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642 志同道合

丹仙盟的吳元終于也離開了望城,有人說他回了吳家,也有人說他去了鎬京,但是對正不斷壯大的望城來說,吳元的名字已經淡化了,就像是一瓢水倒在水盆里面,會有很大的變化,但是倒在池塘當中,也就能制造點小漣漪罷了,望城,正在飛速的發展,每天都能感覺到它的變化!
  五行神獸祭結束后,戰瓔珞來是要立刻返回鎬京的,但是她卻留了下來,還參加了白家的狩獵,白胖子幾乎是把戰瓔珞當成主母一樣來招待的。
  戰瓔珞覺得很開心,在鎬京,她可沒有這樣刺激的狩獵機會,家族對她的保護有點過度了,誰讓她是戰家唯一的女兒呢,在戰家……女兒倍受寵愛,且不論家里的長輩如何,光只是幾個兄長和弟弟,就夠她煩的了,搞笑的是小弟,才不過十一歲,就叫囂著要保護姐姐,阻止她出門了,這一次她來望城,這個小弟也是哭得死去活來。
  雖然很開心這樣被大家寵著,但是戰瓔珞還是覺得這出來是對的,第一次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狩獵到真元獸的那一種感覺,是驚喜的好幾倍多。
  回到望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王猛炫耀,不過穆赫小雨卻比戰瓔珞還要快一步。
  王猛仍然住在白家的那間別院當中,穆赫小雨在門外徘徊了好久,才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小雨,你的表情就知道這次收獲頗豐啊。”
  穆赫小雨打量著王猛,這個男人怎么就能這樣,怎么就可以這樣從容呢!
  她從不覺得自己有一天會自慚形穢,但是碰到寒初雪的時候,穆赫小雨才知道這世界上確實存在著這樣的女孩子。
  見王猛之前,她覺得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男人會比大哥更好,可是現在她又一次錯了。
  “我們只不過是打打下手,白家這次才是大獲全勝。”
  穆赫小雨甜甜的笑道,以前還沒有,近不知怎么,她竟然連說話都有些害羞。
  “我懂得,謝謝你,白家以后還要你多多照顧。”王猛說道,白家雖然勢頭旺,但王猛知道,其實依然是頭重腳輕根底淺,需要時間來度過這個難關,而穆赫家的照顧是必須的。
  “你……要走了嗎?”穆赫小雨的心咯噔一下,悵然若失。
  “人生就是聚聚散散分分合合,相識就是一場難得的緣分了,不是嗎?”王猛說道,他能感覺到這個女孩子那單純的愛慕。
  穆赫小雨并不是個庸俗的女孩子,她能聽得出王猛話中的意思,勇敢的抬起頭,“我們還會在見面嗎?”
  王猛點點頭,“會的,我們是朋友,似乎從我們認識以來,對你,我就沒有客氣過。”
  穆赫小雨嫣然一笑,“是的,你真是個自來熟!”
  微微一頓,小雨笑了笑,“狩獵的隊伍那邊……我還有事……所以……朋友,我們會再見的。”
  望著穆赫小雨的背影,王猛也露出溫暖的笑容。
  天涯何處無知己,這也是人生的奇妙之處。
  不知什么時候,戰瓔珞非常不合時宜的從一邊跳了出來,“嘖嘖嘖,浪子回頭金不換啊,王少爺,您這是真的轉性了,像小雨這樣的美人都能放過,不得了,真的吃素了!”
  王猛望著戰瓔珞,“來你對我吃素很是惋惜,難道是因為我沒吃了你?”
  戰瓔珞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你敢,信不信我切了你,yi魔,狗改不了吃屎!”
  戰大小姐敗退了,斗嘴,無論是王仁才還是王猛,她都不是對手。
  王猛很開心,真的很開心,有朋友的地方就不會有寂寞。
  聯合的大型狩獵之后,白家和穆赫家又一次聯合出手,這一次是大型拍賣會!
  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穆赫家竟然如此幫助白家,這絕對是很深層的合作,樣子,以后望城只能是兩大家族了,穆赫家和白家合作,其他人真的沒法混了。
  穆赫家身就有著拍賣行的渠道,短短幾天時間,便吸引了大周各地的貴族,商隊,富豪前來競拍。
  這場拍賣會大獲成功,大量擁有極高潛力的三轉真元獸,還有兩只五轉真元獸的出現,讓人們再一次認識到望城所具備的潛力。
  但是,鎬京的王家,卻讓望城的風云變幻給徹底搞蒙了……
  王家家大業大,永遠不缺少紈绔,王仁才只是其中兇殘奇葩的一個罷了。
  王家過去“屈”居第二,而現在是王家首席紈绔的,就是王仁才的五叔王師風。
  而王師風近的日子……很不好過!
  不得不說,人怕成名豬怕壯,沒有了王仁才在他前面擋風遮雨,他去天香樓瀟灑一下,都要提心吊膽。
  恐怕,除了王仁才的小姑,就數王師風希望王仁才能重回鎬京王家的門下了。
  “師風!讓我說你什么好?家族讓你打理真元獸的交易,不需要你做得多好,但是你連基的賬目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還有,望城的出現了大量三轉真元獸拍賣,我了,就只有我們王家缺席!”
  家主王宗正恨鐵不成鋼啊,要不是王師風是他疼愛的小妾所生,他早就一巴掌打死了事。
  王師風苦著臉,望城消息來得太快,當時他在天香樓忙著討好瓶美人,努力了三天三夜,才得到了一親芳澤,入幕之賓的資格,一不小心,就給忘記了。
  “父親大人……我知錯了,可是放棄望城的決定是您下的,我以為……”
  不過王師風可不是王仁才,換成王仁才那個奇葩,肯定是一個字都不會解釋,王師風卻擅長為自己找理由。
  王宗正揉了一下眉心,當初他的確說過了放棄望城的話……那是因為時機的問題,不代表著連望城的大型拍賣會,王家也不去參加。
  “下不為例,滾!”
  王師風腳底抹油地溜了,這個時候,他是更加懷念王仁才的存在了……
  王宗正嘆了口氣,對這個兒子的教訓,只是例行之事,只要不像王仁才那混悵一樣惹事生非,就足夠他慶興的了。
  “家主,戰家家主戰淵閣求見。”一名老仆這時走了進來,輕聲說道。
  “哦!請他到內書房。”
  內書房一般是男人的禁地,哪怕是妻子,都不能不經允許而入,通常要表現出對來客的尊重,同時又要顯出親近的意思,在內書房接待客人,就能很好的表現出主人的這一意圖。
  王宗正又等了片刻,才起步朝內書房走去,雖然要表現出對戰家家主戰淵閣的親近,但是王家的威嚴也要掌握好一個度,不能比客人先到內書房,也不能晚太多。
  王宗正走進內書房時,戰家家主的茶正好剛剛端上。
  戰淵閣站起身來,“王老哥。”
  “戰老弟!和我還這么多禮,快快請坐!”
  王宗正很滿意戰淵閣的這個態度,一臉笑容的客氣說道。
  戰淵閣能感覺到王宗正對他的重視,一笑,就說道:“老哥,這一次王家可是好大的手臂,連我都瞞過去了。”
  “哦?王家近一直很平靜,哪里有什么動作是瞞過戰老弟的?”王宗正一愣,因為元家老祖回歸一事,王家近都比較收縮,雖然稱不上低調,但是也沒有什么大的動作可言啊。
  戰淵閣被王宗正的神情弄糊涂了,“難道老哥還不知道望城之事?”
  “望城?”
  “不錯,我今天來,就是來恭喜老哥的。”
  王宗正更是一頭霧水了,“此話怎講?”
  戰淵閣心中奇怪,王家連望城大型真元獸拍賣會都沒有去,顯然是向全天下昭告,望城已經是王家的勢力范圍,王家想要什么,當然是內部直接消化了,用不著走拍賣會的通道了。
  戰淵閣這時就將這話說了一遍,又說道:“……據近的消息,白家前不久抓獲到一只五轉夜鷲,我今天來找王家主,就是厚著臉皮為家中的后輩,向王家主求這一只五轉夜鷲的,當然,價錢方面好說。”
  夜鷲,是望城才有出產的真元獸,五轉夜鷲,更是稀有,如果走拍賣的話,物以稀為貴,肯定會競拍出一個遠超夜鷲身價值的高價,當然求五轉夜鷲一事是假,戰淵閣這話,卻是希望能通過王家,讓戰家也進入到望城的狩獵當中,好歹戰家也出了力的。
  王宗正卻更加迷糊了……望城已經是王家的地盤了?望城風云涌動之事,王宗正是清楚的,可是……對望城,王家明明已經放手,什么都沒有做過啊!
  由于家里人的刻意隱瞞,王宗正哪兒記得王仁才。
  只除了……突然王宗正想起來了,好像是把王仁才那混悵東西給打發了過去!
  他隱約還記得是望城姜家主動過來聯姻求婚的,其實這正好救了王仁才一命,不然王宗正原是打算把王仁才送到更加荒蕪的邊緣地帶去自生自滅的,好是死了一干二凈。
  難道……前段時間的傳聞,是真有其事?
  前段時間是聽說什么浪子回頭金不換,人已經接受教訓了,而且姜家也算是退了婚事,是時候把王仁才接回鎬京來了……
  可是現在,著戰淵閣一臉認真的神情……王宗正也有點摸不清楚狀況了!
  “咳……望城一事,我沒有具體過問,不如這樣,明天我再給戰老弟一個明確的答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