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649 恐嚇

有功無賞,以后還有誰肯為家族賣拿?因功而死,那就賞其子,若其無子,就賞其家人,若是沒有家人,那就為其立豐碑,刻雕像,供養在王家烈士祠。
  大家很清楚這一點,不過考慮到王仁才過去的斑斑劣跡,還真不知道家主會怎么賞。
  “還能怎么賞,把過去的事情一筆勾銷,就已經是天大的賞剛了。”
  “可王家的規矩,功過不相抵,有功必賞,一定會有什么好處的。”
  “我聽說,原本是賞了鎬京中心的一座小宅,地契歸王猛個人所有的那種賞!”
  “嘖!不是這么重吧!”
  “不會就是大師堂附近那一座?那幽雅的位置,就緊靠著寒初雪小姐的秋葉別院!”
  “賞給他住也就算了,絕不能把地契給他啊,萬一賣了……”
  “那可不能給他住,秋分之后,寒初雪小姐可是會入住秋葉別院的,你想想王仁……王猛過去干過的事情!”
  王猛可是偷看過十公主洗澡的!
  那么小的小女孩子都不放過的色魔,和大家心目中的無上仙子寒初雪相鄰而居……
  “大家別急,那小子自己放棄了這個賞賜,又回了他在南郊城的破院子。”
  大家松了口氣,繼而又是大怒,這小子拒絕這個賞賜,那就是不給家族面子,或者說他這是在挾功擇賞啊!
  “他把自己當成什么了!”
  “就是!廢物一個!”
  “不過是立了一點功勞,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這也是家族給他的機會。”
  “給誰不是給,不是偏著他,怎么會讓他有立功的機會。”
  哪怕是王家的這些精英子弟,也以為望城一事,其實是王家上層的悄然運營手段的結果。
  “呵呵,大家還是別急,這王猛雖然有功,但是,這種狂傲的家伙,很快就有機會可以好好的教訓一把了,和過去一樣。”
  “你說的……可是家族大比?”
  “不錯,正是這個機會,嘿嘿,你說奇葩不奇葩,王仁,不,王猛他已經報了武擂臺的名,以往,他都是報什么馭靈和煉器。”
  武擂臺,就是弟子之間上擂比斗修為,勝者為王。
  一些精英弟子可都是摩拳擦掌,這種咸魚都能翻身,可是讓很多人不爽。
  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進來,“在吵什么呢!修煉的時間到了,還不快點努力!”
  “啊,是!”
  “是,昂師兄。”
  這個冰冷的聲音,卻是王仁才的大哥王昂。
  王昂在王家年輕一代擁有者絕對的統治力,嚴厲,一絲不茍。
  他冷眼的掃過眾人,見大家都進入到冥思的修行當中,這才轉身離開,這些人的話,他都聽見了,王仁才……,從來都不值得他關心……
  王家是高貴的存在,像王仁才這種毒瘤是必須清除的,若不是王師風是長輩,連這家伙也要清理了。
  “大哥,你去哪里?”
  王昂轉過身,嚴酷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三弟,你的修行結束了?”
  王昂口中的三弟,是嫡系的老三,天賦了得,除了遺傳到王家的天生火體,還遺傳了其母親的傲息土體,屬于火土雙生的五行屬性。
  而且是個修行的天才,年方十四,就已經修到了地輪境,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兒……缺心眼的固執,幾乎是別人說什么,他就信什么,而且他認定了的事情,誰都扭不過來,非得自己撞墻了,才會改變觀點,不過這也是他年齡還小,以后自然就會慢慢改正過來。
  雖然彼此之間有著競爭,但是王昂對這個天才的三弟,還是非常照顧的,說白了,王昂對自己有信心!
  他的天賦……或許屬性比不過三弟,但是某一些秘密的方面,他有碾壓所有同輩的強大自信!
  只是王家年輕一代沒有進入八圣,始終是個遺憾,但八圣不是一成不變的!
  “嗯,大師放了我半天假,讓我不要繃得太緊,聽說廢物回來了,我打算找你一起去看看他。”王撼天笑嘻嘻地說道。
  “哦?看他?”王仁才和王撼天之間的關系,那就是水火不容,據說起因是王昂摸了王撼天喜歡的一個侍女的屁股……
  “呵呵,二哥立了功,我當然要去好好的‘慶賀’一下。”
  王撼天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露著兇光,完全沒有要在大哥面前隱藏自己兇殘目的的意思。
  “你不要去了。”王昂淡淡的說道。
  “為什么?”王撼天也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最喜歡惹事,好狠斗兇,但沒人管他,修行一途,年輕人這是家常便飯。
  “家主有令,大比之前,不讓你見王猛。”
  “哎?不是吧。”王撼天嘴上這樣說,但其實是相信了,有點意興闌珊,“那大哥陪我去練功。”
  “我還有事,有些事兒,可以在這一次大比當中解決。”王撼天一笑,“這一次,他用王猛的名字,報了武擂大比的名。”
  王撼天一愣,繼而是笑開了花,“哈哈,那就好!”
  別人想著對付自己,王猛可在琢磨自己的事兒,跟五個小家伙有了感情,那就不能拋棄,但他的晉級也遇到了困難,所以只能想辦法讓九折它們提升。
  五行火屬性相當耐造一些,九折這大姐頭是相當有霸氣的,自告奮勇,而且王猛都想停了,它還是不肯,結果……
  經過王猛多次“試驗”折磨的九折,這時候有那么一點奄奄一息了,就算是王猛升級版的雨露甘霖術,還是有點萎靡,王真人也就到鎬京丹仙盟瞅瞅,這里好歹也是中千界丹術的最高水準,順便也見識見識。
  “對不起,這里是總會,需要給真元獸治傷,請前往分堂駐地。”
  王猛被擋在了丹仙盟總會門外,這才反應過來,丹仙盟總會在鎬京的總會,只負責對各地分會的管理工作,同時也是精英丹師的進修之地,需要購買丹藥,或是替真元獸療傷,則是另外有分堂負責。
  王猛一拍腦袋,問過最近的分堂地址之后,轉身便走。
  等王猛一走,眾人立刻跟炸了鍋一樣,“這家伙應該是王仁才吧?”
  “沒錯,雖然粗獷了一點,但肯定是這家伙沒錯。”
  “你們這都什么時代的消息了,他現在改名叫王猛,聽說在望城咸魚翻身,又重新獲得了王家的認可。”
  幾名守衛聊著天,不意身后卻轉出一人,冷傲的聲音想起,“你們剛才說的人,現在人在哪里!”
  轉頭一看,守衛們連忙低頭行禮,“公主殿下!”
  “他在哪里。”
  姬茹鄢冷冷地說道,對王猛的各種傳聞,她從頭到尾,一個都不信。
  沒人比她更清楚王仁才是個什么貨色,他要是能成器,太陽都能從西邊出來。
  而王猛這邊,一路來到丹仙盟分堂,半路上,還給九折來了一次雨露甘霖術,緩住了九折的小命,至于受創的小心靈……就不在這個法術的療效范圍之內了。
  對王猛來說,最后一步的就是動用元神,強行救治,只不過要冒著被大道法則追殺的危險,小千界的法則已經對他構不成殺傷了,但不代表中千界的也不行。
  分堂的丹師,態度非常友好,也許是看到王猛的穿著和氣度不俗。
  “情況有些嚴重,你是怎么弄的!”
  王猛尷尬的笑了笑,他總不能說想強行提升九折的境界吧,畢竟這種事兒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去做,尤其是赤融鳥的品質確實不算特別好,進階的可能性極低。
  負責接待救治的丹師這樣說話,其實只是心疼赤融鳥,也并不是真的在指責王猛,進行了一些救治之后,他的神情變得非常嚴肅,說道:“比我想象的還要更加嚴重,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疇,請問,是否要接受更高級別的丹師的幫忙?不過價格,會是正常情況下的十倍,請考慮清楚。”
  “價格不是問題。”
  “很好,你在這里等著……”
  丹師點點頭,“三轉變異赤融鳥甲等重傷!都讓讓開!”
  大殿里的人都有點好奇,這是誰啊?
  不過是個三轉而已,重傷直接掛了算了,有必要這么大費周章嗎?
  甲等重傷,那就是瀕臨死亡的狀態了,這種情況,怎么都要大師甚至宗師級出手了,有點小題大做了。
  雖說分堂每天來來往往的顧客,數萬人次都不算多,但是像帶著甲等重傷的三轉赤融鳥前來求救的事情,還是非常罕見的。
  “在哪里!”
  不片刻,一名光頭的中年漢子從內堂走了出來,心中也是微微犯嘀咕,不知道是哪家的燒包貨。
  “大師,在這邊。”
  中年大漢神情一肅,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丹香氣息,這是在默運某種丹師功法。
  能見到丹修大師出手,看熱鬧的人立刻多了起來,不少人指指點點,顯然眼前這位中年光頭,雖然其貌不揚,但應該是頗有名氣的,畢竟大師級別也分很多種。
  “是神丹化虛功,專門治愈真元獸的疑難雜癥!”
  “是孫列大師,他的神丹化虛功在鎬京算不錯了。”
  “救一只赤融鳥,小題大做了。”
  “管他呢,有熱鬧看就行。”
  “無所不察,無傷不化,神丹化虛,真元天下……聽說神丹化虛功練到極致,無論是真元獸還是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都能逆轉生死。”
  “變異得有點深啊,似乎只外型還是赤融鳥了,內部……咦,這構造,帶著一絲‘生死不滅之炎’的味道,可惜太微弱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