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71 位面如何

王猛望著寒初雪那熟悉的氣質,一如當年的小貞一樣的靈動,九重天體質無論轉生到哪里,都會擁有細膩的智慧和純凈的目標。
  “你想讓真元獸怎么對你,你就怎么對真元獸。”
  王猛淡淡的說道.
  不遠處的戰瓔珞又到了王猛那熟悉的表情,她知道這個時候的王猛是成竹在胸的,他根沒把這些人放在眼里。
  前面說了一頓都是扯淡,你不把真元獸當朋友,它們憑什么把你當朋友,將心比心。
  骨子里,中千界的修士,還是把真元獸當工具了,寒初雪意識到了問題,可惜思想還是受到了點局限,相反像十公主那樣單純的個性反而無意中達到了這種效果。
  道場一靜,立刻有人開嘲,這算什么方法,等于什么都沒說。
  但是附和的人甚少,很快又沒動靜了,寒初雪在認真的琢磨,王猛的說法才真的是一針見血。
  什么都是虛的,只有真心換真心才是真實的,一切的方法都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
  “初雪受教了,不知什么時候能王兄探討一些其他的問題?”
  寒初雪一開口,王猛就感覺到身上的溫度都提高了幾度,要是答應了,恐怕都過不去今晚。
  擺擺手,“我也是隨便說的,拋磚引玉罷了,哎呀,我的肚子,先走一步。”
  說完也不等寒初雪叫他一溜煙就跑了,能再見到小貞身就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兒,當然真并不意味著王猛一定要和小貞發生交集。
  九重天自有九重天的命運,他也有他的命運,不過他要感謝小貞當初留給他的錦囊,若是真有需要,他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只是目前,還是保持距離的好。
  這就是中千界的道,身在世俗之中,家族以及各種牽絆。
  王猛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卻占盡了風光,不過在場都是精英,很快話題又重開始,姬霜天、閻洛奇依依表現,他們畢竟都是有真事的,一番討論倒也熱火朝天。
  不過王猛走后,張揚倒是很無趣,骨子里他忽然發現這個王猛倒是很對他的脾胃,雖然是世家弟子,卻沒那么臭毛病,又很爽快,相當的有意思。
  王昂和王撼天兄弟也少不得要表現表現,不管怎么樣,王猛的表現不能算丟臉,也給了王家面子,至于王猛當年那些爛事兒,就不管他們的事兒了。
  只不過王撼天就太急躁了,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一番言論只引起一陣哄堂大笑,幸好有王昂給他掩飾。
  終出風頭的是閻洛奇,這位不動神色的金圣依然是用幽默不乏犀利的觀點,博得眾人好感。
  能在這種針尖對麥芒的場合脫穎而出當真不容易。
  后寒初雪為大家展示了的真元獸控制方式,讓體與真元獸的契合度提高一層,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王猛走了,場面更熱鬧,但戰瓔珞已經心不在焉了,身邊的小羽依然在歡呼,為每一個帥哥,但戰瓔珞的腦海里卻只有王猛那云淡風輕的淡定。
  跟這些卯足勁兒要表現的真實形成了鮮明對比。
  戰瓔珞在王猛身上到的是成熟和沉淀,這樣的男人更有魅力。
  想著想著戰瓔珞已經走神了。
  “瓔珞想什么呢,我現在覺得還是閻洛奇帥,而且富有,嘖嘖,若是能嫁給他就好了。”
  小羽有發花癡了。
  戰瓔珞笑了笑,“那你就去追他唄。”
  “唉,他上的是寒初雪,跟寒仙子沒法比。”小羽有些沮喪,萬眾矚目的寒初雪依然是游刃有余,不會讓誰失落,天生就是中心。
  戰瓔珞笑笑,但愿沒人跟她爭王猛,這樣她的機會就大一些,當王猛對她有更多了解的時候一定會喜歡上她的。
  離開是非之地的王真人則是開心的很,老實說,在里面真是如坐針氈,見到寒初雪,一下子把小千界的記憶都勾引了出來,王猛想找個地方好好喝一頓。
  離開到場,不遠處就有個酒樓,王猛要了一個靠窗的座位,由于寒初雪講道,大家的話題都在這里,也沒有注意王猛。
  王猛隨便點了幾個菜,然后自帶了酒水,這是王真人在諸神空間自己釀的,經過了空間法則的洗禮,這可是佳釀啊。
  在對面擺了一個碗,其實對男人來說,一個人喝酒也是一件滿悲催的事兒,可能張小胖這群家伙正在神界大碗喝酒。
  王猛著風景,耳邊傳來的是別人的議論聲,跟自己有關無關,耳旁過,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腦海里卻是平靜的。
  一碗酒下肚,這是有百年火候的好酒,王真人可是下過功夫的,雖然材料上稍微有點差別,但底子仍在,關鍵是這年歲,卻是別的釀酒師弄不來的。
  “好香,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既然連碗筷都準備好了,我就不客氣了。”
  張揚一屁股坐下,毫不客氣給自己倒了一碗,那瓊漿玉液般的酒濺在碗中香氣四溢。
  張揚二話不說一口全干,摸了摸嘴,“嘖嘖,好!”
  張揚的眼珠子都直了,“他娘的,這酒哪兒來的,怎么都有五六十年的火候了!”
  王猛笑了笑,沒想到張揚竟然是此道中人,“有的喝就喝,管他哪兒來的。”
  “有理,今朝有酒今朝醉,來,為美酒干一碗!”
  說著又給自己倒滿,王猛大笑,給自己斟滿了一碗,輕輕一碰,酒飛,痛痛快快的干掉。
  人就是這樣的,對脾胃就是對脾胃,雖然王猛“臭名遠揚”,但張揚是個憑感覺的人。
  “你怎么也出來了?”王猛問道。
  “里面的人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我都插不上嘴,這不就溜了出來,順著酒味就過來了。”張揚當真是好這杯中之物。
  “寒初雪確實不錯。”王猛點點頭。
  張揚打量著王猛,“何止不錯,她可是明月一樣的仙子,不知道多少人打破頭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你倒好輕易就放過這樣的機會。”
  “是嗎,我覺得狂兄并不在此列啊。”
  “你高估我了,我是有自知之明,美女麻煩,超級美女就是超級麻煩,我這人簡單,想干架就干架,想喝酒就喝酒,活膩了想去死的時候也沒牽掛。”
  張揚笑道。
  “哈哈,為麻煩干一杯,其實我也這么覺得。”王真人頗為認同。
  張揚瞇著眼,“我就覺得咱倆投機,干。”
  連續幾碗下肚,兩人的情緒都開了,王猛笑道,“你跟我走的太近,日子可不會好過。”
  “切,我張揚怕過誰,人生得意須盡歡,不過你要是作奸犯科,我少不得行俠仗義一番。”張揚很直接。
  王猛喜歡這種人,不藏著掖著,有自己的原則,酒逢知己千杯少,王真人總共釀了兩壇,結果就這么被*光了。
  張揚這丫的完全就是個酒缸,喝酒跟喝水一樣。
  不過這次王猛倒是認識了有趣的人,這次道場等于宣告了王猛的正式回歸,后面的日子肯定會更有趣,王真人很期待。
  搖搖晃晃回到家,卻發現家里已經大變樣,多了不少家具不是重點,關鍵是井井有條,還多了淡淡的香氣。
  這才想起來,王師風給他留了兩個丫頭。
  “少爺您回來了。”
  這對姐妹花長的還真是像,一個小酒窩在左邊,一個小酒窩在右邊,的王猛有點炫目。
  兩人要伺候王猛,倒是被王猛拒絕了,“我自己的事兒自己處理,以后你們就幫收拾好家就行,對了,那老馬你們不用理會它愛做什么就作什么。”
  “什么都不管嗎?”左邊有小酒窩的女孩子歪著頭問道。
  “哈哈,它就算把房子拆了也不用管,我還不知道你們叫什么名字。”
  兩個女孩子對視一眼,“我們的名字是主人起的。”
  “不用主人什么的,你們想走想留隨意,為了方便,你們就叫左京,右京吧。”
  姐妹兩個嫣然一笑,露出兩個小酒窩。
  王真人也是喝了酒心情好的很,哼著小曲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房間干干凈凈的卻不是像以前的豬窩了。
  等王猛走后,左京和右京也是大大送了口氣。
  “主人來起來不像壞人?”妹妹右京說道。
  “可是他的名聲很壞啊。”
  “名聲不一定靠得住,那些人見到我們哪個不是色瞇瞇的,至少他沒有。”
  兩姐妹有心里準備的,但還是祈禱神的保佑,能給她們一個好主人,至于讓她們走,兩人哪兒敢,而且也沒地方可去,沒了庇佑,命運可能會更凄涼,至少王猛起來沒那么壞。
  突然,一個碧青的石塊,吸引了王猛的目光,碧火石,煅造時可以提升材料之間的融合的一種材料,石塊一旁的銘牌上面,畫著封神塔的圖案,下面是個小小的數字:五十七。
  “金狼大人,塔五十七的碧火石,提升十點融合,市價三千三百金,您如果需要,就只收您兩千百金,純正的成價。”
  煅材店的老板是名地輪境五層的修士,在一邊和王猛介紹說道。
  王猛一怔,這塊碧火石放到外面,至少也要賣三千五百金,雖說在諸神空間要便宜一丁點,但再便宜的大甩賣也要賣到三千金,兩千百金,還的確是個一個銀錢都不賺的成價。
  “你這樣做生意,不怕虧么?”
  王猛其實并不需要碧火石,只是正好想到了楊奇,這東西對他應該很有用處,望城神器閣的倉庫里面,這種煅材還是比較少的。(未完待續