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56 債主又來了

天水一色。
  這是八圣平時碰頭的最愛的地方,這次是張揚挑的頭,絕對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張揚要請客,有沒有搞錯,他不會不來吧?”元聚火笑道。
  “他人品沒那么差,頂多讓我付賬罷了。”倪庸說道。
  “好啊,你們這群沒人性的,背后議論我!”張揚一屁股坐下,拿起茶壺就咕咚咕咚灌了起來。
  孟凝紫了一眼張揚,“該不會又失戀了讓我們陪你喝酒吧,告訴你,這次我可不上當了!”
  “失戀,開玩笑,我是誰,我是狂圣張揚,一出場美女就傾倒了!”
  張揚甩了甩微卷的頭發露出一個相當陽光的笑容。
  “你丫的不做牛郎真是可惜。”門外響起了卓猛的聲音,“來我到的不算晚。”
  “卓猛,難得你比我們晚。”
  “呵呵,王猛回來了,發生了一點有趣的事兒。”卓猛說道。
  “王猛?……你是說王仁才。”孟凝紫淡淡的說道,“他……怎么樣?”
  元聚火的耳朵也輸了起來,在望城,元家和孟家一系的人都鎩羽而歸,吳元和墨誠空就是兩個大杯具,王猛現在回來,他們就成了笑話。
  卓猛琢磨了一會兒,“很特別,不明白,但……我覺得這人不錯。”
  卓猛是近才加入王家,平時又勤于修行,對王仁才那貨色也是停留在耳聞的地步。
  “好了,好了,別管什么王猛了,今兒是我請客,好歹先讓我哭訴一下好不好”張揚如同委屈的小媳婦。
  眾人一陣白眼,“說吧,是不是誰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元聚火壞笑道。
  “滾你的,老子是多么正直帥氣的人,我被人欺負了,找大家一起幫我出氣。”張揚說道。
  眾人一起大笑,可是張揚的表情絲毫沒有笑意,眾人的笑容戛然而止。
  倪庸愣了愣,“你說真的?”
  “屁話,不然老子一個窮光蛋,干嘛請你們吃飯,還到這么死貴的地方挨刀!”
  張揚吼道。
  “喲,這人我也有興趣了,讓我擺平他,以后我就是老大!”元聚火大樂,圣之中兩女六男,兩女的倒不爭,但其他六個男的誰更強呢?
  到現在還沒分出個高下,也確實沒契機,只能從其他人身上找對比。
  “就你,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我們要一起上!”張揚說道。
  卓猛皺皺眉頭,“你不會得罪了沖神境的人吧?”
  張揚搖搖頭,“我不知道,但這人你們見過,就是那個帶著金狼面具的家伙,他又出現了。”
  然后張揚非常苦逼的把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丫的,還沒撈著出手,就被人用氣場給震了一下,丟人丟大發了。
  “他的氣勢有那么強嗎,我感覺他的修為沒那么高啊,甚至可能比我們還低。”元聚火皺了皺眉頭。
  “他的年紀不會很大。”倪庸補充道。
  “可是他卻展現出了匪夷所思的力量!”
  眾人望向孟凝紫,等待紫圣做總結,這是男人們養成的習慣。
  “此人不是隱藏了實力,就是修行某種特別的功法,但找張揚所說,他殺白骨教徒應該是隱含了空間術,能如此隨心所欲的使用這樣的級別的法術,確實罕見,同時,他肯定還擅長心神系法術,張揚才會措不及防的情況下受挫,在諸神空間不乏這種奇人異士。”孟凝紫說道,不能無限度的估高對手。
  張揚撓撓頭,“咦,聽你這么一說有點意思,此人說不定是擅長這類的法術給了我一個下馬威,也是上次表現的太華麗,我都沒敢追上去。”
  “原來你也有膽小的時候。”
  “滾你的,老子又不是九條命,打架也得對手。”張揚號稱放蕩不羈而已,又不傻。
  “他如此明目張膽的擊殺白骨教的人,以后的麻煩恐怕只會連綿不斷。”孟凝紫說道,眾人都很清楚白骨教的名頭,他們在諸神空間和大陸上都有相當的勢力,更牽扯到無數的幕后交易。
  “在碰上他,大家也幫我試試,倪庸,你真確定他很年輕?”張揚斜著眼睛問道。
  倪庸淡淡的了一眼張揚,“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職業素養嗎?”
  丹師對生命可是相當敏感的,這么旺盛鮮活的生命力,不是決定高手能模仿出來的,強大雖然能帶來力量,甚至外貌的改變,卻無法改變生命的質。
  圣,都有自己獨一套的事。
  一個年紀差不多,卻實力非凡的決定高手,這確實讓元聚火等人有點啞然。
  “不管怎么樣,再遇上,試試總是好的,還別說,我真挺好奇的!”一向淡定的倪庸都有了興趣。
  “大家掌握好尺度,目前此人對我們還算好。”孟凝紫說道,這幫男人動不動就是熱血,結果就是闖禍,這金狼連白骨教的人都敢大庭廣眾的殺,絕對是個肆無忌憚的主兒。
  王猛可沒他們那么復雜,稍微教訓了一下王家兩兄弟,回到自己的地方就很簡單,修煉完功法,陪九折它們玩了一會兒就安然入睡。
  第二天,王猛和王撼天動手的消息就傳遍了王家里里外外,都知道這次族內比試肯定是要出大熱鬧了,關鍵的是,王猛自從回來前前后后也折騰了不少事兒,奈何王宗正一點動靜都沒有,任由王猛折騰。
  很多人以為王猛招惹了王撼天會低調行事,結果一到早就見王猛悠悠然的出門了,完全像是沒事兒的人。
  山雨欲來風滿樓,家族內部都在家族比試準備著,王真人自己卻出去玩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做給別人,他真背著一根魚竿釣魚去了。
  王猛倒不是真的要去釣魚,那是王仁才的愛好,其實現在發現王仁才并不是一無是處,好歹他是個玩家,各種玩的東西沒他不知道的。
  鎬京的玉林湖,號稱是天上掉下來的美麗湖泊,景色優美不說,環境幽靜,王仁才經常借垂釣來泡妞,正好四下無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之類的。
  對于這種事兒,王真人自是不屑挖掘下去,他來這里只是為了安靜,在家族比試之前懶得招惹麻煩,反正大比之后,在王家也會有個說法。
  找了個視野不錯的角落,桿子一甩,仰頭望著天,相當的悠閑,想當年他和張小胖也經常出來摸魚,還別說,張小胖游泳是一絕。
  回憶著美好的時光,王猛也禁不住泛起一絲笑容,不過有一股非常強盛的氣息正在靠近,擾亂了王猛,對方的氣息是完全隱藏的,卻瞞不過王猛的元神。
  “哇哈哈,臭小子,總算讓我給逮住了!”
  王猛一愣,一個閃身躲開,眼前多了一個老頭,王真人苦笑,他的記性再怎么差,這人是忘不了,正是初來中千界的時候遇到的火皇。
  元家的老祖宗。
  元罡四處游歷慣了,回到元家剛開始還覺得鮮,時間久了也有點呆不住,時不時的出來逛游,忽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來也沒報多大希望,結果真的就在這里發現了找了很久的那個小家伙。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啊,哈哈,前輩,我們又見面了。”
  “小子,這次你可跑不了了,怎么樣,給我做徒弟吧。”
  王猛哭笑不得,這年頭還有搶徒弟的,火皇的實力不錯,可惜還當不了自己的師傅,骨子里,離開小千界,王猛就不在有師傅了。
  “前輩,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師傅了,不能在拜別人為師。”
  王猛說道。
  火皇愣了愣,還沒開口,一個火紅的身影就蹦蹦跳跳的出來了,“老火頭,你又跑這么快,我倒要你能不能抓住火焰龍鯉!”
  一個渾身穿的火紅色蝶衣的女孩子跑了過來。
  又是熟人,十公主姬瑾兒。
  “啊,老火頭,這小子是誰?”
  “這就是我說的那個一直要找的人,可惜人家不肯拜我為師。”火皇說道。
  姬瑾兒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怪物一樣的打量著王猛,“你知道,這老頭是誰嗎?”
  王猛笑了笑,“火皇,五皇之一,頂級高手。”
  “你知道還拒絕,成為他的徒弟,就得到了成為頂級高手的鑰匙,這你也要拒絕?”
  姬瑾兒如同一個求知欲極強的好奇寶寶。
  王猛笑了,“是的,多謝前輩厚愛。”
  “咳咳,你在考慮考慮嘛,咦,小子,不錯嘛,跟上次有了很大的變化,我對你更有興趣了,咱們不急,你,我們碰上就是緣分,給我個機會吧。”
  元罡并不想放棄,到了他這個級別,就想找個能傳承衣缽的弟子,元聚火還湊合,但在還達不到元罡的要求,他要的資質是將來能超越他的。
  “其實……我已經有師傅了。”王猛說道,“雖然他沒有正式收我為徒,但我已經認定他是我的師傅。”
  “啊,該不會是那個水鬼吧,丫的,又挖墻腳,我非滅了他!”元罡眉毛一挑,有種暴走的沖動。
  王猛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姬瑾兒的卦之魂熊熊燃燒,太有趣了,“那你是誰?”
  王猛一愣,猶豫著是不是告訴她自己是誰,只是不知道自己一報大號,眼前這位十公主立刻聯合火皇把自己給滅了。
  不過姬瑾兒比他還著急,“你是誰不要緊,要緊的是我們現在去抓火焰龍鯉,你跟我們一起吧!”
  (求你懂得,現在已經到了每天不喊不舒服斯基的地步了,各位師姐師姐,來一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