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64 悠閑時光

這火奇怪得很,居然還弄不滅,周楓一頓狂踩,火還是繼續燒,周楓冷冷地望著被火光籠罩的丹方,喃喃道:“完了,完了,這次全完了。”
  王猛笑了笑,“車到山前必有路,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
  饒是周楓脾氣好也禁不住要暴跳了,“你這……咦?”
  周楓剛想開罵,忽然發現火光之中竟然發出金燦燦的光芒,火焰也越來越小,最后只剩下一個似金非金的東西,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上古銘文。
  周楓如獲至寶,欣喜若狂地盯著上面的文字,嘴里也是念念有詞,“妙,妙啊,這個有趣,原來如此!”
  猛地回頭看向王猛,“你小子怎么會有本命火,這可是丹修才有的!”
  王猛聳聳肩,“我五行有火,養點本命火燒烤方便啊。”
  周楓翻了翻白眼,“你這是要氣死多少丹修,養本命火竟然為了燒烤!”
  本命火,是丹修的基本,必須是五行有火的修行者才可以修行,胡靜也有本命火。
  見王猛不搭理,周楓又繼續地慫恿道,“以你的天賦加入丹修,我直接把你舉薦到周祖師門下,咱們都可以做師兄弟了!”
  和王猛的接觸中,周楓發現這小子雜七雜八的什么都知道點,相當廣博,有些甚至連他都不知道,據王猛說,是一個神經兮兮的賣野藥的老頭跟他說的,而且也慫恿他成為丹修,但王猛志在劍修,死活不肯答應,那老頭就神秘失蹤了。
  在周楓看來,那老頭可能是一位不亞于師傅周珞丹的隱世前輩,英雄所見略同,王猛這小子太適合丹修了,五行有火,隨便折騰一下就能修出本命丹火,再加上那位前輩的傳授打底兒,要做丹修?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
  奈何,這小子就跟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非霸著劍修不妨,徐晃都走了,何必呢,何苦呢!
  眼看周楓又要羅嗦,王猛連忙起身,“我要練功了,你那些酒不喝,我就幫你解決了,算是今天的指點酬勞,你也不用謝了。”
  王猛也不客氣,沒等周楓回答直接拎走了,反正丹修就是不缺送禮的。
  因為周楓到來的消息也漸漸傳了出去,在總堂的時候顯然不好拜訪,但現在就多了這樣的機會,各種禮物顯然不少,周楓根本懶得理會,便宜了王猛。
  周楓苦笑,這丹方外面的偽裝肯定是盧韻搞的鬼,自己在這方面腦筋轉得是慢,浪費了這么長時間,還不如這小子機靈,一想到這里,周楓心就更癢癢了,奶奶的,只要功夫深鐵杵都能磨成針,等他在劍修上碰了壁,肯定就會想起丹修的好。
  周楓忽然打了個哈哈,“我真是個天才。”
  堂戰結束了,但影響才漸漸展開,無論是沖著靈石來的,還是沖著其他的什么,但雷光堂確實有了點名氣,在某些人看來,就是死灰復燃吧。
  對于總堂來說,他們當然不希望雷光堂就這么隕落,所以還是給予了肯定和嘉獎。
  忽然之間,竟然也有弟子想轉到雷光堂了,當然不少人是為了靈石。
  但不管怎么樣,至少能引起高手的注意,這本身就是好事。
  這可忙壞了胡靜等人,他們也不愿意辛苦贏得的靈石被人轉個圈弄走,也加了一些限定,不得不說靈石的魅力還是很大的。
  直白點說,人家就是沖著靈石來的,但如果雷光堂能給他們希望,他們也無所謂去哪兒。
  堂戰回來,長老們似乎也被刺激了,對胡靜、張小江周謙等人的修行監督越來越嚴格,當然更用心了。
  張小江總算脫身來找王猛,大老遠的就是開始扯著嗓子喊,“猛哥,我來了!”
  打開門就發現王猛的屋子似乎有點不太一樣,東西好像少了點。
  見到張小江,王猛笑了笑,“你來的正好,也省得通知了,我打算出去一段時間。”
  “啊,猛哥,帶上我啊,嗚嗚,不要拋棄我!”
  “滾,少來這一套,現在的你,呆在這里比跟著我到處跑重要得多。”
  王猛笑罵道。
  “可是,我也想出去,據說外面更精彩,有火辣的魔女,還有嫵媚的妖女……”
  “那有沒有人告訴你,妖女要財,魔女要命,等你有那個實力的時候再去,而且現在正是你和胡靜樹立起在雷光堂威信的機會。”
  王猛說道。
  “猛哥,不知怎么,這段時間我有種感覺,別說雷光堂,大概圣堂都不是你的菜,只是不管怎么樣,都不要忘了我們。”
  張小江說道,有的時候小胖子的感覺還是非常準的。
  “一邊去,你丫的什么時候還學會了煽情,好好干吧,無論遇到什么事兒,你需要的時候,我一定會在。”
  王猛還是走了,沒讓張小胖送,但實際上王猛知道,胡靜和張小江還是在遠處默默地送他離開。
  這種場景在前世是那么的罕見,一個人來,一個人去,新的開始,確實不同了。
  當王猛還沉浸在自己的感觸時,耳邊傳來一聲爆吼,“那廝,納命來!”
  只見索明拎著兩個大錘子從路旁飛了出來,雙錘砸向王猛。
  王猛一個轉身,讓過雙錘,腰間的劍順勢抽出,朝著索明的后頸就是一下,索明搖搖晃晃,轟然栽倒。
  王猛掃了掃身上的灰塵,蹲了下來,斷刃敲打著索明的腦門,“索明啊,你這好好的日子不過,來找我干啥?”
  索明的命門被拍,渾身無力,有種見鬼的感覺,對方的力道不但準確還恰到好處,哪兒有這么準的,他又不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
  眼一瞪,心一橫,“你殺了我吧,不然我一定要殺你!”
  王猛笑了,“不會是因為我知道了你的命門吧,放心吧,好歹都是同門,我這人嘴很牢的。”
  索明像是被觸及了傷心事,“命門算什么,我現在被橫山堂趕出來了,我已經無家可歸了,你還是殺了我吧!”
  越想越傷心,自己為了融入橫山堂什么都肯干,拼命地修煉,就是怕別人不要他,結果還是被拋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