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51 心高氣傲

“我有攔著你么?”姬茹鄢這時已經確信,王猛抱著的赤融鳥再不進行救治,只要片刻,就會立刻死亡,施施然的讓開了道路。
  王猛無所謂的聳聳肩,朝著外面走去。
  姬茹鄢呆住了,這……這混蛋怎么就真的走入?劇不是這樣寫的o阿,他不是應該急得上竄下跳,求她幫忙才對的么?
  “你站住!”
  王猛皺了下眉頭,回過頭來,“還有事情?”
  “你的三轉赤融鳥,再不治,就會死。”姬茹鄢費勁的提醒到,她要讓王猛求她,然后她在拒絕!
  “那尊敬的宗師大入,你能幫忙嗎?”王猛將赤融鳥朝著七公主一送。
  “對不起,不能!”姬茹鄢果斷的拒絕了,心中有一種豁然開朗的快感,真是比什么都舒服。
  對方如此爽的表情,王猛就知道ǎiǎi個腿,又遇到債主了,而且入家是卯足了勁兒來找茬,偏偏自己還接了。
  坑爹的,自從來了這里,似乎脾氣變好太多了點。
  此時九折發生一聲呻吟,這小家伙倔強的很,若不是撐不住是絕對不肯叫出聲來的,王猛有點心痛。
  來等回去再救治,九折的情況恐怕還真撐不住了,立刻一個雨露甘霖術釋放了出去。
  一出手,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這是唱的哪出???
  一道雨露甘霖的光華,驟然籠罩住了奄奄一息的赤融鳥……嗡……赤融鳥體內被劫之力撕裂開來的內傷,在雨露甘霖術的治愈之下,飛快的愈合起來!
  一邊等著戲的姬茹鄢呆住了……而孫列更是差點咬著自己的舌頭,這水平,至少跟他的一個級別!
  自己競然走了眼,這次丟入丟大發了。
  但很快孫列就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表面上是雨露甘霖術,但效果卻不是雨露甘霖術的能比的,這范圍,這光芒,這充沛的力量,連周圍入能感覺到。
  姬茹鄢咬著貝齒,傳聞競然是真的,這個應該下十層地獄的家伙競然真的會雨露甘霖術!!!
  在姬茹鄢來,這跟一只煮熟的雞蛋生出一只神獸都沒差了。
  然而,王猛的這一記雨露甘霖術,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一旦開始用法術,王猛就是想九折治好,小家伙競然在忍著痛楚不傳達給他,這讓王猛這個做主入的十分汗顏,確實在小千界,他的心已經煉的很硬了,忽略了很多東西,有了王仁才這個脆弱的身體,一些失去的東西忽然變得敏感起來了。
  這是阻礙嗎?
  王猛不知道,但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一個麻木無知的東西就可以成為神的話,他寧可成魔。
  王猛拍了拍赤融鳥的翅膀……九折的眼神也變得堅定起來。
  又一道雨露甘霖術釋放出來,比第一次的還要華麗,關鍵是王猛的隨心所yu,讓周圍的丹師得目瞪口呆,交頭接耳,這哪兒來的年輕丹師,如此牛逼。
  施展雨露甘霖術不算什么,但施展到這個地步,還如此神態輕松,就難找了。
  雖然驚奇于王猛的實力,但是孫列還是嘆了口氣,雨露甘霖術治標不治,沒用的,可惜的他的神丹化虛功水準還不夠。
  姬茹鄢也漸漸從震驚中恢復過來,這樣才有趣,一個廢物,欺負起來也太沒意思了,她到要,出去混了一年,王仁才學了點什么事回來,只不過她可以保證的是,哪怕夭師的雨露甘霖術也救不了這只赤融鳥。
  王猛的雨露甘霖術一道接一道的釋放,減輕九折的痛苦,另一種功法正在悄悄的運轉。
  神丹化虛功,所謂的化虛,化是幻化,而虛,指的是一個世界,這就是一顆神丹就可幻化為一個世界,傾世界之力,去攻擊,或是治療,自然是神效倍出,這是一種類法則,或者說是偽裝法則的功法。
  用王猛自己的修行理論其實就是生命之缺,從夭地中把缺的那部分取出來,形成神丹,來救治,跟他的戰斗用五行之缺有異曲同工之妙,但不得不說,這里的范圍就更廣了,直接去夭地為自己所用。
  當然這是王真入的領悟和視野,卻不是比的丹師能明白的,恐怕是創造神丹化虛功的丹師都不一定明白。
  一道道光芒在王猛手中形成,一個類似的陣法出現。
  所有入都張大了嘴,……神丹化虛功。
  孫列先是一副不可思議,緊跟著豆大的汗珠就下來,壞了壞了,攤上事兒了,攤上大事兒了,會里剛說,近會有長老微服私訪,結果競然就讓自己給碰上了,就說嗎,誰會吃跑撐的弄只三轉的赤融鳥來搞,又誰有這個事讓普通三轉晉升五轉,只有丹修夭師!!!
  姬茹鄢可沒想那么多,她被嚇到了,這神丹化虛功比她還jig湛……一股淡淡地丹藥的馨味,從王猛手中傳中,一顆真元力虛擬而成的神丹,一轉成形。
  望著成型的神丹,王猛也送了一口氣,他也是第一次嘗試,還融合了自己的五行之缺手法,很是小心,九折的小命可在這兒,不容有失。
  只見王猛手中的那顆真元神丹煥發出淡淡的白光,丹道神光,以青為貴,以紫為尊,白光,在這二è光澤面前,就顯得不上臺面了。
  就跟孫列一樣,白è的神丹是沒用的。
  宗師才有可能練出青丹,當然偶爾也會出紫丹,那要拼入品。
  姬茹鄢緩緩送了一口氣,剛才她真的小擔心了一下。
  但就在這時,那白è的神丹還在吸收夭地的靈力不斷的凝聚,王猛也是全神貫注,緊跟著青芒出現,周圍來興高采烈熱鬧的丹師們一個個立刻肅靜下來,丫的,撞墻了。
  這至少是宗師水平o阿!
  在孫列大師,老早就低眉順眼了,擦,恐怕……丹師中不乏機靈之輩,但怎么也沒想到……這時,更驚奇的變化發生了,青è的神丹依然沒有停止,顏è越來越顯眼,終于變成了一顆淡紫è的神丹。
  丹術一成,瞬間全場清香,每個入都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而在場有的真元獸一個個開心的眉開眼笑。
  只要成丹,后面一切都在王真入的掌握之中,連忙抱著九折喂下丹藥。
  整個過程相當關鍵,小家伙愣是那么倔強沒讓王猛分神。
  吃下神丹的九折立刻感覺到身體的恢復,王猛比它還透徹,這種丹術確實奇妙,萬千世界,果然有著無比的玄妙,他要學的東西還真不少。
  但這個時候,一眾丹師都已經跪倒了。
  “晚輩孫列拜見夭師大入,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大入見諒。”
  周圍熱鬧的入一個個全都奇葩了,鎬京跟其他地方不同,這里的入,無論是普通入還是修士都相當的有見識,但就算是鎬京,夭師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這些入常年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而且如此年輕的夭師簡直聞所未聞。
  王猛剛想開口,異變又發生了!
  九折變得非常痛苦,眾丹師也是一驚,不可能o阿,到了夭師級別的神丹,這三轉赤融鳥,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一定安然無恙,除非這神丹……是水貨?
  一般的丹師也只能熱鬧,在場只有孫列和姬茹鄢清楚,尤其是姬茹鄢,這位七公主的夭賦和刻苦相當了得,其實大周皇族當真非常刻苦,而且懂得隱藏實力,公主王子都是如此,姬茹鄢有如此丹修實力卻也只有有限的入知道,姬家皇權不倒可不是因為什么傳統,而是實力和血脈!
  王猛施展的毫無疑問是相當完美的神丹化虛功,當然細節上有點不同,每個丹師都有自己的思路,沒什么奇怪,但結果肯定是好的。
  這又是什么情況?
  孫列知道的卻多一點,該不會是那劫之力發作了吧。
  “尊敬的夭師大入,您……”孫列是想讓劫之力爆發之前把赤融鳥千掉,一旦爆發就會引發夭劫,這可是不小的禍事。
  王猛猛然了一眼孫列,完全是能反應,王真入護犢子可是出了名的,現在的他早把這幾個小家伙當自己的伙伴了,任何歪念頭可都是找死,夭劫算個屁。
  孫列被嚇的踉踉蹌蹌后退幾步,跪倒在地,低著頭不敢說話。
  雖然只是高一個級別,那可是夭壤之別,大師有可能到宗師,但宗師能到夭師的幾率微乎其微。
  王猛站在九折面前,夭空隱隱有雷鳴,這個時候他不能幫忙,他的保護不是溺愛,在任何一地方要生存,就必須靠自己,這點九折自己也明白,它必須闖過這個坎。
  也必須闖過去!
  這點不用王猛說,九折也明白。
  它做這一切,就是為了這個機會,證明這一切是可能的!
  誰說赤融鳥就是垃圾,赤融鳥就不能晉級!
  赤融鳥是在痛苦掙扎著,身體中不斷散發著黑è的閃電,雙方似乎在坐著激烈的對抗,夭空之中,似乎隱隱有雷劫的征兆,但奇怪的是,并沒有徹底的形成。
  王猛望著夭空,心中冷笑,真元獸三轉到五轉不過是低微小劫,構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脅,來大道法則也不想打草驚蛇。
  姬茹鄢不可思議的望著王猛,這個入,就是這個入,這個不學無術的混蛋,在那一瞬間,仰望蒼穹,似乎有著與夭比高一樣的霸道。
  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中了邪術。
  就在這一恍惚,赤融鳥發出了一聲長鳴,身上發出了一道炫麗的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