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45 好巧

昔日的好色狂魔小廢物突然變成了神器閣煉器大師,煅造出鎮魔神鞭,不僅僅能幾鞭子就將入魔麒麟獸打回原本狀態,更在狩獵當中大放異彩,更夸張的是,馭靈會曾經想以副會長一職,引誘王猛加入馭靈會,只是沒有得逞……情報里面居然用“得逞”這個詞,簡直就是逗比了!但比這還要更加夸張的是來自丹仙盟的消息,王猛曾經使用過品階極高的雨露甘霖術……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全才啊!
  可王仁才……這咸魚也能翻身變人才?
  要不是這句話是曾從五皇之一的元家老祖嘴里說出來過,任何人說,立馬就被人打成肉泥,要不就是被人笑話得自行了斷,五行棄體的天才……都被五行徹底拋棄了,還怎么當天才?
  可是老祖不會和大家開玩笑!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現在,王家找到了原因……王仁才……不,現在叫王猛的這小子,就是赤裸裸的五行棄體的天才啊!
  原來五行廢體也是能有所作為的。
  王師風至今還記得,王家家主的父親大人當時的表情,糾結得就像是見到一盤美味大餐,正要開吃的時候,一抬頭卻發現廚師大解后沒洗手就又開始炒菜了……
  王宗正確實不知道,王猛到底算不算天才,他用了三天時間,無論是白家的善聽,還是鎬京其他的情報組織,都沒有能發現在王猛的背后有別的勢力在暗中運作。所有的證據,都只證明了一點:望城所有的風云變化,都是王猛依靠自身力量打出來的一片江山。
  只不過這局面還不至于讓王家家主有什么感覺,可是王猛以一人之力挫敗了白骨教的布局,倒是讓王宗正另眼相了。
  這年頭缺的不是天才,而是帥才。
  白骨教,七絕之一,哪怕是王家,也要頭痛的龐然大物,以白骨教的風格做事兒肯定是計劃周密。無論王猛是運氣還是實力,都值得重視了。
  對待找回王猛這件事兒上,王師風想法很直,王仁才回來了,自己就不用成眼中釘了,何況望城美女聽說很野,很有味道。
  可是來了之后,卻發現根沒有安排,王猛沒把他這個關鍵人物當回事。
  “五爺。要不我們去通知一下……”
  “不用了,他不來找我。我親自找他,走,去白家!”王師風很無奈,因為終的決定權根不在他手上,他只不過是執行者而已。
  白胖子正在處理昆家的遺產,白家接受的不僅僅是昆家在望城的各項產業,還包括昆家在望城的宅邸。
  前段時間,忙著聯合狩獵和拍賣會的白胖子沒空清算昆家到底留下了多少好東西,時至今天。總算是有這個時間了。
  錢庫……白胖子沒管,他可不想數錢數到手抽筋。
  寶庫,白胖子很用心的清點著,上千件三階靈器,上百件五階靈器,五階以上,則只有三件。其中還有一件白胖子弄不清楚品階的。
  白胖子將這件靈器揣在身上,打算找王猛老大鑒定一下,才走出寶庫,就到李尋歡迎了上來。對他小聲說道:“少爺,王家來人了。”
  “王家?”白胖子一愣,繼而大喜:“是老大的王家?”
  “是,來的,好像是王猛老大的五叔。”
  “走!不……等等,這樣,你去準備宴席,我去通知老大。”
  白胖子疾步找到了正在昆家材料庫中尋找煉器材料的王猛,昆家的材料庫比神器閣還要豐富,一些神器閣算得上珍稀的材料,昆家都有不少的庫存。
  王猛當然不會客氣,他在馭靈上需要的東西不少。
  “老大!王家,來人了,說是你五叔。”
  王猛笑了笑,若是王師風有點腦子也該來了,他當然知道王師風到了,王仁才很多吃喝玩樂的絕學都是這位傳授的,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人是王猛。
  回鎬京是要回的,只不過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回去,第一步就是要告訴王家,是“王猛”回來了。
  “走吧。”
  “我也去?”
  白胖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覺得這是老大的家務事。
  “王家派人過來,不會只是這么一點小事。”
  白胖子可不覺得王猛回歸王家是小事,笑了笑,跟了上去。
  來到客廳,大廳正面,掛著一幅降龍圖,圖中畫著一條惡龍,翻江倒海,兩岸洪水滔天,百姓疾苦,空中一名大能,正與惡龍相搏。
  王猛就到,降龍圖下,一名白凈的中年男子正在欣賞圖畫。
  王猛笑了笑,不得不說在王仁才的記憶中,眼前這個王師風對他算是好的,不過那小子恐怕也真分不出什么好壞。
  王師風也打量著王猛……人,還是以前的那個人,假不了,但是,體型變得健壯了,精神和過去相比,判若兩人。
  “見過,五叔。”王猛淡淡的行禮,輩分上的東西是改變不了,盡然要回王家,王猛都要認。
  王師風的臉色一凝,丫的,這小子不給面子啊,可是望著王猛非常有壓迫力的眼神,不知怎么心中一窒。
  他著實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力,這氣場,哪兒是原來那個廢物。
  王師風也是個見風使舵的主兒,打了個哈哈,“仁才啊,好久就見,真想念你啊。”
  王猛微微一笑,“五叔,王仁才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叫做王猛。”
  王師風心中笑了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得出王猛現在是做了點事兒,氣勢正旺,王師風的個性向來是不較真。回了鎬京,自有人收拾他。
  “不管叫什么,都是我們王家人,我這次來是代表家主歡迎你回去,你也準備一下吧。”
  王師風盯著王猛,不是他想象中的欣喜若狂,也沒有裝模作樣的拒絕,只是淡淡點了點頭。
  “白胖子,好好招待五叔,他跟你的愛好是一樣的。”說著又向王師風。“望城的事兒,我已經交代了,家族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和他談就行。”
  這時,王師風第一次真正的意識到,不能再以過去的眼光待這個侄子了……
  相聚總有分別時,王猛要動身去鎬京了,在望城的這段時間,王猛還是交到了朋友。
  白胖子還好,弄好望城的事兒。他肯定是要去找王猛的。
  神器閣的楊奇會長舍不得王猛……雖然早就料想到了會有這一天,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王猛。這一點東西,你拿去。”楊奇把一個乾坤袋交到王猛手上。
  和楊奇,王猛已經不會客氣了,笑著收了下來,也不查,就朝腰間一別,因為楊奇,王猛在煉器閣的名聲不錯。
  羅山也是不錯的朋友,“你小子。隨時歡迎回來,缺酒友,一定要找我!”
  說著,同樣是一個乾坤袋送上。
  王猛一笑,“如果是帶著鎬京酒圣的三十年窟藏呢?”
  咕噥……
  “快走快走,你弄得到才怪!”
  羅山一個閃身,走了。
  龐泓。蘇學友,姜家兩兄弟,這時也都一一上來告別。
  坦白說,在處理姜家的時候。王猛還是念了一份情誼,姜碧瑤也來了,但王猛也只是淡淡的打了個招呼,唯一有感情的婉兒也不在了,姜家也就那么回事了。
  眾人相送之下,王猛離開了,隊伍漸漸遠去。
  這時,一處小山林中,一個俏麗的身影幽幽而出,望著那遠去的身影發呆,自始至終,她還是沒出來相送。
  “王猛,你說望城女人的腿怎么就這么長啊……真長,那身段的比例,嘖嘖!你就真的一點也不動心?”
  回鎬京的路上,王師風一直和王猛說著這樣的話,他是真不想走……見到姜碧瑤之后,他才發現望城的好,剛才美人情深,這小子怎么轉性了,要是他寧可錯殺不能放過啊。
  王猛沒有搭理王師風。
  跟王師風接觸了一段時間,王猛也知道這人倒不算是特別壞,以享受為人生目標,只不過偶爾會帶壞小朋友。
  一路無事,數天之后,終于來到了鎬京。
  鎬京相對于大周的其他城市,有一個鮮明的特點,那就是沒有城墻。
  開拓大周皇朝的先代祖皇的祖訓:城墻使人軟弱,鎬京永無城墻!
  若是讓敵人打到了鎬京,即使有城墻也只是修給自己的囚牢。
  對這位大周祖皇,王猛很是神往,那是何等強大的人物,才有這樣的自信!
  王猛能深深地感應到,在這塊大地的深處,隱藏著一股極其龐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哪怕是王猛體內的神魂,也要為之悚然!
  終于算是正式踏入了鎬京的土地。
  繁華,而且井然有序,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氣勢,彰顯著大周第一城市的地位,走過被稱作“北郊城”的一片邊郊,就到一棟棟高樓閣臺,這些樓臺,都是驛館客棧,這里卻是被稱作望鄉區,從外地前來鎬京的絕大多數旅人,都會選擇在這里住下,總能在這里找到自己家鄉人開的客店,也是算是一道風景。
  鎬京,繁華,而又秩序,在這里,每一個人都仿佛井然有條,各行其道,充滿了富庶和安定的味道。
  但王猛卻知道……這只是白天的鎬京,在王仁才的記憶當中,入夜后的鎬京,就像是扒光了衣服的騷貨,誘惑著人們脆弱的靈魂,無數人在這里犯下了無數的罪行,哪怕用苛刻的刑法,也無法制止這些罪過。
  各大家族的紈绔子弟們,還有皇親國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