈的衣裳換上,又將淋濕的衣服搭在火邊晾著,才和婉兒說道:“小妹妹不回家么?”
  婉兒一怔,家……
  “我不知道,我沒有可以回的地方了。”
  地方?少堊婦眼中露堊出一絲憐憫,“原來也是個沒有家的,和我說說吧。
  婉兒不知道為什么,對這少堊婦就沒了防備,鼻子一酸,就把自己的事,一一述出。
  “真是個小可憐。”
  “大姐姐你呢?”
  “呵呵,我和你一樣大的時候……也沒有家,但是現在有個很大很大的大家庭。”
  “大家庭?真好……”
  婉兒有忻想地說道。
  突然,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婉兒的臉色一變,這時候……
  一眨眼就有七個黑衣人出現,衣服正中堊央都繡著一副白色骷髏,此時正好一個閃電劈過,映照著七個人僵尸一樣的臉,嚇得婉兒腿都有些軟。
  七個黑衣人目光鎖定在兩人身上,僵硬的目光帶了一點鮮活。
  “堂主,沒想到在這種犄角旮旯的地方還有這等貨色,絕對是意外收獲。”
  為首的黑衣人臉上露堊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他身上的白色骷髏中骷髏的瞳孔是紅色的。
  “上佳爐鼎,不能放過。”
  聲音沙啞枯燥,像是從墳墓里爬出來的。
  婉兒一咬牙,真元爆開,朝著黑衣人沖了過去,出身姜家,對于一些魔修還是有一定的了解,落到這種人手中生不如死。
  為首的黑衣人,雙手一拍,一個灰色的骷髏愉了出去,婉兒頹然倒地,黑衣人都陰測測的一笑,當真自不量力,區區玄輪境二層的小丫頭也敢對他們動手。
  正當黑衣人準備上前的時候,少堊婦走了過來。
  “白骨教什么時候開始踏足大周地界了。”少堊婦的聲音輕柔如
  為首的黑衣人停下腳步,陰測測一笑,“想不到在這種地方也能碰到明白人,既然識得我們白骨教,報上名來。”
  “你還不配。”少堊婦嫣然一笑,當有百花盛開之美。
  “找……”
  六個白骨教的教堊徒立刻沖了上去,只是剛邁出一步,卻發現,……頭還留在空中。
  噗通……
  為首的黑衣人堊大驚失色,“你是誰,浮光掠影,空間法則,你是幽冥的人……”
  少堊婦沒有理會黑衣人,而是走向婉兒,黑衣人的腦袋也落地了。
  破碎空間法術
  少堊婦抱起來了婉兒,溫柔的撫堊摸著婉兒的秀發,“不要依靠男人,不要喜歡男人,他們只會讓你傷心,身具五堊行體的你,應該有不一樣的命運,替我殺盡天下負心人。”
  少堊婦隨手一揮,突然一顆大樹參天而起,少堊婦和婉兒消失在樹洞之中,隨著一聲轟鳴,破廟塌了。
  “姜家的人說,幾天前,婉兒就已經回老家了。”白胖子將匕堊首交還到王猛手上,說道。
  回老家?王猛微微一怔,這匕堊首,是為婉兒準備的,相處下來,其實早就發現婉兒的體質是輕五堊行之體,這把極輕的金魂銀魄匕堊首,再適合她不過了。
  只是沒有想到,婉兒竟然走了。
  白胖子抓了抓頭,卻是將話題又轉到了五堊行神堊獸祭上。
  太古之時,人族大興,四方天地,萬族臣服
  為保人族永恒為尊,人族有大能者,壽元將近之時,燃燒最后生命,以無上偉力譜寫人皇經
  山無常勢,水無常形,歲月悠悠,人族逐漸衰敗,而人皇經也不知所蹤甚至,知之者,已然寥寥無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