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670

“我還是贊成寒仙子的說法,真元獸是我們的戰斗伙伴,若是能讓真元獸真心為我們而戰,激發它的潛力,對我們的晉升也會有更好的效果,這如同事半功倍還是事倍功半。”
  姬霜天說道,這位姬家皇族的驕傲毫不掩飾對寒初雪的贊賞,姬霜天是個武癡,修行成狂,實力深不可測,本來早就應該娶親,但他對此毫不感興趣,直到在一次偶然機會見到寒初雪,從此之后這位冰圣也有了解凍的趨勢。
  “借靈,其實從某種角度上說是消耗真元獸,真元獸被捕捉建立強行契約,本質上是一種趨勢,在很久以前,人類修士和真元獸建立戰略關系并不是強行控制,而是一種征服,我想寒仙子的意思是從頭開始了,若是目前的形式,就算想跟真元獸建立靈魂溝通也是很難。”
  倪庸說道,畢竟是丹修大家,一開口就是言之有物,目前大家的真元獸幾乎都是經過程序性捕捉好的,經過三大會的調教,到手之后完全是馴服的,但這種馴服其實是一種強行控制,也就是奴隸契約,這個時候你去談靈魂溝通,這就有點不合時宜了。
  倪庸算是一針見血了。
  “倪兄說的沒錯,在目前契約之下,跟真元獸的溝通確實存在一些困難,越是有智慧的越是如此。”寒初雪說道,“雖然有困難,但大方向是沒錯的,我們需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從本質上解決是最好的,但在契約的情況下,其實整日和真元獸相處,依然有機會改變這一狀況。”
  倪庸笑了笑,“寒仙子所說,乃是用個人的魅力和實力去獲得真元獸的二次認可,呵呵。難,很難,真元獸級別越高,難度越大,但不可否認,若是能做到,修行上將大有裨益!”
  看著倪庸這家伙不溫不火,可是這個時候卻能跟寒初雪聊得來。周圍人一個個都是摩拳擦掌,奈何在這方面沒法像倪庸這樣言之有物啊。
  “作為一名煉器師,真元獸只是一種工具,我覺得不斷提升法器的水準,一樣可以逼迫出真元獸的潛力,為我們所用。而且這樣安全系數更高,更可控,感情,是最難控制的。”
  卓猛直接唱起了反調,當然卓猛不是走墨誠空的路線,而是身為煉器師,跟真元獸談什么溝通,談什么感情,只要加強法器就好。多簡單直接的一件事兒。
  寒初雪搖搖頭,“這種壓迫,短時間內確實有效,但頂多就是透支生命力而已,并不是我所說的雙贏共鳴的局面。”
  “雪姐姐說的好,我跟我們家美神的關系就很好,她是我的朋友,怎么都不舍得欺負她的,而且美神每次都能保護我。”
  十公主姬瑾兒說道。她是把天馬當伙伴的。
  姬瑾兒的九轉天馬。也是鎬京頂級的神獸,華麗與力量一體的存在。
  寒初雪微微一笑。“瑾兒妹妹,你的美神可是大家花了無數心思才能有的狀態,并不適合推廣,對于大多數修士來說,依然需要自己跟真元獸溝通,不知道大家誰能有什么好的建議。”
  小公主吐吐小舌頭,她是公主,九轉天馬和她建立契約可是請了馭靈會會長三仙之一的靈仙親自出手,才會有現在這樣近乎朋友的關系,當然也是因為姬瑾兒純凈的體質和天馬很契合,算是天時地利人和占盡了才有的效果。
  氣氛隨和起來,眾人紛紛爆發了,各路方式,吃喝玩樂各種招數。
  王猛身旁的張揚更絕,想要拉近關系很簡單,喝酒,天天跟真元獸一起喝,喝著喝著就能溝通了。
  聽著各路的方式,王猛也是哭笑不得,后面就成鬧劇了,趁著大家熱鬧,王猛順著邊打算離開,省得會結束之后,七公主等一眾債主找他麻煩。
  男人好對付,女人,王猛真有點下不去手,尤其是人家占理兒的情況下,自己又不能傻乎乎的吃虧,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大家正在熱火朝天的討論著,早就把王猛這一茬給忘了,王真人眼看就到門口了,一道目光鎖定了他。
  “王兄,這就要走了嗎,我還想聽聽你的高見。”寒初雪叫住了王猛。
  瞬間所有的目光齊唰唰的盯在王猛身上。
  “定是我們的方法太過粗淺,王猛可是大才,馭靈、丹法、煉器,無一不精,王猛,既然來了,何不讓大家見識見識!”
  墨誠空立刻跳了出來,這種時候可不能錯過。
  寒初雪目光灼灼,“哦,果真如此,更是要跟王兄請教了。”
  王猛心中那個罵啊,老子大才跟你墨誠空一毛錢關系,擦個擦的。
  “我也聽聞王猛對真元獸相當有研究,甚至可以讓三轉的赤融鳥進階五轉,逆天而行,何故敝帚自珍呢。”
  七公主姬茹鄢開口了,目光冰冷的望著王猛,登時全場一陣竊竊私語,赤融鳥就是垃圾鳥,進階五轉聽都沒聽說過,也不會有腦殘把力氣花在這種真元獸身上。
  “七妹,竟有此事,我倒想聽聽王猛的高見了!”
  姬霜天淡淡的說道,當年若不是父皇攔著,肯定打王仁才一個殘廢,終生不舉。
  王真人無奈了,這嘲諷體,一露面仇恨就如萬箭穿心一般。
  所有人都等著王猛出丑,王仁才有天賦?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寒初雪認真的望著王猛,在場所有人里面,只有她一個人是認真的,真想聽聽王猛的看法。
  王師風憋了好久了,終于找到一個機會表現一下了,“王猛,難得大家這么看得起你,隨便說點,探討嘛,說錯了也沒事兒,哈哈。”
  王猛瞪了王師風一樣,丫的,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只可惜,王師風名義上還是長輩。
  “二弟,懂就說,不懂別亂說。”王昂皺了皺眉頭,盡管他也想看王猛出丑,但這時,丟人的可是王家,關起門來怎么都好說,但是大庭廣眾之下,這么搞,他的顏面何在。
  王猛知道不說點什么是不行了,聳聳肩,“寒仙子,我贊同你的想法。”
  登時周圍一陣嘲笑,“我們也贊同,這等于放屁!”
  王猛擺擺手,“我的意思是,這是件很簡單的事兒。”
  寒初雪露出驚喜的表情,“愿意請教。”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