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647 就是喜歡胖子

鎬京天香樓。
  與望城天香樓相比,這里的格局要更加宏大,除了向所有客人開放的主樓外,穿過后院,還有各種秘樓、秘臺、秘閣,甚至還有充滿了神秘情趣的野狐居,野穴巢……當然,這些地方,只有鎬京真正的權貴子弟,才能得入一見,像王仁才,就曾是野狐居的常客,當然在外人看來凡是經常初入這里的也就是墮落一代。
  這時,天香樓野狐居中。
  “王仁才回來了!”
  “那廢物回來得正好!正愁隔得太遠,不好收拾他呢!”
  “切,王家已經重新把他列入門墻之下啦,現在改了個名字,叫王猛。”
  “說起來,小小狐,那廢物可是你舊日的大恩主啊,哈哈,有何感想。”
  小小狐是野狐居的魁首,姓九,名狐,這時嬌滴滴地狐笑一聲,說道:“還能有什么感想,回來了就回來了唄,我現在,可是幾位公子的人。”
  “呸,你個騷狐!老實交待,過去被他弄過幾次!”
  “他哪兒行啊!”
  九狐故意地說道,她心中其實很清楚,這些有錢的公子之所以會找她,就是沖著她曾經是王仁才的禁臠的份上,她又如何,本身就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
  九狐心思一搖,將這段心事沉入深處,這時又說道:“幾位公子,今天想玩什么游戲呢?我好去準備呀。”
  “好個小聰明,去準備繩子!”
  九狐帶著一群陪侍的侍女,搖晃著插在臀上的假狐尾,一個個煙行媚視地退了出去。
  幾個公子哥一笑,這時為首的就說道:“不用我說,這一次,王仁才回來,不管他是不是重回王家,原計劃的報復。不能停。”
  “除了我們,還有幾拔人,肯定也不會放棄。”
  “所以,我們應該先靜觀其變。”
  “對了,傳聞當中,這個王仁才既是煉器大師,又是馭靈天才,還是名擅長丹師法術的丹師。三系全才啊!”
  “無恥全才吧!”
  “王家的招數也太無恥了,真虧他們厚著臉皮策劃的,望城有那么大的潛力了嗎!”
  “不過聽說消息是戰瓔珞帶回來的。”
  “戰家和王家的關系,還用得著說么?王家這次暗中出手,占據了望城這個新興的利益之城,但總要找個犧牲品。這王猛回來也是送死,看著吧,好戲在后頭。”
  “說得在理。”
  “也就是說,其實王家并不是真的在乎這廢物的死活。”
  “呵呵,正是如此。”
  戰瓔珞也在聚會,這是她們的閨蜜圈子……就像男人會對美女評頭論足一樣,情竇初開的少女們,也會對男人感興趣,這個興趣。不會因為她是美女而變化,美女也是女人嘛。
  “最新消息,十公主最近又有新的突破了,恐怕天賦要超過七公主。”
  這里說的天賦,其實就是指諸神空間的高度。
  “不會吧!七公主的天賦就已經夠可怕的了!”
  “這都什么時候的新消息了,舊聞了,對了,小羽,喜歡你到說娶不到你就要死的墨誠空。不是回來了么?怎么最近他都沒有來看你啊?”
  “對啊。小羽,是不是已經被他……到手了?”
  “千萬不要讓男人占便宜。哼,到手了就甩是男人的天生惡性!”
  “你們想死了啊!這件事啊,要問瓔珞呢,墨誠空好像在望城被人整慘了。”
  “嗯,被王猛擊敗了。”戰瓔珞淡淡的說道,心中卻是很爽,也不知怎么,她就盼望著王猛回來,把那些流言蜚語徹底擊碎。
  “王猛?是……那個王仁才吧?就他?”
  “這件事情,我聽我哥說過了,墨誠空好像是吃了虧,不過似乎說是王猛背后有人暗中相助,墨誠空吃了暗算,小羽,你不會心疼了吧?”
  “鬼才心疼他呢!哼,王猛王仁才,他們兩個要是都死了才干凈。”
  “我想起來了,小羽以前可是被王仁才騷擾得不想去馭靈會聽講習了的。”
  “你還說我,你自己不也被他摸過……”
  “啊,要死了,你再敢說我撕了你的嘴!”
  “來啊,看誰撕了誰的,不僅撕你上面這張,下面也一樣!”
  女人之間鬧起來的瘋狂程度,遠遠超過鐵血真漢子們的想象空間……
  一下子,美女大戰就開啟了……當然了,武器是松軟的天羽制成的坐墊和靠枕……
  不過,戰瓔珞眨著眼睛,卻沒有加入到大戰當中,聽閨蜜們的話,王猛簡直就一無是處,像小羽一樣,被王猛騷擾過的朋友,不在少數。
  可是……她在望城見到的王猛,一點也不像大家嘴里面說的那一個人!
  “你們說……會不會另有隱情啊?”
  她低聲問道。
  一下子,整個房間里面的空氣都凝滯住了。
  “瓔珞……你是不是生病了?”
  “對啊,這次你去望城,不僅沒有替我們好好把那混蛋教訓一頓,反倒幫他說起話來了。”
  “嗯!不過不要緊啦,我們知道,這是你們戰家和王家的戰略合作,不得不說,干得漂亮。”
  “不過,在我們姐妹面前,這樣的話,還是不要說了吧。”
  一下子,大家停下了打鬧,圍繞著戰瓔珞一臉關切地說著話。
  戰瓔珞苦笑,大家的意思,她十分清楚,是真的在關心她啦……她們擔心她被王猛給欺騙了。
  “你們放心啦!只不過……王猛,他真的改變了。”戰瓔珞一個人怎么都抵擋不住眾口鑠金啊。
  “唉,知道了啦。”
  “呵呵,瓔珞還真是盡責。”
  幾位姐妹笑了笑,卻沒有把戰瓔珞的話當真,想想也是,王家通過這種手段拿下望城,其實有點兒犯規了,像元家,肯定是非常不滿的!
  大家族之間,如果沒有規則直接出手的話,能量太大,彼此的碰撞可能會引發崩壞大周統制基礎的大戰……像望城這樣的處女地,新的利益點,各頂級家族,只能通過第三家族,在潛規則允許的范圍內,互相博弈!
  在大家看來,王家先是將廢物王仁才從族譜除名,然后讓他以王猛的名字,加入到望城的搏弈當中,王家暗中派人相助……這其實是打著規則的擦邊球!
  但即定的事實已經造成了,元家再不滿,也只能忍著,雖然幾大家族互相敵對到恨不得將對方打殺得一干二凈,但是,高空極限走鋼絲般的穩定,仍然是共同的利益,不得不說,在火皇歸來的氣勢之下,王家這首廢物利用玩的漂亮!
  王家家主王宗正的天璇火云功沒修到巔峰,這攻心之法卻相當的高明。
  在美女們看來,戰瓔珞只是嘴巴比較緊了,其實王仁才也好,現在的王猛也罷,在她們眼中,仍然是那個廢物的大色魔!
  小羽眨了眨眼,雖然她不喜歡墨誠空,但是看到喜歡自己的男人被曾經欺負過她的男人“暗算”了,她心里面也是不開心的,虛榮嘛,被一個失敗者喜歡有什么勁?被無敵強者喜歡才能讓一個小女人從內心就引發出高潮出來。
  在這煙花鎬京,貴族女子之間,哪怕是關系再好的閨蜜,也有著編紛紛擾擾的爭斗,攀比。
  這時,小羽就說道:“我看瓔珞從望城回來之后,就有點神思不屬,好幾次都替那色魔說話呢!不會是……”
  “不會是怎樣?”
  “噓,你這都猜不到呀?”
  “啊!難道是!”
  戰瓔珞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啊,你們胡說什么呢,在這樣,我走了!”
  “嘖嘖,惱羞成怒了,這原本就是你家嘛,你又被軟禁了,不排叉兒走哪里去。”
  “嘻嘻,原本我是不信的啦,但看你現在這樣子……小羽所言,還真有幾點可信之處了。”
  美女們一陣調笑!
  戰瓔珞又惱又怒,但是……內心深處,卻也涌出了那么一絲絲的羞澀情緒……很快她就搖了搖頭,心中暗啐一口:羞個大頭澀個鬼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不習慣被姐妹們這樣調笑罷了……
  不過,王猛那混蛋,回到鎬京,竟然都不來找她,虧她一直替他說好話。
  王猛不是不想找戰瓔珞,在他看,戰瓔珞是個不錯的朋友,只不過身在漩渦中的他,并不想為別人帶來麻煩,他天生嘲諷體,本就吸引仇恨,現在回到鎬京這個“怪物”老巢,那些人群起圍毆才怪,在加上王家這次在望城大獲全勝,那些人不能把王家怎么樣,肯定都要把氣撒在他頭上。
  王真人這叫靜觀其變,其實是相當的悠哉。
  入世就要融入,到處都有熟悉的記憶,可是卻全部都是陌生的東西,王猛需要熟悉這一些東西。
  不得不說,這真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做到,在王仁才的記憶當中,最深刻的地方,竟然是天香樓的野狐居……
  王猛有點無語,其他的東西,反倒是迷迷糊糊的一片。
  第二日,王師風一大早就帶著二十多名仆人趕了過來。
  “家主說,過一段時間就是家族大比,為了避免打擾你的修行,所以決定大比過后再召見你,這些天,你就在這里好好修行。”王師風擦著汗,這不是整人么,他去望城前,家主明明說盡快把人帶回來見他,等真帶回來了,卻又說要等大比之后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